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第121章 給小孩找麻煩的大人們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Azure

《補天》第121章 給小孩找麻煩的大人們

當一個受讀者歡迎的作者是快樂的,但當一個受讀者歡迎又會認真回覆讀者來信的作者卻是痛苦的。

謝子言有左右手都能寫字的本事,可是他左右手交替努力回信半小時後,就覺得兩隻手都是又酸又痛。好在松井陽子也不許他寫字寫太久,還會用藥膏為他按摩雙手。

這藥膏是劉雲樵給的,說是能活血化淤。也不知詳細的成分是什麼,但擦上去火熱火熱的,一雙手確實是舒服多了。

「陽子阿姨,這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回完啊……」謝子言哭喪著臉哀嚎著,一千多封信和卡片耶,這得回到什麼時候?

松井陽子秀眉微蹙著數了數鶴田遙寄來的讀者姓名資料,又數了下謝子言已經寫好的回信,這才微笑著說:「我們一天回八十封信,那半個月就能回完了。」

謝子言可沒這麼樂觀,苦著臉說:「可是如果日本那邊又寄來讀者的信呢?」

這下松井陽子也有點發愁了,因為謝子言的憂慮不是可能出現,而是一定會發生。日本讀者寫信給作者之風甚盛,他哥哥泉一郎開始畫《多啦A夢》後,每個月都收到幾百封讀者來信。現在謝子言的書都賣到幾十萬本了,這次他被擄受傷的消息又在日本引起極大的關注,收到個幾千封慰問信一點也不奇怪。若非如此,鶴田遙也不會想派個編輯來台灣幫忙處理了。

不過,松井陽子是個個性極堅毅之人,自無跟著一個小孩喊苦的道理。她一邊繼續伸手幫謝子言推揉雙手,一邊柔聲說:「阿言,如果你寫信給你的朋友,他卻不回信,你會不會很難過?現在我們站在那些讀者的立場想一想,他們喜歡你的書,把你當成朋友,才會在知道你住院後寫信慰問。他們關心你,如果你對他們不理不睬,他們一定會很傷心的……」

謝子言暗暗苦笑,其實松井陽子說的他都知道。他前世見過各式各樣經營粉絲的手法,自然知道親自回信能有效地培養讀者的認同感與忠誠心。可是知道是一回事,親自操作起來又是另一回事啊!

………………

早上十一點時,阮明武帶著姪子姪女阮金隆、阮金紅來了,奇怪的是後面還跟著謝玲玲。原來謝玲玲提著一籃水果來探病,但她不知道謝子言是受美國人保護的特殊病患,在服務台是問不到謝子言的病房在哪裡的,正像無頭蒼蠅在大廳打轉時,剛好見到阮明武三人。她認得阮金紅,這才跟著上來。

乖小孩謝玲玲一來就先鞠躬,低頭說:「對不起,我媽媽一直不許我來探病,我求了好久,昨天她才答應我可以來……」

謝子言卻是毫不介意,畢竟他從沒想過謝玲玲會來探病。北門衝突事件太敏感,稍有政治敏感度的人都會明哲保身離謝家遠一點。翁大銘和張艾嘉就因家裡反對來醫院探病,都只打電話去謝家致意。謝玲玲的老爸是軍情局軍官,她老媽肯讓她今天來探病已經是極大膽了。

謝玲玲只待了十分鐘就告辭了,她還得趕回家去讀書。月底國聯就要開拍《星星知我心》,她怕會耽誤功課,要先把後面的上課進度準備好。雖然今年開始實施九年國民義務教育,她算是逃過了初中聯考的煎熬,但她是個標準的乖小孩,很在乎成績的。

謝玲玲一走,一直低著頭的阮家兄妹走到病床邊,低聲說:「阿言,對不起……」

謝子言一愣,看了看垂頭喪氣的阮家兄妹,然後又狐疑地看向一臉酷酷的阮明武。

阮明武伸手揉了揉姪子姪女的頭髮,苦笑說:「昨天阿紅拿了一塊餅回家……」

阮金隆最近是流年不利,前一陣子他的級任老師去阮家家庭訪問兼告狀,向阮文福說他的兒子上課不認真、考試作弊還和同學打架。望子成龍的阮文福聽後勃然大怒,等老師走後就狠狠修理了阮金隆一頓,還下了禁足令不許他下課後出去玩。阮文福是不給子女零用錢的,也不買零食給子女,阮家兄妹只有到謝家或細川舞子家時才有零嘴吃。阮金隆最近都沒零嘴解饞,昨日阮金紅帶綠豆椪回去後,阮金隆當然是二話不說拿起就吃。不幸的是,這一幕剛好被阮文福看到,於是阮金隆就悲劇了。

阮文福對子女的教育是很嚴格的,自然要問清楚這綠豆椪哪來的。有教養又誠實的阮金紅當然是照實招供,阮文福一聽女兒竟然把屬於謝子言的最後一塊綠豆椪拿回家給哥哥吃,立即就雷霆大怒。懲罰完子女後,還要弟弟帶著兩個沒家教的小孩來向謝子言道歉。

