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的背後之六(香瑩)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

「你還愛我嗎?」就著暗黃的燈光,香瑩問和她一起躺在床上,正在看書的家修。

家修不解地看了看他的老婆,捉狹地學了連續劇中的手勢朝著香瑩的頭頂愛憐地摸了摸:「傻瓜,我當然愛你」

後來又補了句:「你今天是怎麼了?」家修鄭重地看著香瑩,香瑩若有所思,搖了搖頭:「沒事,我只是想起一個電視廣告」
「傻瓜!」家修笑了,然後又轉頭去看他書。

顯然他沒注意到香瑩其實心事重重。

通常女人的心事很難藏得住,多半的女人,不曾將情緒隱藏得好,要看男人有沒有認真在注意他身邊的女人--香瑩看著自己的丈夫,家修是個很好相處的老公,但不夠體貼,也很少注意她的情緒。

或者夫妻相處久了,把一切視為理所當然,所以忽略掉的這些小事,反而是分手的關鍵--

香瑩把自己這邊的檯燈關了,轉身背對家修,在心事中,沉沉地睡去。

隔日一早,像平日一樣比家修早起床,準備早餐。

夫妻倆在北部奮鬥,一個孩子留在南部給公婆照顧,孩子還小,但香瑩早在計畫要將孩子接回來-自己的孩子應該自己教養-給婆家照顧是家修的主意,家修說這樣才能專心工作,多存點錢,好給孩子準備教育基金。

另一方面,夫妻倆也可以繼續無憂無慮生活,不需要心煩孩子的事。

但香瑩一直希望把孩子留在自己身邊,否則感覺家不像家-一家人不是應該住在一起才像家嗎?

但家修並不這麼認為,她只好妥協。

孩子都5歲大了,什麼時候能看他在身邊調皮地跑來跑去叫「媽媽」?每次回去的時間都好短,沒多少機會和兒子相處,婆婆愛孩子,老將他抱在懷裡-說真的,每次看到這情形,香瑩都不知道誰才是孩子的母親。

而家修好像一點都不在乎。

正在嘆氣時,家修也起床了,走到她背後圈住她的雙臂,很親暱地說:「早安!親愛的老婆」

香瑩沒有掙脫丈夫的手,只說了聲:「早!」

家修坐下來後,拿起香瑩剛塗好奶油和果醬的吐司,咬了一大口,然後滿足地說:「我們這樣的生活很好,對吧!」

看家修滿意的笑臉,香瑩也只好順著他的話「嗯」了一聲。

各懷不同心思的兩人,相對坐著吃早餐-男人的好氣色,是女人寵出來的吧!香瑩不禁心想,而她的心事,是忍出來的-能說嗎?

雖然說夫妻應該要時時溝通,才能確保婚姻的品質,不過香瑩真的很猶豫,如果她向家修提了她要辭職回家帶小孩,家修能接受嗎?

恐怕不能吧!即使現在這樣清靜的生活被打亂,她也樂意。

因為她愛孩子比愛工作還要多,家修恐怕和她相反,他愛工作,而且不喜歡孩子吵。

當初怎麼沒想清楚和家修的差異呢?

也許因為愛情讓人盲目,分不清現實,所以什麼壞的也都變成好的,什麼該考慮的都變成無所謂的,也許是她自恃她有辦法改變家修--

現在她知道了,要改變一個男人是很難的,反而必須改變自己去配合,才不會引起紛爭。

那麼要什麼時候才能名正言順接回孩子?孩子的房間都空了好久了,隔壁人家偶而傳來嬰兒的哭聲,她都覺得很好聽--

香瑩邊想邊溫吞地吃著早餐,家修早吃好,在外頭等她一起開車出門上班。

等得不耐煩的他也催了好幾次-香瑩趕緊匆匆吃完,略為收拾後,進房間拿了包包,再急忙跑出來。

要鎖玄關的門時,看進自家那頗為寬敞的空間-什麼時候,這美麗的家才能充滿孩子的笑聲?

香瑩她疑惑了。
敘事的口吻比較細膩,這是一大特徵,繼續加油。
謝謝版主
香瑩的想法是理所當然的
只是丈夫以更實際的角度作考慮
矛盾並非最大的問題
而是怎樣處理兩人存在差異的信念才是重要
香瑩要突破心理的障礙
把問題說得一清二楚
事情才會有轉機

ocoh說
版主說得是
如果夫妻之間存在差異
又不溝通
事情往往難以解決
甚至破壞夫妻感情

謝版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