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玫瑰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sianlight

香水玫瑰

      第一章:女人香
女人柔情似水,可愛的女人就像香水,讓男人神魂顛倒。
  韓玉兒帶著幾分酒意開了家門進來,昨夜的一場宿醉,到現在還在發威,但沒關係的,韓玉兒的酒量好的沒話說,小小幾杯酒算什麼,這可難不倒像她這樣的美女。
  她脫掉高跟鞋,那可是名牌貨,女人踩上高跟鞋,馬上風情萬種,性感的讓男人臉紅心跳,韓玉兒輕輕的捏捏腳,將包包往沙發上一丟,走到房間換下帶著酒氣的衣服,臉上的妝有些退了,她對鏡子裡的自己笑了笑,便走進浴室泡個溫暖的澡,一股清香瀰漫整個浴室,讓她的心又醉了!
  「游心田這個男人‧‧‧」她閉著眼睛陷入沉思。
  游心田是昨晚那場派對的主人,也是她的舞伴,那場派對大家都玩瘋了,整夜的飲酒狂歡欲罷不能,當韓玉兒忘情的擺動身體,游心田穿過人群來到她身邊,昏暗的燈光照在他臉上,仍然掩不住讓人心動的容顏。
  「小姐,妳都是這樣一個人跳舞嗎?真是太浪費了!」游心田貼近韓玉兒的身體。
  韓玉兒睜大眼睛,努力想看清嚇了她一跳的這個男人,她忍住笑意,小聲問道,「你講話都是這麼直接嗎?」
  「不是的,都是因為妳。」游心田露出淺淺的笑容,絲毫不放過眼前的美人,他繼續貼著韓玉兒跳著舞,酒意讓兩人都興奮極了。
  「那麼告訴我,你很喜歡做派對動物嗎?」韓玉兒笑著問道。
  游心田低低的笑著不置可否,只專注在眼前的這個美女身上,跳舞讓兩人的身體柔軟極了,放鬆的心情比酒還迷人。
  游心田是位年輕有為的企業家,單身愛熱鬧的他常常在家舉辦舞會,邀請朋友到家裡狂歡,而韓玉兒是第一次受邀參加舞會,因為朋友臨時有事,所以讓韓玉兒代替前來,當韓玉兒進來的時候,游心田馬上注意到她,他就這樣遠遠的看著她喝酒跳舞,直到熱到不行才挨到韓玉兒的身邊。
  韓玉兒懶懶的睜開眼睛,溫暖的水和香氣讓她心情好到不行,身為一名頂尖的業務,看過不少有錢的客戶,對她來說並不稀奇,但游心田卻很不一樣,彷彿有一股電流讓她心跳不已,游心田是個怎樣的男人,她卻一眼也看不出來,這對她這樣頂尖的識人高手而言,的確是一大挑戰!
  她從浴缸起來,擦掉鏡子上的霧氣,紅潤的臉頰顯的柔媚不已,她慢慢的卸著妝,直到露出一張素淨的臉,韓玉兒不化妝的樣子也很秀美,比起化妝後的百變,有時她還真喜歡原來的自己,一抹天生麗質的女人香,傾國傾城。
     第二章:玫瑰花的邂逅
  韓玉兒一覺醒來的時候,外面已經是豔陽高照了,她拉開窗簾,讓陽光照射進來,原本幽暗的房間頓時明亮起來,睡了一個好覺,讓她今天的心情特別好,夢裡見到誰她已經不記得了,但可以確定的是,她一定微笑著入睡。
  星期天的早上大家都外出玩樂去了,活潑好動的韓玉兒衝進浴室刷牙洗臉,趕緊換了輕便衣服拿起背袋開了門出去,今天她和好友殷曉紅相約外出喝咖啡聊天,身上的酒氣已經不見了,她帶著滿身的朝氣開車前去赴約,一路上都很熱鬧,她聽著音樂一邊哼著一邊平穩的開車,好天氣加上好心情,她看看照後鏡,對自己容光煥發的容顏感到很滿意。
  「喂,曉紅啊,我快到了。」韓玉兒加快速度開向殷曉紅的家。
  遠遠的就看到好友站在門口向她招手,韓玉兒熟練的停好車,殷曉紅開心的開了車門進來,忍不住嚷嚷道,「妳跑哪去了?這兩天都找不到妳!」
  韓玉兒笑看著好友,「妳猜猜看!」
  殷曉紅偏著頭認真的想了想,「嗯‧‧‧該不會是喝酒去了?」
  韓玉兒笑開了,發動車子上路,她捏捏好友的臉頰,笑道,「妳真聰明,但只猜對一半!」