松井陽子和謝子言聽完緣由後都是緊皺眉頭,覺得阮文福真是有點過度了。兩人都很清楚,八成是阮文福對兒子在學校闖禍的事餘怒未消,這次一起算總帳。但知道歸知道,卻還真不能說什麼。

不過,雖然不能改變阮家兄妹被他們的老爸修理的命運,慰問他們總是可以的。所以謝子言趕緊對松井陽子說:「陽子阿姨,我們叫圓環那邊多送一些飯菜過來好嗎?還有,能不能叫布袋幫忙買兩瓶牛奶或果汁?」

松井陽子起身去打電話時,阮明武又伸手揉了下姪子姪女的頭髮,輕聲說:「趕快講謝謝!」

一聽有牛奶或果汁喝,阮金隆和阮金紅都高興起來。阮金紅趕緊彎腰鞠躬說謝謝,阮金隆卻只是咧嘴一笑,然後頭上就被他叔叔敲了一下。

「沒禮貌的小子,活該你要被你阿爸揍!」阮明武喝罵姪子一句,然後就皺著眉頭問謝子言:「阿言,你是不是教了阿隆什麼心算口訣?」

「有啊……」謝子言給了肯定的答案,卻發現阮金隆哭喪著臉,不禁狐疑問道:「怎麼,阿隆你數學沒考好嗎?」

去年謝子言剛認識阮金隆時,阮金隆就是現在社會主流價值下的笨學生,只要看他考試的名次,就知道他們班上總共有幾個人。不過,謝子言和阮金隆混熟後,就發現阮金隆並不笨,他之所以成績差,大多的原因還是出在老師身上。這個年代流行課外補習,學校老師都會要學生參加老師的課外補習。為了讓家長乖乖掏出補習費,不少老師在學校上課時都會留一手,阮金隆就是碰到這種老師。偏偏曾去法國軍校深造的阮文福滿身都是像法國人一樣的傲氣,他可是認為自己的兒子很聰明的,哪肯掏錢讓兒子去補習,這下阮金隆就慘了。

謝子言本來就在教姐姐和阿容數學自然語文的基礎知識,認識阮家兄妹後,就順帶也教他們。謝子言可不是那些只會填鴨式教學的學校老師,他是在遊戲與講故事中一點一滴地灌注他們知識,用的是啟發性教學手段,教的內容都是世界一等一的知識。像數學他就是採印度的方式,不但讓他們養成數學邏輯思考的習慣,還把九九九乘法表和各種心算口訣都教了。農曆春節時他檢定過阮金隆的狀況,數學方面應該已有小三小四的程度,應付小一的考試綽綽有餘,所以他根本不相信阮金隆的數學會考不好。

果然,謝子言的話才說完,就聽阮金隆急急大聲說:「我考了一百分!」可是隨即他就既沮喪又氣憤地說:「可是老師說我是作弊才考一百分的……」

阮金隆確實考的很好,還是前所未有的好成績。可是這下子沒收到阮家補習費的老師不依了,一口咬定阮金隆作弊,當著全班學生的面冷嘲熱諷阮金隆一頓。老師都說阮金隆是作弊的壞小孩了,那些正因考輸阮金隆而鬱悶的同學自然也不會放過阮金隆。阮金隆可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罵不贏就用拳頭講道理。他從小跟著出身特種部隊的叔叔阮明武練身體,前一陣子又得劉雲樵這位八極拳高手指點,一般小學生哪打得贏他。好在他還懂得不能下重手,但把十幾個同學打的鼻青臉腫也算是夠狠了。

學生打架是常有的事,但一個人打二十幾個還把其中一半的人打傷可就稀罕了。更糟的是,阮金隆還專找那些平日仗著家裡有錢有勢很囂張的同學練身體,這下事情就鬧大了。據阮明武說,現在日新國小已經要求阮文福幫兒子辦轉學,阮文福正為此頭痛呢!

這時大概瞭解了狀況的松井陽子不高興了,恨恨說:「那個老師怎麼能不分青紅皂白就說阿隆作弊呢?」

「因為阿隆沒交錢補習啊!」謝子言冷冷地給出答案,冷笑說:「陽子阿姨,妳跟我講過灣生在日本的狀況,我記得妳說只要是灣生就會被老師歧視被同學排擠。台灣這邊其實也差不多,在大多數老師眼中,只有家裡有錢有勢繳得起補習費懂得送禮的學生才是好學生乖學生……」

謝子言忘了,這番話根本不是一個三四歲小孩講得出來的。知道謝子言情況的松井陽子還只是皺皺眉頭,阮明武卻已被這番話嚇了一跳。好在松井陽子是個細心的救援投手,一見阮明武的詫異神情便知要糟,趕緊發話救援。

