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象星塵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

附近的虛擬星球都空無一人,這個星系彷彿已被人遺忘許久,只剩下空蕩的房子及老舊的家具,或星球及房屋外厚厚的星塵。

亞尼斯在這些星球間緩慢的穿梭,有時他也會站在這些星球上,凝視著被人所遺留的物品。

從烏索拉的影像館離開後,他覺得自己對於宇宙的想法有些改變,大腦的系統會無意識的捕捉那些本來習以為常,或是看似普通的事物。

在近距離的觀察中,這些物品透著與原本不同的色彩,因為長期吸附不同能量的原故,使得物體表面起了些變化。

對亞尼斯來說,他很少有機會能看到相似的東西,能在這麼近的距離下看見,也讓他產生些好奇。

有的時候他甚至會忍不住地拿起,一些散落在星球上小的配件、玩具、或是書籍,看著它們色彩的轉變,以及傳達到大腦程式中不同的感受。那是既清晰與鮮明的,彷彿每一個物品都有著生命,像是一個獨立的星球,或是宇宙。

當他將注意力放在這些事物上時,他甚至不在思考許多事情,他就像是在自己的家中,平靜與自然。

「很有意思對吧?」說話的人站在亞尼斯的前方,他甚至都沒有注意到他的到來。

「喔,不要太緊張,我叫約賀曼,是曾經居住在這附近的居民。如果你是來這裡找人的,他們早已經搬到別的地方,詳細我也不清楚是哪裡。若你是對手中的東西感興趣,我倒是可以分享一些我所知道的。」

約賀曼有些吃力的說道,他像是已經很久沒有與人對話,系統都無法準確地將每個文字準確的組成。在他穿著外的四肢與臉部,也有著一些疤痕。

這使亞尼斯想起了年輕時,那些採集隕石與深入原始星球工作的人,在他們金屬的皮膚上,都有著長期被不同能量照射後的疤。

「我只是剛好經過這裡。」亞尼斯回答道,他很難說出自己來的目的,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會比較恰當。

「喔,是嗎?我應該沒有打擾你吧。」約賀曼顯得有些緊張,儘管他想釋出自己的善意,但也沒辦法表現的很好。試著從系統裡尋找一些已經遺忘許久的情感,反而讓他像是一個系統異常的機械般,讓亞尼斯忍不住笑了出來。

「當然沒有,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你說自己已經沒有居住在這裡,那是有發生些什麼嗎?」亞尼斯問道。

「不,也不是因為環境的影響,只是你知道的,時間長了本來有些存在的事物就會消逝。而居住在這裡的人,或其他星系的人,也會因為各種原因離開自己的星系到其他星系居住。」

約賀曼解釋道,這使亞尼斯想起一些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聯繫的鄰居。他還記得與妻子剛搬到那個星系居住時,還經常會到附近的星球上拜訪,但現在已經沒有這麼做。

「那你還住在這附近嗎?」亞尼斯說道。

「對,就在離這裡不遠,那裡附近有不少小行星群,我非常喜歡那個地方。」約賀曼提到這件事情時顯得相當自然,絲毫不顯得猶豫。

「那麼你願意帶我參觀那個地方嗎?」亞尼斯問道,他會這麼說的原因,也不光是因為約賀曼的提起,一方面也是在他認識的人中,也有跟約賀曼很相似的人。他們雖然不善於表達,但總會熱愛分享自己的喜好。

「沒問題,我保證你也會喜歡上那個地方,而且也不需要花太多時間。不過你必須搭乘我的飛船,它會有點壅擠,可能還會有些搖晃,希望你不會太在意。」約賀曼說到後來顯得有些後悔,他就像是害怕亞尼斯會拒絕。

「喔,我想應該不會糟到哪去。」

「那真是太好了,我們可以馬上就出發。」約賀曼差點沒興奮的跳起,他難以掩飾自己內心的機動。

***

「快看,左邊就是我剛才說的小行星群,看起來是不是很像一個個沾滿奶油的蛋糕呢。然後在順著往前方看去,則是可以看到蹦蹦跳跳行星群,由於他們會散發出細長的能量,卻又相互排斥或吸引,看起來就像是在跳躍一樣。」

