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逸外勞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我們視為理所當然,他們卻用生命與更低的報酬換取。我們所不想要做的,不願意面對的那些事情,他們補足了,卻不會受到法律的保護。面對現況,我們擠壓掉那些發出聲音的人,不去反抗,維持現狀,我們看似富裕,卻更加的貧困。他們離鄉背井,有的逃了十幾年的,有的已經開始在台灣生活。而我們呢?」


 半夜,在工業區的一間工廠外,帶隊的國瑜學長與我們對視,要大家自己提高警覺,一切的流程都以出發前的指示行動。負責接應的線人輕敲著車窗,當車窗降下來時,那人與國瑜學長低聲對話,在情報交換的過程中,外頭悶熱的空氣緩慢地滲入車內,這個時間總是最難熬的,如果今天沒有要行動,勢必這幾個小時的往返都白費了,下次還要再來一趟。但若確定目標就在裡面,那麼接下來的每個環節都不能有任何的閃失。
 才剛下部隊的智明學弟有些茫然的看著我,他似乎還不知道要做些什麼,會發生什麼,我給他使了個眼神,並輕聲說道: 「不用太緊張,照著指示行動就好。」他看著我,然後又環視著車內其它的人,與自己手中的手銬,對他來說事情好像不只是抓個逃逸外勞這麼簡單。另一方面可能是學長說的故事,也給他帶來不少壓力。想當初我剛下部隊,進入到移民署之前,也完全不知道逮捕外勞是怎麼一回事。
 「嘿,該下車了。」國瑜學長說道,我看了智明他似乎還沒準備好,但這件事情並不只有我知道,多出過幾次查緝才能比較進入狀況。
 眾人很有默契的下車,跟著線人從廠區旁邊的小門走進,廠區內很黑,幾乎沒有燈光。我們一行人共七個,這次是兩個職員配四個替代役,不見得每次都這麼多人,有時總共就二二的組合。我們沿著外牆的水溝緩慢前行,為了是要繞到後面的外勞宿舍,手電的微光打在地板上,光源不能太強,加上悶熱的氣候,讓每一秒都變得很難熬。
快到外勞要住的宿舍前的拐腳,智明被吩咐在此地留守,其餘的人繼續前行。我們離開的時候他顯得有些猶豫,他似乎有點膽怯,但還不到會轉身就跑的程度。
 「等一下就按照慣例,你們就留在外面,確認情況控制住我會叫你們近來的。」國瑜學長向我們說道,通常身為替代役的我們,主要就是依命令行事,如果有外勞企圖逃逸時,就要負責追捕。但外勞會不會跑其實也不好說,如果來得久,基本上已經有一定收入,就不太會跑,反之剛來的因為還欠著債,跑的機率大,且容易出現許多突發狀況。
 看著國瑜學長一行人上去後,剩下來的我們短暫地交談著,主要是為了紓緩氣氛,夜間的查緝總會有一種莫名的心理壓力。隨即我們就分散站開,黑暗中影約看的見對方身影的輪廓,以及微微閃爍的手電通燈光。沒一會我們就聽見樓上傳來的聲響,那是國瑜學長的喝斥的聲音,以及陣陣的騷動與腳步聲,以及緊接而來的大喊「智明──」
糟糕,真是下下籤,我的心理閃過這樣的念頭。因為只有外勞跑了,學長才會喊我們的名字,好快速告知我們可能逃跑的方向。
 「你們兩個人先上來幫忙,我去智明那邊,那裡還有其它人嗎?」從二樓快步跑下來的是自強學長,他還沒等我們回答就已經往智明那邊跑去。
 「阿豪也在那裡。」我對著他的背影喊道。
 樓上的狀況很快就被控制住了,我們依序將外勞上銬,準備帶回署裡。不過樓下的三人似乎遲遲沒有人來回報情況,這讓國瑜學長顯得有一些不安。他再次確認宿舍內沒有潛藏其他外勞後,這才吩咐被捕的外勞們一個個排好,並跟著他往廠區外移動。