「阿言,不要亂講話!」松井陽子阻止了謝子言繼續發表高論,立即又蹙著眉頭問阮明武:「既然學校要阿隆轉校,那你們有什麼打算?」

阮明武苦笑,無奈地說:「唉,還能有什麼打算,難道還能賴著不理?」

他伸手揉了揉姪子的頭髮,又嘆了口氣後才又說:「前陣子我哥哥遇到在越南時認識的美國軍官,那個人建議我哥哥開汽車修理廠……我哥哥以前當過機械師的團長,對汽車很熟的,要從事汽車修理是很容易的。那個美國軍官駐地在台中,所以他建議我哥哥去台中開工廠,他可以介紹認識的人去我哥哥那裡修車。先前我哥哥還在猶豫,但現在阿隆都這樣子了,我哥哥應該最近就會決定去台中吧!」

這是要效法孟母三遷了,但謝子言不覺得這是好方法。雖說並非所有的小學老師都會強迫學生補習,但畢竟這樣的老師實在不多,一旦阮文福還是堅持不讓兒子補習,那問題就依然存在。

不過,謝子言還是很佩服阮文福,畢竟現在台灣這種情況根本是歧視窮人。阮文福不願意屈服,倒是有鐵血軍人的氣魄。只是,這樣子阮家兄妹就要倒楣了,除非運氣好碰到善良的老師,不然他們的學校生活鐵定會很坎坷。

顯然松井陽子也想到這一點,只見她搖了搖頭,皺眉問說:「這樣不是辦法,如果到時候又遇到不好的老師怎麼辦?」

怎麼辦?阮明武顯然沒想過這個問題,楞了半天後才低頭對阮金隆說:「小子,你不會這麼倒楣吧?」

阮金隆有點茫然,他根本不知道大人們是在說什麼,只能向謝子言投去求助的目光。松井陽子見了是又好氣又好笑,伸手把一直乖乖沒講話的阮金紅摟在懷裡,這才蹙著秀眉對阮明武說:「你是怎麼當叔叔的……算了,給你們一個建議,等我舅舅從日本回來,你們去找他。我舅舅以前當小學老師的,他的同學很多現在都在當主任的,或許能幫得上忙。」

松井陽子的舅舅林宏圖以前是小學美術老師,後來莫名其妙被警總抓去關了好幾年,老師的工作也丟了。自從國民黨大量安插外省軍人進中小學教書,又規定外省人可優先進師範學校之後,台籍老師與非國民黨籍的外省老師無緣無故遭檢舉為匪諜的事多不勝數,林宏圖的遭遇實非特例。只是林宏圖沒有像很多無辜者從此落魄一生,他現在當了誠品出版社的總經理,看來在出版界的前途無可限量。正因如此,林宏圖那些過去為自保而躲著他的老同學老同事又開始與他聯絡了,因此松井陽子才說找林宏圖出面或許有用。

  松井陽子講話時,阮明武似乎覺得非常有道理而頻頻點頭。而謝子言卻是轉過身去翻了個白眼,卻是不認為松井陽子的建議是好方法。

其實,如果要找人關說,那與其請林宏圖出面,還不如找高玉樹。只要高玉樹打一通電話去日新國小,才不信校長主任和級任老師會不賣市長人情。就算碰到校長主任和級任老師是死忠的國民黨員,對無黨籍的高玉樹不感冒,那還可以請魏景蒙幫個忙。至於李國鼎或孫運璿嘛,這兩老都不喜歡關說這檔子事,就不找他們了。

其實,在謝子言看來,最好的方法是讓阮家兄妹去美國或法國讀書。只是不知阮文福是怎麼想的,以他曾在法國軍校留學的資歷,應該是可以申請到移民法國的,他卻寧願以華僑身份窩在台灣。阮明武是個習慣服從的軍人,他老哥沒讓他離開,他也就乖乖待在台灣。沒有大人跟隨,今年分別才八歲、四歲的阮金隆和阮金紅又怎麼能去歐美讀書呢?

………………

謝子言剛午睡醒來,都還沒睜開眼睛,就聽到母親和二姑、松井陽子的對話。

「……所以妳就同意讓江青收阿祺做契子?」

「不是我同意的,是阿母同意的。」

「阿嬸也真是的,她自己喜歡收契女就算了,怎麼現在又讓孫子亂認契母?」

「陽子,妳幹嘛這樣講我阿母?何況,我看那個江青人也不錯啊!阿嫂不是講她每日都來看阿祺,我看她是真的喜歡阿祺……」

「淑美,妳忘了江青她先生……她先生叫什麼……對了,叫劉家昌,妳忘了上次劉家昌和他那個朋友想欺負遙的事嗎?現在江青收阿祺做契子,那阿祺是不是要叫劉家昌契爸了,遙要是知道了一定會生氣的!」

