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杀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sianlight

追杀





在石浦市的郊区,有个叫东塘村的地方,这地方原来星星点点座落着不少农家小楼,现在呢,据说这里要建一个公园,这些小楼大部分已经被拆,形成一片片废墟,剩下的小楼则成为废墟海洋里的小岛,这些剩下的小楼也已经残缺不全,门窗皆无,部分墙体垮塌,厅堂基本对外开放,像是一场场话剧的布景。
一条水泥路横贯东塘村,有一辆奇瑞车正在水泥路上飞驰,司机是个穿黑西服的胖子,他双手灵活地在方向盘上忙碌,躲避着路上的破家具、废电器等杂物。他在一栋墙面写着拆字的小楼旁边停了车,关上车门后,他慢悠悠向拆字走去,忽然他啊啊啊大叫几声,手捂着肚子低下头,原来一支尾巴上有羽毛的箭射中了他的上腹部,鲜血一下子把他腹部以下的衣服染成红的了,他先跪下,然后面朝大地倒下,箭头将他的后背穿透,带血的箭头露了出来,如利齿一般直指天空。
小楼里面走出了一个皮肤很黑的又高又瘦的男子,他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快速度把胖子拖进了那栋墙面写着拆字的小楼。小楼里面有个堆着土的大坑,土明显潮湿,看来大坑是刚挖不久的。胖子被推进大坑。又高又瘦的男子用一把铁锹把土盖在胖子身上,一锹一锹,又高又瘦的男子动作极快,很快胖子就在又高又瘦的男子的眼皮底下消失了。坑填平后,又高又瘦的男子又搬来一些门板、破床、旧报纸、泡沫塑料块放在上面,弄得乱七八糟的样子。
又高又瘦的男子名叫刘三 ,是石浦市奇石收藏之家的管理人之一。石浦市奇石收藏之家是一座临河而建的紫色建筑,表面上看像个民间奇石博物馆 ,其实是个以军爷为老大的黑社会组织的据点,经营着江湖上各种或明或暗的生意。
刘三已经打听过了,东塘村将来要建个公园,大坑的上面将来要堆起一座人造山。




石浦市因为盛产石灰石,所以吸引了不少水泥厂来此扎根。空气总是灰蒙蒙的,连许多树的树叶都被灰覆盖,这些树因为看不到绿叶而显得像枯树。当地人把环境污染的元凶归集为石灰矿和水泥厂,当地政府对此则未置一词。
污染归污染,老百姓依然过着同往日相似的日子。例如,王海霞这个喜欢穿红色旗袍的女人,就在忙着打扫她家的大约30平方米门面的烟酒杂货店,她二岁的儿子苏苏坐在小板凳上帮她剥毛豆和大蒜籽。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王海霞不时向远处望一下,看老公来了没有。
王海霞听见远处有些吵闹,又习惯性地向远处望一下,这一望把她吓了一跳,前面的公交车站旁边,她的老公金达鱼正在被一群蒙面人用刀追砍,金达鱼一边跑,一边向家的方向伸出三个指头挥动着,路灯下这三个指头染着金光。这是王海霞和金达鱼早已约定好的表示危险的信号。由于金达鱼是靠向一些小商贩放高利贷为生,有时会用暴力收债,很害怕对方报复,所以约定了这个危险信号。
领头砍金达鱼的人就是刘三。军爷四年前被以一项故意伤害罪名判了15年有期徒刑,在监狱里通过活动打点,已经减刑出狱。他打听到举报人之一就是金达鱼。军爷下令杀了金达鱼一家。
本来刘三一伙人已经找到了金达鱼家,刘三这个原来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却犹豫再三,不愿先杀这烟酒杂货店里的母子,决定等金达鱼来了再说。
王海霞赶紧把家里那个装有钱和卡的包背起来,然后抱起苏苏就跑。她看见金达鱼在围攻之下,踉踉跄跄,很快倒地不起。
刘三用手机给军爷打了个电话。军爷问:“这家人都死了吗?”刘三犹豫了一下:“死了一个,金达鱼。”。军爷发话:“那赶紧动手。斩草除根。”
刘三指了一下王海霞逃跑的方向。一群蒙面人呼啸前行。



