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線與鎖匙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

紅線與鎖匙

「噹……噹……」一襲白衣、一根鐵鎚在跳;兩塊殞鐵、兩行霜鬢在舞。煌煌之火翻騰,誓要焚盡五行和合的障礙;滔滔之水洶湧,矢志洗滌太極唯一的混沌。遠看,皓皓而立,身上散發慈祥靜謐的氣息;近觀,縱橫深淺,臉下刻着悲歡離合的滄桑。人如月,月如人,誰能懷疑?「紅線……紅線……」一綑、一綑的夕陽殘紅竟像歷史般,被人糟蹋在毫不起眼的墳墓,蒙受塵土的欺凌;「鎖匙……鎖匙……」一塊、一塊的五彩華光就如人生般,讓人尊奉於高高在上的殿閣,接受臣民的朝拜。

「何必如此……」跌跌而倒的姿態,讓人憐惜;「究竟為何……」侃侃而言的談吐,使人著迷。「他」一手撿起殘紅,就像歷史的守護者,悍衛着紅線的苟延殘喘,不容侵犯;一手撫着華光,彷若人生的擺渡人,見證着鎖匙的功高至偉,感動莫名。時間在「他」的面前,毫無價值,殘紅與華光都只是千年剎那;空間在「他」的眼裡,毫無意義,紅繩與鎖匙就仿若滄海一粟。儘管如此,心冷若冰的「他」竟為一絲一金而動容;性熱如火的「他」卻又可保持泰山崩前的從容。如此氣度,只有混極為一的「道」,能與「他」比肩吧!然而,何以「道是無晴卻有晴」?也許,說穿了,「問世間,『情』為何物?」也許,只有「情」能讓無情的「他」,泛起心中的道道漣漪。

手中的鎚,仍然掄着;爐中的鐵,依舊燒着……他的世界不接受「他」的言語;「他」的言語進侵不了他的世界。他與「他」,兩不相擾,就如平行世界般─並行不悖。然而……「紅線?紅線首尾繫兩儀,線,如此而已;鎖匙!鎖匙彼此鑄五行,圓,不止如此。」面如枯槁的他,發出精神飽滿的回答。「『情』直教人,生死相許」。生死如此,何況世界!在「情」之前,隔膜也就虛如無物般。

「線……圓……究竟為何?」「他」,徐徐放下手中的歷史,把玩着手中的人生。一時……

仙風輕拂,糾結一團的紅線隨氣而動,死結得以逐漸解開,翩然飛舞於虛空之中,一頭散發着比深淵更冰冷、窒人氣機的黑氣;一頭照耀着比晨曦更和煦、滲人心脾的白光。黑氣與白光互相刺探、交纏,時而激烈、時而溫柔,終緩引出令人五臟翻江倒海、六腑火燒冰結的迷霧。朦朧之間,「他」看見紅線豎直,聳立於天地之間,首尾貫穿陰陽之隔,黑與白得以水乳交融,匯聚成色空如一的無極太初;目眩之際,無極太初卻已消弭空中,絕情得不留一絲熱情。「明白了嗎?往而不還。」
道骨重架,分離兩端的鎖匙霍然而起,缺月終能慢慢彌滿,錚然碰撞於實有之間,一端低吟着怒與哀,演奏着惱人神識、拒人千里的鬼曲;一端高吭着喜和樂,哼唱着振奮人心、和鳴萬國的神音。鬼曲與神音相互攻守、磨合,時而休竭、時而運動,終譜寫出萬般滋味、千款情懷的劇目。離神之瞬,「他」感到鎖匙分合,磨擦之處流出五金汁液、刻下五行紋路,交織成甜酸苦辣的太極混沌;聚精之時,太極混沌竟仍操存手心,散發着溫熱、華光。「明白了嗎?既圓又滿。」揮汁如雨的他,吐出乾燥無力的字句。

「他」沉吟良久,不解:「紅線繫乾坤、結陰陽,何以消弭?鎖匙出五金、鑄五行,何得操存?」

「無極本初,無名無形,『無』誠為天地之始;一陰一陽之謂道,『兩儀』確是宇宙之本。」他一臉不屑的說着。「『無』與『兩儀』過高,高得不切實際,試問世上又有何人了悟上根之教?」手與鎚依然專注於鎖匙的鍛造。「太極混沌,其中恍惚,『有』正是萬物之母;天生五材,民並用之,廢一不可,『五行』乃為穹蒼之基。」他沉重地吐氣。「『有』與『五行』親切,親如人生日常、俯拾皆是。」汗流浹背的他,正以一己生命造就天下人生。

