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第115章 用哭聲橫掃香江的「孝女」梅艷芳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sianlight

《補天》第115章 用哭聲橫掃香江的「孝女」梅艷芳


搞定遠東銀行的事後,若林俊彌看向希望音樂香港分公司負責人李萍雲,嘆了口氣後說:「李先生,昨天藍剛向我抱怨,說覃美金又在銅鑼灣那邊的唱片行鬧事了,要不是警員巡邏碰到,那個瘋婆子大概就要被人砍死了。李先生,你能不能叫那個女人以後不要那樣衝業績?就算她覺得錢比生命重要,那能不能叫她不要帶著女兒一起去冒險?」

李萍雲苦笑回答說:「若林先生,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都去警局保釋她六次了,幫她擺過九次酒請那些黑社會的老大放過她,可是她什麼時候遵守過我的命令?不過,你必須承認,她的手段還真有效,至少,正版的哥倫比亞唱片銷量確實在快速上升……」

去年希望音樂與哥倫比亞唱片簽了代理約,這個約規定了每年在日本以外的東亞東南亞地區最低的唱片銷售量。這年頭盜版盛行,幾乎沒人會用盜版唱片的五到十倍價錢買正版唱片,打擊盜版就成了希望音樂為求生存必然要做的事。諷刺的是,不管是台灣還是香港,政府都不取締盜版的,這事只能靠希望音樂自力救濟。

台灣那邊,由於謝文堂的態度是必須讓小生意人有口飯吃,加上政府也不把盜版當成犯罪,至今威廉.衛斯理仍拿盜版沒輒。但香港這邊,若林俊彌和木村由伸可不是善人,自然不會對盜版視若無睹。他們請呂樂藍剛兩人出面把全港盜版唱片大中盤商找來喝咖啡,硬是用每年一百萬港元的代價,逼盜版商們答應不再盜版版希望音樂與哥倫比亞的唱片。至於其他公司的唱片嘛,隨你們囉!

當然,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要完全禁絕盜版是不可能的。所以若林俊彌要李萍雲組織一支盜版獵人,用重賞驅動這些人去取締盜版。只要不傷人,若林俊彌是同意盜版獵人什麼手段都能用的。結果,這就給了想錢想瘋了的覃美金大展拳腳的機會。

覃美金是個瘋起來連老公都敢揪出來鬥爭的人,現在她開始一心要賺大錢,那就一定是全力以赴。若林俊彌禁止用暴力手段取締盜版,覃美金絕對不違規。她只是找買賣盜版唱片者哭鬧,而且自己哭鬧還不夠,還要帶著五歲的梅艷芳一起去哭鬧──你們買賣盜版唱片就是斷了老娘一家的生路,老娘跟你們拼了!

敢不管黑白兩道老大的禁令繼續賣盜版哥倫比亞唱片的,都是要錢不要命的滾刀肉。但就算這些人再無賴,碰到覃美金這個瘋女人也頭痛。這倒不是他們怕覃美金,而是怕了覃美金的絕世大殺器──梅艷芳。

五歲的梅艷芳長的可愛,還有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標準的人見人愛小天使。可是這個小天使卻有演戲的天分,還是專演五子哭墓的孝女角色。每次只要覃美金偷偷一擰梅艷芳的大腿,梅艷芳的眼淚立刻就像壞掉的水龍頭嘩啦啦地流不停,讓見者無不跟之垂淚。就算賣盜版唱片的人是鐵石心腸,可買盜版唱片的人可沒鋼鐵心臟和刀槍不入的臉皮,通常都是落荒而逃不敢買了。

這一來覃美金得逞了,卻也把那些賣盜版唱片的人得罪慘了。要不是黑白兩道的大哥們看在木村由伸的情面上,對他的乾女兒梅艷芳加倍看顧,為了不讓小梅艷芳變孤兒,只能順帶保一下她的瘋媽媽,否則覃美金早被砍成十七八段了。

現在覃美金已經成了香港黑白兩道人見人怕的存在,不只是警方頻頻向若林俊彌抱怨,就連港九各處堂口角頭都來哭求若林俊彌約束一下覃美金。問題是若林俊彌也怕覃美金的大殺器啊,尤其是上次覃美金把幾個孩子都帶到若林俊彌的辦公室哭了一場後,若林俊彌一想到梅家那幾個小鬼就頭皮發麻,還因此立下這輩子絕不生小孩的宏願。