王海霞一边哭一边跑,她跑步速度慢,加上抱着个孩子,这群蒙面人离王海霞越来越近了。
王海霞左拐右拐,拐进一条小巷,前面灯火通明,原来是一家舞厅。有个中年女人在舞厅门口抽烟,王海霞已经气喘吁吁,急迫之下,王海霞把孩子放在中年女人身旁,声音凄惨地说了一句话:“好姐姐,有人要杀这孩子,帮帮忙,救救他吧!”
王海霞转身向另一个小巷跑去。中年女人抱起孩子立在那儿,不知所措。中年女人看见一群人追上了这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中年女人捂住了孩子的眼睛。不远处刀光闪烁,鲜血飞溅。
中年女人一边叫救命一边抱着孩子跑,这群蒙面人转身又很快追上了她。
中年女人抱着孩子停了下来,她的脸上恢复了平静。
中年女人对这些蒙面人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愿意为你们做任何事情。只要你们放过这孩子。”


中年女人大着胆子望着这些蒙面人。刘三对这女人肃然起敬。刘三看这孩子皮肤白净,头大眼大,眼睛转来转去四处看。聪明伶俐的样子。他想起自己早夭的儿子,觉得和这孩子很像。
刘三想起了自己早夭的儿子,他眼光凶狠的三角眼竟然有些潮湿。
刘三本来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靠一双大手在土里刨食吃。由于那些年粮食不值钱,刘三和妻子加上儿子一家三口,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不过,妻子漂亮贤惠,儿子聪明伶俐,刘三还是很有些幸福感的,不过这可怜的幸福在一个灰蒙蒙的中午被打碎了。
刘三还记得那个中午,饭菜烧好,妻子喊他去吃,三岁的儿子在树下玩泥巴。听到妈妈的呼唤,儿子站起身来,这时候,三个小伙骑着自行车飞速驶来,他们速度特别快,看起来是在比赛,其中一个小伙应该出了什么问题,车歪了,把儿子撞倒了。三个小伙停下来看了看,然后发疯一样骑车跑了,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刘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刘三抱着儿子飞一般沿着家门前的小路跑到大路旁,那时候,石浦还没有出租车,一位好心的司机把刘三父子用卡车送到了医院门口。
急诊室一位医生下了诊断,孩子脾破裂,需要马上手术,他写了一张2000元的手术押金单子让刘三去交费。刘三口袋里只有几十元,家里所有现金加存款也不到1000元,刘三哀求医生先救孩子,医生转身去看别的病人去了,因为又进来了一个伤者。
刘三大哭。一位护士跟他说,以前医生护士曾经为病人垫付过不少钱,除了一位病人后来还了钱,其余的病人都不见了踪影。护士流着泪说,我们也没有办法呀,继续这样下去我们也要喝西北风了。
刘三哭着走出医院,7岁以后他就没有哭过了。他跪在路边请行人借点钱,行人纷纷躲着他走。
刘三看见前方有个卖盆和拖把的店,他跑过去,看见店主正在里面数钱,他伸手抢到钱就跑,店主抓住他的衣服,他一脚踢翻店主就跑,店主大喊起来,刘三哪里知道,附近卖米的卖建材的卖水果的和卖盆的都是一个家族的,听见喊声一下子跑出十几个手拿棍棒长刀的壮汉,刘三后面有人追前面有人堵,终于被当头一棒打倒了。
刘三被判一年徒刑。儿子死了,妻子因为悲伤过度自杀了。
刘三出狱时,已经变成另外一个人。他成了一个打架高手,下手狠,心如铁石。后来,军爷慧眼识人,他又成为军爷器重的一个杀手,一个小头目。
不过今天的刘三又有些变了。
刘三看着这个孩子心一软。他,有一瞬间甚至产生了自己收养这个孩子的想法,不过,还是在内心深处对自己摆了摆手。
算了吧。刘三叹了一口气。



