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人生-2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於是…一場鬧劇就這樣結束了,之後的晚餐氣氛就較輕鬆,大家還是回復到之前一樣,有說有笑的吃著飯。

  晚飯過後,聖平跟著政晴回到他的房間。

  政晴坐在和室椅上,眼前一張和室桌,上面放了個式盤。

  而聖平則是坐在長廊上,看著庭院外的花花草草,雖是晚上,但月光灑下的亮度,讓眼前的庭院看來更像生動的一副畫。

  「雖然這庭院裡的池溏倒影我己經看過很多次了,也看到不想再看了,但上面倒影的景色,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很不搭。」聖平看著庭院裡的池溏水面,背對著政晴說著。

  「你就算看到老,這景色還是一樣很不搭。」政晴懶的去跟聖平解釋些什麼,因為上面的倒影,永遠也不會是水面上應該會有的倒影。

  為什麼聖平老覺得這水面上的倒影奇怪?因為不管他什麼時間、什麼季節看這池溏裡的倒影,這水裡呈現的倒影,永遠不會是當下的景像,而且一直都是同一副景像,就是一棟非常傳統的,像個王字型的古宅。

  第一次聖平注意的時候是在他站在池溏邊的事,他發現這水裡竟然倒影不出來他的人,嚇得他以為是被什麼附身了,急忙的跑去找政晴,後來才知道,原來這水裡不管何時,倒影出來的,永遠不會是當下的景色,就連人也倒影不出來。

  「你覺得這古宅能進去嗎?」聖平問。

  「你可以跳進去池溏試試啊!」政晴秒回。

  聖平翻了一下白眼,嘖了一聲的說:「我以前還真的跳進去過,不過那時還小,水到我的胸口而己。」

  政晴聽到後則是愣了一下,不經意似的問了句:「池水裡有什麼變化嗎?」

  聖平洩氣似的搖了搖頭的說:「沒有。」

  政晴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的說:「我想也是。」

  「算了,那不重要,只是看了這麼多年,還是有點不習慣。」聖平很快的就想結束這個話題。

  政晴依舊盯著式盤,頭也不回的說:「這種事不需要習慣好嗎~~」

  「我說你啊!快點交個女朋友,不要老是牽連我,然後跟著你被唸行嗎~~」聖平結束了一個話題後,又興起了另一個話題來數落一下自己的好友。

  「哎~~年紀大了就是這樣,不知道還要在被唸幾年。」政晴手肘放在桌上,手掌托著下巴,看著眼前的式盤。

  「我就覺得奇怪,又沒有像我有這樣子的背景,照理說應該是有不少女生接近你,怎麼你到現在身邊連一個女生都沒有啊?」聖平因為晚餐時也被跟著唸了幾句,現在正在跟好友抱不平。

  「一個就夠傷了,我哪有那個心情找第二個。」

  「可是那位和尚不是說你前女友跟你沒有夫妻的緣份,還說妳的老婆不在這裡。」

  聽到聖平講這句話,政晴便開始回想起之前小時候的事。

  從小,自他有印象以來,爺爺常帶他去晴明神社拜拜,去沒幾次後,便碰上了一個和尚。

  那位和尚雙眼似彎月,即使沒說話也看似在笑,給人感覺很舒服、很溫暖,好像一切紛爭遇上他,都會被磨平一樣。

  那位和尚說:「你知道你的靈力很強嗎?」

  政晴抓緊爺爺的手,並搖了搖頭。

  那位和尚繼續說:「你要記得,別碰女色,男女之間的事要清楚,保持好自身的正氣,力量才會更強大。」

  「唔…」政晴歪著頭,雖是聽不懂意思,卻是瞬間將這句話記了下來。

  之後爺爺在帶他去拜拜時,便不見那和尚,感覺那和尚那天只是碰巧出現在那裡而己。

  之後越長越大,政晴可以自己去神社拜拜時,他多少會望著四周,找著那位和尚的身影,只是從未找到。

  而後政晴交了一個女朋友,兩個人的關係很好,從國小便認識,國中就在一起了,到了大學快畢業時,才發現女朋友己經跟自己的好朋友在一起了,而且有論及婚嫁的打算,因為奉子承婚,深受打擊之下,也沒心思在談戀愛了,直至今日,己經二十八歲了。

  話說那位和尚在政晴失戀時還有出現過一次。

  就在某個月色極好的夜晚,政晴買了酒到神社,一個人坐在縮小版的一条戾橋上,獨自喝著悶酒。

  「人生沒有什麼過不去的事。」

  在政晴喝下第二罐啤酒後,聲音從旁邊響起,他嚇了一跳,因為周圍一點動靜也沒有。

  他轉過頭去,看見當時小時候遇見的和尚,那時的和尚跟現在眼前的人完全一模一樣,這十幾年來的歲月,似乎沒在和尚的臉上留下痕跡。

  「你又知道些什麼,還有,你到底是誰?」後面那句,政晴想問很久了,他心裡很清楚,這位和尚,不是位普通的和尚,且在他身上並沒有感覺到可疑的氣息,難道是高人?

  「你覺得我是誰就是誰吧!」和尚笑著說。

  「無聊。」政晴不理會和尚,繼續喝著悶酒,既然對方不說,強問也沒有必要。

  「那女生與你無夫妻之緣,你命中注定之人在遠方。」

  「什麼?」政晴停下正要入口的啤酒,開始仔細的聽和尚說話了。

  「放下吧!活在當下,過好生活最重要。」和尚什麼也沒有問,但卻好像知道政晴的煩腦,短短幾個字的話,卻說到政晴的心坎裡。

  「你沒聽過問世間情為何物嗎?失戀那有這麼容易放下,我是失戀耶!最好笑的事,我還是最後一個知道的。」政晴說完後在喝了幾口酒,喝完後,他將空罐丟至一旁,在開第三罐。

  「呵呵呵。」和尚輕笑幾聲。「孩子,你還小,保持自身正氣最重要,繼續加油吧!」

說完,和尚轉身便是要離開,政晴衝向前,擋住和尚的去路。

  「命中之人是誰?」政晴問。

  雖然政晴喝了幾罐酒,但他的腦子還是很清醒。

  「這個嘛!時機未到,至時便知。」和尚笑了兩聲,感覺神秘極了。

  政晴半瞇著眼,疑惑的問:「什麼意思?」

  「你能力不是很強嗎?占卜對你來說不難,時間一到,你自然會想去找。」和尚不慍不火的說著。「也許以後可以考慮當個陰陽師。」

  「我以後想當作家好嗎…」政晴毫不客氣的糾正他的錯誤訊息。

  和尚依舊一臉微笑,政晴看著他,心裡也開始疑惑了起來。

  這位和尚的話,似提醒、似指導、似帶領、似開解,他到底是誰…

  「今晚很適合賞月啊…」和尚抬起頭,看著高掛在天上的月亮。

  今天,是滿月。

  政晴也跟著抬起頭看著天上又大又圓的月亮,隨即還想多問和尚幾句話時,發現眼前的和尚早己不見踨影。

  回想至此,那位和尚的身份,依然是個謎。

  「喂喂喂,回神啦!」聖平大喊著。

  「聽到啦~」政晴懶懶的回答著。
故事中的人物對話很有趣,有時給人一種在看戲劇的感覺。
這小說題材頗有新鮮感
希望接下來有更精彩的發展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