  「嗯?妳快說啦!」殷曉紅等不及想知道答案。
  「我啊──認識一個奇怪的男人!」韓玉兒眨眨眼睛。
  殷曉紅摸摸好友的頭,忍不住好奇的問,「奇怪的男人?」
  韓玉兒邊開車邊告訴殷曉紅事情的經過,聽的殷曉紅頻頻嚷嚷,「妳這是豔遇,傻瓜!」
  「是嗎?我倒覺得有些奇怪!」韓玉兒有些無奈。
  「喔,大小姐,妳該不會戀愛了吧?」殷曉紅摸摸好友的額頭,笑著說道。
  「才不呢!我只是有些困惑。」韓玉兒吐吐舌頭連忙否認。
  兩人就妳一句我一句的聊開了,沒多久就到了風景區的咖啡屋,兩人開心的下了車,進到店裡找了個視野好的位子坐下。
  「哇,這裡好美喔,就像人間仙境!」殷曉紅興奮的大叫。
  「沒錯,兩位小姐,想點些什麼?」一名高大帥氣的男子站在桌子旁充滿興趣的看著她們。
  韓玉兒抬起頭,那男人溫和的看了她一眼,嘴角的笑意藏不住的盪漾開來,這讓韓玉兒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不知不覺紅了臉,殷曉紅則開心的看著菜單,山上新鮮的空氣讓人神清氣爽,一股奇妙的氣氛瀰漫在三人之間。
  「小姐!」那男人輕輕的呼喚。
  韓玉兒深深的吸了口氣,問道,「你覺得我們喝什麼好呢?」
  那男人低低的說,「玫瑰香草拿鐵,很適合妳們!」
  韓玉兒不自覺的笑了,這男人身上的清新感讓她感到很舒服,她微笑的低頭不語,點點頭表示同意,那男人應該就是這家店的主人,第一次見面就美好的讓人動容!
    第三章:相思的纏綿
  游心田的生活因為韓玉兒的出現改變了,一向不容易對女人動心的他,也不得不承認韓玉兒的確是個可人兒,也許當他在舞會見到韓玉兒的剎那,他已經墜入情網,這讓他對韓玉兒這個美女感到好奇,想更深切的了解她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他靜靜的看著韓玉兒的名片,想著想著不禁深深的嘆息,當他知道自己恐怕已經愛上這個甜蜜的麻煩了,他對韓玉兒想必是一見鍾情。
  「喂,韓小姐,我是游心田。」
  「喔,是你啊,游先生,找我有事嗎?」
  「沒事就不能找妳嗎?」
  韓玉兒拿著手機笑開了,當她接到游心田的電話有些驚訝又有些心跳,從舞會回來後,她就在猜想游心田什麼時候會打電話給她,也許一個月也說不定,因為人家告訴她游心田不容易對女人動心,但沒想到這麼快,才六天,短短時間之內就接到游心田的來電,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她已經闖入游心田的心扉。
  「不是的,我一直在等你的電話,但快的讓我覺得意外。」
  游心田不禁笑了,原本還有些苦惱的他知道韓玉兒也期待聽到他的聲音,對他來說真是件好事,這代表他不是一廂情願,不是單相思的傻瓜。
  「那麼,韓小姐,妳什麼時候能再來我的舞會,我很期待見到妳。」
  韓玉兒笑的燦爛,想了一會兒,「一個月後吧。」
  「嗯?一個月後,為什麼要這麼久?」
  韓玉兒沉住氣,她故意想考考游心田的真心,「一個月後如果你還想見到我,那我就會出現。」
  游心田不再反對,韓玉兒這個美女還挺有心機,但既然她想考驗他的耐心,那就讓她開心吧。
  「玉兒,那我們一個月後見。」他輕輕的放下電話。
  游心田開了瓶紅酒,靜靜地坐在沙發上喝著,電視裡的節目他都視而不見,腦袋裡想的都是韓玉兒的倩影,一向對女人握有主控權的他第一次低頭,但那又何妨,想到拜倒在韓玉兒的石榴裙下,竟感到自豪。
  而韓玉兒呢?此刻的她真是快活神仙,像小仙子般在家裡跳起舞來,原本還不確定自己是否也愛上游心田,但從自己現在雀躍的心情看來,她很有可能戀愛了!
