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第112章 強盜與被搶者的討價還價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sianlight

[size=《補天》第112章 強盜與被搶者的討價還價

蔣彥士很鬱悶,俞國華也是。他是那種錙銖必較的帳房個性,對於黃潤明擺明不讓政府佔便宜很是不滿。但他的保守個性注定他不敢冒著談判破裂的風險和黃潤明對幹,所以他只是楞了一下後,就和蔣彥士低頭講了幾句。蔣彥士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就對謝文堂說:「那這件事就這樣定了吧,我們再來確認下一項,關於細川小姐要求購買公有地的事。」

「細川小姐提出的購買公有地要求,政府的態度是不允許外國人大量購地,但如果是文堂兄個人或你的公司要買,那就沒問題。不過,政府有幾個要求。第一,依法出售公有地是必須公開招標的,這次政府可以用專案方式直接出售這幾塊地給你們,但售價必須是公告地價加八成;第二,必須用黃金付款;第三,你們從十四十五號公園預定地違建戶搬遷案得到的那三塊地,應該是要建五千五百間住屋吧,行政院要求你們公司只留下一千五百間對外出售,其他的四千間除做為安置違建戶外,全都要交給政府處理。」

謝文堂一方的人聞言臉色都是一變,第一和第二個條件還可以說是勒索,第三個條件就是赤裸裸的搶劫了。謝文堂深呼吸一口氣,沉聲問:「也就是說政府要購買兩千五百間房子了,那價錢怎麼算?」

謝文堂這是嗅覺到政府似有意要無償徵用這兩千五百間房子,先用話表明不接受無償徵用。這也不能怪謝文堂會這樣想,這年頭國民黨強佔強徵強買民產的事太多,不先堵住某些人的妄想可是會吃大虧的。

蔣彥士等人聽謝文堂這麼一說,不由得都是苦笑。他們當然聽得出謝文堂在憂慮什麼,而事實上謝文堂的憂慮也沒錯,因為前幾天中央黨部那邊確實有人提議直接徵用,而蔣介石確實也一度考慮這樣做。不過,由於行政院這邊反對,蔣介石也覺得不能把謝家這隻會下金蛋的雞給宰了,這才會在今日把這件事放上談判桌來。只是,上頭交代的購價實在是讓他們不好開口啊!

再怎麼難開口也得開口,所以蔣彥士還是報出「建屋成本加百分之五,還得你們提供三十年的低利分期付款……文堂兄,這批房子是要讓公教人員申購的,希望你能配合政府的施政。」

「建屋成本加百分之五,還要有三十年低利分期付款?你乾脆明說這是搶劫好了……」謝文堂心裡大罵,要知如果按這個條件,那誠信建設可就賠慘了。而且,照顧公教人員是政府的責任,哪有要民間企業流血幫政府照顧公教人員的事?這根本就是變相的搶劫啊……

強盜告訴被搶者說,因為我要讓嘍囉的生活過的好,所以你必須乖乖配合把財產交出來……可悲的是,被搶的人還不能反抗不能說不,最多只能討價還價,期望強盜的胃口不要那麼大。

被搶者謝文堂足足沉默了四分鐘,才在眾人的目光中緩緩說:「用黃金付款這一點,很不合理,但我勉強可以接受。不過,我現在手頭上沒那麼多黃金,你們讓我先用現金支付,一年內我把等值的黃金賣給政府……」

謝家手上的黃金不夠?

蔣彥士與俞國華聞言都是眉頭一皺,因為這與他們得到的情報有出入。要知不計在倫敦國際黃金市場買入的黃金,單單這半年來細川舞子買屋購地付出的黃金,初估就至少有兩三百公斤。現在謝文堂說手頭沒那麼多黃金,誰信啊!

