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那一头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sianlight

电话那一头



钱波和李丽同时出差,家中无人。在顺利到达某个风景秀丽的海滨城市后,李丽照例找了个五星级宾馆休息了一夜,早晨起来,李丽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钱波,却点错了号码,
点的是家中固定电话,她发现后正准备挂断,却听到电话里传来奇怪的声音:“呜呜,我原来已经死了,原来已经死了好多年了,啊 , 啊~~~~”。声音拖得很长,然后又听见女人的幽怨的哭声,让李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李丽连忙挂断电话,又点了老公的号码:”不得了啦,我们家十有八九住进了两个精神病人,一男一女,怎么办?”钱波半信半疑打了个电话回去,电话里果然有个女人的声音:”你是谁呀?我是你呀。”
钱波赶快报警,又打电话给小区保安,请他们去5号802室一探究竟,几个保安上楼,按门铃,无人应。后来警察过来,调了小区和楼道的摄像来看,发现此楼无异常人物出入,决定等主人回来打开门再说。
钱波请了假赶回来。开门进屋,家中看起来一切如常,只是固定电话移动了位置,原来在床头柜上,现在在床上。 钱波清点家中财物,也没有发现短少,奇怪。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又是一个星期六。钱波和李丽都在家。钱波在电脑上整理一个文件, 李丽在用几根银色长针边织毛衣边听音乐。李丽突然看到,电脑桌上的台灯的灯光里居然伸出了一只毛茸茸的巨手,慢慢靠近钱波,李丽发出一声惊叫,随着这一声惊叫,整个房间灯灭了。
李丽手忙脚乱找到开关。灯亮了。老公不见了,地上有一滩血。
李丽报案。警察并不相信她的话。钱波和一个亿元级的诈骗案有些牵连,不排除用一个离奇的故事玩失踪的可能性。
李丽用了一个月时间,把房子卖了。

买下这5号802室的李文博,从李丽手里拿到钥匙的时候,心里喜洋洋的,这房子装修和房型均为上乘,价格比小区同类型房屋便宜了一百万。
李文博住了两个多月,平安无事。
转眼又到了星期六。李文博和妻子王媛一起去苏州旅游,在一家饭店吃饭,两人卿卿我我,气氛浪漫。突然。李文博的手机响了,李文博接听,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小李啊,你想我了吧?”王媛一怒之下抢来手机一看,号码竟然是家中固定电话,于是不听李文博解释,气冲冲赶回家中。
家中无人,只是原来叠好的蚕丝被,现在凌乱了,其他地方一切如常。保安调了小区和楼道的摄像来看,发现这天此楼除住户外,并无任何其他人出入。李文博和王媛均感到迷惑不解。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王媛从办公室提前回家准备整理行装出差。
回到家,看见李文博正在床上酣睡,被子里却有个雪白的又细又长的腿伸出来,那腿往上抬起,竟然有一大片黑色阴毛露出来。王媛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掀开被子,大吃一惊,李文博的下半身已经不见,但是床上没有一滴血。一阵带着银铃般笑声的旋风吹来,李文博如一张纸在空中旋了几圈,然后就不见了。

李文博不见了。王媛把房子卖给一个名叫刘文中的商人,自己远走高飞,换了一个城市重新开始生活。
刘文中是个外地人,熬了几年小有成就,他对自己在五十岁时能够在这个美丽的大城市买房安家感到很满足。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又到了星期六。刘文中早上七点出门时,对门邻居,5号801室的秃顶老头和他打招呼:“你好!你家那条大白狗非常漂亮,而且看起来非常干净,经常给它洗澡吧?狗洗澡现在一次要多少钱?”
刘文中一惊:“大白狗?我从来不养狗啊。”
秃顶老头皱了下眉头:“我五点出去跑步,看见你家门一开,一条大白狗跑出来,我还摸了一下狗头呢。”
刘文中一惊:“五点?我是第一个开门的人。其他人还在睡觉呢。”
秃顶老头摇摇头,走了。
秃顶老头有关节炎,喜欢去老街的浴场蒸桑拿。转眼又到了星期六。秃顶老头去浴场,
看见刘文中在一水龙头下淋浴,水哗哗的。秃顶老头和刘文中打了个招呼,刘文中笑了笑,朝秃顶老头挥挥手。
不对劲。秃顶老头突然发现刘文中背部有一片白花花的毛!秃顶老头大着胆子把手伸过去摸了一下,和那天摸白狗的感觉一样。
秃顶老头大呼:“这是狗毛!这是狗毛!”
周围的人全部转过头来,只有刘文中浑然不觉。
秃顶老头又指着刘文中的背部大呼:“这是狗毛!这是狗毛!”
周围的人都是一脸茫然。有人嘀咕:“哪里有狗毛啊。”
刘文中转过身,他的胸口出现一个大洞,一个狗头动了一下,从洞里伸出来。
刘文中倒地。
这一切,只有秃顶老头看见了。
这段时间,附近的老百姓传着一个故事,据说,星期六有个男人洗桑拿引发了心脏病,死了。
奇異的怪談
不知緣由
更不知結果
志怪小說通常會是寓言
此文像是誌異筆記
讀來頗讓人感到驚詫

問好
跳舞鯨魚
谢版主评读。问好!原来打算写一篇比较好的惊悚小说。最后虎头蛇尾写了个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