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

日本料理是飲食界的異軍,清淡掛帥不文不火,因此,她也擁有大批的粉絲。在某些時段裡,台北的街角巷弄之內出現許多日式料理店。紙燈籠布條店招,在那幽幽燈光下,顯得有種安詳逸緻之感覺。

這些日本料理店內之菜色,有的是純日式之引入,有些則是在地之新創。他們與原裝的日本料理店不同之處,那就是食物之供應大不相同。從生魚片至壽司乃至懷石料理,一網打盡,應有盡有。

這種百貨齊全式的日本料理店,當然與傳統正規的日本店面大異其趣。至於日本的料理經營方式,無論高級懷石料理或是一般的壽司拉麵,全都是採取專業性質之經營方式。品目分流詳細,涇渭分明,各走各路。絕無類似台灣之日式小吃店,要吃啥就有啥可吃,一票包辦到底,絕對包君滿意。

日式料理店之另一特殊之處,無論高級或一般等級之料理,它的食材是分開計價,絕無打混。如果我們去日本,光顧日本料亭或餐廳之時,以台灣日式料亭點叫食物,肯定會出糗鬧笑話的。

台灣受過日本殖民半世紀之久,某些人戀棧日本生活方式,此乃極為自然之現象。儘管如此,並不表示對日本之料理熟悉透徹。尤其某些自認是日本通的商人,其實,他對日本料理認識依然只是皮毛罷了。即便像我與日人長久打交道者,經常在餐桌上還是會鬧出笑話的。

原因何在?因為台灣之日式料理店,為了迎合在地人的消費習慣,將日式專業化之經營法打破,把懷石料理與壽司炒麵和拉麵糾合一起,隨叫隨到,因此養成一種,台灣日式料亭之經營方式。

因是之故,台灣客去日本無論是觀光或是做生意,進入料亭餐廳隨意點叫食物,自然會讓日本人笑掉門牙。某年我的商友去東京,參觀當年度之東京電子展。距離午餐時間不遠,所以就近找家料亭用餐。

甫剛坐定服務人員過來服務之時,吾友點餐要這要那的,結果被禮貌的請出店外。展覽結束友人返台之後,他將此事告知於我,一聽之下差點讓我噴飯。另外他又向我抱怨日本料理店之消費額驚人,一頓飯隨便吃就要大洋許多。我說見怪不怪,海削外客四海皆同。因為日本工資高,而且服務人員數量龐大。

為了養活這一大票人,收費不高些怎夠應付。就以標榜超級服務之懷石料理店來說,「客人至尊,服務周到」是他們的經營原則。因此,在日本懷石料理店的服務,全都屬於高規格之水準。他們的服務十分周到,但是算起帳來點滴不漏。

每每帳單送到客人手中,總是讓人覺得是否收銀機故障?帳面上的數字怎會多出好幾個"0"呢?或許因為如此,我與小林君卅餘年之交情,他請我吃懷石料理之機會實在少得可憐。其次高收費等級之火鍋店,細目繁多不勝枚舉。

如果不是交情夠深之朋友,日本人是不會招待您去那裡的。松崎君每次來台,吃我的吃到大汗淋漓手不停筷。可是我去日本找他,要求他請我吃個河豚火鍋,嘿嘿!那您就在一旁磨利牙齒等待吧。

再下一個等級是鰻魚燒烤與壽司店,每人每次之消費額大約2000-3000元之譜。但是在日本一般家庭而言,它依舊是個驚人之開銷。再下一級是拉麵店與一般燒烤店,雖然消費額降低,可是一般家庭也只能偶一為之。等而下之是炒麵店,炒牛蒡與居酒屋。

這是小林君與松崎君,二人最常招待我去的地方。它們類似台灣的夜市小吃攤位,消費額吃多少付多少,它可說是小市民的消費水準。不過這些攤家所賣之商品花樣,絕對比不上台灣的夜市。如果要我做個批評,我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它:「差太多啦!」