謝文堂將蔣彥士等人的神情看在眼裡,他卻不想解釋,只是繼續說:「以建屋成本加百分之五的售價出售,還要有三十年低利分期付款……對不起,我無法接受!如果接受政府的要求,我的公司就要倒了!」

蔣彥士等人都沒想到謝文堂會這麼乾脆地拒絕,眼中都露出驚訝不信的眼神,一時之間都不知該如何反應,會議室內立即瀰漫一股冰冷的氣氛。

僵持了一分多鐘後,細川龍馬打破沉默對蔣彥士等人說:「看來貴國政府還是抱著殺雞取卵的想法啊……算了,我請田島幫你們算一算帳,你們就會知道你們的要求不但是在摧毀我們的計畫,也是在扼殺你們自己的利益。」

田島京聞言先是嘆了口氣,這才淡淡說:「剛剛謝桑說到現在手上的黃金不夠時,我注意到俞部長露出懷疑不信的表情。我想我還是先把黃金的事解釋一下吧……」

「我猜測你們之所以要求謝桑用黃金支付購地款,應該是已經從倫敦那裡得到一些消息吧……沒錯,我們確實是從國際黃金市場上搶購了一批黃金,正確的數量是……嗯,至二月底為止,我們購進了八百二十五萬六千六百盎司,換算成公制就是兩萬三千四百零七點八七八公斤……不過,你們有沒有想過,倫敦國際黃金市場向來是猶太金融家與法國銀行家壟斷的,為何我們能買到這麼多黃金?」

這也是兩蔣的財金與外交幕僚一直百思不解的問題,今天蔣介石參觀完新世紀綜合離去時,還私下交代俞國華要把這件事弄清楚。現在田島京主動把這個問題拋出來了,俞國華不由得精神一振,身體微微前傾,雙眼直盯著田島京。

與俞國華剛好相反,田島京卻是將身體往後靠上椅背,似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樣淡淡說:「其實我們只是透過香港的匯豐銀行與法國的里昂國民銀行,分別與英國政府法國政府簽了一份密約。我們承諾,會將買到的絕大多數黃金分別存放在香港的匯豐渣打兩家銀行及里昂國民銀行,以供香港政府及法國政府做穩定金融之用,而這份密約的有效期限是到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底。也就是說,在五年內我們雖擁有這些黃金卻不能支配使用……我坦白告訴你們,如果五年內貴國政府想要從謝桑手上得到大量黃金,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同意我們的要求,讓香港遠東銀行來台設立分行。去年香港新世界集團入主遠東銀行後,為了強化港人對遠東銀行的信心,我們弄了五十幾萬盎司的黃金存進遠東銀行,這其中有一部份是謝桑的。當時我們和港府財政司說好了,原則上這批黃金是不能動的,只有當遠東銀行在台灣或日本開設分行,我們才可以用等值的美元英鎊換取最多十五萬盎司的黃金……對了,我還得告訴你們,日本政府也正在與我們談判遠東銀行在日本設立分行的事。」

田島京的話剛說完,蔣彥士、李國鼎與孫運璿就都側頭看向俞國華。政府內部對是否同意遠東銀行來台設立分行一事是有爭議的,而俞國華正是傾向反對遠東銀行來台設立分行的。兩蔣是很信任俞國華的,除非俞國華改變立場,否則遠東銀行要來台設立分行幾乎是不可能。

俞國華臉色凝重地想了一會兒,這才緩緩說了幾句話。只是他那一口寧波腔國語和老蔣有得比,不要說是田島京聽不懂,就連常與浙江籍官員生意人打交道的謝文堂也聽的吃力。蔣彥士見眾人臉上都露出茫然神色,只得翻譯說:「俞部長是說,他無法理解遠東銀行與港府財政司的密約……政府必須瞭解你們堅持要讓遠東銀行來台灣設立分行的原因,才能決定是否核准。他還問,如果遠東銀行來台設立分行,你們是否能保證那十五萬盎司的黃金全運來台灣?是否保證將那批黃金賣給政府?」