军爷的大名叫茅军,茅军小时候的绰号叫屁知音。屁知音是有来历的。话说军爷上小学时,是个顽皮成性、一脸坏笑的学渣,上课时大多数时间不是打瞌睡就是搞恶作剧折腾同学,老师们对他的最大期望是不要闹出大事。他有段时间无聊之极,开始研究坐在他前面一排的刘伟乙的屁。刘伟乙属于屁比较多的人。研究的结果,刘伟乙一放屁,屁知音马上在后面说:“你今天吃了鱼吧?” 或者,“你今天吃了玉米吧?”,等等。
哎哎,几乎每次结论都是正确的,这让读过不少杂书的刘伟乙在心服口服之余,称他为屁知音。不过,现在他手下的喽啰可不敢这么喊他,都毕恭毕敬喊他军爷。
军爷看起来是个脸上笑容要喷出来的人,这让胖乎乎的军爷像极了弥陀佛。但如果军爷笑声震耳,嘴眼笑到歪斜,那么,周围的人立马胆战心惊,因为,这是军爷要杀人的标志性前兆。
现在,面对刘三,军爷笑声震耳,嘴眼已经笑到歪斜:“哈哈哈哈,哈哈,他妈的,你什么时候成菩萨了?”
刘三纹丝不动。他手下的几个弟兄已经有人手脚颤抖了。
军爷把手掌做成手枪状,把食指当作枪管,军爷一只眼闭上,瞄准刘三的头,嘴里发出砰砰的声音。几个大汉上前把刘三用粗绳捆起,然后又把刘三放进一个大的蛇皮袋里。
刘三将被扔进蓝衣江。



中年女人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胡莉莉。不过,熟悉她的人都叫她狐狸。狐狸父母早亡,小时候生活极其困苦。她妈妈在台湾的舅舅找到了她,老舅公给了她四万元钱,她花费2万元买了一套81平米的位于市中心的房子,其余的钱用来做些小生意。这些年来,房子涨得快,狐狸2000年以120万元的价格卖掉那套位于市中心的房子,加点钱换成两套各有160平米的位于郊区的联排别墅。2009年后,这两套别墅加起来已经至少价值900万了。
狐狸一套别墅出租,一套别墅自己住。
狐狸抱着孩子回到家中,她从冰箱里拿了一小瓶酸奶给孩子吃。
狐狸年轻时爱上表哥马海,马海虽然也爱狐狸,但是却不愿和狐狸结婚。马海认为近亲结婚则小孩多病,害了小孩又连累大人。马海又是个特别喜欢小孩的人。
没有办法。马海后来和一个中学物理老师结婚了,有一个漂亮的女儿,马海女儿已经是大学一年级学生了。狐狸后来和一个装潢公司的老板结了婚,生了一个胖乎乎的儿子,今年12岁。
马海和狐狸虽然各自有了家庭,但是仍然保持着暧昧关系。装潢公司的老板经常毒打狐狸,马海知道后把装潢公司的老板打得多处骨折。
狐狸离婚了,儿子归老板。马海也离婚了,女儿归中学老师。
狐狸和马海的关系终于公开化了。由于马海做玉石生意经常不在石浦,狐狸寂寞之余也经常去舞厅跳舞,她常常在舞厅找个短期情人,顺便赚点情人的礼物。
外面有人敲门。马海来了。
孩子喝完酸奶,恢复了活泼好动的天性。他把一张小凳子当马骑,嘴里叽里呱啦说着许多谁也听不懂的话。马海冲孩子做了个鬼脸,孩子马上笑得在地上打滚。马海喜欢这孩子,喜欢极了。
狐狸和马海去房间里缠绵了一段时间。狐狸把发生过的可怕事情告诉了马海。马海脸色严峻起来。他觉得这孩子处在危险中。他要马上带孩子离开。



