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中)-595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595)-

居住在偏鄉蔽塞的山村裏,遍地的果樹之中,以木瓜和芭樂最為多數。眼睛可以看的果樹幾乎都有主人,唯有它們算是獨立的無主之樹。不論窮家或富戶,家家之庭院或屋前屋後的空地上,總有那麼幾棵木瓜樹或芭樂樹,尤其木瓜樹幾成為眼見必有之主角。

高而挺拔的木瓜樹,到了春天,在葉柄與葉柄之間的空隙上抽岀花梗,雪白稍帶微綠的花朵串生,一兩天內紛紛綻放。文廷伯說木瓜花分雌雄,但進一步問他如何區分?他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村中耆老文廷伯學問不錯,老一輩的鄉老都很尊敬他。只是一些旁門左道之學問,不知他打哪學來的?比如,木瓜樹不結果子,只要在樹身釘上一枚鐵釘,就可以讓它生岀果實,這就是他教我們的妙方。

不過,山村並未有人確實去做過實驗,無人去印證他的理論是否正確?所以這個做法,我始終保留著存疑看法。我很喜歡吃黃木瓜,尤其是在樹上黃熟的木瓜,它的味道特別香甜。果實呈現金黃色,這就是它已成熟的標誌。村中小孩見到成熟的黃木瓜,絕對不會讓它留在樹上消瘦或過澇腐爛。

剛從樹上剛摘下來的黃木瓜,一刀對剖黃澄澄的果肉令人垂涎不已。如果能夠使用冰鎮,相信它的風味更棒。可惜山村家家窮苦,根本連冰塊都難得一見,那冰箱就更不用說啦。

精通中藥醫理的湯財伯說:木瓜含有「木瓜酵素」,它可分解蛋白酶。因此,胃腸不太好的人,吃了它可以健胃整腸,讓你排便順利。山村小孩個個腸胃健康,這個可能和他們常吃木瓜有關吧?

故鄉的木瓜有兩種,一種樹幹細長高約八、九公尺。果實最大斤把重,果實型態呈圓短型。這種木瓜因樹高不易攀爬,故其果實在欉黃者較多。另一種樹幹粗大且分岔枝多,果實碩大,一顆一兩斤重似乎平常。在新品種矮仔木瓜樹尚未引進山村之前,它就是山村木瓜老大。

這種木瓜我們稱它「亞達瓜」,義即中看不中吃的意思。我與死黨羅國榮和蔡振天三人,由於臭味相投竟然興起結拜之念頭。因為我年紀較大半個月,所以二人都稱呼我叫「大哥」。三個人為了金蘭永結,所以,在我家屋後空地上,栽植三棵木瓜樹以為認記。

這三棵木瓜樹,我們稱呼它作「結義樹」。三人並曾在樹下跪天許下諾言,誰人種的木瓜樹先結果,其餘二人必盡全力,協助他去把班花蘇煜梅。我們在十月十日種植入土,一年左右,羅國容那棵最先開花,可是等了半載全無音訊。

阿蔡那棵木瓜樹繼羅仔之後開花,兩星期多的樣子,它就在葉柄下結一顆像橄欖似的青菓。於是我和羅仔二人遵守諾言,努力的綴串阿蔡與阿梅交往。不知是兩人無緣,還是阿蔡長的太菜?我們兩人找遍機會,費盡唇舌,半個學期下來毫無進展,因此,我們就笑他說:「路撒石灰,白走一趟啦。」

又不久阿梅轉學他去,阿蔡的青蘋果之戀遂無疾而終。六年級畢業前夕,我們三人躺在木瓜樹下聊天。我們天南地北聊個通宵,並還談及我們的將來。不過,那時候我已知自己將北上就讀中學,所以當天我很少開口。

阿蔡人小鬼大,他說將來要當政治人物。羅仔也說不出所以然,但最後他說要去讀軍校。讀軍校是羅仔的夢想,可惜一場車禍意外,讓他的美夢玉碎墜入陰間。阿蔡後來如願當上政治人物,他從基層努力往上爬。先是當地方代表累積經驗,卅一歲那年選上縣議員。

嗣後他當上百里侯,報上經常可以見到他的名字。當年我自國外歸來回去山村謁親,曾用電話約他一起聚餐。可是他說正忙下回再來,從此我們之間音訊全無。如此事隔多年之後,就在這年的清明節,我又在掃墓後順路回山村探訪舊友,阿蔡依然沒見到阿蔡的蹤影。

當我提到他時,大夥異口同聲說不知他的下落。我親自走一趟他家,老厝人去樓空暮氣沉沉。最後我走到從前三人栽種的木瓜樹下,沉思中好像風兒在向我傳達訊息。可惜風聲獵獵拂耳飄走,竟然不知它向我傳達了啥麼訊息?