站在田島京的立場,他其實是反對用黃金支付購地款或將這批黃金賣給政府的。現在美元貶值壓力越來越大,國際黃金黑市的金價已經由一盎司三十五美元漲到三十六美元。且依照謝子言的未來事件簿,很快黃金就會一路上漲到足以瓦解美元黃金掛勾機制。現在把黃金釋出,縱然只是釋出一小部分,也是個賠錢買賣。但如果遠東銀行能來台設立分行,在黃金價格上略吃點虧還是值得的。所以田島京側頭看了看謝文堂與細川龍馬,見他們沒有反對之意,這才回答俞國華的問題。

「台灣的金融機構太弱小,無法支持企業的國際競爭。遠東銀行已經和匯豐、渣打以及法國里昂國民銀行簽訂同盟協議,透過這三家銀行,遠東銀行的觸角可以進入歐洲美洲和非洲部分地區。而且,今年下半年遠東銀行會在日本、菲律賓、馬來西亞、越南、新加坡、印尼和印度設立分行,明年還會在澳大利亞、紐西蘭和美加地區開設分行。也就是說,很快地遠東銀行就會成為一家業務遍佈全球的國際性銀行。只要你們對國際貿易稍有瞭解,就會明白遠東銀行來台設立分行對台灣的經濟有多重要……好吧!我就明白說了,我們想把台灣的新世紀與香港的新世界兩個集團串連起來,在國際貿易上」

「要將十五萬盎司的黃金全運來台灣是不切實際的,我們只能承諾最多運八萬盎司來台灣。至於把八萬盎司的黃金全賣給你們……嘿,其實我覺得若貴國政府真想買黃金,大可委託遠東銀行幫忙。數量多了恐怕美國和英國政府會出面阻止,但一次不超過十萬盎司應該還在美英政府的忍受範圍內。」

田島京這是委婉拒絕把八萬盎司黃金全賣給中華民國政府了,這讓俞國華心裡很不快,但他還沒表示意見時,李國鼎就搶著先對謝文堂說:「文堂兄,政府確實需要黃金來做貨幣準備,但現在政府也確實沒多少外匯,你看……」

李國鼎說的沒錯,台灣要發展經濟,貨幣發行量就必須跟上來;而要多發行貨幣,沒有足夠的黃金儲備是很危險的。偏偏現在外匯存底只有三億美元,根本無法拿寶貴的外匯去國際黃金市場買黃金,所以俞國華才會把腦筋動到謝家身上。不管是用黃金支付購地款,或是由國庫用新台幣向遠東銀行買黃金,都不會動用到外匯存底。

謝文堂沉默了一會兒,才有點為難地說:「我們把黃金的事先擱著等一下再說,先把其他的事解決好嗎?」

謝文堂這是暗示,如果其他的事都能讓他滿意,那黃金的事就好談。對此李國鼎只能苦笑著向俞國華做了個「抱歉」的手勢,而俞國華也只能嘆一口氣,無奈地點點頭。

田島京見狀,立即搶著說:「先把那批房子的事解決吧……各位,我們先看一下地圖,瞭解一下那三塊建地的位置。」

他站起身來走到牆邊,牆上掛著幾張地圖,其中有一張大尺寸的台北市地圖。他指著復興南路與縱貫線交叉的位置說:「市政府賣給我們的地有三塊,我們分別編號為A、B、C。編號A的地在鐵路與復興南路交接處的西南面,面積有兩千一百一十二坪。B地位於臺北市政府的民生社區計畫區內,靠近基隆河的這一大塊,面積有零點三五平方公里,也就是十萬零五千八百七十五坪。編號C的地在機場西南邊,靠民族東路這一塊塗了藍色的土地……」

田島京的手指在地圖上比劃著,如果謝子言在這裡,大概就會對著地圖上這三塊塗了藍色的地流口水了。但現在是一九六八年,新生南北路以東的地方仍多是農地、荒地或滯洪地。所以只聽田島京悶悶地說:「臺北市政府要求最遲在三年後……也就是一九七〇年十二月底前完成違建戶搬遷安置工作。我們找專家評估過,B地的情況很糟糕,到雨季時一定會淹水。如果要做排水工程,至少得花上一兩千萬元和兩年的工作時間,而且還需要市政府在附近建抽水站才行……」