  一個月不太久,但對兩個相愛的人來說,卻是一段漫長的時間,游心田埋首工作,而韓玉兒則專心業務,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會想起彼此,但為了要過一個月的考驗期,兩人都忍住了濃濃的相思,每天都在期待著,期待再次相見的時刻,為重逢那天的高潮做準備。
      第四章:情敵
  舞會就在靜悄悄的等待中來到,韓玉兒精心打扮,開開心心的赴約。
  「妳來了。」游心田風度翩翩的替韓玉兒開門。
  韓玉兒面帶笑容,撥了撥頭髮,語帶喜悅的看著游心田,「你想我嗎?」
  游心田笑而不答,輕輕摟著韓玉兒的肩,「來,進來吧。」
  兩人有說有笑的進到房子裡面,正當韓玉兒陶醉的剎那,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她驚訝的盯著他看,游心田看了看韓玉兒,笑道,「看來,你們已經認識了。」
  一名帥氣的男子向他們走過來,原來是那間咖啡屋的老闆,他笑著看看游心田和韓玉兒,「小姐可好?」
  「蕭瑟,你們認識?」游心田充滿興趣的看著兩人。
  韓玉兒的臉頓時紅了起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蕭瑟禮貌的握了一下韓玉兒的手,輕鬆的答道,「這位小姐真讓人印象深刻,到現在我還記得她。」
  「喔?是嗎?」游心田陷入沉思,緩緩說道,「除了我妹妹,你很少會對女人動心,說說看吧。」
  蕭瑟露齒一笑,「她點了我最愛的玫瑰香草拿鐵,還沒請教小姐芳名?」
  韓玉兒竟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韓玉兒‧‧‧」
  「玉兒小姐,可以這樣稱呼妳嗎?」蕭瑟語帶溫柔的說道。
  游心田靜靜的在一旁聽著,直覺告訴他,蕭瑟對他的心上人有好感,這讓他有些不悅,他不禁插嘴道,「蕭瑟,可兒每天都在說你的事,你該不會不要她了吧?」
  蕭瑟輕輕的吐了口氣,「誰不知道游可兒是千金大小姐,這和玉兒小姐很不一樣。」
  游心田冷笑了一下,「當然,可兒是我妹妹,玉兒是我女友。」
  韓玉兒愣住了,今天她滿心歡喜的來游心田的舞會,可不是來挑起兩個男人的戰爭,於是她趕忙說道,「心田,你不請我跳舞嗎?」
  游心田大大的拉起韓玉兒的手,「走吧,我們跳舞去,蕭瑟,失陪了。」
  游心田摟著韓玉兒翩翩起舞,也許是他知道蕭瑟盯著他們看,所以他更加親密的和韓玉兒耳鬢廝磨,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一股無名火在心裡燒著,一方面因為蕭瑟並沒有很愛自己的妹妹,一方面是因為蕭瑟看韓玉兒的眼神很不一樣,帶著游心田從沒看過的愛慕之情,這舉動對游心田真是莫大的挑戰,他緊緊貼著韓玉兒,彷彿向蕭瑟示威,自己愛的兩個女人絕不容許蕭瑟傷害她們。
  而蕭瑟呢?他遠遠的盯著游心田和韓玉兒,兩個人的親密舉動讓他感到很不舒服,他拿起一杯酒喝著,此刻的他眼裡只有韓玉兒,游可兒女孩般稚氣的臉和韓玉兒美豔的臉龐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別。