「原來如此!與其追逐難以參透的陰陽之機,不如擁抱俯拾皆是的五行之緣……陰陽生五行,五行共冶便成鎖匙;五行如五味,五味雜陳方是人生。紅線化鎖匙,鎖匙即紅線?」「他」放下了晦暗不明的歷史,抬頭、仰首、遠眺,感受光芒不已的人生。「升堂矣,未入室也……」手停、鎚止,背負「有」「無」的他,也不得不稍作休竭。在旁,訴說着紅線的前世今生……

三者,天地人之道也,若即亦若離,並行而不悖。

穹蒼未始,宇宙洪荒,神魔共行九州,親無彼此。然天下大勢,分合之易也。得氣之清,天益高而遠人;秉氣之濁,地愈沉而離群;持氣之和,人處中而不易。天地既散,乾坤判立,男女驟聚驟分,貌合神離。陰陽失衡、天地崩解……大本動搖,九天至尊憂而失中;達道陷失,十地閻羅懼而忘和。天地散離而人獨存其中,茫然而不知其極。三而餘一,離而不即,滅絕之兆也。

天雷怒閃,龍不得安。龍躁而雲不生,益見天之痕……天裂而雲碎,灰霞罩而日月不得出;地火激湧,虎不得穩。虎怠而風不作,愈見地之隙……地崩而山解,血河奔而居舍不可存;人心無方,國不得清。國亡而民不寧,驟偏心之邪……人民流離而群盜起。農桑失收、禽畜失養,終致陰謀算計、波譎雲詭。人心私而忘公,專注於雞鳴狗盜、爾虞我詐之事。常言道:「仁義充塞,則率獸食人、人將相食」,天下亡也!
「興滅繼絕,吾之道也、命也。」某抵着腥風、抗着血雨,開眼以睹萬物慘狀、啟耳以聽天下哀鴻。風雲變而山河動、山河動而人事亂,故必先安天穩地而人心得靜。某祭起神通鬼謀、口吟天符地咒。驟然,右生紫煌之虛影、左起黃道之華光,陰陽分矣!雙手運而光影隨,天地憾而人心愕。華光欲驅虛影而孤生;虛影望逐華光而獨長。光追愈急、影逐更烈,兩儀生矣!陽中有陰、陰中有陽,隱見太極之圓。

太極環身,某默然不語,只念:「天地大德,唯生而已!」一念既盡,太極迸而無極見。然無極本初畢竟「道」身,絕非人力能及、人身可承。某,一陣劇痛,口噴血;一股壓迫,身濺紅,漸失有形之態,染得無極本初一團血紅。「吾死而天地生,足矣!」當此之時,某奮然而起,銳目睜而口齒閉,雙手運圓,赫然揚右而抑左,無極本初頓化「無」之紅線,上刺九天、下穿十地,緊繫不絕!虛影環天、華光透地,陰陽得中而天地致和。

自此,天雷息、地火竭,天地重光……

九天至尊、十地閻羅、天下萬物不知某名,因見天地歸,三復故位;紅線立,中為一豎,形而名之:「王」。後世聖賢記曰:「一貫三為王」,為念「王」德,並悟其「生之理」、「愛之情」,故以紅線為傳說:「凡紅線之繫,即情理歸中、陰陽得和」。聞此,男女奔走相告,極欲得紅線之繫、中和之情。潮流一生,紅線之織更如春筍之眾,漸成信仰。誰知「紅線」之成,巧化華光、幻影,以禱「王」道。一禱一祐,護持之力朗迴於天地消息,往還不絕。

然時光飛逝,天地昇平,人、神、魔共戲於情欲之中,漸忘「王」事。後,仁義驟失、禮教見崩,或以「禮教吃人」,或以「放縱為尚」。當此之世,「王」道息微,乾坤雖保,信仰卻解。眾生皆不念「王」功,輕忽紅線之祐。護持之力發於紅線,然往而不還,亦消弭於眾生一念。紅線失卻情理之義、人心之禱,後更被拋諸腦後,投入歷史長河之中……輕嘆一氣,他埋怨似的擲下紅線。華髮微揚,隱見面上「王」字刻痕。發作、頭疼、心痛……