田島京說到這裡,很哀怨地瞥了高玉樹一眼,這才又說:「C地的狀況也不好,不但地勢低窪容易淹水,還有根本無法解決的機場噪音問題。也就是說,如果要履行與市政府的合約,我們只能先全力開發A地……」

田島京的手指重重地往地圖上的A地一按,嘆了口氣後又說:「我們去林森北路那裡調查過,大多數的違建戶都說,雖然他們現在的居住環境很惡劣,但因為位於人口集中的舊市區,做點小生意還是可以餬口的,如果搬遷後安置的新住處沒辦法讓他們做生意賺錢,那他們寧願不搬。而以現在A地所在的區域環境,顯然無法滿足那些違建戶的期望……」

A地位於未來的捷運忠孝復興站對面,但現在尚未改名為忠孝東路的忠孝路兩側多是農地荒地,復興南路也只是一條寬二十公尺的小馬路,還只通到仁愛路而已。加上這時代交通建設的限制,使舊市區的人很少到這荒郊野外來。在此情況下,就算十四十五號公園預定地上的一千多戶違建戶都搬來這裡,稀少的消費人口也無法發展出繁榮的商業。

這時就聽田島京又嘆了口氣,郁郁地說:「要讓那些人願意搬遷,不能只蓋房子了事。我們在鐵路與復興南路交接的其他三角都買了地,與A地連在一起就成了一塊接近一萬一千坪的基地。我們對這塊基地做了完整的規劃,初期除了八十四棟七樓雙拼公寓外,還有二十棟五樓的集合式住商混合大樓,這二十棟住商混合大樓的一二樓都是店面,這些店面共有兩百四十間店面。之後我們還打算建四棟商業大樓和六棟辦公大樓,開設百貨公司、大型超級市場、電影院、保齡球館和溜冰場;此外,我們也規劃了四個社區公園,一棟有四千個座位的室內體育館,一座有八百個座位的戲曲表演廳……我們的計畫是,七年後吸引一萬五千人在這個社區居住活動,十年後經常性活動人口達到兩萬人。這樣才能讓這個社區繁榮起來……」

田島京講到這裡,快步走到牆角。牆角處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放著一個具體而微的沙盤,沙盤上有一片房屋模型。他指著沙盤說:「這就是那個社區的模型,你們看了後應該會對這個社區有比較直觀的認識……對了,這個社區會有雨水污水分離的下水道,社區內道路會採我們正在實驗中的吸水路面,地底下有十二個洩洪池,房屋屋頂都有雨水收集系統。根據我們的水利專家估計,只要子雨量在八十公釐內就不會淹水;同時雨水收集池與地下洩洪池的水可以提供馬桶用水,這可省下不少水費。」

田島京深呼吸一口氣後,苦笑著繼續說:「我們相信這個規劃能提供足以吸引人的商業能量,但這麼一來這些住屋與店面的售價會很貴。我們初估每坪的售價至少要一萬一千八百元才能達到整體的收支平衡。那些違建戶是負擔不起這個價錢的,所以謝桑要求每坪的售價不能高於四千元……」

田島京搖了搖頭,無奈地說:「每坪四千元的售價會讓公司賠慘的,所以我向謝桑建議,除安置違建戶外,原則上其他的房屋和店面都只租不賣,而且我們會和那些安置戶簽約,要求未來若他們想出售房屋時,我們有優先購買權。我坦白告訴你們,這樣做是著眼於十年以後。十年後這個區域應該已經發展起來了,那時這些房屋店面和辦公大樓就值錢了。」

田島京說到這裡,雙手一攤無奈地說:「各位,這下你們該知道為何不能用建屋成本加百分之五賣給公務員的原因了。當然,如果是把社區整體建設成本攤進去,那就算賠本也不會賠太多,那或許還可以商議……」

蔣彥士和幾個同僚都是越聽越心驚,幾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苦澀。他們都聽沈之岳講過,蔣經國本來是要謝文堂把這些房屋「樂捐」給政府的,但北門平交道衝突事件發生後,為了安撫謝家,才改採由政府低價收購的方案。只是如今聽了田島京的分析,他們都知低價收購的想法怕是懸了。問題是,這是小蔣交下來的任務,誰也承擔不了弄砸後的後果啊!

