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中)-725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Azure

祖厝在未換用紅瓦之前,每五年進行一次修補,每十年就須更換新茅草屋頂一次。工作辛勞但又不得馬虎,除舊換新這才能夠令人安心。當時所需要的茅草,全都由馬拉邦的達恅伯供應。

記憶之中,六歲那年正好是最後一次換新茅草。之後便以紅瓦更新,從此就與茅草絕緣矣。最後一次的換茅草日,我們一家十餘口分居於大姑二姑和小姑家中。雖是暫時寄人籬下,但是總覺得十分不便。

翻修屋頂當日,師傅們用條毛巾掩住口鼻,開始將舊茅草一層層的卸除。由於茅草長時間曝露在陽光雨水中,露天之上層已變黑腐爛,師傅小心翼翼卸除以免污染面積過大。這次主持翻修的師傅是賴煇伯,他家三個男孩子都到場幫忙。但見賴家父子同心協力摧枯拉朽,很快便將陳舊的茅草卸除乾淨。

他們將卸除之舊草拿到河壩沙埔上焚燒,我和他家孩子一起在旁邊照料火勢。卸除屋頂之時留下底層茅草草色尚新,賴煇伯認為將它燒毀十分可惜。於是徴得老祖母之同意,將它與新鮮茅草混搭使用。

一座屋頂六層茅草編排堆疊而成,層層緊靠密疊由下而上,務必做到滴水不漏之地步。賴煇伯堆疊茅屋頂是家傳技術,當時在山村只此一家。因此,村中許多大戶古厝之茅屋頂,不論新疊或翻修幾乎都由賴家包辦。

因為他家功夫獨到特殊,故爾新疊或翻修不做第二人想。工程進行堆疊之時由賴煇伯親自主持,他家孩子則在一旁幫助送草、編押竹條或修剪草尾的工作。我家屋頂面積約百坪上下,預計一天之內必須完成翻新工作。

早上五點開工九點吃點心,十二點整吃中飯並休息半小時,下午三點是第二頓點心時間。當晚是完工之夜宴,澎湃滿桌水陸併陳,師傅們個個吃得滿嘴油光。山珍海味陸續上桌,平日難見的珍饈全部上桌。琳瑯滿目,雙眼應接不暇。

完工宴代表主人家的氣勢財力,通常都盡量張羅上桌以免落人口實。不論翻修或新舖屋頂,最高興的就是家中的孩子們。平日難得一見之食物一一現身,筷子湯匙一起行動,大人都睜隻眼閉隻眼不會給臉色。因為是大鍋爐大鍋菜,廚房裏的小孩與婦女桌上之食物,也比往日豐富許多。

當日下午五點左右,太陽依然高掛西空。我家屋頂翻修工程全部結束。師傅收拾工具打包回家沐浴,準備晚上好好大吃一頓。而剛翻新之茅草屋頂,散發出陣陣的草香味,在夕陽餘暉中氤氳飄颺。路人走過都會停歩深嗅幾下,家人則鎮日泡在草香中度過一天。而這種新草香氣維持甚久,往往經年後它依然飄香不休咧。

我喜歡在茅草屋內聽雨,大雨小雨或是颱風雨都聽。下雨之時,我人習慣捲在被窩內聆聽雨聲。初雨淅瀝撒上屋頂聽入耳裏,它就會讓我懷有著一種莫名之興奮。細雨沙沙漫吟,聲音柔柔調和。粗雨嗶啵聲中,還會帶著劈啪響亮之聲音哩。

陣風拂刷茅草屋頂,恰似流水經過海綿,響聲立刻被吸收殆盡毫無回音。強風吹過茅草屋頂,咻咻之聲綿響不休,聲勢之巨大穿透人心。膽小之人處於這種狀況之下,徹夜不敢安心合眼入睡。

風吹也好雨打也罷,茅草屋頂總是默默的承受。待至茅草骨枯腐朽不堪,這才功成身退回歸煙灰。我家祖厝之茅草屋頂,在我十五歲那年走入歷史。雖然昔日之風采不在,其輝煌之過往卻令人永念難忘!

