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人生-6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我說你啊…該不會一直以為他是人吧!」政晴小心翼翼的問著。

  聖平沉思了一下的說:「也許我早就知道他不是人。」

  「你這心腸啊!到底怎麼做老大啊!」政晴想大概也不用問了,聖平就是怕他會收了那個"人",所以才不告訴他的。

  「我那時還小,還不會分好嗎?」聖平硬是拗了一個合理的理由。

  政晴呆著臉看著聖平,一臉不信的樣子說:「你以為我傻嗎?」

  「信不信隨你。」聖平丟下這句話後就自顧自的走在前頭了。

  「信就信,有什麼好不信的。」政晴笑著說。「你遇到一個很好的守護神呢!」

  「是啊…」聖平有感而發的說著。「我想跟他說聲謝謝,就算看不到他了,我還是會將這份感激放在心裡。」

  「嗯,不過剛剛在我嬸嬸家的座敷童子是個可愛的小女生哦!」

  「咦?真的嗎?」

  「真的。」

  兩人就這樣一路的聊著聊著,到政晴家時都己經晚上十點了。

  於是照慣例,聖平留宿在政晴家,政晴睡在床舖上,聖平則是打地舖。

  睡覺前,政晴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問:「聖平,你睡了嗎?。」

  「快了。」聖平己經眼皮沉重的趕著下棋去了。

  「我想你說的那位座敷童子,應該有感受到你的心意。」政晴若有所思的說著。

  「唔…應該吧…晚安…」聖平說著說著便入睡了。

  「晚安。」政晴也閤上眼,漸漸的進入夢鄉。

  曾幾何時,政晴己經習慣了看的見非人之物的眼睛了,時不時的,總能看見那些來客串的妖怪和鬼魂們,告知著祖先們過往的事,有討厭的、有難過的、有傷心的、有感恩的…等等之類的。

  而政晴也覺得他的家人很奇怪,他們似乎對他看的見非人之物並沒有什麼很大的驚訝,他記得小時候總是會讓周圍的人害怕,因為他常做出一些讓其他人無法接受、認同的事物。

  像是吃飯時,多擺了一、兩副碗筷,家人不會多說什麼,只會叫他收起來,說他們無法食用,所以政晴並沒有覺得他的舉動有什麼不對,但幾次在別人家或親戚家做客時,他的這個舉動總會引來長輩們內心發毛,就連同輩的小孩也覺得不對勁。

  不過因為大人們都在場,只要有人管教,或者是家人給個說法,其他長輩就算摸不著頭緒,也不太會把他當成異類,然後在心裡會合理化的解釋成:這小孩是想要大人們的關注而己…等之類的吧!

  所以久而久知,對於他的行為,大人們都不予理會,可小朋友們就不會這樣想了…

  「你看,哥哥又在說那種話了。」某親戚家的小孩拉著別的小孩說著。

  「他好奇怪哦!為什麼要多擺碗筷?」也有其他的小孩指著碗筷問著。

  「怎麼他又一個人在說話呢?」當然也有小孩們之間歪著頭疑惑著。

  「為什麼他一直在生氣呢?那我要過去跟他玩嗎?」有的小孩也會直接指著政晴問自己的父母親。

  漸漸的,政晴不愛參加家族聚會,每一次總會找理由不去,最常找的理由就是他要去找聖平玩,不過,想當然而,家人、手足們並不知道這件事,因為政晴什麼也沒說,後來是爺爺偶然間聽見其他小孩的談論,才知道為什麼政晴不喜歡家族聚會的原因,當然這件事爺爺也跟家裡的人說過,於是大家都很刻意的不讓政晴去與外面的人接觸。

  只是,伯伯的舉動是個例外,但政晴現在也大概知道了,因為伯伯真的打心裡相信,他是有看見一些什麼,所以才會有那些舉動。

  不過要說例外的話,還有一個,就是聖平,他和聖平會成為朋友,也是那時候開始的,那時還都是小學生,政晴還不是很能適應在一堆人群裡又看到零星的鬼怪,因此政晴小學生時的回憶,也不是很好,然而在某一次的放學回家時…

  「我說你不要跟過來了。」政晴轉過頭,對著一個妖怪說著。「我沒時間跟你玩啦!」

  不遠處的聖平本來看到同班的政晴要打招呼,結果卻看他一個人在對著空氣說話,然後就突然間跑了起來。

  「政晴…」聖平看著政晴跑過自己眼前,而且好像被什麼東西追似的,跑很快。「難道是有壞人嗎?等等我,政晴。」

  聖平自顧自的揣測,然後在後面追著政晴跑,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兩個小孩在玩什麼遊戲,但事實上是政晴跑給妖怪追,聖平則在妖怪的後面追政晴。

  「我叫你走開啊!」政晴跑到累了,一回頭就對著妖怪大罵,只是當他一回頭時還看到聖平,他整個人都僵了。「相澤…」

  「你是怎麼了啊!有壞人嗎?」聖平轉頭看著自己身後,沒人。但他還是自信滿滿的轉過頭來對政晴說:「放心!如果有壞人的話,我幫你打跑他。」

  「呃…不用,因為你打不到。」政晴低著頭說著。

  「什麼話啊!我可是有學過空手道、柔道、抬拳道,嗄…還有什麼道啊!」聖平一一細數著自己練過的武功,然後比劃比劃了幾招,很剛好的就不小心扁到了那個妖怪,那妖怪痛的跑掉了。

  政晴在一旁都看傻眼了,一瞬間他還以為聖平看的見,而且還可以打跑妖怪,但後來他發現只是剛好而己。

  「你也學太多了吧…」

  「沒辦法,感覺我好像都在打架。」

  「為什麼啊!」

  「不知道耶…總有人要抓我,我就跑給他們追,現在搬過來比較沒有了,爸爸說這裡比較鄉下,我待在這裡比較安全。」

  「啊…是啊!比較鄉下,鬼跟妖怪也比較多啊!」

  「嗯?!鬼跟妖怪?什麼啊?」

  「沒…沒事。」

  於是,政晴與聖平兩個人友好的關係,就此開始了。

  後來才知道為什麼聖平小時候就常受傷與人打架,原來他爸爸是黑道,同輩的小孩會說他的爸爸是壞人、會說聖平是壞小孩,班上有東西不見或是物品損壞,總是會第一個說是聖平偷的,是聖平弄的,而有些要尋仇的人也會來抓聖平,拿著聖平當條件似的來要脅聖平的爸爸。

  還好他爸爸意然決然的離開了原本的地方,來到了這鄉下之地,人情方面較單純,沒有太多的複雜關係,也沒有過多的心機與算計,於是聖平在這裡,還算是滿平安的長大了。

  政晴記得好像在國中的時候吧!他無意間發現聖平的身上有一股很強的氣場,而且在聖平練武的時候會更強,那氣場好像能鎮壓什麼東西似的,那時本來以為是錯覺,結果找了聖平去探一次某個傳說中的鬼屋後,才真的證實了自己的猜測。
過目後覺得內容有進步,繼續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