蔣彥士知道這時只能和謝文堂套交情了,他自知在這一點上自己是比不上與謝文堂算是舊識的李國鼎,所以又側頭向李國鼎投去一個求助的眼神。

李國鼎心裡苦笑,遲疑了一下後,還是對謝文堂說:「文堂兄,我知道你的困難了,但是……」

頓了一下後,他才滿臉愁色地說:「文堂兄,你們這批房子蓋的太好了,賣的也算公道,可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啊……現在那批違建戶得了這麼大的好處,那些奉公守法的公務員會怎麼想……文堂兄,這不只是政府的困擾,恐怕對你也不利啊……」

謝文堂暗自嘆了口氣,當初他之所以答應高玉樹接手十四十五號公園預定地違建戶的搬遷,實有私人感情因素在內。十四十五號公園預定地舊稱三板橋,裡面有一大部分是日人三橋町墓地,謝文堂讀太平公學校(太平國小)時的啟蒙老師就葬在那裡。國民黨來台後軍眷與難民佔據三板橋,任意毀壞日人墓地建屋,這讓感念師恩的謝文堂耿耿於懷。只是在國民黨的愚民統治下,任何公平評價歷史者都遭到嚴酷的鎮壓,謝文堂自不會自找麻煩。所以高玉樹一提要設法遷走那些猶如盜匪一樣的違建戶時,謝文堂想都不想就答應接手。

不過,做生意不能全憑意氣,更得考慮利益得損。以全額負擔違建戶搬遷與安置費用,換取向市府購買中山北路南京東路口的土地以及三塊用於安置違建戶的土地,這筆買賣絕對是合算的。因為姑且不論那三塊有待開發的土地,單是中山北路南京東路口的那一大塊地,開發後的價值絕對會有幾千萬元利益。更何況那三塊新地雖需投入大量金錢開發,可是一旦開發完成,假以時日必有百倍的回收。只是,這時他也不得不承認,李國鼎說的不無道理。

  事實上,前一陣子高玉樹也和他談過類似的問題。在十四十五號公園預定地違建戶搬遷安置方案傳出後,那些當事人的違建戶還在猶疑著要不要接受,一些市議員卻已經先叫起苦來。大家的選區裡都或多或少有些佔用公有地的違建戶,現在高玉樹在處理十四十五號公園預定地上的違建戶時開了個惡例,其他佔用公有地的違建戶自然也會要求比照辦理。

人性貪婪,欲壑難填。謝文堂知道當初思慮不周,已經為自己招惹了一群餓鬼。若是花錢能了事也就算了,怕的是就像李國鼎擔憂的,做好事還惹人覬覦,無端招來禍事……

沉默了一會兒後,謝文堂緩緩說:「蔣秘書長,剛剛田島京也說了,復興南路那塊地投入太大,蓋的房子卻不多,確實很難再挪出來賣給政府。而民生社區和機場旁的地也需要投入大量金錢和時間整理,其實也不適合賣給政府。但你說的也有道理,所以我有個提議……」

說到這裡他頓了一下,在腦中想了想剛剛想到的方案,確定沒什麼大的後遺症後,這才繼續說:「我的公司在景美和三重重新路各有一個建案,景美那個建案有八十六棟雙拼五樓公寓,三重那個建案比較大,有兩百七十二棟雙拼五樓公寓,兩個建案加起來總共有一千七百九十間房子。這兩個建案的成本比較低,預定的售價也低,如果政府有需要,我可以拿這兩個建案來配合政府的政策。不過,建屋成本加百分之五的售價是不行的,現在市場上其他公司都是賣一間賺一間,我的要求不高,只要求有兩成的利潤……我賣的是成屋,資金壓力比別的公司大,兩成的利潤其實等於沒賺……」