不過,若林俊彌也知道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事的。他可以不在乎那個瘋婆子的死活,但梅愛芳梅艷芳這對小姐妹是木村由伸的乾女兒,若林俊彌不能不管。所以他想了想之後,還是對李萍雲說:「不能讓覃美金再去管唱片的事了,等木村回香港後,我會請木村解決這個問題。至於現在嘛……台灣那邊要我們向幾個作家買版權的事還沒搞定吧,嘿嘿,你把這事交給覃美金去辦。你告訴她,只要她能搞定一件,我個人給她十萬港元的獎金!」

由於某隻小妖蛾的蠱惑,細川舞子決定把金庸、倪匡和古龍作品的影視版權買下來,好讓國聯可以追上潮流拍些會賺錢的武俠片和科幻片。只是金庸等人都很精明,不約而同地來個獅子大開口,還不肯賣斷版權。若林俊彌又不想當冤大頭,以致於負責談判的李萍雲至今一個版權都沒買到。現在若林俊彌是突發奇想,決定讓神鬼闢易的覃美金去搞定那幾個刺頭了。

這或許是個好主意,卻讓出身媒體界的李萍雲大吃一驚,趕緊勸說:「這樣似乎不太好,那幾個人……」

「有什麼不好的?」若林俊彌打斷李萍雲的話,明快地說:「這件事就這樣了,早點把這件事辦好,黃總經理那裡或許也需要這些版權呢!」

李萍雲瞥了一眼麗的映聲的總經理黃錫照,見後者微笑著似乎是同意若林俊彌的說法,也只能無奈地點頭應是了。

若林俊彌又交代李萍雲幾件事後,就將目光轉向黃錫照,微笑說:「黃先生,電視台那邊的業務移交有沒有問題?改革計畫的實行有沒有困難?」

麗的映聲是香港最早的電視台,是由英國麗的呼聲投資成立的有線電視。在去年八月底共黨發動對全港非左派媒體與學校的大規模恐怖攻擊中,麗的映聲也是受攻擊的對象,英籍總經理與數位職員被郵包炸彈炸成或死或傷。這使麗的呼聲英國總公司有了從香港撤資的想法,當愛迪生.史東受命返英收購在港英姿企業的股權時,就開始與麗的呼聲母公司進行談判,最後用八十五萬英鎊取得麗的映聲百分之六十五的股權。

然而,取得經營主導權容易,真正要經營卻又是另一回事,這中間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缺乏人才。雖說麗的映聲自一九六三年起就設立了廣東語頻道,但因麗的映聲中高階主管皆為英國人,公司政策也是有意無意地壓抑華人,致使電視台內部竟找不到一個能力資歷上足以擔任高階主管的華人。一直到今年農曆春節時,在剛成立的無線電視台擔任執行經理的黃錫照點頭答應跳槽,這個問題才得到解決。

今年四十二歲的黃錫照畢業於上海勝約翰大學物理系,之後負笈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攻讀傳播理論,取得文學士學位後先在《紐約時報》任編輯助理,後又入加州《奧克蘭論壇報》任記者,同時在聖荷西州立學院攻讀美國歷史。在聖荷西州立學院取得碩士學位後,他返港進港府新聞處任新聞官。一九六三年時被香港中文大學聘為助理教務主任,籌劃創立了新聞傳播系並任系主任。當一九六七年邵逸夫等人創立無線電視台時,黃錫照又擔任無線電視台首任執行經理。也就是說,黃錫照是目前香港華人中極少數同時兼有學術理論與實務經驗的電視台高級主管。

不過,此時正當青壯的黃錫照對電視這一傳播工具有著極高的理想期待,這使他和邵逸夫那些生意人格格不入,致使他在去年年底無線電視甫開播時即萌生去意。在舊友林彬牽線下,黃錫照與正滿香港找人才的若林俊彌見了幾次面,最後才決定離開無線電視台,到即將改組的麗的映聲出任首位華人總經理。

黃錫照是二月中才到麗的映聲履新的,今天還是他第一次出席新世界集團的高層會議。這時他聽若林俊彌發問,坐著微微欠身行了個禮,微笑說道:「交接的手續很順利,但還是花了一個禮拜才真正掌控各部門……若林先生,我開除了二十七個人,其中十一個是英國人……」