「人生無吃何須談,既是談吃有篇章。」吃是一種藝術,它也是人類求生存之手段。吃飯吃菜人人都會,但是要吃得盡興,吃得出趣味,那才是「吃」的最高境界。中國人對於料理十分在行,可是在吃的藝術上卻不怎樣。

中國人的吃是在炫耀,鮑魚、海参、魚翅、燕窩、全擺上桌才算是頂級,加上吵吵嚷嚷,那才表示主人之誠意。因為人面廣闊,這才招來如此熱鬧之場面。中國人的飯桌禮節一大堆,既是繁瑣且又麻煩。大場面免不了會有大人物來捧場,上台致詞滔滔不絕,如似黃河水自天上來,澎湃洶湧千里奔波的說個沒完沒了。

人已餓極菜盤已涼,此公猶在台上說得天花亂墜,不願就此打住做個Ending下台。尤其是在結婚喜宴或者選舉流水席上,因為冗長耗時吃不到新鮮,所以接到這類請帖,在下就得動腦筋想點子婉拒出席囉。

西洋人請吃飯很隨意,自助式的巴妃餐(Buffet),想吃啥就拿啥,自由自在毫無拘束。這與強迫推銷式的中國吃法,簡直有若天淵之別。人家在請吃之時,確實做到以客為尊之地步。而我中國人請吃之時,主人處處擺闊自以為是。

在中國人眼裡,高檔食物盡量舖陳,這才表示主人之請吃之誠意。酒通四海划拳吆喝,這才表示熱鬧捧場主人面上有光。五千年來代代傳承,時至今日依然無變。其實,在中國人的餐席上,歡樂融融熱鬧有加。

在西洋人的餐桌上,賓客自由隨意又不違禮,情感交流順暢無阻,誰好誰差明顯可辨。其實不然,因為各有各的文化傳承,各有各的歷史背景。依我個人之經驗,有人請吃固然好事,但要吃得舒服愉快,吃得津津有味,最好能夠多做功課,入境隨俗,這樣在任何聚餐吃食的場合中,您就不會失禮抱歉啦。

自從我投入商場之後,大半歲月都是屬於拓荒牛身分。為了生意上之開疆闢土,幾乎都是過著空中飛人的生活。朝起暮宿無定所,三餐所吃無定味。外人看來似乎十分逍遙,其實日日都在為三餐而煩惱。

不過經歷長久之後,自然也能悟出些許的道理。簡單說來,中國人吃食重量不重質,西洋人吃返恰好是重質不重量。兩相比較各有千秋,正式遇上又是另有一番不同之感受。

同樣的吃飯異樣的感覺,這些似乎都是很自然之事。我很喜歡吃又愛吃,對於各地吃食習慣非常熟悉。遇上喜歡吃的食物我會盡量的吃,碰到討厭或不喜歡吃的食物,我會技巧的加以閃避。

儘管如此,我對「入境隨俗」十分在意。我不吃起司不愛吃松露,但是遭遇到了或是閃避不了之時,我還是會給主人面子。當著她面前吃得津津有味,大呼「歐伊細」(日語"好吃")或是「汪豆腐」(Wonderful)!

此時最怕遇到熱心的主人,一聽你違心之言龍顏大悅,於是乎猛往你的碗盤裡添加。有一回,我初次在瑞士友人家中做客。午餐吃的是起司鍋與炸肉,我不吃起司而專吃炸肉。友人以為我喜歡吃炸肉,因此一直往我面前堆肉。吃得我鼻聞炸肉翻胃欲吐。

接下來的三天旅程中,見炸肉立即藉故閃人。某次東非之旅,因為去地偏僻找吃不易,結果在一土著家中吃生肉,之後見肉立刻寒毛豎立。然而經驗之累積,讓我練就一付金鋼鐵胃。人到哪吃到哪,反正行囊內腸胃藥一大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因為應付得宜,所以,一路平安直到退休。

「吃飯如打仗,見面論斤兩。吃不吃在你,千萬莫慌張。」您只要堅守「入境隨俗,不吃就閃」的小原則,四海通吃絕對不會吃虧。商場生活匆匆去,時時刻刻席不暇暖。退休下來返璞歸真,對於吃的感覺和要求完全不在乎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