他頓了一下後又說:「其實我蓋的房子每一間再小也是二十坪左右,並不符合政府的國民住宅規定。所以安置十四十五號公園預定地違建戶的建案並不是引用《興建國民住宅貸款條例》,而是引用去年台灣省政府鼓勵私人投資興建供租售之住宅的辦法,只是我不需要向政府借貸興建資金,購屋貸款也不是由公營行庫承辦。在此過程中市政府要做的,只是賣地給我以及做相應的土地使用變更。這樣做的好處是政府的業務壓力少很多,蓋的房子較大品質也較好,容易被市場接受。如果政府覺得這個做法可行,我倒是樂意每年都拿出一千五百戶左右的房子來配合政府的政策。只是,土地方面還需要政府幫忙。」

台灣的政府介入民間住宅興建始於一九五三年,當時克蒂颱風襲台,上千民宅受損,又以基隆最為嚴重。那時基隆是台灣最大的進出口貨運港,為了安撫受災嚴重的碼頭工人,在美軍顧問建議下動用美援貸款給工人自建住宅,貸款分十年無息按月攤還,因此這批住宅可稱是台灣最早的分期付款房屋。只是,由於國民黨只是為了安碼頭工人之心才行此政策,因此只核准一百零二戶的貸款,且限制每戶住宅只能建八坪。

一九五四年時,國民大會召開第一屆第二次大會,被國民黨倚為統治正當性來源的國大大表趁機向蔣介石勒索討要住屋,加上隨國民黨流亡來台的兩百多萬外省人有嚴重的住屋壓力,政府才開始實施興建國民住宅政策。

一九五九年,政府訂頒《興建國民住宅貸款條例》做為實施國民住宅政策的依據。該條例第二條規定,以「公教人員,及一般需要住宅之市民為對象」。而在附帶的注意事項中,又規定以「外省人及眷屬或擁有國民黨黨員優先居住」。換言之,當時政府之所以興建國民住宅,主要還是為了拉攏支持國民黨的外省公教人員及國民黨員,而非是解決社會中下階層的住宅問題。

一九五九年時,台灣省政府成立「台灣省國民住宅興建計畫委員會」來落實中央的國宅政策。同年省政府制定《台灣省國民住宅興建管理辦法》,以補充《興建國民住宅貸款條例》之不足。其中新增了國宅採貸款自建、政府興建、鼓勵投資興建、機關學校貸款興建員工宿舍等四種形式進行,而資金來源有美援、土地增值稅、社會福利基金、國內外融通資金等。像台北中華路的中華商場,即是由原佔住中華路鐵道旁的外省難民貸款自建。

今年是一九六八年,國民住宅政策正式實施邁入第十年,但成果實在乏善可陳。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為了壓低造價與售價,每一間國宅的坪數只有六到八坪。這種小坪數的房子只適合那些隨國民黨流亡來台的單身難民,對已結婚生子者卻顯然是太小了。而且,只要是政府自建或發包興建的國宅,普遍都因官員貪瀆或官商勾結以致於品質堪慮。

國宅的成效之所以不彰,說穿了還是國民黨只把台灣當成暫棲之地,視國宅是安撫追隨者的臨時住屋。也因為國宅的特殊政治性質,這時代能承包興建國宅的都是外省建商,尤其是江浙人開的建商。這些外省建商或許會把工程再轉包給本省人開的小公司,但稍有規模的本省建商是不會承包這些工程的。這不只是心理上不願為外省人蓋房子,更是因為國宅工程被層層盤剝後根本沒有利潤,要想有利潤就得偷工減料。

謝文堂也不做國宅工程,這次的違建戶安置工程其實也不能算是國宅工程。但他沒想到,這件違建戶搬遷安置案會惹出這麼多風波。為了免除後患,他才提出每年提供一千五百戶房屋配合政府的政策。