「哦,我知道了……」若林俊彌眼都不眨一下地應了一句,淡淡地說:「既然董事局授權讓你全權整頓麗的映聲,那你就有權力開除你認為不適任的人,任用你認為適任的人。這種事以後你不用向我報告了,除非是有人向你施壓,你又得罪不起那個人時,你再來找我,那時我會幫你解決問題的。好了,說說你工作的進度吧!」

黃錫照的圓臉上笑意更濃,眼角卻有一點濕潤。不過他嘴上沒說什麼感謝重用之類的廢話,而是立即進入主題。

「針對董事局要求的改革方向,我組織了一個小組進行規劃。我們分析後認為,免費接線、改採彩色影像播映與二十四小時播映、增加頻道、自製節目與提高員工薪資福利這五項要落實不難,但先期前三年所需的投資很可觀。我們初估至少得投入兩千六百萬港元,才能達到接線五十萬戶且全採用彩色訊號線的目標……」

「錢的事你不用擔心!」若林俊彌打斷黃錫照的話,微笑說:「英國人已經同意我們的建議,這個月月底董事局會通過向遠東銀行借款八千萬港元用於更換設備與製作節目。另外,大老闆也同意讓台灣的新世紀電子全力供應我們所需的電視機。所以,黃先生,你可以直接報告其他項目的進度。」

麗的映聲是收費的有線電視,每個月的接線費約是一般工人月薪的十分之一,每年還得另繳一筆牌照費。雖然最貴的電視機可以向麗的映聲租用,但仍非一般家庭負擔得起的,所以至今接線戶只有九萬多戶,約是現在全港總戶數的九分之一,且其中大多數的接線戶都是歐美人。加上麗的映聲是英資公司,雖然一九六三年起在原有的英語台外又設了個講廣東話的中文台,但節目內容仍有濃厚的英國思維,與香港本地社會格格不入。正因如此,當免費的無線電視出現後,麗的映聲幾乎是注定要走向沒落。

在謝子言的前世,由於麗的映聲英籍高階主管的固步自封,要等到接線戶流失一半後,麗的映聲才在一九七二年時改成免費收看。只是當時無線電視羽翼已成,麗的映聲已難扭轉劣勢。之後麗的映聲的英國母公司不得不出售股權給華人,麗的映聲有改名為亞洲電視台,並聘任黃錫照為總經理,這才迎來了亞洲電視台的黃金歲月。然而當時的亞洲電視台已經落後無線電視太遠,經營者又不願大力投資,於是最終亞洲電視台只能飲恨退場。

不過,在這個時空,由於某隻小妖蛾亂搧翅膀,共黨地下組織在去年八月底發動了一連串恐怖攻擊,使麗的映聲母公司提早決定釋出股權,讓新世界集團有買下麗的映聲的機會,也使麗的映聲有了朝一全新軌道發展的可能。其中最大的變化,就是實施全港免費接線及彩色影像播放。

原時空中無線電視能擊敗麗的映聲的第一個原因是免收視費,只要你有電視機,架上天線就能收看無線電視的節目。不過,受到這時代技術的限制,許多地區的訊號接收狀況很差。而且,電視機很貴,不是一般家庭買得起的。所以要到進入一九八〇年代後,電視機才真正成為香港家庭普遍的家電。

現在香港的電視機有多貴呢?一九六八年春節時德國西門子電視進行促銷,一部十五吋黑白電視機售價一千四百七十五港元。而同一時間港島筲箕灣金威樓有一間面積三百七十六平方英尺(約十點五七坪)的兩房一廳房屋登報求售,售價一萬八千九百港元。也就是說,買十三部黑白電視機的錢就能買到一間房屋。

電視機賣的貴,就促成租借電視機行業出現。而麗的映聲本就提供接線戶租借電視機的服務,只是無論是麗的映聲還是為因應無線電視開播而出現的其他電視機租借公司,電視機的租金仍非一般港人家庭能負擔的。