马海是从东北迁到石铺的小三线工厂银光钢厂的职工子弟。马海的爸爸是东北人,妈妈是石浦人,马海妈妈是狐狸妈妈的姐姐。马海自称自己有蒙古、满、汉、俄罗斯血统。这也许是真的,马海看起来确实与众不同。马海身材高大,有一米九,肌肉结实,黑头发蓝眼睛。如果在夏天,马海赤膊上阵去游泳池游泳,胸脯上盖着一大片胸毛。
马海在离石浦大约两百公里的前墩县的古流村买了一套据说建于清代的徽派建筑风格的民宅,这房子面积很大,庭院深深,马海本来准备把这房子改造成酒吧,可是一直没有时间,另外,马海这段时间手头上也不太宽裕,有一大笔货款被人拖着不给。
马海在古流村买了房子的事情,除了狐狸,石浦没有人知道。马海觉得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马海带着孩子住了进来。马海决定等货款到手,自己要去云南腾冲的大山深处买一套房子,让这孩子更加安全。
这套徽派建筑最神秘的地方是地窖。地窖有约两米深,有40平米左右,上下左右全部是木板。原房主老周曾经带马海去过地窖,原房主在一个木雕的狗头上敲三下,马上有个小门自动打开,里面有个小洞,这小洞大人肯定钻不进去。老周小时候爬进去过。老周介绍说,洞又小又矮,大概可以坐下四个小孩,里面除了几个陶罐,还有几张已经不能用的弓,什么也没有。
老周介绍,这房子是他祖父的祖父出钱雇能工巧匠建造的。家族传闻,花钱最多的地方就是这地窖。地窖是小孩避难用的。家规规定,大人进地窖不能超过两人,胖子不许进。小孩必须有大人带方可进入,小孩一次不可超过两人,而且下了地窖则必须立即进洞。不经过大人批准小孩不得下地窖。
老周爬出地窖,从柜子里拿出一本账簿一样的东西,递给马海。老周说:“这东西是我老祖宗写的,我也看不懂,送给你吧。”
马海一看,这是用草书写的东西。马海是书法爱好者,经常练习草书行书,所以看得懂。
买下房子后,马海把这本老周老祖宗的大作认真读了一遍。发现这地窖就是给兵荒马乱年代出生的6个孙女和三个孙子里面的三个孙子避难用的。马海骂道:“这老王八蛋,真他妈的重男轻女啊!”
避难的地窖为什么要有这么多规矩?马海联想到古代帝王的坟墓,很有可能,地窖里面设了机关,能够让闯进去的凶徒死光光。
马海想象了一下。陶罐里面,装满至少可以用十几天的水和食物,三个孩子手握弓箭(很可能已经被训练成为神射手),一个或者两个凶徒如果打开了小洞的门,必死无疑。而如果大批凶徒下地窖,重量让里面的机关被触动,某个力量会毁灭地窖里的凶徒。
不说别的,里面的恐怖景象会让后来者望而却步。
会是什么力量?地下水?机关枪?弓箭?
地下水会淹没凶徒,也会淹没小洞,三个孙子危矣。
机关枪,当时应该还没有发明出来。
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弓弩。马海看过一篇文章,说中国古代就已经能够制造连发弩,可以如机关枪般连续射击,几排连发弩,箭如暴雨。
这机关现在还有用吗?这是马海最大的疑问。



狐狸用钥匙打开家门,一进屋,就被一个硕大的拳头打倒。沙发上面坐着几个陌生男人。一个壮汉揪着她的头发问苏苏的下落。狐狸紧闭嘴唇。狐狸又吃了几个大耳光,鼻子出血了。狐狸还是紧闭嘴唇。
一个瘦高个嬉皮笑脸地靠近狐狸的胸看了看。瘦高个对壮汉说:“杜哥,让我和她玩一下吧。”
壮汉说:“和这个骚货玩,你不怕得艾滋病啊?滚开,老子有正事。”
壮汉把狐狸捆在椅子上,又把椅子拖到桌子边,对沙发上面坐着的一个穿黑皮衣的大头说:“胖头鱼,上刑。”
壮汉把狐狸的一只手摁在桌上,胖头鱼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锤子,又掏出一小袋小钉子。
壮汉和胖头鱼把狐狸的一根食指固定住,胖头鱼把一根小钉子一锤一锤砸进了狐狸的食指。
胖头鱼每砸一下,狐狸就发出一声惨叫,叫声大得仿佛要把屋顶掀翻。
小钉子穿过食指和桌子连接。壮汉又打了狐狸几个大耳光,狐狸还是紧闭嘴唇。
胖头鱼又拿起锤子。
已经有三根钉子穿过了三根手指。
暂时安静。狐狸还是紧闭嘴唇。
这时候,一个扛着猎枪的圆脸走了进来:“有多少进展啦?”
胖头鱼又拿起锤子。
圆脸把一个小胖子推了进来。小胖子一进来就吓哭了:“妈妈!妈妈!”
小胖子就是狐狸的儿子唐元。
圆脸把唐元的手摁在桌子上。胖头鱼从袋子里慢慢掏出一根钉子。
狐狸的头发大幅度摆动。狐狸声嘶力竭地大喊:“不要,不要,放过我儿子。我说!我说!”