原路返回的路上並沒有看到其他人的身影,我想是自強學長先行一步帶著他們回車裡。但在完全不知情的狀況下,氣氛顯得比來的時候還要沉重,手銬腳鐐的摩擦與呼吸聲,彷彿時間都快停滯般。待我們一行人回到車上,每個人都大汗淋漓的,像是被雨淋似的,只有被捕的外勞們還輕鬆閒聊著。
 「你帶著兩個外勞跟自強學長還有智明同一台車,剩下的交給我們就好。」阿豪壓著一名看起來有些狼狽的外勞向我說道。現場沒有什麼燈光,我是等他走進時才注意到他身上的血漬,那顯然不是出自於阿豪或那名外勞的,但在那個氣氛下我也沒有多問,只是點了點頭,便帶著兩名外勞上了後面的那台車。
 我讓一名外勞與智明坐在箱型車的後座,我則負責看著另外一名外勞,自強學長回程的路上顯得相當生氣,但他並沒有出聲對智明說話,或許是因為外勞在的關係。但車子搖晃與車速忽快忽慢,實在令人有些難受。
 「你還好嗎?」我小聲的向智明問道,他一手壓著鼻子上的衛生紙,另一手比了一個ok的手勢。
 「還好,只是流鼻血。」智明的聲音透過衛生紙,聽起來相當虛弱。儘管他壓低了聲音,但還是被自強學長聽見,他哼了一聲,說道「最好只是鼻血,要是全世界的人都像你一樣,那就要大缺血了。等一下回到署上,家靖小隊長會在門口等你,其他地方都不用去,知道了嗎?」自強學長嚴厲的吩咐道。
 今天這場查緝還真是給智明進行了一個震撼教育,他在回到署上後,就隨即被家靖小隊長帶到醫院。其他人則是處理逃逸外勞相關的手續後,熬到半夜才結束。
 當晚智明並沒有回到署上,我們是聽阿豪講起,才知道是那名跳窗的外勞企圖爬上場區的圍牆,被智明抓住後,兩人在拉扯下外勞踢到了智明的臉。
 「幸好我就在不遠處。」 阿豪說話的時候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他算我們這裡最資深的替代役,因為經常跑外勤的關係,在這方面相當有經驗,「我到場時直接壓制外勞,沒有注意到智明的狀況,反而是自強學長快被智明嚇死了,他的身上都是血,還假裝沒事的樣子。」
 儘管這次的查緝已經結束,智明也在隔天就回到署上,也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但讓我們感到印象深刻的還是那一套染了血,已經乾了的制服與褲子。它被智明放在一個小袋子裡,本來打算丟了,但在眾人的慫恿下,才勉強的給我們看。其實我們都有著阿豪與自強學長制服上有血的印象,但實際看到智明那套制服後,才明白自強學長會緊張不是沒有道理的。

 有過這次智明的事件後,在阿豪要退伍之前,跟我還有智明講了個在他在署裡一年中最難忘的經驗。我那時覺得他是說給智明聽的,因為智明跑的快,儘管剛進來表現不怎麼樣,但還是在經常跑外勤的名單裡。像我就較常處理署上文書、筆錄等工作。
 「在半年前,一月中旬的時候吧,也是跟自強學長他們出去,那是一個在山裡廢棄的住宅。其實我們跑那個點也很多次了,但每次都沒看到人,本來還以為是年輕人或遊民出現在那裡,且哪裡也有警察會巡,所以一直都只是有到附近就順便去看看的點。」阿豪學長邊說邊深吸一口氣,才接續著說道。
 「當時我是跟建勇做搭配,他家裡是做建築的,所以特別清楚哪裡可能會躲人。小隊長還希望他退伍後有機會可以留在署內繼續幫忙,可能眼看建勇要退伍的關係,那天自強、國瑜以及家靖學長都輪流勸說了一輪,但他未來的計劃已經確定,加上那天從白天開始就在外面跑查緝,大家都忙到晚上,口氣都有點差。」
