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中)-537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537)-

我的釣魚興趣非常濃厚,它是我退伍失業期間的最佳消遣。不論海釣磯釣或溪釣,不管是晨釣日釣或夜釣,我都來者不拒,而且還是全心全力的投入。明基、阿福、與坤連三人,他們是我在部隊裡的死黨。自從退伍之後音訊渺茫,撥電話給他們,不是沒人接就是說他人不在。

問他們家人何時會回來?他們的家人總是閃爍其詞,形跡十分可疑。最妙的是阿福的家人,竟然告訴我說阿福是個失蹤人口啦!由於經過多回的聯繫不上,我也懶得再去找他們了。光陰就在拖延裏,早已忘記他們的存在矣。

許多事物在忘記裡忽隱忽現,廿餘年後正值記憶快要消失之某日,突然接到明基撥來的電話。我以為他是從地府打來的電話,聽完我的埋怨之後,他約我明天在台北火車站見面。心想他的出現十分偶然,因此,毫不考慮就約好明天見面。

翌日早上我趕至約會地點,明明約好是九點見面,我八點半到達等到十一點多,竟然連他的影子都沒出現。就在我開口咒罵他時,嘿嘿!這傢伙現身啦。這傢伙一臉皮相不改,態度依舊是那樣的「冇得定」(台語=吊兒啷噹不安份的意思)!

他見我滿臉生氣樣相,嘴裡連聲說「對不起!對不起!」向我致歉。其實,我根本不理會這些細節,我只希望他趕快告訴我,這些年來的行蹤罷了。好傢伙!原來他們都在基隆跟船,不久前買下兩條海釣小船,他和阿福兩人共同經營,專營載送釣客出海釣魚的業務。

自從海禁開放之後,他們的生意欣欣向榮,每天數鈔票數得手指發麻。獲利之後再轉投資,坤連也被他吸納過來。現在三人合買一條大遊艇,他們已是麥克麥克的退休老人啦。

他們每天搭著遊艇出海徜徉,鎮日與大海和海鷗為伍,優哉游哉的愜意過活!直到最近才想到與我聯絡,他們想來個忘年聚會,順便為這些年來的失聯道歉。不過,當我開口問他們,退伍後到哪裡去隱遁這麼久?三人皆守口如瓶不願透露,既然如此我看也就算了。

清明節將至,明基又來電話,邀我參加夜釣遊港。他在電話中說,北海岸的小管與白帶魚吃釣猛,日日釣客都滿載而歸。他說如果我要去,他願撥出一艘海釣船給我使用。看在他殷殷邀約的誠意上,我答應了他的邀約。

不過,在電話中我嚴厲要求,一定要把那兩傢伙也綁過來。他回一聲「沒問題!」便把電話掛斷了。清明節當天我如約而至,那兩傢伙也乖乖一起上船。是日風和日麗,海風習習吹來,天氣尚還帶著些微的寒意。

當天明基他們五艘釣船完全出海,我們用的是他們新購的捕小管用船。新船性能優越,不搖晃聲音小可以輕鬆的談話。我門在藍色海路上遨遊,談天說地誠一樂也。黃昏漸漸接近,趁夕陽還在,我們趕往釣點準備夜釣。

晚餐在船上吃鮮魚米粉湯,吃飽小作休息夜已降臨。今夜有霧淡淡不厚,一排排強光燈下,大家忙碌起來。船上兩名菲籍船員,一口閩南話吓吓叫,要不是皮膚太黑,還真讓人誤以為他們是南部人咧。

夜色漸濃,海釣船馬達聲此起彼落。釣點附近船來船往,人聲嚷嚷熱鬧非凡。此時從船上回看岸上,燈火點點又是一番景緻。今晚釣況不錯,一條條銀白色的白帶魚上鈎,在燈光下扭曲掙扎銀光閃閃,直喪我這海釣門外漢,興粉的喊叫起來。「哇呀!嘿嘿!我又釣到一條啦!」,高興的呼聲此起彼落,海域為之沸滾。

各船上的每位釣者,無不笑容滿面,而上鉤的喝彩聲,渲染暈擴,響徹整個夜之海域。明基順手抓上幾條漁獲,走至船尾處理。在他熟練的烹煮之下,一大鍋海鮮米粉熱騰騰的出爐了。

這鍋海鮮米粉內容豐富,當做宵夜點心實在奢侈。眼見船上的大夥你裝一碗他添一碗,一大鍋帶魚米粉瞬間見底。陪襯的美味還有現釣現煮的小管,沾點「哇沙必」,狠狠的塞入口中,馨辣嗆香直衝鼻管和喉管,頓時涕淚齊下。

緊接著深呼吸透口氣,胸肺順暢,舒服至極!夜晚海面正是熱鬧之際,我們掉頭回轉岸上。在明基家中打頓牙祭,大夥歡笑滿堂,不知今夕何夕。海鮮料理滿滿一桌,直到深夜仍然上菜不停。煎炒煮炸樣樣好吃,羹湯魚生連續不斷。

不知不覺之中,皮帶已經放鬆了數孔。我們大夥一碗又一碗的乘裝米粉,個個嘴巴還在咀嚼不休。這次聚會非常盡興,唯一缺憾,任我如何的追索探問,他們就不肯告訴我,這些年來他們失聯原因? 

