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人生-7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Azure妍音ocoh

  聖平的身上真的有很一股很強大的氣場,因為當聖平一開門進去的時候,政晴看見裡面的妖怪閃避紛紛不敢靠近,雖然有的妖怪好奇,但也只敢在遠處觀望,不敢造次。

  「什麼鬼屋啊!根本什麼都沒有啊~~」聖平四處觀望著,什麼也沒發現。

  但走在聖平身後的政晴,卻是非常的無言且無奈,哭…是一定哭不出來,笑也笑不出來,真的是哭笑不得。

  因為聖平所到之處,鬼與妖怪唯恐避之不及,怎麼還會現身給他看呢!

  所以那畫面就變成聖平的四周乾淨的很,沒有任何鬼魂、妖怪在他四周。

  而與聖平有點距離的政晴就相反了,政晴的四周鬼怪一堆,而且一個個都在跟他說話,吵的他根本不知道要聽誰的,但還是可以聽到幾個重點。

  「快點叫他出去。」

  -講這句話的最多。

  「對啊對啊!他的氣場太強了。」

  -這個妖怪好像比較強,可以感應的到聖平身上的氣場。

  「好恐怖哦!這個人怎麼會來這裡。」

  -話說你們是鬼怪吧!還會覺得好恐怖?!

  「這感覺太不舒服了。」

  以上,等等之類的話。

  回想到這裡,政晴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什麼聖平身上會有這麼強大的氣場,難道是練武之人都有這種氣場嗎?那他多少也會一點,怎麼就沒有。

  算了,反正也無解了,早點睡比較不會傷身體。


02 妖狐的縴絆

  台灣-台南

  多日雨天過後,總算是撥得雲開見天晴。

  王亦荺,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一般上班族,朝八晚五,偶爾值個班或加個班,晚上閒閒沒事在家看電視,某天突然發現這樣的生活太無趣,故而現在晚上行程滿檔,不是去救國團上課,就是跑道館舒發一下上班時的負面情緒與壓力。

  此時她正看著窗外的好天窗,再看看時間,包包拿著人就衝下樓去,拿了鑰匙,準備與好友們出發至台北,好好的趁著連休三天的假日,玩個過隱,前提時要先到某朋友家集合。

  朋友家很近,亦荺只騎了約十分鐘的路程就到了。

  「哈囉~~」亦荺一下車就是跟大伙打招呼。

  「不錯嘛!真準時。」亦荺的朋友芸婷說著,同時也是這次提議要去台北玩的人,所以行程幾乎由她規劃。

  「她一向很準時。」芸婷的男朋友品均說著。

  「那我們要出發了嗎?」亦荺興奮的問著。

  「等一下,我朋友還沒到。」品均說完又看了下手錶。「這傢伙還是這麼不準時。」

  「等…等,你們還有約人嗎?」亦荺疑惑的問著,因為芸婷跟她是說只有三個人,難道還有第四個人要去嗎?

  「嗯。」芸婷點了點頭。「品均的朋友聽我們要去台北,他說他也想上去玩玩放鬆一下,我們想多個人分攤油錢也好,就答應了。」

  「是哦…」

  「這樣也好啦!我跟妳也有個伴,不然我都跟品均一起的話,感覺妳會被我們冷落…」

  「這倒是沒關係啦!」亦荺在心裡小聲的說著:我本來就打算一個人行動。

  等了約十分鐘後,品均的朋友總算出現了。

  一位身高約175公分,身材中等,長像十分像外國人的男生出現了。

  「趙軒臣,你也太慢了吧!」品均對著他朋友抱怨著。

  「不好意思。」只見軒臣傻傻的笑著,頻頻道歉。

  亦荺看人似乎都到齊了,於是又開口問了一次:「那…我們要出發了嗎?」

  「嗯,出發了。」芸婷重重的點了頭。

  於是,大家開心的上車,一開始由品均開車,到了台中後,轉由軒臣開車。

  一路上大家談的還算愉快,但亦荺就覺得氣氛有那麼一點怪。

  原因就是…芸婷跟品均好像很努力的,用不著痕跡的方式在湊合她跟軒臣。

  這讓她有點不自在,因為她目前是沒打算交男朋友的,玩都還沒玩夠呢!

