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中)-760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760)-

距離我住家不遠之處,有四列長長的紅瓦房舍。一列十棟總共四十二間,看起來氣勢還是蠻壯觀的。每間房子的大門上,都裝有一片綠色尼龍紗窗以防蚊蠅。每家的格局一樣,但房子大小絶未超過十二坪之大。一家五口居住綽綽有餘,再添一丁可就有點擁擠啦。

這些房屋建造之時,我們村莊很多人前去打零工。每個人下班回家,都會將工作的情形向家人述說。之後,再經家人的傳播,尚未完工我們都已知道,那些軍方的建築,將來是要給軍眷們住的,這就是大家常聽說的「眷村」啦。

這座眷村有屋四十二間,換句話說會有四十二個家庭搬進這裡。我們村莊只不過廿餘戶人,就已熱鬧得不不可開交了。可以想像這裏,肯定會比我們莊子裏熱鬧許多。印象中,那年的國慶日軍眷開始進駐。

這年的雙十節,家家張燈結綵懸掛國旗,既國家生日又是喬遷之喜,雙喜臨門自然喜上加喜。空房子填滿人口,外頭一道新編的竹籬笆,將他們與外面世界隔開。外界田陌縱橫綠意盎然,裡面如何外人不得而知?僅知道鎮日裏人氣滾滾,人來人往十分忙碌。交通車一部接一部載運上班人員,孩子們則成群結隊上學校。

黃昏時,家家戶戶都將小圓爐拿到戶外生火。爐火旺盛之後再移入內院,七七差差的炒菜燉肉,菜香肉香瀰漫整個眷村的空間。它是一座空軍眷村,男人說話南腔北調,女主人不是操著閩南國語,就是說著客家話,甚至還有山地太太沉默寡言,卻只讓旁人嘰嘰喳喳說個沒完沒了。

眷村繁榮帶來鄉村經濟活力,許多村莊農家就近賣菜獲利不少。一些拖車攤販也軋上一脚,叫賣聲音隨著風力四向飄蕩,老遠老遠就可聽得清清楚楚。天濛亮眷村就開始忙碌,王家小孩找不到校服的哭聲,龔家小妹名牌不見了,她媽媽的罵聲千里可聞。

葉家小孩搶廁所的吼叫聲,趙家老爹在訓孩子的聲浪,此起彼伏喧喧嚷嚷,直到上班上學的人都走了,眷村才開始稍微安靜。但不用多久,方城戰起又是熱鬧滾滾的,耳畔劈哩啪啦的,片刻不得安寧。眷村的孩子雖然頑皮不馴,但他們可非常的講義氣呢。

王歪嘴的爸爸是空軍機械士官長,為人和氣人緣頗佳。可是他兒子小傑大不相同,見到鄕下人總喜歡把嘴歪一邊,不知是不屑還是瞧不起?於是我們幾個土蕃薯,乾脆就送他一個「王歪嘴」的綽號。

王歪嘴的個性雖很拗,但我們卻常玩在一塊兒。他想贏盡我的昂啊飄,我貪圖贏他鐵盒子裏的玻璃彈珠,尤其那顆晶瑩剔透,內裏嵌著一顆楊桃的珠王。此珠個兒大花樣俏麗,哪個小蘿蔔頭都想擁有它?想歸想,好幾次它差點成為我的俘虜,可惜功敗垂成,反而是我心愛的黑油珠,被他給贏走了。

這年暑假我與東村的賴家孩子結怨,老被他們兄弟攔路打揍心甚不甘。然而,每天下課回家必須經過他家門前,有意無意常會遭遇他們的圍堵。是日我從學校領得獎品,他們又在竹墩頭堵到我。當我正感到凶多吉少之際,一陣石雨噼哩啪啦的朝著他們罩過去,但見他們三兄弟抱頭鼠竄。

我見機不可失,隨手抄起一跟竹棍打落水狗,三兄弟不支退卻而走。翌日,三兄弟又堵住我的去路。這時王歪嘴加入陣圈助我禦敵,兩人揮拳猛攻前進,賴家三兄弟落荒而逃。從此以後,他們再也不敢堵我去路。而我與王歪嘴,也因此次並肩作戰而成為好友。同進同出學校,交情逾若兄弟。

高中畢業我們一起提前入伍,他當海軍我入空軍。那年「五、九海戰」發生,他的軍艦載運軍需物質支援前線。一顆砲彈落在甲板上,他與許多兄弟閃躲不及而為國犧牲。他的靈骨返台那天我去碼頭迎靈,見到他的骨灰罐,一聲兄弟叫未完整人已昏厥過去。