「陽子,阿嫂講江青和劉家昌好像要離婚了……」

「貴子,江青會不會在騙妳啊?」

「應該不會吧……其實江青很可憐的,她剛生產完兒子就被劉家昌送去美國了,我聽江青講,到現在劉家昌還不讓她見兒子……」

「怎麼會這樣……不過,貴子,電影明星的生活都很複雜,妳不怕她以後影響到阿祺嗎?」

「江青講她和國聯還有兩年約,約滿後她就不想再演電影了。她現在常和蔡瑞月老師一起練舞,我聽她的意思,好像是想組個現代舞團,以後就做舞蹈家了。」

「算了,這件事我不管了,等遙來台灣後妳自己和她講這件事……」

「陽子,別提遙了,妳和市川桑什麼時候結婚?」

「淑美,別亂講,我和市川桑只是朋友……」

「哦,我怎麼聽說妳們是以結婚為前提在交往……」、

幾個大人嘰哩呱啦地說的正歡,全沒注意到謝子言已經醒來。但謝子言也沒想到要打斷大人們的談興,畢竟能聽到大人們講八卦的機會可不多。不過,江青要認他的弟弟子祺做乾兒子這件事還真是讓謝子言嚇了一跳。

謝子言是知道江青經常跑來醫院看他弟弟子祺的,對此他並不感訝異,畢竟一年前江青才被搶走了兒子,看到新生兒會想起自己的兒子是母親的正常反應。可是,若說因此江青就想認子祺當乾兒子,那就未免太不合理了──至少謝子言是絕對不信的。

江青在十六歲前都生活在共產黨的紅旗下,有一個被定罪為「歷史反革命」的外公,父母弟弟又滯留香港不歸,她必須比別人有更深沉的心思更敏銳的政治嗅覺,才能在那個環境中生存下來。而且,她似乎還混的不錯,還曾以北京舞蹈學院優等生的身份被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接見,以及在周恩來接見外賓時代表獻花。

一九六二年江青自北京舞蹈學院畢業時,基於她過往數年優異的表現,中共當局允許她在分發工作前先至香港探親。結果江青的父母因憂慮江青返回中國後會影響到她弟弟申請留學,就把她的證件藏起來把人扣留在香港。為此江青與父母的關係趨於決裂,個性獨立的她不願意再依賴父母,考入劭氏從龍套做起。李翰祥離開劭氏來台創立國聯時,當然要把一手提攜的江青帶來台灣當國聯的首席女演員。而向來對國民黨不感冒的江青答應來台的條件,就是她絕不配合國民黨的政治宣傳當什麼「反共藝人」的代表。只是她也非常聰明地從不提她十六歲前的經歷,所以至今她童年時曾在中國生活一事雖非秘密,卻幾乎沒人知道她曾是北京舞蹈學院的高材生,曾是受過周恩來接見表揚的中國舞蹈界明日之星。

江青不是壞人,但她絕對是個心思很深的人。像她這樣的人,很少因一時的情緒激動而決定作某個重大決定。和劉家昌閃電結婚一事,應該是她至今唯一未經深思熟慮就做的重大決定。謝子言是絕對不會相信,江青會只因思念兒子就想認一個乾兒子的,這太不符合江青的行為邏輯了。

所以,這應該是江青在找新靠山了。

江青算是李翰祥的得意弟子,可是她有興趣的卻是舞蹈而非演電影。在她的人生志業上,李翰祥是幫不了她多少忙的。至於她的老公劉家昌嘛,看來江青已經意識到她所託非人,必須開始籌劃離婚後的新生活。

在李翰祥旗下的國聯五鳳中,江青是個性最獨立最自主的一人,但人際關係也最糟糕的。她厭惡政治,不僅從不配合國民黨黨部和新聞局的政治宣傳活動,也不像其他女演員一樣喜歡和權貴應酬。這幾年若非李翰祥罩著,她早被那些喜歡睡女明星的權貴給生吞活剝了。

江青是個極聰明的女人,自然知道自己其實身處危境之中。在老公劉家昌只顧自己玩樂從不關心她的情況下,她又發現李翰祥的國聯搖搖欲墜,自然而然地就想投靠國聯的新老闆──和國民黨關係有點小緊張的謝家。這幾個月她經常拉著謝玲玲來找謝子言,還常常有意無意地探問細川舞子的個性與喜好,擺明就是想結交細川舞子,再透過細川舞子從謝家尋求庇護。後來發現謝子言是一隻狡猾的小狐狸,細川舞子也對她不怎麼感冒,她就又另尋他途,從江寶蓮、林貴子與謝子祺下手,而且看起來她已經成功了……

