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人生-3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看著眼前的式盤,他的確有個衝動,想要算出自己命中注定之人在哪裡。

  「你不會想算自己的另一伴在哪吧!」聖平問著一直盯著式盤看的政晴。

  「嗯,這次感覺很強。」政晴說歸說,眼睛還是一著盯著式盤。

  「哦?這麼認真的眼神?」聖平在心裡竊笑著。「那算算看吧!可是我記得你之前都不會去算。」

  「是不想算。」政晴沒好氣的回答著。「沒聽過算命之人不算自己的嗎?」

  「可你現在算了啊!」聖平指著式盤這個證據說著。

  「反正那位和尚說了,時間一到,我自然會想去找。」政晴將所有的藉口全推在那和尚身上,反正他也是因為想到和尚的話才會想算的嘛!所以帳還是算到那和尚身上沒有錯。

  「說到那位和尚,你好像都是在晴明神社遇到他。」聖平疑惑的問著。

  「是啊!兩次遇見都是在那裡,偏偏去到那裡還得搭上快三個小時的車,好遠。」政晴道。

  話說以前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很常想去那裡,小時候最期待暑假,因為可以住在京都的親戚家,就近方便去晴明神社,但是久了,他也不是很想待在親戚家。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但你還是去了,而且是常去。」聖平下了結語後,還不忘調侃一番。

  「閃邊涼快去。」政晴不屑的嘖了一聲,接著說:「那和尚也說了,占卜對我來說不難。」

  「所以呢?」

  「意思就是要我透過占卜來算出命中之人在哪裡。」

  「蛤?」聖平搔了搔頭,難為情的說:「你確定那位和尚的意思是這樣?」

  「不確定。」政晴倒是回答的很肯定。「但可以試試。」

  「瘋了。」聖平淡淡的說了一句。

  政晴輕笑了一聲。「大概吧!」

  過了一會兒後…

  「算出來了沒?」聖平好奇的問著。

  「呃…」政晴看著式盤上的指引,接著皺著眉頭看向聖平。

  聖平看著政晴皺著眉頭看向自己,連他自己也皺起眉頭來了,問:「幹嘛?那種表情是怎樣?」

  「那個方向,是台灣海峽。」政晴苦笑著。

  「台灣海…嗯?是指台灣嗎?」聖平想了一下後,突然叫了一聲,驚訝的說著。「哇~異國戀啊!」

  「哎~~人生啊!怎麼不是一場夢。」政晴欲哭無淚的說著。

  政晴實在不敢想像這異國戀是怎樣的Happy End,要是在來一次那樣的戀情,他真的會一蹶不振啊…到時應該想死的心都會有,是說跟本國戀好像也沒關係,是跟什麼樣的人才有關係吧!哎~突然有種早知道就不要占卜的感覺。

  「回神了~~~」聖平淡音拖長的說著。

  「聽到啦!」政晴騷了騷頭,看著不遠處的衣櫃。

  聖平尋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心中有種不好的念頭。

  「我說你啊…該不會要去台灣吧!」聖平小心翼翼的問著。

  「嗯…」政晴先是遲疑,但眼神卻越加堅定,於是…「決定了,下禮拜就去。」

  「什麼~~」聖平聽到政晴這麼說,整個人跳了起來大喊著:「你瘋啦!你現在是沒事找事做嗎?一段沒有結果的感情你要找什麼?」

  「什麼沒有結果?」政晴皺起眉頭,隨即嘴角微微上仰,雙眉如彎月似的說:「會有結果的,沒聽到那和尚說的嗎?命中注定之人在遠方。」

  「瘋了。」聖平己經沒有力氣在跟他爭辯什麼。

  政晴不以為意的笑了一下,反過來提醒著聖平。「倒是你,記得啊!今年跟女生犯沖,最好還是離女生遠一點。」

  這下換聖平無所謂似的輕哼一聲。「放心好了,道上兄弟全是男的。」

  政晴瞇起眼,像是吊人胃口的語氣說:「最好就不要讓你遇到。」

  聽到這句話,聖平也不僅開始擔心起來了,因為到目前為止,政晴對他的提醒,沒有一次失準過。

  「難不成今年真的跟女生犯沖?」聖平歪著頭,開始思考著自己平時的日常生活中,有什麼時間、什麼地點是會遇到女生的…

  「別想了,船到橋頭自然直。」政晴說。

  「好吧!」聖平也放棄不想了,因為這件事更重要。「你說下禮拜要去台灣是吧!」

  「嗯。」政晴點了點頭。

  聖平想了一下後,說:「我也要去。」

  「你是跟屁蟲嗎?」政晴很不客氣的回了他這麼一句話。

  「我想去看看你那未來的老婆不行嗎?」聖平好奇的說著。

  「可以~」政晴拉了個長音,之後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在去台灣之前,你要跟我去一個地方嗎?」

  「什麼地方?」

  「神戶。」

  「嗯?」

  「去不去?」

  「去。」

  沒問原因沒問理由,聖平很自然的就答應政晴的邀約。

* * *

  「你說要去的地方就是這裡?」聖平站在某戶人家的大門外,語調平穩的問著。

  「是啊!」政晴倒是一臉悠閒的回答。

  聖平看著他,指著門口說:「這不是你遠方親戚的房子嗎?」

  「對啊!」政晴還是一臉悠閒。

  就在兩人決定後的隔天,聖平就跟著政晴來到他說要去的那一戶人家,本來還以為是沒去過的地方,沒想到這個地方他跟政晴從以前就很常來,根本都快當成自家的廚房了,但這裡四周的景色有些許的變化,以前站在門口,一眼望去,無論是從哪個角度,總是能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現在一眼望去,四周有三周都被住宅擋住,感覺不在像以前那樣空曠了,唯一沒變的,好像就是這些道路,依然是彎彎曲曲的,不大不小。

  政晴看著眼前的房子,心中不免有些惆悵,以前伯伯總是對他大呼小叫的,很不客氣,而且是當著眾人的面前,只因他的舉動異於常人而己。

  小時候,他哪能這麼準確的分清楚人跟鬼之間的差別,又怎麼會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現在回想起來,也許是伯伯很害怕第三世界的事物吧!所以每次當他又有怪異的舉動時,伯伯總是會發很大的火,來舒洩自己心裡的不安,但他舒洩完了,換他有了恐懼的影陰存在了,很久一段時間,只要是家人說要來這裡,他也不來,除非拜年,但如果有藉口的話,他也是能推就推。

  總而言之,對這裡的印象不是很好,感覺這裡走到哪都有被伯伯罵過的痕跡在,像是在小巷之間、公園旁、商店門口外等…從一進到這個熟悉的街道開始,往事一幕幕的都在政晴的眼裡,像是投影片一樣,一件件的播放。

  但伯伯早就離世了,只可惜他也沒能看見伯伯最後一面,就這些年有時也是會過來看個幾眼,但也看不見伯伯的影子,他很懷疑,伯伯不在這個家,那是跑去哪了呢?還是早己投胎去了?或者是躲著他不讓他看見?
人物少在對話的時候看起來很快速,不過我會覺得背影描述不要顯得太空,像我這種記性差的人,看到一半會忘記什麼話是誰說的,還要往回在看一次才知道是誰在說什麼話。
描述確是比較空洞
對話太多也太生活化
產生不到小說的戲劇性
對白貴精不貴多
最好能夠推進劇情發展
以及引發懸念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