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一猜我是谁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Azure

猜一猜我是谁





一个路牌,上面有三个大字:“吴中路”。 吴中路是一条繁华的马路,车水马龙,不过,离路牌不远处有个建筑工地,虽然建筑工地被画满儿童画的围墙围了起来,但是,围墙仍然封闭不了建筑工地的尘土,当滚滚车流经过围墙附近的道路时,仍然卷起大量尘土。
一个穿着上面印有黄花的紫色连衣裙的看起来有二十多岁的漂亮姑娘,向路牌匆匆瞥了一眼,就沿着人行道款款走来,她面带微笑,眼睛特别清澈明亮。她的美丽显然打动了不少人,因为有不少路人把脸转向她走的方向,更有一些年轻小伙干脆停下脚步,目不转睛凝视着她。有人小声嘀咕:“这个姑娘真漂亮啊。”
漂亮姑娘在一家名叫“古龙房产”的中介店门口停了下来,原来,她被贴在地上的一张上面写着字的正方形黄纸吸引了。她弯下腰仔细看,黄纸上面这样写着:“九亭独栋别墅求租(限女性),二楼一室40平方米,带卫浴设备,月租1500元,有意者请电:139,,,,,。
漂亮姑娘掏出一红色手机打起了电话,电话里面传出了一女人娇滴滴的声音:“谁呀?”
漂亮姑娘回答:“黄纸上写的东西是真的吗?我想租你的房子。”电话里面笑了几声:“当然是真的,不过你要把你的近照先发给我看看再说。”



漂亮姑娘按了一下别墅的门铃。漂亮姑娘环视了一下周围,她看到别墅门前是个大院子,左边有长椅右边有秋千,院子里种着几棵桂花树和几棵漂亮姑娘叫不出其名字的树。但是草长得很高很乱,有些落叶散落在草里,似乎没人整理。
别墅的门开了,漂亮姑娘的脸上顿时出现了惊讶的表情。
一个披着长长白发的中年女人,在对着漂亮姑娘笑,笑容怪怪的,似乎有些无法言说的意味。
漂亮姑娘自我介绍;:“我是来看房的。我叫李咏咏。”
中年女人又笑了笑:“和照片上一样,果然漂亮。我叫王慧兰,以后你叫我王姐好啦。”
李咏咏问:“我搞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找个漂亮女人租你的房子?”
王慧兰又笑了笑:“养眼呗,女人也需要养眼。你放心,我不是同性恋。”
王慧兰指了指楼梯:“你上去看看吧,你的房间在上面,右边那间。”



李咏咏坐在别墅客厅的大沙发上,她的面前是一张雕花的白色茶几。白色茶几的上面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王慧兰则躺在李咏咏对面的大沙发上。
王慧兰问:“李咏咏啊,怎么样,房间还满意吧?”
李咏咏:“太满意了,王姐,1500,这么豪华的房间。”
王慧兰笑了笑:“一楼的厨房,你想吃什么就去烧,水电煤气都算我的。不过,我这里有个规矩,你不能带任何人来我家,亲戚父母都不可以。”
王慧兰又问:“李咏咏啊,你这么漂亮。怎么还是一个人过?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又有钱又帅气的男人?”
李咏咏羞涩一笑:“又有钱又帅气的男人,我见过很多。我只想找一个真心爱我的男人。可是我找不到。我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
王慧兰笑了笑:“是有点高。你从江苏来到上海,找了个什么工作?”
李咏咏回答:“在中学当老师,化学老师。我没有什么大的本事,养活自己还是可以做到的。”
王慧兰哈哈大笑起来:“老师?你无论怎么讲课,都免不了被学生喜欢吧?”
李咏咏受到感染,也笑了起来:“好像是这样。”
李咏咏注意到王慧兰的手指甲涂着红色的指甲油。