謝子言並不討厭江青,可是想到以後江青從姐姐變成阿姨,謝子言就覺得自己很吃虧。更何況,以江青的個性,以後鐵定會仗著阿姨的身份盡力壓榨他,這更讓他氣悶。

暗自鬱悶了一會兒,謝子言就覺得非起床不可了。這年頭醫院的病床全不講人體工學原理,躺久了會腰酸背痛,而且他也想小便了。

謝子言一嚷著要起床,幾個大人也就不講八卦了。林貴子在松井陽子的幫助下處理完兒子的尿尿大事,又交代了不許看書看太久後,就與松井陽子去看二兒子去了。現在謝子言出奇的懂事,有謝淑美在就可以了。

謝淑美懷孕快五個月了,有明顯的嗜睡趨勢,幾個談伴不在,她坐在那裡沒幾分鐘就開始打瞌睡了。謝子言也沒打擾二姑,只是埋頭努力回讀者的信。就算每封回信只是寫上寥寥數語,一天回八十封信也是頂累人的。

回了幾封信後,他又拿起一封慰問卡,立即被卡片上的署名嚇了一跳。

「中島美雪?我咧,不會是同名同姓吧……」謝子言有點被嚇到了,趕緊看寄信者的地址。

北海道帶廣市……

謝子言有點恍惚,心裡只想著難道真的是那個才女?這下真的賺到了,單單是這一封慰問卡,三十年後至少也能拍賣出幾十萬日圓吧……

想到這裡,他心中一動,趕緊拿起出版社整理好的寄信者名單仔細察看,然後他就有種中了樂透頭獎的感覺。

「安倍晉三、中森明菜、小池百合子、山口百惠、安本正義、河合奈保子、宮崎重明、松崎昭惠……」謝子言喃喃唸著名單上那些熟悉的名字,不太敢相信自己的主角光環吸力會這麼強。

他轉頭望向窗外,見到天上正有一朵白雲緩緩飄過,他的心也不禁悠悠晃晃起來。

謝子言重生已八個月了,隨著他的小翅膀亂搧,這個世界的發展軌跡似乎有了一點小改變。像中森明菜、中島美雪這些與他原本風馬牛不相及的人,如今卻都成了他的讀者。而且,變化的不只是他的人際網路,就連他周遭的人與事也都有了或大或小的變化。原本在他前世記憶中,應該是去年年底回日本後再無音訊的細川舞子和松井陽子,現在就還每日都在他眼前活蹦亂跳,還不時代他老媽管教他。

這個世界已經開始不一樣了,這讓他欣喜,卻也讓他心慌。歷史的軌跡開始有逸脫他前世記憶的趨勢,意味著他將逐漸喪失「預知」的優勢,這可不是好事啊……

………………

下午四點左右,松井陽子就回到謝子言的病房,手上還拎著一大碗熱紅豆湯。她說是細川舞子叫人送來給林貴子的,林貴子心疼兒子,勻了一半讓她拿上來的。

謝子言是個孝順的孩子,雖然他很喜歡吃小紅豆,還是趕緊請二姑先吃。這讓謝淑美很滿意,笑嘻嘻地揉了揉謝子言的頭髮,拿個小碗裝了一碗,興高采烈地喝起來。不到三分鐘她就把碗裡的紅豆湯喝完了,意猶未盡下就又想再裝一碗。

謝子言被二姑的好胃口嚇了一跳,趕緊說:「阿姑,妳怎麼吃那麼多?不是說孕婦吃太多甜的容易得妊娠糖尿病嗎?」

謝淑美聞言一愣,拿著湯匙的右手一頓,狐疑問道:「什麼糖尿病?我怎麼沒聽過?」

這下換謝子言一愣了,但他旋即想到這時代對糖尿病的知識還是相對貧乏,檢測技術與工具更是相當粗糙,此時台灣的婦產科醫生也大多未重視妊娠糖尿病的危害。相反地,由於社會普遍認為孕婦吃的越多越好越有助於胎兒的健康,所以只要家庭經濟條件許可,孕婦都會狂吃猛吃,以致於罹患妊娠糖尿病的機率極高。

想清楚這一點後,謝子言心裡苦笑,暗責自己又搞了個烏龍。但事關二姑和她腹中小表弟的健康,他也只能再裝神弄鬼一次了。

「阿姑,去年我生病作夢時,在夢裡面看過幾本和醫學有關的書,裡面有提到妊娠糖尿病。書裡面說,孕婦吃太好太甜體重增加太多會得這種病,生產的時候會很危險……」

他邊說邊觀察二姑的臉色,見謝淑美一臉不以為然的樣子,就加大火力又說:「還有啊,書上說孕婦的血糖太高時,羊水會變的跟糖水差不多,這時候胎兒就像是浸在糖水中,浸久了胎兒會不健康,搞不好還會生病……」