  游心田一直跳到累了才停了下來,韓玉兒推開游心田的身體,逕自拿了杯酒一口喝完,她對於佔有慾很強的男人向來防備心很強,原本開開心心來跳舞的她現在有些不悅,她朝蕭瑟那邊望去,蕭瑟拿起酒杯敬她,韓玉兒一乾而淨,蕭瑟不禁微笑了起來,開了門離開了。
  「韓玉兒小姐。」游心田緊緊抓住她的手,「別忘了我才是舞會的主角。」
  韓玉兒翻了翻白眼,吐吐舌頭說道,「怎麼辦呢?我最討厭強人所難。」
  「玉兒‧‧‧」游心田低聲下氣的說道,臉上帶著一絲納悶。
  韓玉兒朝他溫柔的笑了笑,「生意人怎麼這麼情緒化呢?」
  游心田一時沉默了,對於今天的自己,他也感到陌生,他放下韓玉兒的手,「妳走吧,今天就到此結束。」
  韓玉兒輕輕摸了摸游心田的臉龐,「早點睡吧,你看起來很累。」
  她拿起包包,飛快的消失在大門之外,游心田揉揉額頭,一個人悄悄進到房間裡,舞會還沒結束,但他卻感到無力和疲憊。
     第五章:相看兩不厭
  蕭瑟一早起來,就忙著到咖啡屋泡咖啡,早晨的陽光和山上清新的空氣,帶走昨天的酒味兒,他今天的心情特別好,因為韓玉兒答應要來這裡看他。昨天他站在門外等韓玉兒出來,並拿到了韓玉兒的名片,他滿心期待,一邊泡玫瑰香草拿鐵一邊哼著歌曲,直到韓玉兒的車出現在遠方,他才放下手邊的工作走出去迎接。韓玉兒輕快的下了車,她笑著將包包交給蕭瑟,顯然她的氣色不錯,雙頰泛紅,讓她更顯嬌媚。
  「這裡真像仙境,真羨慕你在這樣的環境工作!」韓玉兒難掩興奮之情,這裡讓她全身舒暢。
  蕭瑟眉開眼笑,語氣溫柔的說道,「對像妳們這樣的城市人,這裡的確是很美好,來,進來吧。」
  韓玉兒微笑著點點頭,蕭瑟拉起她的手進到屋裡,現在還沒到營業時間,整間屋子只有他們兩人,蕭瑟拿起泡好香氣四溢的咖啡給韓玉兒,韓玉兒輕輕嗅著咖啡香味,覺的神清氣爽愉快極了。
  「妳喝玫瑰香草拿鐵的樣子很美!」蕭瑟忍不住讚美道。
  韓玉兒有些不好意思,蕭瑟的目光讓她不禁羞紅了臉,蕭瑟撥了撥她的頭髮,笑著說道,「我讓妳感到不自在嗎?」
  韓玉兒搖搖頭,「不是,不會的,我只是覺得有些不知所措。」
  蕭瑟笑開了,「妳知道為什麼我對玫瑰香草拿鐵情有獨鍾?」
  韓玉兒靜靜地想了會兒,問道,「是因為它特殊的香氣嗎?」
  「答對一半,再猜猜看。」蕭瑟眼裡帶笑,耐心的聽著。
  「嗯‧‧‧」韓玉兒眨眨眼睛,「什麼呢?我猜不出來呀!」
  蕭瑟輕輕一笑,滔滔說道,「一般的咖啡只有香草拿鐵,我特別加入玫瑰花,就是希望有一天能遇到一個女孩,像玫瑰花嬌豔,又像香草拿鐵有著令人心動淡淡的甜美。」
  「原來你的心思那麼複雜呀!」
  「直到遇見妳,我才找到我的玫瑰香草拿鐵。」
  「那游可兒呢?」
  「可兒是水仙,雖然美但不是我要的。」
  韓玉兒深深地吸了口氣,「但我沒這麼好追喔!」
  蕭瑟大大吐了一口氣,「我可沒忘記玫瑰是帶刺的愛情!」
  韓玉兒無奈的聳聳肩,「我還以為我已經愛上游心田了。」
  「我和心田一直是好朋友,他應該不介意來個良性競爭。」
  韓玉兒微微一笑,「男人有自信很好,但不代表一定會成功。」
  「那麼,妳是同意我的追求囉?」
  韓玉兒伸伸懶腰,不置可否,她就這樣看著蕭瑟,想著游心田和蕭瑟這對好友即將展開一場對決,不禁迷惑了,要是這兩個男人同時愛上了她,對她究竟是好是壞呢?她輕輕的皺了皺眉頭,看來這場玫瑰戰爭一觸即發了!
