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BOOK 二 - 19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sianlight

  「這本書看過嗎?」徐景咸伸手拿了一本書下來給雨勤看。

  雨勤看了下書名:雙*胎。

  她搖了搖頭的說:「沒看過,內容是什麼?」

  「妳可以看看,這本書很不錯。」徐景咸沒等雨勤答應,就將書放到她懷中的兩本書上,然後繼續尋書。

  「嘖…很重的好不好。」雨勤抱怨著,然後調整一下拿書的姿勢後,突然手中一空,那三本書己經在徐景咸手上了。

  徐景咸換了拿書的手,伸出了離雨勤較近的左手,問:「不牽著嗎?」

  雨勤聽了後,雖然別過了臉,但右手還是很自然的伸出去了。「牽就牽咩。」

  「呵…不知道妳這麼孩子氣。」徐景咸輕笑一聲,但臉上的笑容還在,手中的溫度也在,他覺得牽著她的手,找著書的感覺很不錯。

  「還行~~我可以孩子氣,你不能生氣氣。」雨勤像是回到以前跟徐景咸相處時的自在,那自然不做作的感覺真的讓徐景咸很放鬆。

  「任妳那心中胡思亂想所引發的小情緒,在我這裡是起不了作用的。」徐景咸突然停了下來,盯著雨勤的眼睛,緩緩的說:「對妳,我己經沒有脾氣了。」

  雨勤被這麼突如其來的告白,嚇得心跳加速,她慢慢的調整自己的呼吸,下意識的就要將手抽回,但被徐景咸緊緊的牽著,連個空隙也沒有。

  「你、你放手啊!」雨勤抽不開手,便開始甩,想當然是徒勞無功,浪費力氣而己。

  「看著我。」徐景咸輕聲的說著,但口氣很堅硬,雨勤幾乎是徐景咸語落後,秒抬頭的看著他。

  雨勤不常跟徐景咸對上眼,即便對上了也會很快的閃開,但這次不知道是不是兩個人離太近了,雨勤真的就這樣一直看著徐景咸。

  徐景咸左手用了點力,將雨勤拉近自己一些。「不要隨便的甩開我牽妳的手,知道嗎?」

  「有這麼霸道的嗎?」

  「妳可以反擊啊!」

  「又贏不了。」

  「我一定輸。」

  「……」

  "請妳離那孩子遠一點。"

  雨勤心中一凜,雖然她在心中有偷偷的想過,徐景咸對女朋友應該是非常疼愛的,但如今這樣幾次交手下來,何止是疼愛,根本是寵愛、溺愛了吧!還加上對她非常的有耐心,現在兩個人的狀態,就只差她自己還沒有完全接受,還有那麼一點抗拒以外,不然他們兩個現在這樣的關係,是男女朋友了吧!

  這樣子…她還遠離的了嗎?怕是很有困難。不然離職好了,換個城市找工作?不行不行,徐景咸曾經因為學姐的不告而別,如果她現在又這樣,那等於又再一次傷了他的心。不然就…

  「留在我身邊,不要走。」

  徐景咸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雨勤驚愕到腦筋空白,只能呆呆的看著他。

  「妳剛剛的眼神,就像是又想逃離我身邊一樣,但妳的心逃不掉吧!所以就不要再想怎麼逃離我身邊的事了,好嗎?」

  徐景咸語氣溫柔且訶護、關心的神情,讓雨勤心底一陣鼻酸,瞬間眼眶泛紅,她轉過身背對著徐景咸,忍住哭聲,她不想在這麼安靜的圖書館裡哭出聲音,所以一個人低著頭邊擦著流不停的眼淚,邊壓抑著自己心中一陣悸動想脫口而出的衝勁,忍著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

  「雨勤…」徐景咸看雨勤抽泣到雙肩抖動著的背影,想將她轉過身來,卻被她一手甩開。

  「不要看我哭。」雨勤雖然語氣中挾帶著哭聲,但還是很霸氣的說著。「你回家去啦!」

  徐景咸深深的吐出了一陣鼻息,他背靠著書櫃,眼看著雨勤的背影,腦中閃過許多思緒,他讓這些思緒,重新再一次的排列。

  漸漸的讓自己冷靜下來的雨勤,突然覺得自己很沒用,明明喜歡嘛!但又不敢接受,而不敢接受的點很明顯,但又無法下定決定去改變,因為感覺怎麼做都不是,但如果不去做,就什麼也改變不了不是嗎?因為真的如徐景咸所說的,她的心逃不了,到哪都一樣。

  好吧!拼了,去找徐景咸,把話說清楚,愛就愛嘛!有什麼了不起,他疼著我、向著我就行了,他媽媽能怎麼著,沒錯,就是這樣。

  雨勤在心裡跟自己加油打氣後,準備去跟徐景咸說清楚,但還不忘記拿書,結果一轉身時…

  「你怎麼還在啊?」雨勤看見徐景背靠著書櫃,三本書還在他手上拿著,眼睛直盯著她看時,她嚇了一跳。

  「我怎麼可能走。」徐景咸的背離開了書櫃,雖然躺著是很舒服,但這姿勢實在不太符合人體工學,站久了也是會累的,他伸直了腰,活動活動一下肩頸,問道:「哭過好多了吧!看妳下定決心似的,有什麼話要說嗎?」

  雨勤一聽到這話,差點暈了,她下定決心是一回事,但從他口中問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她怎麼覺得她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心,就在剛才徐景咸開口問的時候己經散了。

  「沒、沒事,完全沒事。」雨勤不僅在心裡吶喊,怎麼這個大哥剛剛沒走啊!不是叫他回家了嗎?不過想想也對,徐景咸怎麼可能丟下她,然後自己一個人回家去啊!

  徐景咸頗有深度的笑了下,無奈的搖了搖頭問:「還有書要借嗎?」

  「沒有了。」雨勤快速的搶下徐景咸手中的三本書後,轉身就走。

  徐景咸笑了笑的跟在雨勤身後,他回想幾個禮拜前,在雨勤家附近的**區圖書館亂晃,在那裡,走過一排又一排裝滿書的書櫃,看了一本又一本引起他興趣的書名,卻一直沒有伸手去拿來翻的書本,只是,當他的目光停注在一本書名面前時,他本來想拿來翻翻看的,但手卻停在書本前,遲遲沒有將書本抽出來,他停了一會兒後,轉身離開,繼續在圖書館裡亂逛。

  當他逛的差不多的時候,他又回到原本他想看的那本書的書櫃面前,只是短短幾分鐘的時間而己,那本書己經不見了,他伸手左右翻了翻、上下看了看,很確定那本書己經不見了,如果不是被別人借走了,就是有人看了沒有放回原位,不管哪種原因,書不見了是事實,不過他早己記下書名,打算明天跑市圖館看看。

  當他要踏出圖書館時,突然聽見櫃台人員與某位借書員的對話,那熟悉的聲音,讓徐景咸緩緩回頭了,是的,那聲音正是他所想念的人,江雨勤。
若兩人能夠毫無顧慮的在一起
便是這小說最美好的結局
雨勤內心忐忑
總是無法不惜一切的表受徐景咸
期待她之後有更大的轉變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