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Azure

 在小酒館的吧檯前,吉川一邊向吧檯小姐沙織介紹著建國,一邊喝著杯中摻了冰與水的燒酎。他已經喝了很多了,但意識還是很清楚,每過一段時間吉川就會拍著建國的背,自豪的對沙織說:「這是我最優秀的同事,建先生。他從台灣來,厲害吧!」
 這也是建國第一次來到日本的小酒吧,裡面的燈光有些昏暗,沙織小姐確實如吉川所說的相當漂亮,她穿著一件深黑無肩的連身裙,將姣好的身材展現在兩人面前。除了吉川與建國兩人的喝酒外,沙織也會參與話題,讓氣氛保持著熱絡。在三人閒聊的過程裡,沙織也會將酒水準備好,不會讓兩人的杯子空了。
 建國覺得自己多少能理解為什麼有些人喜歡泡在酒吧裡,如果每天忙碌、疲憊的走進這裡,一切都會準備好。喝著一點小酒,就有勇氣抱怨工作上的不如意,生活的煩惱,或是那些很難對他人傾訴的事情。混著酒的容器攪拌著冰塊聲,清澈響亮,這裡還有熟悉的音樂,溫柔與你交談的女聲。喝下一點小酒,一切就會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但要是太沉浸在這樣的世界裡,現實也就很難回得去。就像夢一樣,再美好都會醒來,所以夢總是忘得很快。要是太眷戀於夢,困在夢境與現實間,人便容易失去方向。日子渾渾噩噩,載浮載陳,即便活著也是種痛苦。
 儘管建國盡可能的讓吉川多喝一些,但他真的不容易喝醉,至少比建國認識的人都能喝太多了。建國覺得自己酒意上來後,他便帶著吉川兩人離開酒吧,由於沒有叫計程車,所以建國是扛著吉川走著的,這是他第一次扛著酒醉的人,夜晚的街道上還有些融雪,要避免不滑倒都很難。
 走著這一段路的時候,建國想起吉川帶他吃燒肉的那一個晚上,他獨自一人走回宿舍的回憶。或許是因為喝了酒的關係,他突然想起很多事情,那不光只是過去的,還有未來的,這些在這之前彷彿都還不確定,而到了現在,問題好像變得相對明顯。
我的中年會是怎麼樣的呢?
 建國不經思考著這樣的問題,其實剛開始認識吉川的時候,建國並沒有很看得起他,尤其在知道他離婚的事情,與每天喝著酒,簡直就是落魄的中年大叔。但是比起吉川,建國根本無法保證自己的未來不會走上跟他一樣的路,自己可能會有一段好的婚姻嗎?會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嗎?說不定自己也會在一個不為人知的鄉下工作著,就這麼逐漸老去。這是建國一直再逃避的問題,如今卻清晰的出現在他的眼前。
 在走著那段路的時候,吉川哼唱著河島英五的酒與淚與男人與女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xy9Keo_KVc
「很想要將它忘掉啊
但怎麼也辦不到,真是令人感傷
當一個男人為情所困時,就只好喝酒了
喝吧、喝吧、喝乾吧、喝吧
喝吧、喝到醉、喝到、睡著吧
不久之後、男人就會默默地睡去」

 建國聽著也跟著唱了起來,兩個男人在這個時刻彷彿有了某種連繫,唱著五音不全的歌。眼淚流出來是悲傷的,心裡卻是快活的。因為感受到活著的美好,別人如果看見就讓他笑吧,反正到了隔天,新的雪覆蓋了,酒醒了,什麼都不再了。
 那是一條漫長的路,彷彿沒有盡頭,明明距離不遠,卻好像怎麼走都走不到。細雪下著,兩個人踩著搖晃不定的步伐,再吃力也能走下去。人生也好,未來也罷,再怎麼不如意,還是會到達的。

擷取忘年之雪的一段
酒吧暗黃的燈光與煙霧繚繞的深夜,
都只是暫時的屏障,飲不盡沉澱在酒杯最底層的無奈,
你能笑能哭能說出心事像告解,
這裡為你拉開鐵門,點亮沒有方向標示的深夜,
倒一杯酒,舉起讓杯緣輕聲碰撞像一個充滿禮儀的親吻,
告訴你明天一切一定會好起來的,生命不會再繼續苛責你,
把這杯喝下去,而你也願意相信。

問安
文字間的哀傷氛圍令人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