他放下紅線之舊,再憶述鎖匙之生……

「王」雖身化紅線,然因信仰之誠、大德之重,人、神、魔共誓:「以吾等心血、五行之精,化作『王』身……」一時,三者集金、木、水、火、土五行之精,共冶於爐,日鍛夜鍊,祝頌之聲不絕、神通之作不斷……一瞬千年。為銘「王」德,人、神、魔採日月星晨,以成其目;仿山林之形,以成其貌;效川流之狀,以成血脈;採黃土之厚,以成骨肉;聚熾烈之焰,以成精氣;冶五金之堅,以成心神。霎時,風起而嘯生、雲作而吟至、炎熾而鳴動,祥瑞降而「王」身成。

「王」身既成,翩然而降……白衣黑裳、長擺斗篷,仙風自生而長擺飄;道骨沉實而衣裳直。然肉身初成,日月尚晦,雙目深邃埋藏前世遺憾;五行仍息,軀體冰冷封印千年感情。人、神、魔筋疲力竭,沉思「王」之雖生未活……「不若以吾等精血,予『王』靈魂,以活其氣血、運其精神?」三者允諾,共刻痕於手心,神之蔚、人之赤、鬼之碧緩緩而下,滴灑「王」面,漸成三道橫痕,象法天地人。三痕綻放五行華光,雙目靈動、軀體溫熱,單手掩臉,以指自眉心、沿鼻樑、至唇端,紅練貫三而成「王」。霞光自「王」而出,緩緩而立,輕吐一氣而群鳥至;深呼一口而眾獸來。和之為和,唯此而已!

「吾存乎?天地滅乎?」問天地而不問己,「王」之為王,情深而已……
皓皓白首,細說前塵,如數家珍。「他」默然不語,靜待他的故事。

「王」臨天地,正欲探尋紅線。然所經之處,男追女逐,共同埋首歡愉之事,「濫矣」;長訓幼跪,彼此成就倫理之序,「絕矣」……「過猶不及、不及猶過,濫與絕,均非吾願、絕非吾願!」「王」淚灑當場,颷至天地絕巔,吟思:「紅線繫乾坤、結陰陽,何以消弭?」

良久,「王」省思前生:「吾以一身陰陽,運乎光影,終見太極。本欲以太極之圓,以定乾坤。惜,太極沉重,奮力支撐,過為無極。形身難支,勉發左右,幸成紅線。天地雖位,然無極本初終為『道』身,無形無相,人、神、魔無物可持,日久義疏,終難了上根之教,易忘紅線之義。」唯有徒嘆奈何……

「必有一物,以自身心血而成,埋藏唯一紋路,彼此暗合。陰陽分離,待其終生尋覓。乾坤得合,方能專一而位中,位中而致和。且尋覓一生,其中故事,更能刻骨銘心而難忘。」「王」念始終重情。誠然,唯仁,方為經世之大業;唯情,才成不朽的鴻篇。

「王」念及此,上天以與神商;入地以與魔議,終得眾生之前世今生。貫三而還,「王」極盡心思,苦想該物之型。「陽成矛狀,以進、攻、予;陰為盾型,以退、守、承。」徐徐而語,口吟天符地咒、手書神通鬼謀,凝聚五行之力。華光聚而太極現,其中恍惚,有形有物。左手揮空,閃刻一柱;右臂畫圓,現成一塊。一柱一塊,實而不華,綻放五行華光。「王」睜目而視,柱、塊俱削,各現紋路,且左右相對、上下相稱;雙手合十,柱、塊立受吸引,迎合而為一。


「鎖,鐵鎖、門鍵也,陰以藏封;匙,匕也,陽以啟發,人生始也。天定紋路之基、人為紋路之成。」然陰鎖、陽匙之生,尚欠獨特之尊。雙手掩心,氣透臟腑,勉力一提,終得一滴心頭熱血。心血熾熱,足以溶金烙銀。血內滲而成暗紋,「非卿不娶……非君不嫁……彼此唯一!」

太極現而不散……

「鎖匙出五金、鑄五行,何得操存?」。「王」秉三界之力、五行之精,出入「有」「無」,故能「調中持和」、「無中生有」,承受太極以為物。鎖匙稟太極混沌而生,形圓以象太極、進退以法陰陽;得五行之力而成,若五味以盡人生,經歷愈豐而益滿,故「既圓又滿」。另,一鎖一匙,紋路不一;「王」又以萬物心頭熱血,溶成暗紋,以定性情、愛欲之唯一;萬物既生,又得以半生故事以啟作紋路、窮一輩精力以眾裡尋他,故鎖匙實得天助而定、又待人力而成,永垂不朽矣!