無論是若林俊彌還是木村由伸,都是親眼看到戰後日本電視傳播業的迅速發展,這使他們比任何港人都瞭解電視在文化傳播與商業宣傳上的威力。加上田島京的弟弟田島芳樹為了一圓成為媒體大亨的夢想,軟磨硬泡地從謝子言那裡壓榨出一整套的有線電視經營企劃,這本武林密笈自然也到了若林俊彌的手裡。於是,若林俊彌在確定新世界集團能入主麗的映聲後,立即就制訂了讓麗的映聲走入每個港人家庭的最高原則。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就是免費接線,接著就是降低電視機租金與售價,讓一般收入的家庭都能擁有電視機。除此之外,鑑於無線電視台仍採黑白影像播映,而新世紀電子即將推出高品質的彩色電視機,若林俊彌還要求麗的映聲改採彩色影像播映。

要達成上述的目標,需要投入鉅額資金在更換硬體設備上。以目前麗的映聲的資金是遠遠不足的,勢必要向銀行貸款,這筆貸款自然是向遠東銀行申貸,這也是為何若林俊彌要求黃錫照今天來開會的原因。

若林俊彌是個精明的生意人,自然不會做賠本買賣,電視機就是他計畫中第一個賺錢工具。他和田島京說好了,讓麗的映聲與新世界實業、新世紀電子合資開家暫時定名為香港電器的公司,專賣新世紀電子的家電。麗的映聲將以到港價加一成五的價格取得新世紀電子的彩電,再讓接線戶以五到九年分期付款的方式取得彩電。同時麗的映聲將以廣告與置入性行銷的手段,強力促銷新世紀電子的產品。此外,若林俊彌連無線電視台的收視戶都不放過,趁現在無線電視台還是黑白影像,香港電器將以低價傾銷黑白電視機。

只是,就算讓接線戶可以用五到九年分期付款方式購買彩電,預估接線戶每個月最低仍須付出三十港元,對中下家庭而言還是不小的負擔。要讓港人願意花這筆錢,就需增加誘因,這就是要增加頻道、採二十四小時播映與自製節目的原因。

有線電視與無線電視因技術上的差異,在容載頻道上是不同的。受限於無線波頻,現在無線電視台的頻道最多只能有三四個,超過此數就易發生訊號干擾。用訊號線傳輸的有線電視卻能輕易達到十個頻道,且未來隨著通訊科技的發展還能再增加。因此若林俊彌要求黃錫照上任後擴充麗的映聲的頻道,從目前只有英語和廣東話各一個台,擴充到十個頻道。除了英語的戲劇台、新聞台、財經台與綜合台外,還要設立五個以廣東話為主的新聞台、戲劇台、財經台、婦幼台、綜合台,此外還有一個以空中教育為主的公共台。

要從兩個頻道擴充到十個頻道,還是採二十四小時播映,所需增加的人力物力是很可觀的。若林俊彌真正關心的就是這部分的進度,而黃錫照卻是面露苦笑,緩緩說出他的執行進度。

「一下子要從兩個台擴張到十個台,所要增加的人力物力很可觀。先說場地好了,我去廣播道的新大廈工地看過了,根本無法符合改革後的需求,我已經請丁先生池先生幫忙,向港府申買旁邊的土地規劃興建第二大廈。這需要時間,在此之前,我打算讓一些相對上比較不重要的部門先留在舊大廈和窩打老道冠華園大廈中文台辦事處。如果還是擠不下,就只能在附近租借適合的辦公室了……」

現在麗的映聲台址是在港島灣仔告士打道的麗的呼聲大廈,一九六五年時,因為中文台的收視戶多在九龍,又在九龍窩打老道冠華園大廈設立中文台辦事處。去年文化大革命波及香港引發左派大暴動時,鑑於電台電視台是恐怖份子攻擊的重點,港府遂於九龍獅子山餘眽一處小山丘規劃一半封閉式的媒體專區,此即未來香港追星族必去的廣播道。這條一公里長的街道只有一個出口,加上港府又在附近的窩打老道設立奧士本軍營,確實比港島的麗的呼聲大廈更安全。問題是,廣播道的新大廈是以容納兩個頻道為設計依據,根本應付不了擴充到十個頻道後的需求。好在廣播道是新開闢的街區,仍有不少空地。而黃錫照也很狠,一口氣就向港府申購五萬平方英尺的建築用地,打竄用這塊約一千四百坪的土地蓋一棟地上二十五層地下四層的新大廈。