      第六章:小別勝新婚
  游心田靜靜的坐在沙發裡沉思,電視裡的節目他都視而不見,從前的他自信滿滿,但自從遇到韓玉兒之後,他的人生都變了,從前他的單身生活充滿愜意,但現在卻多了分牽掛,韓玉兒充滿挑戰性,這讓他的愛情變的苦澀。
  他拿起電話,想打給韓玉兒,但卻遲疑了,他丟下手機,有些疲憊的倒在沙發裡,他揉揉額頭,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閉上眼睡著了,也不知過了多久,當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晚上了,也許是喝了些酒的緣故,讓他有些頭痛,他看了看沙發上的手機,毫不遲疑的打電話給韓玉兒。
  「喂,心田?」
  游心田靠在沙發上,一派輕鬆的說道,「玉兒。」
  韓玉兒的心噗通噗通的跳著,這幾天游心田就像從她的世界消失,讓她感到有些失落,她每天都期待聽到游心田的聲音,分開才知相思濃,現在聽到游心田的聲音,真是說不出的開心,也許自己對游心田的愛苗已慢慢滋長,悄悄的連她也沒察覺,直到愛情像酒濃的發酵,她才驚覺它的威力。
  「心田,你還好吧?你聽起來有些累。」
  「玉兒,我想見妳,妳來我這好嗎?」
  「怎麼了呢?」
  「這些日子我盡量克制自己不去想妳,但最後還是失敗了。」
  韓玉兒覺的有些好笑,「傻瓜,你幹麻跟自己過不去!」
  游心田勉強笑了笑,「原來愛一個人這麼麻煩。」
  韓玉兒的心狂跳著,這些日子她還以為游心田消失了是因為不再愛她,原來不是這麼一回事,一股喜悅之情在她心裡竄起,此刻的她,真想好好愛游心田。
  「我還以為你把我忘了呢?」
  「以前我常聽人說愛一個人很難,我總是覺的好笑,但遇到妳之後,我總算了解這句話的意思。」
  韓玉兒輕輕笑了笑,說道,「傻瓜,愛過才知情濃!」
  游心田毫不反對,忍不住問道,「小魔女,妳是不是在我身上施了什麼魔法,我覺的全身無力!」
  韓玉兒笑開了,嬌柔的說道,「傻瓜,這是愛情的魔力!」
  游心田溫柔的笑了,愛情真是讓人猜不透,前一刻還煩惱萬千,但聽到愛人的聲音又開心萬分,自己陰晴不定的心情難道每對戀人都經歷過?
  「玉兒,妳愛我嗎?有像我這樣深刻嗎?」
  韓玉兒笑而不答,她沉默了一會兒,才認真的說道,「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什麼意思?我不懂。」游心田心情起伏不定。
  「是的,游心田,我戀愛了!」
  游心田笑意從嘴角漾開,他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頭,韓玉兒這女子,真讓人苦樂參半,但只要她愛他,這一切又何妨呢!