不知是甚麼原因?故鄉處處容易見到木瓜樹。老厝屋後空地上,並排的生長著多棵木瓜樹。這些木瓜樹雖然是自然成長,但它的排列好像經過人手安排似的,前後對稱左右整齊。

初回見到它們之時,只有我的小腿高度罷了。幾星期没見面,它們高度竟然超出我的身高。老厝屋後的空地是我和堂兄的秘密基地,堂兄時常約他的女朋友在此見面。堂兄女友冬蘭姐,她是老村長的么女兒。生長的不是漂亮,但那份氣質無人可比。步過她老爸管得嚴苛,村終青年人都怕挨他的棍棒。

堂兄爲防止結交女朋友之消息走漏,每回約會都會給我一些糖果或銅板,當做收買我遮口的費用。有了這筆小小的收入,那些日子裏過得非常愉快。然而樂極生悲,因我年紀小口風不緊,無意間說漏了嘴,竟然將堂兄和女友的秘密曝光了。後果除了挨頓猛揍之外,從此便失去那份輕而易得的堵口小費。

爲了這項巨大之損失,我在木瓜樹下不知哭過多少回合。堂兄結交女友之事曝光後,冬蘭姐北上讀書初中。兩地分隔千里遠,之間的交情也逐漸淡薄,不久,兩人之交往就此停擺了。可是堂兄老將這筆帳記在我頭上,直到他結交第二位女友之時,這才解除對我苦毒行為。

日子在平淡中渡過,屋後的木瓜樹也順利的成長成為大樹。眼看著它們欣欣向榮模樣兒,打自心底為它們感到高興。某日我被母親揍一頓,我又跑到木瓜樹下去哭訴。哭累了,猛抬頭望見木瓜樹上的枝梗間,已然生出朵朵白色小花。我被那些小花所吸引,挨打之痛楚頓時煙消雲散。

稍停,我伸手去摘木瓜花,折斷處湧出乳白的汁液。那白乳狀汁液沾到手上,黏黏膩膩並還帶著一股腥味。利用清水加以洗滌,卻都無法將它清洗乾淨。手上沾到木瓜乳汁之外,衣服上也溅到一些。半小時過後,衣服上的樹汁變成黑色。回到家被母親發現,又是一頓竹筍炒肉絲加身。

前痛未息後痛又至,痛上加痛,痛得我放聲嚎啕大哭。那幾棵木瓜樹幾乎同時開花,但只有兩棵結瓜在樹。其餘多棵雖然花開茂盛,自始至終都未見到結果。我覺得非常奇怪,故爾跑去請教就讀農校之嘉添哥。他告訴我說:「開花不結果的是公樹,兩年生的公樹不會結果。」

他接著說:「如果想讓它結果,就在樹身上砍幾刀,讓它受傷產生危機意識而變為母樹,之後它就會結果了。」稍頃嘉添哥又說:「受傷之雄木瓜樹,轉變成為雌株十天之後,樹上的花蕊全部凋落,再過兩年新花就會結果啦。」

這話似乎應證文廷伯所說的話不假,於是回到家之後,我按照嘉添哥的說法,在雄株木瓜樹幹上,狠狠的砍上兩三刀。不久果然花蕊開始凋落,隔年夏季它們紛紛結果矣。

如此又過不久,木瓜樹上出現熟黃木瓜。顏色澄黃稍帶微紅,漂亮外表十分誘人。我摘下三顆交給母親,她將黃木瓜削皮切成小塊,放入碗公內拋以細鹽,挾塊入口清爽甜甜非常好吃。

翌日我摘數顆賣給同班同學,換來許多玻璃彈珠和現金。生意好膽子大,不小心在課堂上交易被老師發現。被叫到走廊上罰站。湊巧又被表弟看見向我母親告狀,一頓毒打斬斷了我賺零用錢的道路啦。

小學畢業前夕,我們學校舉行一場寫生比賽。由於這場比賽來得突然,那學期我中獎成為班代,所以,我就成為班上之當然代表,必須出席參於比賽。一時找不到想畫的題材,我便憑藉著突發而至的靈感,將我記憶中的木瓜樹畫出來。

事情實在有夠意外,「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我那幅急就章的爛作品,竟然獲得第三名的獎次。抱著獎狀獎品回家之後,在母親跟前嘮叨個沒完沒了,結果又招致母親叱罵一頓。從此之後我絕口不提得獎之事,同時,它也扭斷了我的繪畫興趣矣。 [待續]。
從過去到現在
文字的敘述使一切都像在一瞬間發生似的
認識的人消失了
有些人又離開了
時間不斷改寫著一切事物的狀態
帶來遺憾
思潮起伏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