 「一到現場的時候,開始我們都沒有察覺到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那廢棄的建築有四層,從三樓到地下室,廢棄的東西很多,加上裸露的鋼筋、釘子等,現場還滿不好走的。建勇那時候就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他就開始邊走邊到踢東西丟東西,發出很大的噪音,加上自強學長的個性也比較直,兩人就爭執起來。最先察覺到異樣的是家靖小隊長,他注意到地下室傳來的騷動聲,再來就是三樓傳來東西掉落的聲音。當下我跟建勇留在一樓靠樓梯的一側,學長他們先往地下室去,隨即就傳來學長們大吼的聲音。你們應該猜不到那次我們逮捕了多少外勞。」阿豪笑著說道,就像是有些刻意的想要轉移話題般。「10個?」我說道。「30個!」智明誇張的說道。
 「30個也太假了。」阿豪搖了搖頭,「也就12個,那個地方雖然隱密,但不好出入,所以都一下就被控制住了。」
 「可當下我跟建勇兩個人在上面也不知道狀況,騷動持續很久,我跟他都有一些不安,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建勇跟我都注意到有人正準備從樓梯口下來,以往我們都會等人靠近時直接壓制,但沒想到建勇先衝了出去,那個人見狀就往上跑,他們兩個人都跑的很快,一下就不見了。等我吃力的繞到四樓的時候,一下子還沒看清,那裡很黑,建築也有很多倒塌,沒有外牆的地方,那時候建勇就站在四樓面向外面的水泥地上,我向他靠近問道:『跳下去了嗎?』他有些茫然的點了點頭:『跳下去了。』他顫抖的說道。」
 「我沒有像建勇一樣有往下看,雖然我們遇過很多特殊的狀況,但外勞從四樓跳下去還是第一次。我們當下站在哪裡都傻住了,其實我也不清楚當時後在想些什麼,那是很凌亂的,可能跟生死有關,或是其他,我想建勇也是,那真的是一種很難言語的感受。」阿豪說完後,我們彼此都沉默,對我來說那很難想像,我不知道智明想到什麼。那時候我們在署外的小吃攤用餐,已經要入秋了,晚風吹起來有些涼意。雖然學長們也說過不少類似的故事,但都沒有這次阿豪說的沉重。
 一段時間後,阿豪才賊賊的說道:「嚇到你們了吧,其實外勞沒摔死,只是扭傷而已。雖然那次後,建勇就再也沒有出過外勤,直到退役。」
 「你也說的太嚇人了。」我說道,也同時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出去逮捕外勞、查緝這些都能學到不少,當然在署裡的工作也是,畢竟我們也不光只有負責逃逸外勞,有關於外國人出入境可都在我們管轄範圍之內。之前學長也都是這麼交接給我的,現在就交接給你們。」阿豪學長舉起桌上的烏龍茶,爽快的乾了下去。署裡要說到比逮捕外勞更麻煩的案件,不外乎是外籍配偶的問題,那通常都會牽扯到更加複雜的層面,處理起來也跟逃逸外勞完全不同。
 我望著眼前裝滿烏龍茶的玻璃杯,沒有太多的想法,這樣或許有些奇怪,但我並不擅長應對這樣的場合,不知道在這樣的氣氛下該說些什麼才好。
 「你們有想好當完兵要做什麼嗎?」阿豪向我們問道。我搖了搖頭,表示自己還未有相關的規劃。
 「我想去台北找工作。」智明有些猶豫的說道。
 「是嗎,但你應該住台東吧,家人同意了嗎?」阿豪好像對此非常感興趣,雙眼都發亮了起來。
 「當然是不同意。」智明歎了一口氣,「今天難得聚在這裡,就別聊我的事情了。」
 「好吧,不過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都還是可以跟我聯繫,沒意外我還是會留在台灣一陣子。」阿豪笑著說道。
 談起這件事情的時候,其實我們對彼此並沒有那麼深入的了解,始終都還是片面的印象。且阿豪今天說的這些,我都認為只是他退伍前的客套話,並沒有很放在心上。
 「你有計劃要出國嗎?」智明問道。
 「是啊,我有一些認識的朋友在國外,簽證也準備好了。我是有計劃去工作,不過希望自己不會也變成逃逸外勞吧。」阿豪苦笑著說道。