在去年八月底香港股市大崩盤時,新世界集團趁機取得會德豐集團旗下聯邦地產的多數股權,又從在維多利亞碼頭渡輪爆炸中死亡的新鴻基三劍客、鄭裕彤和重傷昏迷不醒的張玉良、李嘉誠等人的家屬手裡,買下新鴻基地產多數股權和大量的房地產。之後,聯邦地產和新鴻基地產被併入新世界地產,由池建勳出任新世界地產建築總設計師,丁鎮東擔任新世界地產副總經理,實際負責公司所有業務。因此麗的映聲要興建新大廈與尋找暫時辦公室,就得丁鎮東與池建勳配合。

這時若林俊彌聽黃錫照提起此事,側頭看向丁池兩人,見兩人點頭承認確有此事後,凝眉想了一下後,說道:「黃先生,擴充成十個頻道是改革的目標,但並非說一下子就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建議你可以分階段來做,先把現有線路的更換做好,頻道方面先擴充幾個難度較低的台……對了,我請人與賽馬會談過了,他們已經初步同意由麗的映聲轉播賽事。還有,英國分公司那邊和世界小姐主辦單位聯繫過了,邀請愛瑞克.莫里先生近期訪港。你要準備好一套舉辦選美比賽的企劃,我希望以後香港的選美比賽都由麗的映聲主辦!」

若林俊彌的話一說完,會議室裡其他人都是啊的一聲,全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若林俊彌。

香港從一九四六年就有選美比賽,但最初是由麗池夜總會主辦的,參選者不乏從事特種行業者,又屢傳舞弊醜聞,以致於社會形象不佳。一九五二年美國環球小姐主辦單位邀請香港與賽,香港小姐選美開始引進環球小姐的制度,良家婦女參賽增多,社會形象稍有改善。不過,因為參賽者多有飛上枝頭當鳳凰的念頭,有錢有權者也把選美當成獵豔場合,所以大家一聽若林俊彌要辦選美,聯想到他辦公室裡那幾個穿著超短迷你裙「改良空姐裝」的秘書,立刻都明白這個色魔為何要辦選美了。

眾人臉上的猥褻臉色太明顯,若林俊彌看在眼裡,心裡只覺得有一股怒火,冷冷說:「你們那是什麼眼神,我告訴你們,辦選美是木村由伸和總財務長田島京的主意。哼!女人穿泳裝有什麼好看的,還不如辦空姐選美……」

眾人聽了都是哭笑不得,眼睛卻都不由自主地轉向若林俊彌的新秘書趙樂怡。這個因為妹妹對若林俊彌仙人跳而被迫當若林俊彌秘書的可憐女孩,自進會議室後就像隻受驚的小白兔躲在角落的小桌旁,還不時用警戒的眼神看著她的色狼老闆。這時她見眾人看向她,不自覺地把身體向後縮成一團,還伸手將短的不能再短的迷你裙往下拉了拉。然而,趙樂怡的動作卻只是讓人更注意到她那雙穿著黑色絲襪的修長美腿。注意到眾人的目光瞪著她的腿,趙樂怡的身體又往後縮了一下,臉上盡是羞憤與委屈,眼角泛著淚光,卻是緊抿著嘴不肯哭出來。

「喂!你們在看什麼!」

若林俊彌很不爽地喝阻眾人繼續看著他的小紅帽,火藥味十足的語氣讓眾人都是心中一凜,乖乖將目光收回來。然而,卻沒人知道,這時若林俊彌心中火的不是眼前這幾個眼光猥褻的男人,而是那個看起來一臉可憐相的小紅帽。

不能讓若林俊彌不火,前幾天他只是順手摸了下趙樂怡的大腿,這女人就尋死覓活鬧著要跳樓。要不是其他幾個秘書眼明手快趕緊拉住,這就要出人命了。搞的若林俊彌嚇得半死,一整天都沒有和其他女秘書玩遊戲的心情了。

事後若林俊彌越想越窩火,他自掏腰包送趙樂怡的肺癆老爸趙東山去住院治療,送她那個搞仙人跳的妹妹去讀書,把她那個毒蟲哥哥送去戒毒,甚至還讓趙家住進新世界集團母公司二級主管才能入住的半山區高級員工宿舍;更不用說他不顧丁鎮東反對,硬是將趙樂怡從月薪一百五十元的紡織廠女工提拔為月薪一千五百元的一等秘書。他做了這麼多,就只是摸了下趙樂怡的大腿,這女人就以死相逼,這像話嗎?