第七章:愛情的魔力
  游心田和韓玉兒墜入情網了,兩人常常見面用餐,共度美好時光。而蕭瑟呢?他也常常來找韓玉兒,為了要防堵這個情敵,游心田總是讓妹妹游可兒纏著蕭瑟,但蕭瑟始終對游可兒很冷淡,總是找一大堆理由避開游可兒,這讓游心田很頭痛,兩個好友一起愛上了同一個女孩,這對他們的友情是一大考驗,連韓玉兒都不確定自己愛游心田多?還是愛蕭瑟多?因為兩個男人都對她好。
  「來,玉兒,多吃點。」游心田細心地為韓玉兒挾菜,這是家法國餐廳,美味的食物讓兩人的心情特別好。
  「你也吃嘛,不能只顧我啊!」韓玉兒抗議道。
  「我光看妳吃就飽了呀!」游心田緊盯著韓玉兒。
  韓玉兒摸摸臉頰,納悶的說,「我臉上是不是有什麼東西?你幹麻這樣看我?」
  游心田搖搖頭,無奈的說,「不是,我只是覺的妳太美了,怕一不小心妳就被別人搶走,所以要看緊妳!」
  「什麼嘛!」韓玉兒輕輕搥了下游心田的胸,游心田低呼了一聲,嚇了韓玉兒一跳,直問,「你還好吧?我不是故意的!」
  游心田假裝痛苦的樣子,不停的揉著胸口喊痛,韓玉兒緊張地幫他揉揉,「這裡痛嗎?我看看!」
  游心田俏皮的眨眨眼,「韓小姐,妳這麼不夠力,我都痛到心坎裡了!」
  韓玉兒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瞪了一下游心田,「痛成這樣,還有心情說笑,不理你了!」
  「哎呀,又開始痛了,完了完了!」
  「哪裡?我看看!」
  游心田緊緊握住韓玉兒的手,將它放在他的心上,「這裡!」
  韓玉兒靜靜感覺游心田的心跳,顯然因激動而狂跳著,她不禁臉紅了,游心田看她的表情充滿愛意,這讓她很不好意思!
  游心田不禁微笑了起來,含情脈脈的看著自己的心上人因害羞而無助,他滿意的喝了一口紅酒,充滿興趣的凝視眼前這個美麗的女子為自己瘋狂,這對他是種全新的體驗,只有在戀人的身上才看的到。
  「你好壞,故意逗我!」韓玉兒嬌嗔道。
  游心田開心極了,笑道,「不試試妳的真心,怎麼知道妳有多愛我?」
  韓玉兒翻翻白眼,沒好氣的笑罵,「貧嘴,討打!」
  游心田低低的笑了起來,「早知道談戀愛這麼美好,就算鑽石王老五我都不要了!」
  「是喔是喔,我先走了!」
  「妳要到哪去?」
  韓玉兒拍拍衣服,輕聲說道,「我啊,要到一個沒有你的地方!」
  游心田伸手拉住她,小聲叫道,「不行,我不同意!」
  韓玉兒捏捏游心田的臉,「游先生,我想上廁所啊!你要跟我去嗎?」
       第八章:99朵玫瑰
  蕭瑟站在鏡子前穿著衣服,他訂的99朵玫瑰已經送來了,各色的玫瑰花嬌豔欲滴,散發令人心醉的香氣,這束花是要向韓玉兒求婚用的,他約了韓玉兒見面,但並沒有告訴她為什麼,他打算來個浪漫的驚喜。
  蕭瑟開著車到自己的咖啡屋,當他抵達時,韓玉兒也到了門口,他笑著開了車門下車,走到韓玉兒的車旁替她開門,「玉兒,我們這是心有靈犀嗎?!」
  韓玉兒悠閒的下了車,她看著蕭瑟帥氣的臉,不禁小小的抱怨,「什麼事那麼神秘?我問你都不說。」
  蕭瑟微笑不語,大手摟著韓玉兒進到屋裡,「別急,馬上妳就知道了!」
  他讓韓玉兒坐下,便去泡咖啡,但今天不喝玫瑰香草拿鐵,而是撒了肉桂的卡布奇諾,因為他想換換口味,玫瑰咖啡是給戀人喝的,而卡布奇諾則是求婚的最佳飲料,因為它充滿令人心動的香味。
  韓玉兒好奇的看著他,現在咖啡屋只有她和蕭瑟兩個人,清晨的陽光照進屋子,一切出奇的美好。
  「來,請喝!」蕭瑟開心的將咖啡放在韓玉兒的面前。
  韓玉兒嗅嗅香氣,「嗯?是卡布奇諾,為什麼換口味了?」
  「因為今天很特別!」蕭瑟嘴角掛著絲絲神秘淺淺的笑容,這讓韓玉兒更想知道原因,她迫不及待的問道,「瑟,到底是什麼?快告訴我!」
  蕭瑟笑而不答,說道,「妳等我一下,我有東西要給妳!」
  蕭瑟步伐輕快的走到車旁,打開車門拿出99朵玫瑰,他將玫瑰花輕輕放在韓玉兒的面前,韓玉兒忍不住輕呼,「哇,好美喔!」
  蕭瑟在韓玉兒的身旁坐下,溫柔的看著她,「玉兒,我有話要對妳說。」
  「嗯?說吧,我在聽!」
  蕭瑟深吸一口氣,拿出鑽戒,握住韓玉兒的手,「玉兒,妳願意嫁給我嗎?」
  韓玉兒愣住了,她靜靜看著蕭瑟,蕭瑟臉上的光彩是她從沒看過的,她驚訝的不知所措,蕭瑟忍不住問道,「玉兒,我很奇怪嗎?」
  韓玉兒頓時清醒過來,「不是,瑟,我‧‧‧」
  「玉兒,妳要是拒絕我我會很難過的!」蕭瑟緊張的神經緊繃。
  韓玉兒兩難了,被游心田和蕭瑟兩個男人同時愛上對她真是個甜蜜的負荷,但她沒想到蕭瑟的動作這麼快,快到連她也不敢相信,她究竟愛的是游心田還是蕭瑟?她也感到很迷惘!