 「那也太誇張了。」我說道,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總覺得阿豪與智明兩人都有著想表達,卻又難以言語的事情。
 隨後我們又聊了很多,但都是只零星碎散的,多半都是關於未來不確定的想法。時而說起一些關於署上的趣聞,以及一些麻煩又必須遵守的規則。我對這些話題仍然提不起什麼興趣,反到是他們兩人越聊越起勁,就像是彼此之間有著許多相似之處。

 阿豪以及其他同梯的替代役退伍後,署上又陸續新進了許多菜鳥,智明要負責的事項也跟著多了起來。移民署主要可分為北中南三個大隊,每個縣市的署,各自負責的轄區不同,必要時也會有跨區的聯合查緝等工作。由於我們署並非三大隊所在的縣市,簡單來說就算是分署,所以氣氛來說不會太過於緊張,卻也說不上輕鬆。
 因為查緝的範圍除了城市外,有多半都是山區、沿海等,所以各種類型的行業都會接觸到,從果農、造船廠、種植檳榔、與各種農業等。逮捕外勞的過程也不會是接到消息後就會立即有結果,通常會有多次的勘查場地、研究地形、確認是否有外勞出沒等工作。
 像我們署上有三個小隊,其中家靖小隊長所帶領,以及另外一個分隊都是負責查緝外勞居多,有時會穿插訪查、訪視等工作。主要是這兩個分隊多數的學長都是原住民,除了體能外,對地形地況都比較能掌握。不然就算一個分隊七個人加我們或線人,勉強到十多個,在數百頃的園地裡盲目的跑,是不太可能抓得到外勞的。而且有時候,還要看業主願不願意配合,有時候先逮捕後告知,或是與業主之間的溝通等也是一大問題。
 會提到這些,主要是智明在阿豪離開後,感覺上對於查緝外勞的疑問也多了起來,有時候他好像很難分清處事與自己想法的分界。尤其是在隨著查緝的次數與逮捕外勞增加後,他變得有些無法理解,為什麼外勞要如此大費周章的來到台灣,冒著風險做這些工作,甚至有的就算原本分配到的工作環境不錯,仍然會不息代價的逃跑。亦或是在遣送外勞的過程裡,他們彷彿都接受自己被逮捕遣返的事情。或許他們已經賺了足夠多的金錢,也可能只是他們的偽裝。
 智明的疑問,他無法從署上的學長找到答案,他也不曾向學長們問起,他有時候會問我,有時候則會反應在他一些心不在焉的動作中。儘管大部分的學長或學姐也覺得智明似乎有些不正常,有時候不光是家靖小隊長會跟他約談,還有許多人跟他聊過,但幾次下來後,狀況都沒有什麼改善。
 智明的問題,還包含了年輕人對於未來的那種不確定性與困惑。當然也並非我不會思考這些,但我始終都認為他想得太多,也煩惱太多。有時候他就像是一塊隨時會下起驟雨的烏雲,壓抑著不確定性與不安,卻又沒有一個明確的方向。
隨著新來的學弟開始習慣外勤的工作,智明也逐漸從外勤,被分配到一些不重要的內勤工作上。其中又以資料處裡跟分類居多,僅有少數的時候會負責勞遣返出境的工作,這點據說還是他跟家靖小隊長要求的。
 從外勞逮捕到遣送出境要花費大量的時間、人力與金錢,當中最辛苦的不光只是開始逮捕的階段,中間的偵訊、移送法庭辦理,到最後的遣送出境,過程中會有很數次的移送過程,這對一些外勞來說都會是很好的機會。尤其是遣送出境在機場時,對外勞來說不光只是最後一次,也可能是最好的時機。因為只要進入機場後,不能有太明顯的手銬腳鐐,所以大部分會保留手銬,並用東西適當的遮掩。機場人潮又相對較多,所以在外勞被送上飛機之前,無疑都是最難熬的時刻。
 在署裡的這段期間,智明沒有告訴我他為何想要負責遣送外勞出境,我一直都以為他只是想要觀看飛機的起降,或是其它。有的時候被分配到跟他一起負責遣返外勞到機場的工作時,總會覺得他就像是羨慕那些被遣返回到自己國家的外勞,卻又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想。