茅草屋與苦茶是山村特色,苦茶籽則是苦茶油之來源。從前鄉下很流行苦茶籽油拌麵線,因為它可以健胃整腸解除便秘痛苦,故爾它在勞苦階級裏頗受歡迎。「苦茶籽油」來自苦茶籽之壓榨取得,這種苦茶籽壓榨之苦茶油,本身並無苦澀之味道。苦茶籽油不僅是傳統的食用油,它還是一種古老的環保聖品咧。

這種苦茶樹和一般的茶樹有所不同,曾經有段時期政府還大力推廣栽植,如今之南投嘉義仍可見到它們的蹤跡。由於苦茶籽乾燥後耐久保存,故爾在台灣島上,幾乎四季裏皆可吃到新鮮的苦茶籽油。

苦茶籽壓榨取油脂過程繁瑣異常,不過,自從新式壓榨機器問世之後,它的取油過程就容易多啦。據所瞭解,古早之苦茶籽壓榨取油之工序,大致如後所做之說明:先將苦茶籽曬乾去殼,蒸熟之後研磨成粉狀。然後再將苦茶籽粉壓成大餅形狀,再將茶籽粉餅堆疊置入壓榨槽內,施以高端壓力將它壓榨出油汁來。

整套過程看來非常簡單,可是製作起來卻是麻煩重重。製油工人弄得灰頭土臉,油汁濺滿衣衫黑漆媽烏的,但它壓榨出來的油汁卻是清澈無比。一般人以為苦茶味道會很苦,那是因為受到坊間苦草茶之影響,心裏才會有著苦味之感覺。

其實,苦茶之葉芯經過一般之製茶工序,製作成茶葉之後沖泡,它的茶色與普通茶葉並無差異,喝入嘴裏一樣芳香可口回甘。至於苦茶籽榨出來的茶油,它也沒有苦澀之味存在。用它做菜或拌飯拌麵,吃入口中還有著一股自然的芳香。

苦茶油可當作一般食用油使用,油炸料理或拌和麵飯,滑潤爽口越吃越好吃。它在醫學上也有貢獻,不僅可以輔助消化健胃整腸,還可用來治療高血壓與皮膚病呢。家岳生前喜愛苦茶籽油,長年使用消化順暢皮膚潤亮。家中炒菜一定使用苦茶籽油,而拌和麵線則是他的最愛。

老人家經常使用苦茶籽油,面色紅潤咸少疾病,年紀已達九十耄耋,走路依然健步如飛不輸年輕人。鄰居桂嫂長年便秘痛苦萬分,面黃肌瘦慘不忍睹。聽說家岳有治便秘之秘方,随親自上門求教。

經由家岳之引薦,利用苦茶籽油拌和麵線食用。三個月不到,桂嫂的排泄順暢無阻。糾纏她多年的便秘宿疾,也因食用苦茶籽拌麵線而豁然痊癒了。一傳十,十傳百,從此村人紛紛仿效改吃苦茶籽油。因為效果昭彰獲得大力推廣,於是苦茶籽油,迅速成為村人家家廚房必備之食用油矣。

苦茶樹又稱為油茶樹,它的果實可以榨油之外,榨油剩下之殘渣粉末,還可以壓製成洗滌用之茶渣肥皂。古早人將這種茶渣肥皂稱為「茶姑」,現今閩語或客語將肥皂稱做「茶姑」,肯定就是源自於此。

利用茶姑洗頭髮,乾淨舒鬆絕不結團或油膩。利用它來洗滌衣服,曬乾後清潔乾爽還帶香味。它的泡沫入水部會產生優氧,可說是最古老的環保素材了。這種古早味濃厚的苦茶籽油,最近在傳統市場紛紛現踪。

業者在場展示大量的苦茶籽,當場利用機械壓製成油販售。或許是現場表演加上真材實料,價錢昂貴卻買之者眾。眼見今日方便的押榨取油,回想昔日費力的壓榨苦事,不禁讓人感觸科技之用途實在太大了。 [待續]。
茶樹的故事充滿了歷史的軌跡,彷彿穿越了時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