  「玉兒、玉兒?」蕭瑟輕聲呼喚。
  韓玉兒鼓起勇氣,緩緩說道,「不,瑟。」
  蕭瑟難掩失望,問道,「是為了心田嗎?」
  韓玉兒搖搖頭,說道,「因為我還不確定愛的是誰。」
  「那好。」蕭瑟站起來,「等妳知道愛的是誰,答應我,妳會第一個告訴我。」
  「好,瑟。」韓玉兒點點頭。
  蕭瑟深深地嘆了口氣,「真慘,被拒絕了。」
  韓玉兒輕輕摸摸蕭瑟的臉,歉疚的說,「對不起,瑟,我也愛你。」
  蕭瑟露齒一笑,「沒關係的,有妳這句話,我心情好多了,心田這小子,我們還沒分出勝負!」
  韓玉兒喝了口咖啡,她的兩個男人,已經讓她難以抉擇了。
      第九章:香水情緣
  游心田一早就起來了,認識韓玉兒之後,他就很少在家辦舞會了,這並不是他不再愛跳舞,而是有了韓玉兒,他變的比較不愛玩了,漸漸想安定下來,對自己的改變連他也感到不可思議,愛情的魔力真大,就連他這樣的貴公子也無法擋,但他還挺喜歡這種感覺,說不出來的喜悅!
  「玉兒,妳起來了。」游心田吃過早餐後馬上打電話給心上人。
  而韓玉兒呢?她剛從蕭瑟那裡離開,正當開車時,就接到游心田的電話,她感到如釋重負,她剛從兩難中逃開,現在聽到游心田的聲音,真讓她說不出的愉悅。
  「心田,今天外面天氣好好呢!」韓玉兒邊開車邊看看照後鏡的自己,顯得容光煥發,她滿意的對自己笑了笑。
  「妳在開車嗎?」
  「對啊!」
  「一大早妳去哪裡了?」
  「不告訴你,你要不要猜猜看?」
  游心田在電話那頭爽朗的笑聲讓韓玉兒輕鬆不少,游心田故意吊吊韓玉兒的胃口,「韓小姐,妳是個大紅人,妳不說我怎麼知道呢?」
  「好啦,猜猜看嘛,很好猜的!」
  「嗯‧‧‧妳和曉紅出去玩?」
  「哎呦,不對,你很笨耶!」
  游心田笑的樂不可支,「對啦,認識妳之後我的確變笨了,這樣妳滿意了嗎,韓小姐?」
  「別鬧了啦,我可是很認真的!」
  「好了,玉兒,妳快告訴我!」
  韓玉兒吸了口氣,慢慢說道,「蕭瑟向我求婚了!」
  「什麼?」游心田張大眼睛,急忙的問道,「什麼時候?妳答應了嗎?」
  「沒有,傻瓜!」
  游心田摸摸心臟,稍稍放心,「蕭瑟總是讓人擔心!」
  韓玉兒毫不反對,接著說道,「我也嚇了一跳呢!」
  「玉兒。」
  「嗯?」
  「如果今天換作我,妳會答應嗎?」
  「不會!」
  「什麼?!」游心田嗆了一下。
  韓玉兒繼續說道,「我不嫁給蕭瑟是因為我還不確定愛的是誰!」
  「妳怎麼可以這樣腳踏兩條船?!」游心田忍不住抗議道。
  韓玉兒毫不在意,「只怪你們都太好了,我才難以抉擇!」
  游心田無奈的笑了笑,「香水的味道總是讓人迷惑!」
  「那你會怎麼向我求婚呢?」韓玉兒覺得很好奇。
  「我啊──在妳擦上我送妳的香水時!」
  韓玉兒不禁莞爾,「那你得知道我喜歡什麼香味!」
  「這簡單,女人的心是很容易取悅的!」
  「不不不,游先生,你太大意了!」
  「喔,是嗎?」游心田興致勃勃,「要不要試試看呢?」
  「好啊!」韓玉兒扮了個鬼臉,小聲說道,「才不怕呢!」
  游心田輕啜一口紅酒,女人啊女人,韓玉兒可真是個謎呀!
