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人生-4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

  「那我們來這裡幹嘛?」聖平問。

  「這個嘛…來處理一些事。」政晴有點遲疑的說著。

  「一些事?」

  就在聖平疑惑的時候,門突然打開了,兩個人頓時愣了一下,而後專注的看著打開了的門…

  「咦?」聖平看著開了的門,卻沒有看到人。「政晴,門怎麼自己…」

  政晴笑了下,看著門旁某一處說:「真調皮。」

  「什麼?」聖平聽到政晴這麼說,雖不覺得害怕,也但覺得莫名奇妙。

  「哎呀!你們來啦!」一位婦人從裡頭出來。

  「您好。」政晴和聖平禮貌的打了聲招呼。

  「不好意思,剛剛還在整理客廳,因為有聽到一些聲音,所以來出來看看,沒想到你們己經到了啊!」婦人和藹可親的說著。

  「來來來,快進來坐。」

  雖然婦人是這麼說,但聖平還是很疑惑剛才的門,就在他要詢問的時候,被政晴打斷了。

  「謝謝。」政晴道了謝後,抓著聖平的手,就一路往裡頭走進去,一路到客廳,自顧自的坐了下來。

  聖平則是被一路抓來,到了客廳後,政晴才放手。

  「等一下,我去拿點心來給你們吃。」隨後跟上的婦人說了這句話後,趕緊的準備茶水和點心。

  聖平看婦人開始忙著準備東準備西,趁著這個時候,他問了政晴。「幹嘛一路抓著我。」

  「沒辦法,因為有人調皮。」

  「有人調皮?」

  「嗯…正確來說,不是人。」

  「那就是鬼啦!」

  「也不是…」政晴輕笑著。

  聽到政晴這樣說,聖平很自然的就脫口而出的問:「難道是妖怪?」」

  在一串對答如流之後,政晴若有所思的看著聖平。「我說你啊…好像一點都不會怕吼!」

  「我?」聖平指著自己。

  「嗯。」政晴點了點頭。

  「怕什麼,人更可怕,而且…」聖平很誠實的說著,不過隨後拍了下政晴的肩膀,一副沒什麼好畏懼的樣子。「有你在嘛~~」

  「這壓力好沉重啊!」政晴看著那隻搭在肩上的手,沒好氣的回答著。

  「好說。」聖平倒是很得意的樣子。

  突然間,不遠處傳來了小孩的笑聲。

  「嗯?政晴,你聽到了嗎?有小孩子的笑聲。」聖平聽到聲音後,看了看四周,但都不見小孩子的蹤影。

  「聽到了。」政晴倒是一點也不緊張的坐著,身體還很放鬆的左右搖晃著。

  「那就表示是真的小孩。」聖平在知道政晴也聽得見之後,下了這個結論。

  「呃…」政晴無力的說著。「不是這樣來下結論的吧!」

  「來,請喝茶。」婦人從廚房裡頭端來了茶水和點心,並一一的放在桌上。「我先去看下孫子。」

  「哦…」聖平嘴上是這麼答著,但他實在很好奇孫子在哪裡,因為剛剛都沒有看到小孩。

  於是聖平跟在婦人的後面,而政晴則是坐在原位搖搖頭的說:「好奇心也太重了吧!」

  「來來來,抱抱吼~」婦人走進廚房,將放在一旁的嬰兒床裡,把嬰兒抱了起來。

  抱起來的瞬間,嬰兒的笑聲停止,眼珠子水汪汪的轉呀轉的,並伸出可愛的小手,往婦人的臉上摸呀摸的。

  「原來小孩在這裡啊!」這時聖平才光然大悟,因為客廳跟廚房相通,但旁邊還是有隔間,所以才會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是啊!剛剛在整理客廳,就先將小孩放在這邊,這樣我就可以一邊整理,一邊顧小孩了。」

  「可是這裡有隔間,妳在客廳裡看不到吧!」

  「哎~~說到這個就很困擾,這就是我找政晴來的原因。」婦人此時的憂愁,全寫在臉上。

  「嗯?」聖平歪著頭。

  接著兩個人便走到客廳,只見政晴一個人神態自若的喝著茶,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

  「看到小孩啦?」政晴問。

  「嗯,小孩在這裡。」聖平指著婦人懷中的嬰兒。

  只是嬰兒不知為什麼的,又笑的很開心,小手還一直往外收放,感覺好像要抓什麼東西。

  「又笑了。」婦人嘆了口氣的說著。

  「又?」聖平疑惑的問:「難道他常這樣嗎?」

  「以前不會,是最近才開始的。」婦人看著懷中的嬰兒,不解的說:「我明明就沒有逗著他玩啊…」

  「政晴…」聖平看著政晴,只是政晴還是在喝茶。「不要喝了,快來看一下有沒有什麼事情嘛~~」

  「放心,沒什麼事,等小孩長大點,這些現象就會消失了。」政晴邊說還邊吃起點心。

  「可是…要是小孩這樣笑也就算了,有時我明明將小孩放在這個地方,視線才離開一下而己,小孩就會被移位,要是人離開在回來的話,小孩就會被移到較遠的地方,這讓我很擔心,我都不敢跟兒子、媳婦說這件事,怕他們不將小孩給我照顧。」婦人困擾的將自己最近最遇到的事,還有擔心的情況跟政晴說。

  「好吧!我來溝通看看。」政晴起身,走向婦人的背後,彎了些腰,雙手掌向外撥啊撥的,就這樣一路走到庭院。

  因為距離有點遠,聖平和婦人只看到政晴一個人嘴巴不停的動,雖然有皺眉也有假裝生氣的感覺,但臉上一直都掛有笑容,最後還蹲了下來,手還向前摸了摸,然後又點點頭。

  「不會真的有什麼…」婦人看到政晴這樣的舉動,心中開始擔憂了起來。

  「放心啦!我看他倒是滿從容的,應該不是什麼大事。」聖平笑著說。「別擔心。」

  「嗯…」婦人不安的點點頭。
故事直白,大多由對話構成,這類小說會很適合年輕人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