「啊!」謝淑美被嚇到了,驚叫一聲後立即將手上那碗紅豆湯塞到松井陽子手裡,就好像那不是她喜歡的紅豆湯而是毒藥一樣。

「喂!淑美,妳幹嘛啊……」松井陽子又好氣又好笑地嘟嚷一句,旋即就瞪了罪魁禍首一眼,輕罵說:「阿言,你又亂講嚇人了……」

「我說的是真的啊……」謝子言很委屈地低聲嘀咕,覺得這年頭當個知識豐富的神童真難。不過既然目的已經達成,他也就不再多辯解了。

松井陽子也不想再糾纏,又瞪了謝子言一眼後,就端著手上那碗紅豆湯問謝淑美:「妳以前不是很喜歡喝紅豆湯,真的不喝了?」

謝淑美有點貪婪地看了一眼松井陽子手上的紅豆湯,然後就咬牙切齒地說:「不喝了,等振志來接我的時候給他喝!」

松井陽子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把手上的碗放在病床邊的櫃子上後,才用促狹的語氣對謝淑美說:「唉啊呦,我以前怎麼聽說有人沒紅豆湯喝的時候會哭呢……」

「陽子!」

謝淑美沒想到松井陽子會當著小孩的面講起她小時候的糗事,頓時氣的牙癢癢地。但松井陽子卻是氣定神閒的樣子,擺明是吃定了謝淑美不能拿她怎麼樣,這讓謝淑美更是氣苦。

松井陽子卻也沒有再撩撥謝淑美,瞥了一眼正楞楞望著窗外不知在想什麼的謝子言,就笑著向謝淑美賠罪說:「好了,是我不對,妳別生氣了,不然就讓阿言看笑話了……」

謝淑美翻了個大白眼,心想妳都知道不要讓小孩子看笑話了,那還提我小時候的事做什麼?好在阿言又在發呆了,不然臉就丟大了。

謝淑美卻不知,其實謝子言是把兩個大人的笑鬧聽的清清楚楚,只是這事他前世就聽媽媽講過,是以毫不驚訝。他精明得很,不想讓二姑惱羞成怒,這才發呆裝白癡。只是他悠悠想著老媽講的那些幾個長輩小時的事,心裡不免想笑。

謝文堂是日治時期太平公學校畢業的,這所成立於一八九七年的學校就是後來的太平國小,所以後來謝文堂也讓自己的子女讀了太平國小,只有送人當養女的謝淑美讀了與太平國小隔著延平北路相望的永樂國小。據說謝淑美剛送人收養時每天都哭,江寶蓮知道後心疼小女兒,就每天煮了謝淑美喜歡的紅豆湯叫人一大早送去。沒多久謝淑美開始讀國小,江寶蓮不好叫人把紅豆湯送去學校,誰知這才停送了一天,就鬧的學校雞飛狗跳了。

那個年代小學新生入學典禮是很慎重的,大多數父母都會親自把小孩帶到學校交給老師,鄭重拜託老師好好教育他們的孩子。那年頭老師的權威很高,社會風氣又認為孩子不打不成器,所以家長說請老師好好教育他們的孩子,就是說只要孩子不乖就請老師盡量打。

那年代讀幼稚園的小孩不多,多數小孩都是進了小學後才開始團體生活,有些小孩不免因無法適應而哭泣。好在多數老師對第一天來學校的新生會比較寬容,很少在這一天體罰學生。不過,謝淑美的級任老師運氣不好,班上愛哭的小孩特別多,搞的老師焦頭爛額,差點在新生入學第一天就祭出藤條大刑。

當然,也不是所有小孩都愛哭,至少謝淑美就沒哭。在一群或哭泣或不安四顧的小孩中,長相秀美又乖乖坐在那裡的謝淑美特別顯眼特別惹人喜歡,讓老師對這小孩的第一印象頗好。只是,第一印象經常是個美麗的錯誤……

謝淑美的乖學生形象沒能維持多久,到了第二節課,她開始頻頻望向窗外顯的心不在焉。起初老師也不在意,畢竟要一個七歲的小孩一直集中注意力是太為難她了。只是,隨著時間的過去,謝淑美的神情越來越焦躁不安。到了第二節課將結束時,就見謝淑美小嘴一癟,開始放聲大哭起來。更糟糕的是,謝淑美這一哭不僅哭聲驚天動地,還感染了其他學生,讓十幾個臉上的淚痕都還沒乾的學生又開始哭起來。

面對這突來的情況,老師在惱怒之時卻也是滿腦子問號──因為謝淑美一直邊哭邊嚷著要喝紅豆湯……

因為林貴子沒講,謝子言也不知道那天二姑是否有被老師揍一頓。謝子言只知道,因為二姑那一哭,從此一直到小學畢業,她在早上第二節下課時都有紅豆湯可喝。而且,因為那年代沒快鍋,要讓謝淑美每天早上可以喝到紅豆湯,謝家必須在前一日白天就開始煮紅豆湯。這很費事的,既然不得不煮,江寶蓮乾脆讓那時幾個讀太平國小的子女也有紅豆湯可喝。還有,那時林貴子剛被收養而轉學到永樂國小,她的養母是謝文堂的遠房堂妹,江寶蓮不好不照顧親戚的小孩,遂連林貴子也沾了謝淑美的光喝了好幾年紅豆湯。

