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夢想是-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

下班的列車擠滿了人,天氣悶熱的彷彿空調都像是壞掉般。多數的人滑著手機、用各種姿勢打著小盹。只是一如往常,想要盡快消磨掉這個時間。

忽然有聲音伴隨電車啟動時的鈴聲從一旁響起,說話的是一個老人,他聲音忽大忽小的說道:「你們知道嗎?我都86了!86了!沒有一個人要讓我坐下。」他一邊吆喝一邊前行,有的人看向他一眼,有的閉上眼悶頭裝睡,有著滑動著自己的手機,也有得戴著耳機的將音樂放大。

他手中拿著一小袋紅白相間的五斤袋,袋子裡裝的是金門高粱與蠻牛,兩個玻璃瓶互相敲擊的發出聲響,伴隨著他的吆喝聲,想不引起人注意都難。但卻沒有一個人想要理會他,他走了一節車廂,又走入下一節車廂,他時而停下來瞪著旁邊的人,時而甩動手中的瓶子。他走在車廂的中央,走到之處人群就退開一些,但還是沒有要讓坐的人。

「我都86了!86了!沒有一個人要給我坐下」他持續高聲喊道,直到他的吆喝聲彷彿變成一串能穿越整節車廂的「86-」

走到第二節車廂末尾的時候,才有一個婦人想要讓位給他,他看向她搖了搖手,說道:「不了,妳看旁邊剛好有位子。」他指著婦人旁邊兩個年輕女生中間的縫隙邊說,邊把自己擠身進去,兩女生見到他想坐下,便自動起身往旁邊退去。他用鼻子哼了一聲,也不以為意,將目光集中在剛才想讓位給他的婦人說道:「妳知道嗎?我今年86,有一個夢想,就是活到一百歲!」老人相當的自信,彷彿中間相差的14歲對他而言只是眨眼的事情。

說罷,他也沒有停下來,他又向婦人說起他的故事,說起當兵打仗的事,說起自己是一個客家人,然後又用雙手當槍,發出槍擊的聲響。

儘管婦人顯得有些為難,她也想試著讓老人降低音量,但她只要一說話,彷彿就像是在認同老人的故事般,讓他越說越起勁。

前兩次槍聲,老人就像是孩子般,發出砰砰的聲音,到了第三聲,他有些哽噎,有些沙啞的沒有發出那個音。他用雙眼吃力的望像電車的天花板,還有身邊離他越來越遠的人群,他又集中了一些力氣,此時才用力的喊道:「砰!」這一聲很巨大,迴盪在整個車廂內。

此時他注意到很多目光在一瞬間集中向他,但他沒有太多的感覺,又該說有感覺,卻又像是無感,他很難形容,甚至也想不太起來剛才要講什麼,或剛才講過什麼。

他看了看婦人,婦人看了看他,他想起了他剛才坐下時要說的話:「妳知道嗎?我都86了,已經86,有一個夢想-」

.....我希望能吃飽
.....我希望戰爭趕快結束
.....我希望還能活著回去
.....我希望能娶個漂亮的老婆
.....我希望有一份安穩的工作
.....我希望孩子快點長大
.....我希望......
.....好像已經沒有記得我的人了

老人沒有接完他的話,他又忘了自己要說些什麼,他只是顫抖的用雙手當做槍桿,他想發出槍聲,那是第四次的槍響。他發出了無聲的氣音,隨他手中玻璃瓶撞擊列車地板時的聲響。

一切開始,一切也隨之結束。
讀者彷彿置身於故事之中
如同裡面的其中一名見證者
這加強了故事的真實感
內容方面
給我的感覺就是每個人都會老去
每個人都曾經重要
但時間流去卻把人變成多餘和過氣
就算我還不算老
也開始嗅到了相似的氣味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