 李咏咏从徐家汇汇金百货里面走出来,这时候,汇金百货对面的马路上有一辆奥迪因为堵车正停着,司机是个模样特别英俊的小伙,正在东张西望,小伙看到了李咏咏,连忙打开车窗,掏出手机拍下了人群中李咏咏的照片。司机下了车,望了一下,李咏咏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小伙的奥迪车停在宏金大厦前面的停车场,小伙下了车,走进宏金大厦。
宏金大厦里面的标志牌上面写着:5F,金星商务咨询公司。
小伙坐在一间很大的办公室里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张名片,名片上面印着:王永森,金星商务咨询公司 ,首席侦探。
小伙对面的办公桌旁边坐着一个穿黑色西装的光头中年男人,光头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一张人群中李咏咏的照片,光头中年男人面无表情地说:“如果这个女孩在商场里面用银行卡消费过,我们大约一周内就可以找到她。如果没有,那要花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找她。”
小伙走过来,递给光头中年男人一张卡:“王先生,这卡里有十万元。拜托了。”



这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夜。
夜深人静是做梦的时间。
李咏咏睡在别墅二楼右边房间里的大床上,她显然睡得不踏实,翻过来覆过去。
这时候。房间里有了异样的变化,地板上和墙壁上开始生长出白色的长长的毛,而天花板上面则陆陆续续伸出一只只血淋淋的人的手掌。
一个穿白衣戴白帽的黑脸男人踩着白色的长毛踉踉跄跄走了进来,他猛一下掀开李咏咏的被子,大叫起来:“你是谁?怎么睡在我的房间里,难道你是吴丽珠的妹妹?”白衣白帽的男人扒开李咏咏的睡衣,李咏咏圆圆的两只乳房露了出来。
似乎有风凌厉吹来,一切,包括房子,开始摇摆。
李咏咏大叫一声睁开了眼睛,李咏咏按了一下开关,台灯亮了。周围一切正常。但是,李咏咏发现,自己圆圆的两只乳房露在外面。
李咏咏重新穿好睡衣,叹了一口气,她用手按住头部两侧的太阳穴,揉了起来。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有几声鸟叫。
李咏咏坐在别墅客厅的大沙发上,雕花的白色茶几上面放着鸡蛋,面包和一杯牛奶。
王慧兰则躺在李咏咏对面的大沙发上。
王慧兰问:“李咏咏啊,最近你好像总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啊。有什么心事吗?”
李咏咏叹了一口气:“王姐,最近我总是做恶梦,怪梦,不可思议的梦。”
王慧兰笑容怪怪的:“做恶梦?我有一个祖传的偏方,可以让人不做恶梦。要不要试试?”
李咏咏露出惊讶的表情:“有偏方可以让人不做恶梦?不过,王姐啊,你知道,我可是化学老师,从来不吃中药草药之类的东西。我不太信。”
王慧兰笑容怪怪的:“李咏咏啊,最近我要出去几个月,这房子交给你了,你不许带任何人来我家啊。”
李咏咏笑了笑: “王姐,你还不了解我?我可是重合同守信用的人啊。这样吧,王姐,要不我干脆暂时另租房子住几个月,等你回来我再住进这别墅怎么样?”
王慧兰摆摆手:“不用不用,李咏咏啊,说笑呢,我信得过你。”
王慧兰笑容怪怪的:“李咏咏啊,我出一个谜语,看看你能不能猜出来。”
李咏咏笑了笑: “王姐,我猜猜看吧。”
王慧兰笑容怪怪的:“李咏咏啊,那我出谜语了啊。头枕着早晨,脚枕着黄昏。打一动物。”
李咏咏一惊: “头枕着早晨,脚枕着黄昏。打一动物。什么动物呢?好怪的谜语。”


李咏咏在学校食堂里面排队打饭,轮到李咏咏站在卖菜窗口的时候,里面走来了那个在汇金百货对面的马路上拍下了李咏咏的照片的年轻小伙,年轻小伙一副厨师打扮,他向李咏咏作自我介绍;“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田丰收,是学校食堂新来的员工。我是你的粉丝,为表示我自己是你的真粉丝,我向厨师学做了几个菜,来表表心意,希望李老师能够笑纳。”
田丰收从卖菜窗口里面走了出来,向李咏咏作了一个手势,“请李老师用餐!”
对面的饭桌上面摆着几碟小菜和一碗饭。
李咏咏有些犹豫:“这,这合适吗?”
田丰收笑言:“有什么不合适的?私人宴请,我既不是你的部下又不是你的学生!你要是不吃就是瞧不起阿拉食堂工人!”
李咏咏笑了,她对这个面容英俊的家伙竟然很有好感,感到自己也无法免俗:“好吧,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李咏咏走到饭桌边坐了下来,发现这几个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而且菜看起来做得非常精致。
李咏咏品尝了一口,发出感叹:“嗯,好吃,好吃,色香味俱全啊。”
李咏咏看了看田丰收,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几道菜?”
田丰收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是你的真粉丝,对你的爱好实在是了如指掌啊。”
李咏咏指了指麻婆豆腐,问:“你这麻婆豆腐烧得不错,我想请教一下是怎么烧出来的,好回去自己做。”
田丰收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他抓了抓厨师戴的那种白帽子:“厨师手把手教,现学现做,李老师,我真的不好意思,烧好后我就忘了这菜的做法。”