马海在古流村的大宅,有高大坚固的院墙和院门。马海因为是做玉石生意的,警惕性很高,他早已自制了钉板埋在院墙下,这样,翻墙而入的家伙会得到教训,知难而退。他还在两年前从当地猎人手里买了把猎枪和八发子弹偷偷藏了起来。
马海搞清了大宅的秘密,就把两床最厚的被子,还有十几瓶水十几包饼干放进了地窖,如果遇到箭雨,应该能够救自己一命。



清晨,马海起来小便,听见外面几声惨叫,他从窗玻璃朝外面看,居然有三个人跳进了院子,在那里抱着脚叫唤。他们居然背着冲锋枪!
紧接着,几声巨响,院门被撞开,一群人冲了进来。
马海砸碎玻璃,向外面胡乱放了一枪,对方马上用冲锋枪回应。
马海抱起苏苏背着猎枪,下了地窖。他把苏苏放进洞里,递给他几包饼干和几瓶水,他训练苏苏怎么从里面打开洞门,告诉苏苏不到饼干吃完水喝完,不要自己出来。苏苏不停点着头,似懂非懂的样子。
马海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关上了洞门。
他用手机给远在新疆的黄洪荒发了几封短信,告知他发生的事情和地窖的秘密,让他马上来接苏苏。马海认为黄洪荒是自己唯一的真朋友。
马海又拨打了110,他告诉110,自己的家被一群携带冲锋枪的人围攻。马海想,警察再不作为,对于涉枪案应该还是比较重视的。
110问:“你不会是报假案吧?有冲锋枪的人为什么围攻你?”
马海说:“我哪里会有报假案的胆子。我家里有一千万现金。”




地窖上方的地板被许多鞋踏得咚咚响,突然,地窖上面的板被人掀开,马海看见光涌了进来。一群人从木梯上下来。到了地窖,他们不能适应里面的黑暗,不停地眨眼。
咔的一声响。马海用被子把自己盖住了。
地窖的地板似乎在往下动,发出一种类似虎啸的声音,紧接着,一支支发黑的,发黄的箭,发出呼呼的喘息声,砰砰地打在人体上。
无人可以逃脱。有三支箭穿透两床被子扎进马海的身体,胸前一支,肩膀一支,大腿一支。
又有两个人下到地窖,他们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
马海忍住伤痛,举起猎枪瞄准,一声枪响,前面一个人影倒下。
另外一个以兔子的速度爬出地窖。
有几支枪口伸出,向地窖里面横扫。地窖里面,带血的木屑四处飞扬。

十一

古流村的许多居民听到了枪声,他们受到惊吓,纷纷拿起电话报案。
东面一队武警乘坐军车,携带重机枪,紧急赶往古流村。
西面一队公安乘坐警车,紧急赶往古流村。
黄洪荒买了一张机票。他此行的最终目的地:古流村。
作品看起來似乎還沒有完結,作品雖然呼應到追殺,不過脫逃也是很好的寫照。
谢版主评读。问好!
很喜歡這作品的敘事方式
不拖泥帶水
很輕鬆就帶出了各人物的背景和經歷

ocoh說
谢版主评读。问好!小说表现了一种人性,我称为“闪光的黑暗”。人物多为黑暗之人,他们的人性应可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