其實當初謝子言聽老媽談起這段陳年趣事時,最感興趣的還是幾個小孩喝紅豆湯的場景。永樂國小前身是太平國小的西校區,校地較小,不像太平國小有個花木扶疏的前校園。據說那時江寶蓮都是把謝淑美和林貴子帶出永樂國小,跨過窄窄的延平北路到太平國小的前校園,讓她們和謝家其他的孩子一起喝紅豆湯。雖然林貴子從來不說,謝子言卻猜八成就是因為一起喝了幾年紅豆湯,大家都混熟了,後來他的老媽才會嫁給他的老爸。

嗯,一定是這樣子的。不然,以他老爸的個性和能力,應該是很難追到他老媽的……

…………………

雖說子不言父過,但謝子言清楚記得前世時大姑二姑對他老爸的評價──個性自大、不聽人言、保守又不吸收新知、賭性堅強……。不過,所有人都承認,謝安京是一個很寵愛小孩的父親。這一點謝子言絕不懷疑,因為就在吃晚飯的時間,他的老爸就冒著大雨來醫院看他了。

「陽子,幫個忙拿條毛巾……阿兄,外面雨這麼大,怎麼不坐計程車……」謝淑美嘴上抱怨著,趕緊從松井陽子手上接過毛巾幫謝安京擦拭外套上的水漬。

謝安京卻嫌妹妹動作慢,伸手奪過毛巾,嘟嚷說:「笨手笨腳的,我自己來擦……」

好心被當驢肝肺,謝淑美不禁翻了個白眼,反唇相譏:「就你厲害,我怎麼聽舞子說電子廠那邊嫌你笨老是教不會?」

謝安京被妹妹揭了糗事,立時火冒三丈。只是他從小就因欺負妹妹被江寶蓮教訓過太多次,早已經失去罵妹妹的能力,所以只是脹紅了臉狠狠瞪了謝淑美一眼,哼了一聲後就把毛巾丟給謝淑美,一轉頭卻是眉開眼笑地對謝子言說:「阿言,有沒有想念爸爸啊?」

謝子言心裡哀嘆一聲,但還是立即切換到正常三歲小孩的反應模式,嘟著嘴回說:「阿爸,你好多天沒來看我了……」

正常三歲小孩的反應模式果然管用,只見心懷大暢的謝安京趕緊從一個大手提袋裡掏出一個用塑膠袋包的密密實實的盒子放在兒子身邊,然後又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個保溫瓶,這才笑著對兒子說:「阿言,爸爸要上班呢,下班的時候醫院又關了。你看,爸爸今天比較早下班,就趕緊來看你了,還帶了好玩的東西給你哦,我還替你買了雙連的土豆湯,趕緊趁熱喝……」

今天是禮拜日,但謝安京還是去竹圍的電子廠加班,下班後才搭火車到雙連火車站再騎摩托車來馬偕醫院。雙連那邊有家賣甜湯的,專賣紅豆湯、花生湯,還有泡在花生湯裡吃的油條。謝安京喜歡喝甜湯,經常跑雙連那裡喝花生湯。今天外面雨下的大,他在雙連火車站下車後就先跑去喝花生湯,臨走時又買了一碗裝保溫瓶裡帶給兒子喝。

謝子言卻沒先喝花生湯,他的注意力全在那個用塑膠袋包起來的盒子上。他摸了摸那個盒子,發現塑膠袋外面還用膠帶黏的密密實實,雙手試了一下後拆不掉,就皺著眉頭嘀咕說:「打不開……」

謝安京見兒子對花生湯沒興趣,就把保溫瓶放在病床邊的櫃子上,再從謝子言手上拿過那個盒子,三兩下就把盒子外面的塑膠袋拆掉了。

「啊,隨身聽!」謝子言驚呼著,趕緊拿起細看。

謝子言不知道原時空中第一台隨身聽長什麼樣子,但現在在他手上的這一台隨身聽卻比他記憶中卡帶隨身聽大了近百分之五十,配上那像似給電報發報員用的大耳機,使這台隨身聽活像是縮小版的電報機。更糟的是,雖然這台隨身聽可以用電池,但卻是用兩顆二號電池……

好在隨身聽的外殼質感不錯,在燈光下看起來寶藍色的外殼有種尊貴的感覺,這倒是比現在市面上那些電器的外表好多了……

謝子言雙手捧著將有點沉的隨身聽遞給謝淑美和松井陽子,討好說:「阿姑、阿姨,妳們看……」

  謝淑美接過隨身聽,和松井陽子兩人嘖嘖稱奇地把隨身聽翻來覆去地看了好一會兒,謝淑美才嘟著嘴不悅地對謝安京說:「阿兄,你很偏心耶,就只給你兒子,我和陽子幫你照顧阿言這麼多日,也不見你送我們什麼好東西……」