「他」雖仍默然,心卻激蕩於「王」之偉岸與專情,暗念:

「一鎖一匙,彼此咬合,缺一不可……」

話雖如此,鎖匙卻造就了更多唏噓……他撫摸着既光亦暗的鎖匙,熱液盈腔,「王」光更烈,但光芒深處,卻隱含懊悔、不欲人知的往事。

「呱……呱……」萬物生而鎖匙隨,然天道無常,彼豐而此貧,秉賦不一,人生得就五行之性、嘗五味之事。人生百態,遇事有感,用力不一,或深或淺、或即或離。天命不同、人事不同,紋路亦異,終成獨一無二的故事。

「王」初涉人世,未知人事繁雜、世途險惡。赤子心誠,紋路平整、外露,有人以其稚嫩、蒙眛,屢屢揶揄、嘲諷;有人感其真情、良善,處處護祐、憐惜。一時呼朋喚友,旅遊山河之間、歷天地之變;一時遇敵遭險,徘徊刀刃之光、闖爭戰之危。千載悠悠,「王」雖得友千萬,亦樹敵萬千,然深情以對,漸成故事。故事一成,紋路愈豐,其鎖匙亦得以呈現最華麗的方圓、縱橫、深淺。

紋路,不是通路而是人生。萬物性格迥異,用情、經驗不同,坑紋也就不同:或長或方、或圓或扁,構成獨一無異的人生。人與人之間,就像鎖與匙的配搭,為尋找「對的」而奔波。一鎖一匙,就像了解與被了解,每一個人也需要別人理解,亦需要了解別人,這樣才能打開彼此的心扉,進入別人的內心,邁向更廣闊、更深入的世界。
千帆過盡,「王」聚斂心神,隱見心中的鎖匙……五彩華光,奪目,見證造化之功;無雙紋路,眩人,刻印用情之深,「王」常以此自豪不已。畢竟紋路越華,人事越多;修道千年,不如情深入世。然而,華光背後,卻見「王」鎖始終寂寞。「匙啟千萬,無鎖不匹;鎖閉無匹,萬匙難啟。千年孤獨,奈何……奈何……」

坑紋越華,經歷越豐,就像那傳說中的「百合匙」般,適合配搭更多的鎖,打開更多的心扉,積累更豐盛的人生,成就新的坑紋。但坑紋畢竟是刻下的,既是經驗,亦是傷痕。當中得失,難與人道。如此的匙,充滿滄桑,令人悲嘆不已。

神識回瞬,「王」環顧四周,崇山峻嶺俯首拜,瀚海奔流盡低頭,大地收於腳下的氣勢,確乎意氣風發;國泰民安封泰山,四海昇平禪梁父,天下運乎掌上的氣度,誠然臣民敬仰。但天下一人,又能否抵過無雙之匙?「心頭熱血,隱為暗紋,人海茫茫,誰可暗合?或男或女、或老或幼,端看天工之意、造化之奇。」鎖匙之妙,得道如「王」亦是難及萬一。

其實,「一分耕耘自有一分收穫」,只是欺人的禁語;「千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方見時代的寫照。「百合匙」絕非「萬試萬靈」。紋路交錯,雖能了解對方的人生,但也不代表能夠打開對方心扉,而且紋路隱藏,當中暗紋更是不為人知,甚或不欲人知。唯有特定的匙才能打開特定的鎖,也就是緣份。「非卿不娶,非君不嫁」,不在乎紋路的多少或時間的長久,總之「你就是我的唯一」……

再歷千載百世,「王」飄盪於八荒六合之際,心感戚然:「唯一……唯一……你終於來了嗎?」翩然落下,只見朗月映湖,樹影婆娑。四下無人,唯有蓮燈數盞,點綴夜湖楊柳,正是「孤蓮逐輕波,皓月照垂楊」,意境迷人。「王」四下尋找,只見渡頭有舟,舟上有燭,燭照伊人,正哼着小調:「池中孤蓮待君惜,萬重心鎖為誰開……」餘音裊裊。此時,輕紗隨風而起,然輕煙瀰漫,「王」實在難見盧山。「唯一……唯一……你終於來了嗎?」