約賀曼向亞尼斯介紹到,他對這裡熟悉的,彷彿連每一個星塵都有名字與故事。也幸好他不停的轉移亞尼斯的目光,才讓他不會覺得飛船太過擁擠與搖晃。

真正的問題或許是因為飛船過於老舊,又為了便於穿梭在行星群中,使得嬌小的船身變得更加不穩。

而約賀曼也如亞尼斯所想,他確實是一名行星採集者,但這對他來說不光只是一份工作,也是他的興趣。

「所以這裡的行星群已經有數百萬年的歷史嗎?」亞尼斯一邊看著鄰近的行星群,一邊向約賀曼問道。

「是的,不過對於他們來說還算很年輕,要是我們,肯定都超過半百歲了。通常這樣的行星群才剛經過不到數個星系,能量也保持活躍,距離變得安定與內斂還要很長的時間。

不過你知道嗎,行星群的壽命有得甚至超過一個星球或是一個星系,在他們漫長的旅途結束,消磨成細小的星塵粒子前,可是會經歷過一段非常漫長的旅途。」

約賀曼隨後又向亞尼斯介紹起,關於行星群的各種知識,有很多都是亞尼斯第一次才知道,原來行星群也是有非常多種類與樣貌。

這些趨於生活中的各種事情,是很難從學校中知道,儘管對於大腦的程式要記憶是很簡單的,但並非宇宙所有的事情都要記在腦中,就算真的能夠記得下,能用上的也相當少。

如果沒有像是約賀曼這種投入時間觀察與紀錄,是很難注意到這麼多細節的。

當飛船再往前行駛,周圍的行星群也開始產生些變化,原本會釋放各種能量的光如今變得柔和,不在那麼的耀眼,這讓亞尼斯忍不住地說道:「好像安靜下來了。」

「喔,是的,畢竟在這裡的行星群已經沒有那麼年輕,不過有意思的地方才正要開始。」約賀曼邊說邊將飛船靠近一旁的行星群,並將手放在一塊行星的表面,「來試試看。」

「像這樣嗎?」亞尼斯半信半疑地將手放在行星上,然後他像是被嚇到般跳了起來,「哇,這是什麼。」從行星內的能量衝擊到全身,讓他有些暈眩。

「裡面還是有著很多能量的對吧,只是從外部已經看不太出來,這大概比較像是我這個年紀了。」約賀曼滿足地露出微笑,「那再讓我們尋找看看有沒有跟你很相似的行星。」

這次他們不再沿著行星群外圍而行,有時飛船繞進行星群中,有時他們在幽暗的宇宙中緩慢前行,最終他們在分散的兩三塊行星後發現目標,此時這塊行星已經不再顯得巨大,而就像飛船一樣的大小,色彩也由複雜沒有規律的,變成數種且平穩的。

「再來試看看看,別擔心。」約賀曼再次將手放在行星上。

有了之前的經驗,這樣的行為讓亞尼斯有些猶豫,在他緩慢地將手放在行星上時,他有些不明白的觸摸著行星不同的地方,「什麼都沒有。」他說,但這並非行星內部並沒有能量,只是顯得緩慢,相較與之前的就偏弱許多。

「你在靠近一點,是不是有聽見什麼?」

「好像有,但這怎麼可能。」亞尼斯感到驚訝,當他大腦的程式開始接收行星的能量時,轉化成了語言或是音符,「它就像是在哼唱著一樣。」

「很特別對吧,到了這個階段能量的波長會改變,很容易造成一種特殊的共感,因而產生像是唱歌、說話、甚至是能見的影像。」

「我一直都以為這只是某種金屬,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就算是虛擬的星球、食物、器具等,這些常見的金屬上,也都還留有不少能量,只是我們平常很難感受的到。」約賀曼說道,這也讓亞尼斯思考著,在自己常接觸的東西中,是否有類似的感受。

「那麼在這之後呢?」亞尼斯顯得相當好奇,他難以想像行星還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

「直到化為星塵。」約賀曼很乾脆地說道,卻又像是藏了什麼最關鍵的事情沒有提起,「讓我們再往前些,我們就快要抵達我的住處。」

當飛船駛離,亞尼斯回頭望著那一個已被遮擋的小行星,他覺得有什麼被留下來,彷彿自己會以另一種身分,存在於這個宇宙之中。

***

乍看之下,這裡只是一片遼闊空無一物的宇宙,但約賀曼行駛飛船卻比剛才還要緩慢與謹慎,彷彿他會驚動到什麼,讓亞尼斯緊盯著飛船外。

逐漸地亞尼斯覺得自己好像來到宇宙的另一個空間,向外看到最遠的距離,不是遠方的星辰或是巨大的星球,亦不是超過影像捕捉後碎散的畫面。

只是一種無盡向外延伸的黑,這裡彷彿沒有任何能量穿梭,少了能量也就沒有任何的光與色彩,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寂靜與虛無。

或許我已經死了,或許這就是一種死亡的過程,亞尼斯的大腦程式產生出這個想法,那是他從未思考過的。

「我們到了。」約賀曼仍輕鬆地說道,就像他已經來過這裡無數次,是一個只有他才知道的祕密場所。

「這裡是?」亞尼斯輕聲的說道,他就像約賀曼在說話時一樣,刻意地將釋放出來的能量與波長變得非常微弱。

「星塵沉眠之地?」約賀曼隨口說的話,就連他自己都覺得好笑,「這裡遠離大多數的星球,所以很多星塵會在這裡緩慢的沉積,要是有一點點能量或引力的介入,就會產生巨大的變化。你知道幽藍之漩吧,當快速移動的物體,穿越一片星塵時,引起的一種現象。」

