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

當兵的好處多多,除了可以結交新朋友之外,還可跑遍各地增廣見聞。經過一連串的換防之後,我的部隊駐進鳳山基地。每逢假日因為居家過遠,爲了節省車資之支出,以及往返舟車之勞,多半假日時間裏,我都會留在營區幫人代守戰備。

休假的日子雖然有些無聊,但有豐厚的額外收入,對於我那苦哈哈且零用乾癟的開銷不無小補。國慶日連休兩天,家住恆春之葉國樑(隱名),好意邀我去他家度假,並還帶我去「蟳廣嘴」嚐鮮。

我們在小吃攤等候料理之時,我聽到了一則與當地漁民相關的故事。故事的內容說:「話說在某個天晴之日,蟳廣嘴的漁家全部出海討生活。當天氣候風平浪靜,怎知半途狂風猛吹。霎時天昏地暗,能見度不到廿呎。那些船隻在海上,被強風吹得東離西散,船上人員個個叫苦連天。」

「這時候有艘漁船,禁不住強風之吹襲,船身傾斜入水,眼見它逐漸下沉但無船前去救援......。」說故事的是個面貌白淨的在地人,說到這裡故意停頓喝口水點香菸,然後在聽眾催促之下,這才開口繼續說:「當時唯有一位姓尤的船長,他奮不顧身的泅水前去,綁住該船使它不再繼續下傾。」

又說:「......此一做法對援救水險而言,是種極為不智之舉措,稍為一個弄不好,兩船同沉之機會頗大。然而,尤姓船長救人為先不理這些,最後兩船平安入港,於是尤船長就成為蟳廣嘴的英雄。」

聽完故事我們也酒足飯飽,正欲起身返回葉家之時。攤位老闆發起善心,附贈一道蟳廣嘴的名菜給我們。這道名菜就是別緻的「石頭燒蝦」,砂鍋內舖滿小圓石,將蝦子置入其間加熱悶蓋。藉著石子受熱而將鍋內的蝦子烤熟。

一鍋只放十來隻大蝦子,數量不多但熱情可感。這種烤蝦鮮味甘甜,吃進嘴裡回味無窮。在葉君的讓筷之下,我連吃了七隻才不捨的罷手。一時興起,我問葉君「蟳廣嘴」地名之由來。

葉君說:「台灣許多地名總帶著濃濃的土味,「蟳廣嘴」與「後壁湖」就是一個典型例子。「蟳廣」閩南語就是蟳的雙螯,蟳廣嘴就是像蟳螯雙抱型港口的意思。這個名詞恆春人耳熟能詳,但外來人則大都莫宰羊。」

回想那年部隊行軍去後壁湖,當時的後壁湖沒今天這般發達,漁村零落人口寥少,幾乎都由落山風在控制天候。所以,這兒的房屋大都坐東北朝西南,藉以躲避落山風的肆虐。在這裡過夜有項特色,海浪因有風勢助虐,吹襲起來如雷貫耳聲音嚇人。雖然那次的逗留只四天三夜,但這三晚留下的印象終生難忘。

其實,「後壁湖」不是湖,初履斯地您會覺得奇怪,為何到處都看不到湖的蹤跡?地名有湖卻偏沒湖可看,這可真讓人失望。關於此湖之傳說很多,較常被提到的說法;其一,指恆春南端的南灣像蟳螯抱湖故得名。

另一說法可能閩南語將港唸成「沃」音(額),訛音訛傳兒唸成「吽」(音偶),轉音譯與「湖」之閩音相似而延傳下來。於是「後壁沃」就成為「後壁湖」了。那次舊地重遊,我們的行程用摩托車跑今日之海生館那條路,再轉通白沙的沿海公路。當車子轉入這條縣道時,心情頓時輕鬆舒暢起來。

今日之海生館,在屏鵝公路過車城之後的岔入縣道。自此往南經萬里桐、蟳廣嘴、一路依山傍水景色美不勝收。因為那時候來得湊巧,我們還欣賞到「關山落日」的景緻呢。

後壁湖之旅北返途中,車子經過橫山鄉的產業道路。很久沒去橫山鄉的鄉豐村探望姨婆了,要不是她老人家吩咐表弟前來催駕,我還不知該如何向老人家說明理由咧?