「王」輕步上前,只見紗下伊人,雖無傾城美貌,卻讓人一見傾心;無妙漫身段,卻能動人心坎。伊人初見,便回身離去。正欲揚手輕喚,空虛之感驟來,只好目送伊人。「千年人事,不若心血暗紋?」「成也鎖匙……敗也鎖匙……」



聖人知其不可而為,何況「王」乎?旭日照地,「王」登門而揖,只見門庭冷落,孤樹長而鞦韆垂,迎風輕擺而不已。張目向前,伊人獨坐,撫窗無語。雙目無神瞳渙散,兩耳雖張不識聲,仿若神遊太虛。「王」本乘興而來,卻如置萬年冰山,不得其門而入。「吾之唯一,卿之何人?」「王」只能望門興嘆,轉身離去,卻仍一步一回眸。「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何況如冰伊人!」。

四處打聽、八方尋訪,只知「芳心如城重深鎖,英雄劍折奈若何!」

一朝,「王」輕車簡從,正遇伊人如市。詎料,「蓮出污泥艷群芳,豈料魚蝦欲自王」,市井無賴聞色而至,伊人芳顏失色之際,「王」白袍如雪,橫劍傲立。砍、刺、斬、劈,兵不血刃,市井已然焦頭爛額;打、踢、摔、扔,酒溫尚存,無賴霎時灰頭土臉。有道是:「英雄無心巧救美,芳心暗許不為奇」,「王」護花有功,本以為能換得伊人青睞。然而,伊人感激之情雖溢於言表,但心鎖紋刻卻未見有變。「千年等待,何妨一朝一夕;世無難事,正待有心之人。」

一夕,伊人煮酒弄菜,邀「王」對酌,以表謝意。「王」盛裝而至,乘興而來;伊人行禮如儀,謹言慎行。一冷一熱,正見「襄王有心,神女無夢」。酒過一巡,舞罷;二巡,曲終;三巡,人散。「王」不得要領,只得「敗興而歸」。朝夕一變,情義已盡,紋刻亦暗自消磨……

一夜,「王」又至湖旁,奏笛自娛……一調既盡,四下已然「走獸環臥鳥相依,四鄰空巷循聲至」,如痴如醉。遠眺,卻見伊人「孤舟明月影成三,湖心獨酌有誰知」,仍在哼着小調:「池中孤蓮待君惜,萬重心鎖為誰開……」,餘音裊裊。「王」忽悟:「千年人事,不若心血暗紋!」,正是

「伊人無意啟王鎖,無心不用情;
王匙難釋伊人心,有情不合紋。」

事已至此,「王」不再強求磨合……唯有翩然而去,留下千年遺憾。何以忍去?只求永存那「朗月映湖,樹影婆娑」……

紋路早定,勉強為之,只會徒增傷感。千萬不要以為時間的洗禮,便能磨合所有的鎖匙。過份的磨合不是經驗,亦不是傷痕,而是消磨,使彼此的紋路消失,最後只能分離、陌生。除此,消失也是磨合的可能性。為免傷害彼此的心,或觸動那暗紋,消失能讓彼此休歇,甚至自此不見,亦能保留那磨合的浪漫。

一鎖一匙,天作之合,但人生豈會盡如人意……

手中的鎚,仍然掄着;爐中的鐵,依舊燒着……,只是「王」紋漸淡,心血亦漸涼……「他」也靜待一旁……

「與其追逐人為之一,不如隨緣天意之合……」

稻粱禾穗黃金田
點滴汗水阡陌連
苦心耕耘承恩露
謀事在人成在天
緣分不可強求
勉強磨合最終只是彼此消磨
帶點憂傷
又有點淒美浪漫的故事
如筆者所言
人生豈會盡如人意
讀後實在有所感嘆

ocoh說
謝前輩謬讚
這是小弟在結束一段感情關係時
內子又望以鎖匙為題 寫就一文
後經發展而成
再謝前輩

另外未知前輩有否審讀前作─〈殭屍〉
如有 能否請前輩點評二文之優劣
讓小弟更能了解自身長短
ocoh 寫:
週六 1月 12, 2019 11:40 am
緣分不可強求
勉強磨合最終只是彼此消磨
帶點憂傷
又有點淒美浪漫的故事
如筆者所言
人生豈會盡如人意
讀後實在有所感嘆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