「那我們在這裡豈不是相當危險?」亞尼斯說道,雖然就連他自己也無法想像,這究竟會發生什麼。

「有時候我們都得要冒點風險不是嗎?而你也想知道,關於那些小行星最終去了哪裡吧?這便是其中一個答案。」

約賀曼就像看穿亞尼斯的想法,他讓飛船拋出一個微小的光球,亞尼斯看著那閃爍不定的光,彷彿就快被黑暗所吞噬,卻又在下一秒出現他難以想像的畫面。

受到光球能量的影響,從中心點向外擴散,宇宙彷彿變成絢爛的煙火。亞尼斯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他不敢相信這些都是由細小的星塵所產生。隨著光球漸暗,亞尼斯眼前的景象緩慢消逝,時而重疊、時而交錯,瞬息萬變。

當四周再次變得寂靜,亞尼斯許久才回過神來,他彷彿自己感受到某種超越程式、思考或是自身的某種感受。

讓他感覺十分的平靜,就像是與宇宙與他融為一體,這也讓他想起妻子赫米拉所說過的話語:

「在扮演其他的角色時,我能成為自身以外的另一個存在,那不光只是侷限於劇本之中,而是能感受到另一個全然不同的生活、情感與想法。」

***

「歡迎來到寒舍。」約賀曼向亞尼斯示意,他就像是已經期待這一刻很久,在這麼多年來都難以找到一個,可以分享自己興趣的朋友。

這裡是由一塊受到撞擊,只剩下一半大的小行星所改建而成,與一般虛擬星球有著很大的不同。

在小行星的中央擺放著桌椅,一旁有著一台老舊的播放機,以集零散在周邊約賀曼的各種收藏。亞尼斯卻不覺得擁擠,反能更加明白,為什麼約賀曼會想要在這裡一個人居住。

要是過去的那一段時間裡,他沒有遇到赫米拉,自己也可能會選擇相同或類似的生活。雖然要說給他人聽恐怕很難相信,自己想要的生活,或是自己的棲身之所,很多時候都只是亞尼斯腦中模糊的想像。

就算是與赫米拉結婚這麼漫長的時間,從他人眼中看起來平淡而幸福的生活,亞尼斯也不覺得這能代表什麼。

比起情感,有更多的可能只是盡責,或是扮演好一個身為父親,或是一個丈夫的角色。他很少會去思考自己的事情,亦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

約賀曼在播放機中,點播了名為我的專輯,是由知名的歌手,羅賽爾所唱的歌曲。這首歌特別的地方在於,它是羅塞爾引退前所留下來的最後一首歌,也同時是羅塞爾以美好時光當作靈感,寫下來的歌。

有別於美好時光是為了演奏而寫下來的曲譜,我是以歌唱為主,內容也將美好時光想珍惜當下,轉變成人逐漸老去後平靜樸實的心境。

這首歌也同時表現出羅賽爾那獨特的歌唱技巧,她不像其他歌手要想辦法建構情感,她只需要用簡單的歌唱技巧,就能讓聽得人感同身受。

這也使她從踏入歌壇起就已經受到關注,但她從來沒有因此而高傲,也有人笑稱羅賽爾是最多人知道,也最不出名的歌手。儘管許多人都聽過她的歌,甚至能朗朗上口,但對於她的生活與歌唱之外的便沒有太多消息。

「沒想到你會有她的歌,真讓人懷念。」亞尼斯說道,這首歌總會使他想起年輕時的自己。

「我很喜歡她的歌,總能會讓我試著去注意這個宇宙,那些看似常見,卻又有許多未被注意到的地方。」

約賀曼試著向亞尼斯解釋,這也讓他想起一些崇尚與宇宙相處的人。他們認為盡量的接觸宇宙,減少科技與文明對生活的影響,才能夠更加超脫機械與程式的思維。

「可是這樣的生活並不容易吧?」亞尼斯說道,像是會受到輻射的侵蝕與灼燒,或是長時間之後產生系統上的異變,這些在約賀曼身上與說話方式都能看得出他已經受到影響。

「我不是特別在乎這些。」約賀曼輕鬆的說道,「只是這樣的生活久了之後,也會想要嘗試些不同的生活,大腦的程式總會驅使著我離開這裡。你知道嗎,我曾見過上萬多個星球,它們雖然從遠處看起來都很相似,卻各有不同,而我到現在仍然著迷其中。」

「我想我能明白。」亞尼斯說道,要是在早許多年,可能是在與赫米拉相遇之前,或是在宇宙裡輾轉工作的那段日子,他也能見到今天約賀曼帶他所見的景色,或許會有些改變,但他也並不是特別確定這點。

「很高興能聽見你這麼說。」約賀曼露出微笑,「如果你結束自己的旅行,隨時歡迎你回到這裡。」

「我會的。」亞尼斯說道,「你相信星球與人之間的聯繫嗎?」

約賀曼思考了片刻,他說道:「我想很多時候都只是我們希望尋找到,一個符合我們內心所期待的星球,但對於整個宇宙或星球來說,我們都只是短暫的過客。」
這宇宙星際旅行的個故事給人一種寂寞又空虛的感受,在宇宙中感受自己的微渺,體悟自己真正的規所究竟在哪。
找到或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感覺是虛無縹緲的
相信也沒有絕對適合的
隨著自己成長而繼續尋找想要見到的景色
還能得到尋找過程中寶貴的經驗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