       第十章:前世今生
  韓玉兒原本打算回家,但臨時決定到風景區走走平復一下心情,她一路開著車,看著眼前的美景,不禁開心的大叫,這讓她心情很好,不知不覺車子已經開到風光明媚的郊外了,她停好車下來,沿途叫賣的小販讓她很興奮。
  「哇,好多東西喔!」
  她邊逛邊吃著烤香腸,這種悠閒感很久都沒出現了,她沿著山路往上走,慢慢地來到間廟宇,門口有一個幫人算命的攤位,她進廟裡拜拜,正開心出來的時候,那算命師看著她叫道,「小姐,來算命喔。」
  韓玉兒停下腳步,有些狐疑的看了看那名算命師,「您叫我嗎?」
  算命師滿臉笑意的對她說,「這位小姐,妳想不想算算妳的近況呢?」
  韓玉兒想了想,覺的算算看也無妨,便在攤位坐下來,讓算命師幫她算算看。
  「嗯──妳最近有喜事!」
  「嗯?喜事?真的嗎?」
  「不過這喜事讓妳很困擾。」
  韓玉兒趕緊問道,「您是說感情嗎?」
  「沒錯,妳要不要說說看呢?」
  韓玉兒想了想,「我同時愛上兩個男人,我想知道誰才是我的真命天子?」
  算命師算了算,笑著說道,「怪不得小姐會苦惱,一個是妳前世的情人,一個是妳今生的愛人。」
  「嗯?真的嗎?誰是前世誰是今生?」
  「妳說的蕭瑟是前世,游心田是今生。」
  「喔,是嗎,那我要怎樣選擇呢?」
  算命師笑容可掬,緩緩說道,「妳前世和蕭瑟有一段苦戀,最後無寂而終,所以今生再續前緣。」
  「那游心田呢?」韓玉兒充滿興趣。
  「他是妳今生的冤親債主,你們前世是夫妻,但因為蕭瑟而離散。」
  韓玉兒聽的出神了,原來這兩個男人和她有這麼錯綜複雜的關係,怪不得這麼難以抉擇,她不禁好奇的問,「那要怎麼解呢?」
  那算命師停了停,說道,「兩個男人都愛妳,妳也離不開他們,想解開這三角習題,就要看誰的愛能堅持到最後。」
  韓玉兒笑開了,想想游心田和蕭瑟,未來誰能堅持到最後還是個未知數,但她願意等待,看誰才是那個牽著她的手走紅毯的人,她站了起來,向算命師說聲謝謝,夕陽照射在她的身上,拉出長長的影子,她邊散步邊想著,游心田是個迷人的男人,蕭瑟是個帥氣的男子,而她的心呢?明天的事誰知道呢?!
  韓玉兒撥撥頭髮,任它在山風中飛揚,此刻的她,只想趕快回家。



          ~完結~
開放式的結局適合這小說的發展
女人心的確難以揣測
韓玉兒也陷入了難題之中
順著情節推進
我認為她跟游心田才是一對
始終游是因韓玉兒而找到真正的自己
為愛作出了巨大的改變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