當時若林俊彌是很想一腳將趙樂怡踢回紡織廠當女工的,可是一想到這女人的父母是陳杏村的舊識,她的母親還是灣生,他就打消了這主意。開玩笑,他要真這麼做了,到時候讓細川龍馬和田島京知道了,不被罵慘才怪。這也就算了,怕的是若因此惹毛了細川舞子那個魔女,那他就永無寧日了。

而且,更糟糕的是,他發現趙樂怡遠比其他秘書好用。這女人雖然只有中學文憑,卻精通英日語和廣東話閩南語普通話這些中國語言,還懂一些西班牙語和法語,寫起中英日文來又快又漂亮,實在是當秘書的好人才,比其他幾個英日語都講的勉勉強強的女秘書強多了。他覺得趙樂怡這個女秘書是越用越順手,若真把趙樂怡調走,他還會煩惱去哪裡再找一個這麼好用的女秘書呢。

若林俊彌捨不得調走趙樂怡,但一看到這個女人像防賊一樣防著他,若林俊彌就覺得心頭火起。沒奈何之下,他只能讓這道可口的甜點每日在他面前晃蕩。看到一雙修長的美腿在眼前走來走去,卻連碰一下都不行,這可是身為男人最大的恥辱啊!偏偏一眾部屬還要挑起他心中的痛,這還有天理嗎?

若林俊彌越想越不爽,乾脆繼續說:「黃先生,你要記得善用我們集團的資源,像我們是半島酒店和四季酒店的大股東,別忘了讓英國人知道這兩家酒店會全力協助賽事。至於比賽場地,記得告訴他們,新世界地產已經規劃要興建可做為比賽會場的超大型花園與戲劇院,在蓋好之前可以先用半島酒店……對了,將《今日香港報》和台灣的國聯影業列入共同主辦單位,在複賽時加入市民投票這一項,增加市民參與感,降低舞弊的可能。還要提高參賽誘因,等謝家的今生金飾珠寶開店後,要他們打造一頂比美英國女王皇冠的后冠,給冠軍百萬港元的獎金、一整套價值百萬港元的珠寶首飾,再給一部歐洲名牌房車和一棟兩千坪方英尺的豪宅。另外,前三名都有和麗的映聲及國聯影業簽約的權利……」

眾人都是大吃一驚,丁鎮東趕緊說:「若林先生,獎金和獎品會不會太多了?還有,讓市民參與投票,這似乎沒有這種先例……」

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若林俊彌竟也點頭說:「是啊,其實我也是這樣覺得的……」說著他卻是雙手一攤,無奈說:「這是木村那個傢伙的主意,他說我們是要和現在辦香港環球小姐選美的那些人競爭的,必須提高誘因,讓素質最好的女孩子都來參加我們辦的選美,打造出領先品牌的形象。至於讓民眾參與投票嘛,最重要的還是為了提高電視收視率和報紙份。坦白說,我個人認為不需要做到這種程度的,可是集團最高層都同意了,我沒辦法。」

丁鎮東啞口無言了,黃錫照卻似有所思地問:「若林先生,這個選美比賽的模式,和你給我的電視台經營企劃裡的香港金嗓獎歌唱比賽的模式很像,莫非金嗓獎的企劃也是木村先生的手筆?」

若林俊彌聞言面露不屑表情,撇嘴譏笑說:「木村那個心理陰暗的變態就只會拿手術刀解剖屍體,他的腦袋可沒這麼好用……老實告訴你,那份電視台經營企劃的原本是總財務長田島京給的,田島的弟弟想要在日本辦有線電視,可是那個蠢蛋根本不懂電視的經營,還是透過田島找台灣謝先生的孫子幫忙才弄出這份企劃。田島覺得這份企劃非常了不起,讓我拿回來稍改一下,好讓你有個參考的依據。木村那傢伙就是從田島那裡聽到了企劃的部分內容,才抄襲到選美比賽上。」