姨婆家人世代居住在大山背,印象中的大山背,擁有著蓊鬱的山林和蒼翠的山頭。這一趟過來,青山依舊在,只是又多了不少新的建築物,視覺上覺得有點不太習慣。停靠好車子,我們走出車外,迎面撲鼻而來的,正是陣陣清馨帶點甜味的芬多精空氣。

都市裡住久了肺部活動不振,這時不免多做幾個深呼吸,藉著新鮮的山上空氣洗淨肺內之塵勞。而吸入充滿新鮮的芬多精空氣,肺內長年的積塵一掃而光。這一深呼吸果然有效,頓時精神舒爽,腳步不自覺的也輕鬆起來了。

走過竹林已近姨婆的家,一大票的表哥表弟表姐妹們,早已在竹林那頭的路口等候著我們。真不好意思勞師動眾,不免加緊腳步向前走,一路頻頻哈腰口說抱歉!轉個小角坳踏上曬穀場,姨婆龍鍾體態已經出現眼前。但見她步履蹣跚不穩,眼眶一熱,趕緊加快腳步迎上前去,眼淚差點就模糊視線啦!

山區天黑得特別快,寒喧已畢,夕陽已經西下,客廳頓時暗了下來。表哥打開電燈,霎那光明滿堂。就在明亮燈光照射下,姨婆滿臉的皺紋更加清晰,不禁慨歎歲月之匆匆,如似過眼駒隙。遙想昔日姨婆之青春健壯,彷如昨日,歷歷在目,令人迴念不已。

大夥聚在一起聊天,姨婆精神不濟,所以我扶她回房休息。於是我在房間和姨婆聊了一會,再回到客廳晚餐已經上桌。水煮五花肉在大嫂的精巧刀工之下,切得片片晶瑩剔透,引人垂涎。我迫不及待的挾塊豬肉,沾點桔醬便往嘴裡送。一陣微嗆的馨香,更加促進我的食慾。

白斬放山雞油皮嫩肉,還是沾上桔醬入口,牙齒和舌頭變忙碌起來啦!而那陶鍋內,利用山胡椒與刺蔥燉煮的雞湯,淡雅順口十分好喝。大嫂說,這道鮮湯是她從一位,泰雅族親戚家中學來的料理啦。泰雅族稱這湯叫「打那瑪奧雞湯」,我們卻稱它為「番親家雞湯」。名字雖然不很文雅,但我覺得給名十分貼切。

翌日早起,山地氣候涼爽,盥洗完畢進用早餐。大表哥說,餐後要帶我們去「大山背客家人文物館」參觀。我一聽有文物館可以參觀,精神為之振奮。快馬加鞭用完早餐,稍事休息並向姨婆報告行止之後,一行五人開步走向文物館而去。

這座文物館的前身是「豐鄉國校」,她民國72年起,因為招生不足,學生逐漸減少而廢校。所有校園教室,因此而閒置任其陳舊。之後,在客委會的金援之下,將這些閒置校舍開闢為「客家人文物館」,用以儲存大山背的客家文史,供後進客家子弟們,追念先民拓荒之精神與成果。

文物館主體建築分成客家文化館、蕨類館與多媒體放映室。以文字來解說,大山背的客家人山村與人文歷史。搭配著文物的展示,真是一座難得的客家文化寶庫。尤其在深山僻鄉之處有此建置,更足以顯示客家人開疆闢土之艱辛與毅力。

參觀過客家文物館,本想順道去拜訪騎龍古道,但因山雨濛濛,水滴路滑,大表哥考慮我們的年紀,為免年青人擔憂,遂打消了這個拜訪的念頭。大表哥帶我們在文物館餐室,點了一些輕食與咖啡補充腹肚。

這裡也仿多角經營法,兼賣各種紀念物與外來品,因此,我在這裡買些禮品送給姨婆。另外,買些帶回故居分贈親友們。下午兩點起程北返,臨走之前,姨婆在車後箱內,塞滿桔醬山果和桔仔餅,以及一大瓶自泡之桔子醋。

另外,姨婆還給我三隻肥碩的放山大閹雞,後車廂已塞滿滿,但是姨婆還一直要表哥幫我們多塞些東西呢。半年後姨婆往生,我與弟弟再度回到大山背幫姨婆送行。但這趟之心情大為不同,滿懷哀思與回憶,想到老人家過往對我之疼愛,不知不覺眼眶已經熱起來啦。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