  謝安京從小就愛面子,現在被妹妹當著兒子和松井陽子的面一數落,頓時覺得大失面子,氣急敗壞地說:「妳知道什麼,工廠現在才生產了五六千台,黑田和田島又下令封存所有產品,在五月正式上市前不准流出去,只撥了十台給田島做公關。我今天和田島講了老半天,他才勉強撥一台給我,說是要給阿言玩的。妳想要,自己去找田島討!」

謝安京沒講的是,其實他是開口向田島京討要十台隨身聽好讓他拿去做人情。誰知田島京就回了一句「把名單交上來給謝桑審查」,立刻讓謝安京講不出話。還是黑田直樹打圓場,說謝子言對電子廠的貢獻不小,可以先撥一台給謝子言試用,免得他住院無聊。這讓謝安京覺得很沒面子,這時謝淑美的話等於揭他傷疤,讓他的火氣都上來了。

在旁邊裝隱形人的松井陽子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趕緊打岔轉移話題說:「安京,這台機器看起來很不錯呢,你們準備給它取什麼名字?」

松井陽子的問題實在讓謝安京覺得太貼心了,洋洋得意地說:「下午開會時大家都說阿言講的那個隨身聽很好,就決定用隨身聽這個名字,黑田還給它取了個英文名字,叫……」他說到這裡忽然當機,停了好一會兒才從口袋裡摸出一張便條紙塞給謝淑美,嘶啞著說:「我喉嚨有點癢,妳自己看。」

謝淑美瞪了故意裝喉嚨不舒服的哥哥一眼,只覺得是又好氣又好笑。但她也沒揭穿謝安京是英語太爛怕出醜不敢唸,低頭瞄了一眼後就把便條紙遞給松井陽子。

松井陽子也只是瞥了一眼,就把便條紙拿給兩眼巴巴望著她的謝子言。

謝子言一瞧,便條紙上只有一行英文字:PMA(Personal Mobile Audio )。

謝子言知道,黑田直樹應該是把「個人行動音響」直譯成英文了。坦白說,這個名字取的不太好,但只要一想到Walkman這個名字也是被無數人吐槽嘲笑,他就不覺得PMA這個名字有多爛了。

這時只聽松井陽子用疑惑的語氣問道:「這是播放錄音帶的吧,可是……現在市面上賣的不都是唱片嗎?」

「唉啊!真的是只有賣唱片……」被松井陽子一提醒,謝安京如夢方醒地也慌張起來,忍不住就抱怨起來:「沒有賣錄音帶,那誰會買隨身聽啊……龍馬和田島在幹什麼啊,花那麼多錢做這種賣不出去的東西……」

這話立即顯露出謝安京缺乏大局觀、格局太小、眼光短淺與無擔當的個性缺陷。所以不僅謝淑美不客氣地回了個大白眼,松井陽子和謝子言也暗暗皺眉。

謝子言不好讓老爸漏氣,只得趕緊低聲嘀咕:「關渡的唱片工廠……」

可惜,謝安京是聽到了,但他卻只是瞥了兒子一眼,就皺眉說:「阿言,大人講話你不要插嘴!」

好心幫忙卻被嫌,謝子言只能在心裡嘟嚷一句「我不管了」,就轉頭望著窗外,用行動消極抗議。

謝安京沒聽出兒子話裡的弦外之音,謝淑美卻是聽出來了。只見她眼睛眨了眨,就不客氣地對哥哥提出攻擊:「阿兄,難怪阿母會常講你頭殼不好用,你以為當初希望音樂蓋唱片工廠時為什麼要加一條錄音帶生產線?哼,我們可是早就想到要推廣方便帶出門的錄音帶……」

這時謝安京總算是想到了剛剛兒子那句話隱含的意思,也猜到了妹妹應該也是剛剛才想到唱片工廠裡的錄音帶生產線。這讓他更怒,只是他不想怪兒子太聰明,卻對妹妹的針鋒相對很是火大。不過他沒臉當著兒子和松井陽子的面硬拗,脹紅著臉就只是丟出一句:「哼!查某人沒頭殼……算了,不聽妳亂講了,我先去看貴子了。」

等謝安京離開後,被哥哥的話氣到的謝淑美咬牙切齒恨恨說:「每次講不贏我就來這招,他以為他很聰明嗎?英文數學都考不及格的笨蛋……」

旁觀的松井陽子只覺得啼笑皆非,拉了拉氣呼呼的謝淑美,手指指了下正看著窗外努力裝隱形人的謝子言。

謝淑美這才想到還有小孩子在場呢,立即變臉笑著對姪子說:「阿言,你放心,你和你阿母一樣都很巧呢,嗯……我跟你說哦,絕對不要像你阿爸一樣死不認錯……」

謝子言很是無語,覺得家裡的大人真是會給小孩子找麻煩啊……
很久沒看到樓主的作品,這一回作品中有不太一樣的描寫,期待樓主能夠繼續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