  她總覺她自己跟男主角,應該要像小說、漫畫中的微美浪漫愛情故事一樣,有個浪漫的邂逅…

  不過想歸想,她也知道現實就是現實,在怎樣也不可能有唯美的浪漫愛情故事,為什麼會有這麼深的體會呢?

  因為在某天她跑往圖書館借書的時候,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漫畫、動畫,甚至是小說裡,人家這種圖書館的場合,應該都是櫻花飛落,或者是花辮飄落的微美畫面,怎麼這裡出現的是枯葉掉落,而且冷風颼颼吹過,人們冷冷清清的感覺,是自己來錯季節了嗎?

  想到這裡,亦荺不僅搖了搖頭深深的想著,也許自己不能在看愛情小說了,越看下去對於現實中的戀愛就覺得反感,因為跟自己想的都不一樣,雖說人因夢想而偉大…

  「對了,亦荺,問一下哦!」芸婷這話一開口,車內原本在聊天的兩個男生,瞬間安靜了下來。

  「嗯?」

  「妳有想過以後的生活嗎?」

  「以後的生活?」

  「對啊!就是之後的打算。」

  「什麼意思?」

  「就是…」芸婷歪著頭,好像是想要解釋出她問這句話的意思,但久久牙縫間卻沒有半個字擠出來。

  品均笑著說:「她的意思是說,妳對往後的生活有沒有什麼規劃,像是結婚帶小孩、還是旅遊玩樂等…」

  「蛤?」亦荺還是不太懂品均在問什麼。「為什麼會想問這個?」

  「因為我看妳上班、下班、晚上看電視或是上課等…感覺妳的生活就會這樣一成不變的下去,然後想著想著就覺得還滿可怕的,總覺得妳的生活應該要更多彩多姿一點。」芸婷小心翼翼的說著,好像怕說錯什麼亦荺會生氣一樣。

  「這樣啊…」亦荺聽芸婷這麼一點,好像自己每天的生活方式都是日復一日,真的…如果假日不是有他們這對情侶在約的話,她都快變宅女了。

  「所以啊!才想說妳對以後的生活有什麼打算?」

  「目前應該就是去上課吧!把我以前想學卻又沒學到的課上一上,之後就儘可能的跟朋友出去聚餐玩樂,應該…大概就是這樣吧!」

  「是哦!」芸婷聽了之後,也沒有要繼續問下去了,感覺亦荺的生活方式目前還是會一成不變,既使她想幫忙,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哎~~她這個朋友何時才能跳脫現在的生活方式呢?

  然而面對朋友的美意,亦荺也只能收在心裡,畢竟…緣份是可遇不可求的。

  亦荺看著窗戶,望著遠方深思,她明白也了解,一個人有時候還是會很寂寞的,但於其這麼孤單的下去,倒不如在找到另一半之前,把之前還沒做卻想做的事,好好的做好,該玩就玩,該學就學,才不會以後有男朋友或家庭後就沒時間去學那些東西而後悔,至少…這是目前非常正面的想法,正面到有點太過正面了。

  「到了。」軒臣笑著說。

  「咦?這麼快?」亦荺則是一直在想著一些太過深思的事,所以連到了目地的都沒什麼感覺。「怎麼感覺這是中途休息站…」

  「也算啦!因為我們今天要先住在這邊,明天在到陽明山公園逛一逛,然後就要玩上去了啊!」芸婷一邊說著一邊將行李拿下車。

  「這次要玩的盡興一點,哪像上次來遇到下雨天,根本沒什麼玩到。」軒臣抱怨著。

  「沒錯,上次真的都沒什麼玩到。」品均點頭附合著。「好在這次天氣還不錯,明天可以好好的接收大自然給的芬多精。」

  「原來如此,還真是吸收大自然芬多精的時候,好好放鬆平日上班帶來的壓力。」亦荺下車伸個懶腰,不久後也將自己的行李拿在手上,準備往房間奔去,然後好好的躺在床上睡個覺。
談及到台灣以及妖怪,這令我聯想到噩盡島的創作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