蔣彥士等人知道這應該是謝文堂的底線了,幾人低頭討論幾句後,仍由蔣彥士代表說:「文堂兄,你那景美與三重的房子好像還在蓋吧,政府要派人監工,你不介意吧?」

「當然可以,不過……」謝文堂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後,問道:「那具體是怎麼處理……是我的公司把房子賣給政府,再由政府賣給購屋者,還是我們直接和政府核准的購屋者交易?」

這一問大有學問,如果是採第一個模式,那就是循國宅的運作模式,由政府拿錢買斷這些房屋,而購屋貸款由購屋者向政府指定的公營行庫申貸,已不關誠信建設的事。若是後者,那就與現行的國宅模式有極大差異,比較像是誠信建設與政府合作進行特定團體的優惠購屋方案,由符合購屋資格者自己和誠信建設洽談購屋事宜,購屋貸款也由與誠信建設合作的金融機構承辦。

  蔣彥士又與俞國華低頭商議,李國鼎與孫運璿也不時插上幾句,看得出來幾人間意見似有不同。但這不關謝文堂的事,他冷冷看了一會兒後,側頭低聲與細川龍馬說:「龍馬,我很不習慣這樣談事情,等一下盡量讓你和田島來講……」

「我也不習慣啊……」細川龍馬苦笑著說,伸手揉了下太陽穴後又說:「文堂叔,待會我和田島就盡量不和他們講廢話了,唉,我還和惠特尼先生說晚上會回醫院和他談談呢,也不知這邊要拖到幾點……」

……………

就在細川龍馬嘀咕之時,離謝子言的病房才十幾公尺遠的另一間病房裡,尼爾斯.惠特尼正與他的弟弟麥克.惠特尼談論著。

「你的意思是,那個小男孩沒有把資料全交出來?」麥克.惠特尼啜飲一口咖啡,不禁皺了皺眉頭,嘟嚷說:「這裡的咖啡真難喝,真不知道你怎麼能在這個島待那麼久……」

「我是在工作……」尼爾斯.惠特尼邊說邊抽動著鼻子,忍了又忍後還是低聲咒罵:「麥克,你這個蠢蛋就不能去外面喝咖啡嗎?」

他的腸子受傷,傷口尚未癒合,根本不能喝咖啡。剛剛他見麥克.惠特尼端著一杯咖啡進來就知要糟。果然,從小就被他壓到底的蠢蛋弟弟就是想趁機報仇。

麥克.惠特尼嘴角一揚,笑嘻嘻地說:「你以前不是告訴我,要想成為一個成功的人就得有非凡的忍耐力嗎……」他說到這裡,見尼爾斯.惠特尼的臉色已經變成豬肝色,不敢再揶揄,話鋒一轉說:「我聽醫生說你的傷勢痊癒的速度異乎尋常,他們認為這可能與一種奇怪的華人藥物有關,他們準備回本土後仔細研究這種藥物……你說如果我們把這種藥物的配方弄到手,會不會是一門不錯的投資?」

威廉.衛斯理不敢用雲南白藥,在東亞已經混了二十年與許多華人打過交道的尼爾斯.惠特尼卻不同。事實上,許多和他有類似經歷的美國人都不敢小覷中藥的功效,像駐越美軍就派人在香港蒐購來自福建的片仔癀,因為美軍發現這種主治消腫止痛、清熱解毒的中藥在熱帶叢林作戰時非常有用。所以尼爾斯.惠特尼知道謝子言使用白藥後結果超好時,立即要求鄭曼青用白藥為他治療。

美國政府派來的醫療團本來是反對尼爾斯.惠特尼「冒險」的,見這種來路不明的藥粉竟然有神效後,立即爆發出科學研究的熱情,決定破解白藥的成分。被家族派來執行祕密交易任務的麥克.惠特尼也嗅覺到了其中隱藏的商機,就有了弄到配方自行生產的念頭。