 不巧的是有一陣子,新聞上刊登了不少外勞在遣送過程中逃逸的事件,像是在機場,或是在遣送的過程裡。這使得署上經常會有大隊的人來巡察,或是時不時打電話到署上。逮捕的過程裡更是嚴加規定不少規則,使得那個時候逮捕外勞變成一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對替代役來說,更是不希望在過程中有什麼疏失,而影響自己的役期或是被記過。
 儘管如此,逃逸外勞的案件似乎只多沒少,有時候可能一天要跑兩到三趟,一跑可能就跑到晚上,如果過程中沒有逮捕到外勞,就會在巡下一個點。由於時間較長的關係,晚上的出勤幾乎都是由我跟智明一起。夜間的查緝,偶爾會跟家靖小隊長的隊伍,但較常還是跟仕新小隊長所帶領的小隊為主,會負責都市裡的案件較多,多半也離隊上比較近,但有時跑的點就會比較多。
 由於仕新小隊長是由警察單位調轉過來的,之前也有從事刑案或各種案場的查緝,所以他很熟知像是酒店或民房能躲藏的位置。在地形上雖然範圍不大,但有時房間內會堆滿各種東西,外勞可能會躲藏在一旁的紙箱、翻窗,甚至爬到天花板、衣櫃等都有可能。
 印象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查緝,那時已經近入冬,南部的天氣還是有一些悶熱。這次要查的點之前蹲了好幾次都沒有看到外勞進出,卻又時常收到消息。仕新小隊長特別把時間往後,鎖定在凌晨與半夜的時段,往返數次後,才確定這個點確實有外勞進出。
 由於要查的點看起來只是一般的一層的民宅,當天沒有出動很多人,主要就我與仕新小隊長負責前門,智明與另外一個學長負責後門與窗戶的留守。待智明到定位後,我便與仕新小隊長在車上等候時機的到來。
 「趁著這一點時間我想要談談關於智明的事情,你覺得他最近表現的有好一點了嗎?」仕新小隊長問道,我沒想到他會在這個時間問起這件事情,反讓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儘管入冬,但車子並沒有發動或開啟引擎,除了悶熱外還有一些缺氧般的難受。
 「我想因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吧?」我有些不確定的回答著,我的視線緊盯著門口,如果此時有外勞進出,我肯定會恨不得馬上狂奔下車。
 「最近我有再跟其他小隊長討論關於智明的事情,雖然智明比你晚近來一點,但他補休的時間應該夠他到退伍。」仕新小隊長緩慢的說道,「你會比他晚一些退伍,但並不會影響你原先退伍或補休的時間,不過這段時間會相對辛苦一點。」仕新小隊長說起這件事情時格外的沉重,或許之後也會有其他小隊長跟我說,但只是想讓我先有個心理準備吧。
 「我知道了。」我點了點頭,我沒有提出疑問,但腦海中卻閃過各種可能。
 隨著外勞的身影從遠處的街道走近,仕新小隊長向我做了一個準備的手勢,我順手摸了摸一旁的手銬腳鐐,以及用來威嚇用的電擊棒,試想了等一下可能會發生的狀況。儘管已經來了快要一年,每次要行動前都令人緊張。更別提剛才仕新小隊長說的那些話還在腦中打轉,我想要不是因為這幾次新聞的報導,或許智明並不會受到太大的關注。
 當外勞靠近那間房子,他們敲擊著鐵捲門與張望四周,好一陣子後鐵捲門才緩緩升起。仕新小隊長用對講機通知了智明他們,當外勞準備矮身進入時,我與仕新小隊長熟練地從車上離開,向鐵捲門所在的方向奔去。
 霎那間,裡面的人好像發現了我們,他們急忙的想要將鐵捲門拉下,並向內發出大喊。