「海釣」與「磯釣」,它是我近些年來的新嗜好。尤其是「磯釣」。它更是我的最愛。小時候喜歡溪釣,一竿在手憂愁全消,尤其挨揍或逃學之時,人到溪畔逍遙,啥麼添大的委屈全沒啦。海釣讓我心胸更寬闊,甩竿聚精會神,中魚收竿與魚搏力,體力與耐力發揮到極致。

至於磯釣又是一番風味,面對累累磯礁浩浩海洋,心思跟著活躍起來。如有瘋狗浪之激盪,興奮刺激之心情難以形容。或許就是因為這份難以解釋之情思,所以,我別得喜歡上磯釣活動。

自從軍中袍澤張靜南,介紹貢寮磯釣好手坤哥與我認識之後,每逢春分秋涼之時,手癢就會掛電話與他聯絡。表面上說是向他問候,骨子裡卻是想要約他去磯釣一番,藉以洗清都市之塵勞。

春分日遇上連休假期,久靜思動,不免又是一通電話前去騷擾人家。坤哥似乎也懂我的心思,故意在電話中挑搔我得釣癮,然後讓我主動向他說出我的心意。就在這種默契之下,當天下午起程去他家會合。

他在電話中說:「最近白帶魚懶得吃餌,倒是紅目鰱相當活躍。幾位釣友出竿,三、五斤入簍似乎是家常便飯。老哥想要活動筋骨,下午三點過來會合吧!」一向木訥寡言的傢伙,突然冒出長篇大論讓我大吃一驚。

二話不說,會合時間未到,我人已在他家曬穀場上與大夥釣友嬉哈閒聊矣!今夜坤哥要帶大夥去他家附近的龍洞磯下釣,理由是那裡的釣點避風且多魚。最近幾天裡,龍洞海域之紅目鰱,成群結隊竄游,逍遙自在的在附近活動。

今年1~3月之間,海裕之魚訊似乎非常的遲鈍。鬼頭刀之活躍使得黑毛黃雞、白帶魚、透抽、以及許多春季活躍的魚類幾乎絕跡。唯獨紅目鰱大量湧現,是何原因?大家也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大夥邊整裡釣具邊暗禱,希望今天出師大吉大利,弄個滿載而歸,你我都歡喜。

下午六點整大夥開始進用晚餐,魚鮮全席加上熱騰騰的海魚米粉湯,大夥吃得眉開眼笑滿嘴油光。坤哥家的海魚粉湯風味絕佳,它是以時鮮之海魚肉,與粗條米粉一起熬煮。熱騰騰的出鍋,撒上一些胡椒粉,再放一把芹菜粒,香鮮甜潤百吃不厭。每次有它出現,非來個兩三大碗下肚,不足以壓制肚內之饞蟲。

另外是坤嫂之手製魚丸和花枝丸,不論是煮湯或者油炸,入口鮮嫩越嚼越香。釣友中之李達仁,曾經一次獨吃兩百顆創下紀錄,而且這個紀錄無人能破哩。餐畢小休半小時之後出發,晚上八點半抵達龍洞磯。

今晚的海域風平浪靜,月明星稀,套句俗話說,正是一個磯釣的好天氣。坤哥幫我選個好釣點,然後各自忙碌掛餌拋竿開始下釣。不知是我的釣點不錯,還是釣運特好?今晚頻頻中魚收竿忙碌不休。半小時左右之忙碌,我已有十多條五指大之紅目鰱進帳啦。

坤哥的運氣更好,他釣到很多紅目鰱之外,還釣到一大一小的鬼頭刀呢。其他釣友各有收穫,中魚之吶喊聲此起彼落,他們各個的釣獲都比我多出許多。尤其是迎風磯礁上的那位釣友,一口氣進帳十多斤紅目鰱。此外,他還釣獲兩條近斤重之透抽。

拂曉之際坤哥再度傳來喜訊,他釣到一條斤把重的南魷,為今夜的磯釣活動,畫下一個完美的休止符。清早五點左右,今天的磯釣已近尾聲。此刻大夥臉上寫滿著睡意,甚至也人已經在「渡菇」(瞌睡)啦。見到大夥已經東到西歪,毫無再釣下去的意願,於是坤哥隨即下令收釣回家,大火迅速收竿撤離磯礁。

說到回家大夥精神又來了,一路上大夥嘻嘻哈哈互相調侃,有人則是在檢討戰果,甚至還有釣友在比較看誰釣得多?吵吵嚷嚷,充滿活力,與剛財神情相較,真有天淵之別。耳畔傳來大夥的戰績,此時我才知道自己的磯釣技術差,因為大群裡面,我的釣獲量最少嘛。

話雖如此,今夜之磯釣卻是我最高興的一次。大夥回到坤哥家裡,正是曉陽露臉的時候。我將釣具歸還給坤哥,並向他說聲謝謝,然後提著我的魚獲踏上歸途。掂一顛魚獲重量,內心感到相當滿意。此外,還有坤嫂塞給我一包兩斤重的花枝丸,更讓我覺得步伐輕鬆愉快哩。 [待續]。
作者的故事記錄了自己之外
也記錄了當時時代的情況
見證到社會的變遷
對於很多人來說
那屬於陌生的環境和時代

文中三友人退伍後的動向
也使我很是好奇
很想作者早日得知答案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