尼爾斯.惠特尼瞥了弟弟一眼,搖搖頭說:「只要你把家族交代的事辦好,其他的都隨便你。」

這次麥克.惠特尼打著探望受傷的哥哥的名義來台,其實卻是來執行惠特尼家族和惠特尼投資基金交辦的任務。當初細川龍馬答應交出謝子言那本未來事件簿的條件之一,是要求取得在阿拉斯加探勘凱採石油的權利。美國政府是不可能同意讓亞洲人取得這項權利的,但如果是一家以美國資本為主的跨國公司那又另當別論。所以在惠特尼家族出面協調下,一家由惠特尼家族與霍華.休斯帶頭,近十個美國豪門家族聯手佔了七成股權的新石油公司就出現了。這次麥克.惠特尼來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讓佔有三成股權的謝文堂與細川龍馬簽署幾份關鍵文件,同時也要把謝子言那本預言未來事件的筆記帶回美國。

除此之外,麥克.惠特尼還接到家族的指令,對謝家與謝子言進行全面的調查,評估是否有值得進一步投資謝家與謝子言的價值。

麥克.惠特尼是台北時間三月二日清晨到台北的,稍事休息後,立即就投入工作中。他不懂中文,但他帶來的幾個專家都懂。在這幾個專家的協助下,這幾日他花了許多時間去分析謝子言寫的那些東西。他越看越心驚,也越看越迷糊,不得不向尼爾斯.惠特尼求教,卻沒想到後者給了他「謝子言沒完全吐實」的結論。

「這怎麼可能?他只是一個三歲的小孩……」麥克.惠特尼瞪著哥哥,很不服氣地反駁:「我看問題應該是出在那個叫細川龍馬的日本人,日本人都是狡猾奸詐的,何況他還是那頭狗熊的親戚!」

尼爾斯.惠特尼很不耐煩地看了從小就眼高手低的弟弟一眼,淡淡說:「不要讓你和細川國彥的私人恩怨蒙蔽了你的眼睛……你都和那個小男孩見過幾次面了,難道你沒發現那個小男孩有著與年齡完全不合的成熟心智?」

「那又怎樣?」麥克.惠特尼反駁說:「我又不是沒見過天才兒童,可是這能代表什麼?」

尼爾斯.惠特尼用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看了弟弟好一會兒,見他仍一臉不以為然的樣子,只能無奈地嘆一口氣,語氣無力地說:「不講我幾次和邊森見面的經驗,就說你昨天和他談話的事吧……你說你問了他美國怎麼可能會輸掉中南半島戰爭?那時是他回答你的吧?」

「我問他問題,他當然要回答……」麥克.惠特尼不以為然地嘟嚷著,端起咖啡杯又喝了一口咖啡。

尼爾斯.惠特尼皺了皺眉頭,終於還是壓抑下想揚聲叫門外的警衛進來把這個混蛋丟出去的衝動,冷冷說:「這是個牽扯很廣很複雜的問題,你問邊森這個問題時,細川龍馬就在一旁,回答你問題的卻還是邊森。而邊森說的頭頭有道,還是一套與國務院和國防部那些人完全不同的說法,但連我都覺得邊森的說法非常有道理……這麼明顯的事,難道你還看不出來?」

這次麥克.惠特尼沒有立即反駁哥哥的話,而是皺眉苦思。好一會兒他喃喃自語說:「難道說如果我不問他,那小鬼就打算用幾行字打發我們了?這真的是一個小男孩的自主意志?這、這……這未免太可怕了……」

「哼!你以為華盛頓為什麼要保護邊森和他的家人?」尼爾斯.惠特尼嘴角帶著一絲譏諷,為自己的分析下了結論:「他是一隻在我們經驗法則之外的小狐狸,現在我們還不能完全知道他擁有什麼與知道什麼,但我很肯定的是,他能幫美國獨霸世界,也能幫惠特尼家族登上前所未有的顛峰!」



150][/size]
各懷鬼胎的情節
總是能夠引人入勝
私下間的對話
透露更多的計算和想法
故事最終覆蓋的範圍將能更廣更闊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