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微型小說)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

接到小弟邀約電話,他其實是掙扎的。
去年,老母八十壽辰手足各自攜家帶眷齊聚歡慶,小弟幾杯下肚,便在餐館包廂內吹擂事業如何有成,口沫橫飛間話鋒一轉,直指他不孝。
當下,錯愕間只覺心寒。
不是小弟的莫名責難,而是所有在場手足的噤聲,彷彿一致認同小弟說法。但這還其次,最讓他心間隱隱作痛的是,老父老母眼睜睜看著小弟安他罪名,卻連發個聲制止也沒。
他無意兄弟鬩牆,自承「汝講我不孝,我就是不孝。」
回眸,似乎瞥見老母唇角一抹淡淡訕笑。
他於是明白了。
老母總喜歡比較幾個子女每月孝敬金額的多寡,每次回北斗,老人家說的都是小弟給了她多少,言語間不無埋怨老二只是買日常食品回去。
他就想不透,老母難道不知他們幾人從事的工作性質不同,如何能要求從事基礎勞力活的二弟,給予和經營酒店的小弟同樣額度?基層公務員的他,張羅自己小家庭四口用度,肩頭的擔子委實不輕,又怎能與孤家寡人的小弟相提並論?
可養過六個孩子的老父老母全然忘記昔日生活的不易?
這些年,他自知無能像小弟那般填得父母口袋飽滿,但也總是盡力去彌補不足處。但凡每次父母身體有恙,一通電話打給他,他二話不說便請假開車回北斗老家,順著兩老意思一路迢遞到台中的教學醫院就診。手術住院期間,夫妻倆輪流榻前服侍,手足現身即走,無人開口接替,術後接回自家小公寓照料,直到一切如常才返北斗老家。
已年過半百的他,遇上老父老母的回診日,來回四趟車程跑下來堪堪累乏了一身,但長子的他,無能卸責。

此次,若不是小弟以歡慶父母鑽石婚為由,邀約所有手足家眷齊為老人家慶賀,他其實不想出席那依然是什麼樓的餐館。
小弟自來便愛在老父老母面前說夢:「我的人生就欲像爬樓梯仝款,愈爬愈懸,賺較濟錢來有孝恁。」
他期期不以為然,可父母因那可觀的孝親費而樂開懷。

家宴進行正酣時,包廂門突被推開,幾名荷槍員警湧進直奔小弟。
家眷們驚慌失措,老母則是帶著怒氣詰問警察:「阮囝有孝阮兩老的來遮食飯,是犯啥罪?」
小弟倒有著終歸來了的坦然,被上銬押解離去前,朝眾人笑了笑。
老父母頹然坐下的一幕,教他不忍。
長子當初不計較而付出
那是愛
當他開始不甘心而又硬著頭皮盡孝道
那只剩下孝
若像文中父母一樣變得只計較利益
那麼長子的孝仍有意義嗎?

比較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少點比較
生活可能會輕鬆一些

ocoh說
浮世而言
所有事皆因個人立場而有相異認知
孝亦然
本文之書寫本於此

命題「孝」取其反諷而已


感謝版主ocoh解讀
問好了
年齡愈大 與父母分隔兩地之後
愈明白金錢是最方便、最省事不過的心意
有的父母愛錢逾性命 無錢便無愛
有的父母只要見到子女安好 心中安慰便已知足
畢竟層次不同 難說孰優孰劣

孝字定義模糊 或許皆因"孝"之後總跟一個"順"字
有的父母知道你對他好、付出關愛與實際行動 便已算是盡孝
有的父母口裡說"不孝" 實則怨你"不順"

人一生最是意難平的到底是什麼 屬於個人課題
其中意涵 有的人明白 有的人卻永遠參不透
終究讓心放寬是自己的事 
比起在意旁人怎麼想或費力扭轉對方想法 
更容易的或許還是把心力用來使自己心安自在

今日讀文有感 
星心亞謝謝版主分享
正所謂
無法事事盡如人意
但求無愧於心


問好 星心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