 「都不許動。」仕新小隊長搶先衝了進去,而我負責壓制門口的外勞,先行上了手銬腳鐐。
 待我在處理外面外勞的同時,裡面的騷動聲持續了好一陣子,隨即仕新小隊長探出了身影。
 「你這邊處理好了嗎?」他問道。
 「差不多了。」我吩咐外勞們走近屋內,並讓他們蹲在一旁的角落。
 「裡面還有幾個外勞躲著我跟翰翔會負責處理,你先從這裡直直的進去,到底後就會看見智明留守的那個窗戶,去看看智明那邊有沒有狀況。」
 「好。」我說完後便很快的向智明所在的方向走去。屋內零散的擺放了一些東西,位於最裡面智明所在的窗戶旁是一個小型的包箱,近去的時候翰翔學長已經在核對裡面外勞的身分。
 「就在那裡,我剛進來的時候有一個外勞跑出去了。」翰翔學長指著一旁的窗戶說道。
 「智明,你在那裡嗎?」我向窗外喊了一聲,外面可能是窄巷的關係,幾乎沒有燈光。
 「幫我這裡照一下,我找不到我的手電筒,狀況有些奇怪。」智明的聲音從黑暗裡傳來,我順手摸了摸口袋裡的手電筒往聲音的方向照了過去,在燈光的照射下被智明壓制的外勞不停的顫抖著,口中碎念有詞。此時我才注意到燈光所觸及的地方都是血跡。
 「翰翔學長,出事了。」我喊著翰翔學長的名子,壓抑著心中的恐懼與緊張,另一方面也想了解到底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翰翔學長聽見後馬上就跑到窗邊,他看了一眼就知道發生什麼,「智明,壓住外勞的左腿,最好找東西綁住。」翰翔學長說完後馬上轉頭過來看著我,「可能被窗戶旁的鐵杆割到,去跟仕新小隊長報告,順便打電話叫救護車。」
 「是!」我幾乎是慌張的跑出去,儘管聽過不少,加上阿豪之前所說的故事,卻都沒有現場目睹來的震撼。
 這起事件很快就結束了,那名外勞所幸只是傷口割的比較深,並沒有大礙。而智明也被依查緝有功等多種理由,提早退伍。很難說這次對我造成了什麼改變,但總會覺得有什麼變得不同,也似乎與智明有著相同的疑問。

 事隔多年,我仍然會想起這段當替代役,在移民署執勤的日子。恐怕也很難會再遇到類似或相同的工作,那當然也不光只是處理逃逸外勞所帶來的影響,替雇主作筆錄的同時,也會遇到各種情況。不論是從頭到尾都說自己不知情的,或是請不到人逼不得以。從憤怒的咆哮,到最後哭著出去。人生的百態彷彿會被壓縮在那間小小的質詢室裡。
 智明前不久也有打電話來邀約,由於自己還在待業,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聯繫,我便找個理由說自己沒空。雖然嘴上是這麼說,卻又忍不住地在電話裡聊了起來。這才知道智明已經沒有在台北,已經回到老家台東工作。印象中最深的是他說的一段話:「以前我總想著到台北工作,有更好的生活、賺更多的錢。但我或許不習慣不停加班,拼命偽裝自己討好他人的生活吧。現在雖然賺得不多,但至少是在自己熟悉的家鄉。」
 聽智明說起這段話的時候,讓我想起每次學長都會半開玩笑的問外勞:「回去後打算做什麼?」待的長的外勞多半都會說:「當然是過好的生活。」而才剛來或沒來多久的則會說:「要隔幾年才能再來。」或是「只能去別的國家試看看了。」
 再談話的過程裡,才知道智明與阿豪兩人一直都有再聯繫,他還向我提議道:「你有想去國外工作可以找阿豪。」那時我還半開玩笑的回答道:「我才不想變成逃逸外勞呢。」其實自己真正想說的,或許是自己沒有勇氣吧。
發人省思的故事
以回憶的方式記錄
留有更多深究的問題

問好
跳舞鯨魚
開頭的那段話已經說明了現狀,貫穿了內文所表想表達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