待我人醒過來家人告訴我說,我已經在病床上昏睡兩天了。好不容易病癒,我匆匆前去靈骨塔看他。當天細雨濛濛天氣陰灰,來回我都沒撐雨傘任由雨淋,一路記掛著悼念著,我那位竹籬笆內的好哥兒們。

儘管最近社會熱烈的討論軍紀殺人,但是早年服兵役對我來說,當兵是一種無上的享受。它不但能讓我健強體魄脫胎換骨,它還讓我結識了不少,來自全省各方的朋友。而這些朋友都對我親善友好,所以,退伍至今已有五十餘年,我與他們之間,仍然交情存在友誼不斷。

特別是古早鳳山那家德記麵館,老闆老闆娘都已歸天,他們的子女至今依舊與我有所往來。德記麵館的老闆娘名字叫阿花,原是鄉下窮人家的女兒。經由媒婆的介紹,與士官長葉天助結髮成為夫妻。

老實說,新娘子她娘比士官長大没幾歲,可是士官長一直都伺奉她如自家親娘。他的孝順長輩與疼愛妻子遠近出名,一家五口和樂融融,羨煞不知多少丘八同僚。部隊裏有人還巴結著他,希望他能從中穿針引線,幫他們介紹個好女孩與他們成親。士官長很努力介紹,可惜成功之數卻少得可憐。

民國五十二年,距離我退伍還有半個月,班上同袍在德記麵館設宴為我餞行。當晚老闆特別拿出絶活手藝,整治出一大桌的酒菜共襄盛舉。他還將前線同志好友,送給他的陳高拿出來請客,並還宰隻童仔雞燉人參犒賞大夥兒。

一張大圓桌坐滿十二人,酒過三巡自由動筷。一味芋頭燒鴨與花式冷盤,大夥兒的胃被綏服得妥妥貼貼。餐席進行過半,葉老闆帶兒女與妻子一起向我敬酒。我們已有兩年多的相處,雖然我經常出差台北,但這個家庭已和我熟得過分。我們稱老闆娘叫「大嫂」,她亦以叔嫂之禮對待我。

至於他們的兒女,也都呼叫我們「阿叔」。他們的功課遇到問題,大多是由我來幫他們補習的。這家子和我們相處得融洽,有事大家都會趨前幫忙。我們吃著喝著,大夥兒頻頻揮汗相互敬酒。老連長與排副早已不勝酒力靜坐一旁,幾個班長個個都變成了紅臉關公,臉紅脖子粗的在較勁,個個酒話連篇口齒不清矣。

老實說,我也有點兒茫茫然,但因為我是主角,所以,還得硬撐著場面之完整。此時老闆娘與兒女們,早已掩不住離情而兩眼紅眶淚水漣漣,說起話來更是哽咽抽搐口齒迷糊難分了。

這頓飯一直吃到月亮中天,才由副連長撥電話回部隊,請駕駛班開車接我們回營。翌日退伍北返之後,我曾回營區三、四趟。每趟回到德記麵館探望,眼見他們賺大錢起高樓,不久又見他們變成一家高級餐廳。

人生之聚散難確定,時有時無毫無軌跡可循。但不管其間如何的變化,我和這家人的交誼越來越深。大夥一見面,這一家人總是和藹親切款待,噓寒問暖四時不絕,令人心中有著一股溫暖的感覺。

就在他女兒出嫁不久,老闆外出採購食材之時,被一輛轎車撞傷住院。我在板橋家中接到電話,專程趕去鳳山醫院見他。在病房與他相談甚久,臨別還到他的餐廳,買些滷菜帶回板橋餽贈親友。

老闆娘阿花拒絕收我貨款,但我覺得這樣萬萬不可。因此,勸她無論如何都要收下這些貨款。妳推我讓,我推妳讓,最後我說出:「相請勿論,買賣要分」的話來,她才不好意思的收下了它。

老闆出院後北上訪友,順道去我家探望。兩人見面十分愉快,天南地北聊一大通。此時接近晚餐時間,我便帶他去餐廳用餐。兩人或許心情開懷,不免多喝了兩杯。一向酒量不佳的我,竟然醉倒在餐廳。幸好餐廳負責人與我相熟,派出小弟幫我朋友,兩人扶扶叉叉送我回家。

一覺醒來日上三竿,回憶昨日之窘態,情不自禁的耳根燥熱久久不散。之後,老闆因為受到子女之慫恿,加上地區敢箭之需要,隨將其方屋與地坪賣給建商。獲得巨大款項之後,一家子移民紐西定居。1985年澳紐之行還曾見面,嗣後,聽說他們夫妻倆,移民回去中國大陸老家定居以終。
[待續]。
不單單只是寫故事,而是寫出有血有肉的精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