「啊!原來台灣有這麼優秀的人才呀……」黃錫照讚嘆一句,旋即就提出要求說:「若林先生,這麼優秀的人才不用可惜,能請他來香港為麗的映聲工作嗎?」

「不能!」若林俊彌斷然拒絕,見黃錫照露出遺憾的神情,忍不住又加了一句:「那小鬼上個月才滿三歲,你說他可能來香港為你工作嗎?」

……………

一九六八年三月十二日星期二,早上九點多,被若林俊彌背後吐槽的木村由伸拉著滿眼紅絲的田島京來到馬偕醫院。由於美國人還沒解除對謝子言的保護,兩個人只能乖乖站在護理站等老美保安拿著他們的護照去審核。

「搞什麼嘛,都跟你講阿言早上要接受治療,這麼早過來幹嘛,我才睡了兩個小時,睏死了……」

「喂!你有完沒完,都說了幾十遍了你不煩啊,我也是只睡了一會兒,怎麼我就不睏……嘖嘖,聽說台北的北投有很多漂亮的姑娘陪洗溫泉,你該不會是經常往那裡跑吧?」

「喂!木村,你昨天在飛機上睡了一天,我可是一早就去高雄視察,下午回來後又連開了三個會,又和美國那邊講了半小時的電話。最悲慘的是,晚上去接某個從法國來的傢伙後,還得聽那個混蛋講話講到天亮……」

「哦,美國那邊出了什麼狀況嗎?」

「哼!別轉移話題,要不是你這個蠢蛋,我也不用打著哈欠陪你像個傻瓜一樣站在這裡……」

「別囉唆,美國人回來了。」

一個身穿黑西裝神情剽悍的高壯西方人從旁邊的房間出來,將田島京和木村由伸的護照與所帶的手提袋還給他們,笑笑說:「那個音樂盒很漂亮,請稍等一下,我們要聯絡病房……」說著他向另兩個守在護理站的同伴打了個手勢,其中一人立即拿起電話。

等那人說完電話後點了點頭,檢查身份的西裝男微笑說:「兩位請跟我來。」

木村由伸遲疑了一下,見田島京已經跟在西裝男後面走向病房,他才趕緊跟上,用老鄉福島的方言低聲說:「這人怎麼這麼有禮貌,會不會有問題?」

田島京翻了個大白眼,低聲用福島方言回說:「他們的三餐、下午茶和宵夜都是謝桑買單,特地請國賓飯店的大廚做的,你說他們的心情能不好嗎?」

這時他們已快走到病房門口,卻見病房門打開了,林貴子與細川舞子送一個銀髮老人出來。田島京見狀拉了一下木村由伸讓出道路,低聲說:「那個人是阿言的老師鄭曼青,一個非常厲害的漢醫,就是他用我講的那種藥物把阿言救回來的。」

木村由伸隨著田島京一起向鄭曼青鞠躬行禮,等鄭曼青走遠了,木村由伸才直起身來,低聲對田島京說:「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回香港後會叫他們盡可能收購你講的那幾種漢藥。」

親自見證了雲南白藥的神效後,細川龍馬與田島京對中藥的興趣大增。稍一打聽後,他們就發現雲南白藥和片仔癀這兩種中藥的市場潛力很大──連駐越美軍都派人去香港收購,市場能不大嗎?

有謝子言這個能預知未來的寶貝,細川龍馬他們很清楚文化大革命最殘酷的高峰還沒到來。等中國的集體瘋狂到達最高峰,這些珍貴中藥的產量一定會大量減少,市場價格也會大幅上升。既然這些中藥有利可圖,那當然要大力蒐購來賣。

這時細川舞子和帶路的美國人打了個招呼,就對田島京兩人說:「你們來的正好,我和貴子正想去看一下小貝比……田島,多注意一下,別讓阿言欺負家慧。」

田島京心裡翻了個大白眼,心想細川舞子也真是會顛倒是非,明明阿言都一直被那群小女流氓霸凌,什麼時候見他欺負過那幾個小女流氓了?不過,考慮到細川舞子的惡劣個性,過去已經吃過很多次虧的田島京還是微笑著點頭答應。

田島京兩人一進病房,就見到手叉著腰的關家慧頤指氣使地嚷著要謝子言講故事,而謝子言那張臉苦的像欠了人幾千萬元一樣。田島京與木村由伸兩人互看一眼,都是又好氣又好笑地搖了搖頭。

