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恐婚症>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綺帆不知道該不該爬過眼前的這道牆。綺帆心裡明白,若要爬過這道牆,她得放棄手中提的、身上背的重物,甚至得脫去這身優雅的連身裙,但就算身上只剩她的蕾絲內衣褲,她恐怕還是很有可能被牆旁的樹枝勾住摔下來,這一摔可不是開玩笑的,可能會傷重到爬不起來。所以最好的辦法,是什麼也不拿,全身一絲不掛爬過去。
  可全身赤裸其實也不是最好的辦法,因為爬牆的過程中,會有許多雙虎視眈眈、不懷好意的眼睛盯著她。也許最終,她還是會因為強烈的羞恥與不安,而決定放棄。
  綺帆希望自己能爬過這面牆。這面牆極高,但其實也極矮,端看是誰來爬。但對綺帆來說,這是一面極高極陡峭的牆。
  一個小時過去了。一天過去了。一周過去了。一個月過去了。一年過去了。綺帆反覆地在這面牆來來回回的走,思考著到底該不該拋下一切,脫光衣服爬過去。
  牆的對面,是綺帆的愛人,她這輩子最愛的人。在綺帆猶豫不決時,他早已決定先爬過牆去。他對綺帆說,他願意拋下身上一切重物及衣服先爬過去,他就可以在牆的另一面,等著接住綺帆,使她不至於墜落地面。
  聽到愛人這麼說,綺帆心裡很感動,但是,綺帆始終無法跨越。
  直到這天,綺帆終於決定拋下手中一切,全身赤裸地開始爬牆,爬阿爬,爬阿爬,過程中,她可以感受到周圍的豺狼虎豹正伺機而動。綺帆極力忍耐恐懼,爬阿爬,爬阿爬。終於,當她的一隻腳跨過牆頂,她聽見牆的另一面底端,傳來愛人驚喜的呼喊。但此時,綺帆腳步一個沒踏穩,她害怕的尖叫起來,身子卻一直往下墜落。
  不斷下墜的過程中,綺帆恐懼的昏了過去。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就此死去,也不知道愛人最後會不會把她接住。
  過了好久,綺帆這才悠悠甦醒。
  一清醒,綺帆立刻跳了起來,她用手摸了摸自己,驚訝的發現,自己手中拿著捧花,也並未赤身露體,而是穿著一身優雅的白色禮服。
  身旁,是親朋好友,以及愛人正用深情款款的眼神看著她。而愛人的手中,正拿著一只大鑽戒,還捧著一束鮮豔的玫瑰花。在親朋好友的歡呼中,愛人對綺帆說:「妳願意嫁給我嗎?」
牆的譬喻
背後或許有更多難以跨越的荊棘
留予想像空間甚大
儘管是個圓滿結局
還是讓讀者感到文中所隱含的不安
或許可以嘗試讓譬喻更加簡潔
抑或更驚滔駭浪去放大主角的猶豫

問好
跳舞鯨魚
更像是個開放式結局吧
若然是極短篇的文體
文句可再精煉一點
會成文質素有所提升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