「阿言,我們來看你了,你還好吧?」

木村由伸的問候聲讓謝子言如獲至寶,趕緊對關家慧說:「阿慧,木村叔叔從歐洲回來,我和他聊一下,等一下再講故事給妳聽好嗎?」

關家慧很不悅地看了看兩個闖入者,她聽不懂木村由伸講的日語,但她認得田島京,知道這人是謝家的員工。所以她猶豫了一下後,就噘著嘴跑去坐在沙發上生悶氣。

木村由伸瞥了一眼關家慧,搖了搖頭,就從手提袋裡拿出一件東西遞給謝子言,笑嘻嘻地說:「送你的禮物,我聽鶴田說過你喜歡音樂盒,剛好在巴黎看到這個音樂盒,就帶回來給你了。」

這是個長約十五公分寬約十公分的精美木盒子,盒蓋上畫著一隻展翅的白天鵝。謝子言把盒蓋掀開,立刻傳出柴可夫斯基《天鵝湖》的樂聲,同時有一個穿白色芭蕾舞裝的小女人偶跳著芭蕾舞。

謝子言第一次見到這麼精緻的音樂盒,心裡正大喜著,視線卻忽然被擋住……

「好可愛啊!阿言,這是你的玩具?」關家慧嘴裡嚷著,同時伸手奪過音樂盒,拿到眼前仔細端詳。

謝子言見關家慧雙眼放光一幅愛不釋手的樣子。心裡立刻大喊著完了。不過這種事已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他嘴角抽搐了一下後,就當機立斷地說:「妳喜歡的話就送給妳了。」

關家慧似乎也認為這是理所當然之事,連聲謝謝也沒說,眉開眼笑地就拿著音樂盒去旁邊玩了。

木村由伸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等關家慧去坐在沙發上後,他拉了把椅子坐在病床旁,才對謝子言豎起大拇指,笑著說:「看不出來你這麼會討好女孩子啊……」

「木村叔叔,這都是你的錯!」謝子言毫無羞恥地把過錯都歸咎給木村由伸,嘟著嘴嘀咕說:「反正等我姐姐或阿容看到了,這個音樂盒就會變成她們的,我還不如現在送給阿慧,至少可以讓她今天不要再來煩我……木村叔叔,你不知道阿慧的個性,她既然看中了這個音樂盒,回香港後一定會吵著要她老爸也買一個同樣的給她。要是到時候她老爸沒辦法買到,哼哼,那下次阿慧來台灣時我就慘了,還不如現在就送給她算了。」

「啪啪啪!」

木村由伸 拍了拍手,笑著讚嘆說:「阿言,你果然是神童啊,
如果單單聽你剛剛那些話,不會有人相信你才三歲……」

謝子言翻了個白眼,不想理木村由伸這些沒營養的恭維。他才不信木村由伸是特地來送禮物的,沒事獻殷勤,其中必定有詐。

果然,就聽木村由伸又說:「對了,阿言,我要結婚了,到時候你來當花童好嗎……」

謝子言很不屑地撇了下嘴角,他前世今生加起來超過半世紀的心理年齡,可拉不下臉去當什麼婚禮花童。更何況,他很清楚木村由伸絕對不會為此事特地來一趟台灣。男子漢大丈夫講話七彎八拐地,煩不煩啊……

這時田島京見木村由伸吃憋,忍住心中大笑的慾望,微笑著對謝子言循循善誘說:「阿言,木村好不容易要結婚了,你就幫他一次嘛……嗯,我告訴你哦,另一個花童是木村的乾女兒梅艷芳,她可是長的很可愛哦!」

「哼哼,連色誘都用上了,你也太下流了吧……」謝子言心裡吐槽著,嘴上卻是說:「什麼梅艷芳,就算是有豔圓來,我也不……」

說到這裡,他卻忽然醒覺田島京剛剛說的那個女花童名字很熟,一愣後才意識到那個名字還真的是如雷貫耳,趕緊小心翼翼地問:「木村叔叔,你的乾女兒梅艷芳是不是香港人?她是不是有個姐姐叫梅愛芳?還有,她 媽媽是不是那種死要錢的個性?」

木村由伸聞言一愣,疑惑說:「怎麼,阿言你認識她們啊……呃,阿言你怎麼啦?是哪裡不舒服……田島,快叫醫生!」
這一章大部分圍繞著香港來發生
感覺很有親切感
也讓我感覺到這小說的內容也跟香港有著密切的關係
小說的內容版圖非常廣闊
可供發揮的空間著實很多
期待後來的發展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