李咏咏正在别墅一楼的的厨房里炒菜,锅碗瓢盆交响曲,忙的不亦乐乎。忽然听见门铃响,李咏咏跑出厨房,从门的猫眼里面看到外面站着一个人,长得酷似自己。她拿起对讲机,问:“你是谁啊?”门外哈哈大笑:“李咏咏啊,是我,你的王姐,我按照你的照片做了整容手术,全身手术,花了几十万大洋啊,怎么,你还不开门?让我自己掏钥匙开门?吓坏了吧?是不是我的声音也和你特别像啊?”
李咏咏惊魂未定:“我这就开门。”
王姐进门,把头发撩起来,黑头发里有一束白发。她的手指甲涂着红色的指甲油。“李咏咏啊,我留下一束白发没有染黑,好与你有所区别。我这手术啊,是在九院做的,钱花得值吧?以后啊,担心我抢你的男朋友哦。”
李咏咏有些哭笑不得:“你这是在唱什么戏啊。王姐,你太搞笑啦。”




李咏咏在办公室里面批改试卷,她显然在很认真的工作。
李咏咏抬起头来,伸了一个懒腰。
这时候,另一位也在批改试卷的戴眼镜的女老师看见李咏咏伸懒腰,也站了起来:“改卷子太累,休息一下?”
戴眼镜的女老师走到李咏咏的面前,“李老师啊,你好有福气啊。”
李咏咏继续伸懒腰:“我辛辛苦苦教书,有什么福气啊?”
戴眼镜的女老师笑了笑:“食堂那个田丰收,就是你的那个粉丝。他来头不小啊。”
李咏咏转过头来,笑盈盈地问:“来头不小?怎么个来头不小法?”
戴眼镜的女老师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那个田丰收,本来是山西一个煤老板的儿子,本来可以舒舒服服当个公子哥。可是啊,因为煤老板执意要和田丰收的妈妈离婚,田丰收一怒之下,竟然与老爸彻底决裂。田丰收这个家伙,硬是白手起家,和几个同学一起在上海创办了一家公司。他非常精明能干,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据说公司现在年利润有好几个亿人民币呢。”
李咏咏打断她的话:“我说刘老师,你怎么这么了解这个田丰收啊?”
刘老师大笑起来:“物理组的那个钱复成老师你知道吧?他原来是在田丰收开的公司干,因为犯了个大错被田丰收开除。开除!不过他们之间的私人关系不错。田丰收见了你,居然爱美人不爱江山,把公司股份转给别人了,立志非你不娶。田丰收本来是想让钱复成老师介绍他来我们化学组,好和你经常见面。可是田丰收学的是机械,而且是专科,又没有教师资格证,所以校长不要他。田丰收这小子干脆就进了食堂,许多高中小女生已经迷上他了,不信你去看看,田丰收卖菜的窗口人山人海,女多男少,要是知道他富可敌国,而且爱着你,还不吓跑一大半?”
这时候,进来一个年轻女孩:“李老师,校长找你谈话。”
李咏咏问:“校长前天已经找过我谈话,怎么又要找我谈话?”
年轻女孩回了一下头:“不知道。”

十一

一间豪华气派的办公室,门右边的墙上有一金色长方形牌,上面写着:校长办公室。
李咏咏坐在校长办公室里面的沙发上面,李咏咏的对面坐着两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头一胖一瘦。
胖老头笑咪咪问李咏咏:“上次你来谈话,我向你介绍过的那个房地产公司的王总,你还有印象吗?”
李咏咏茫然:“王总?王总是谁?”
胖老头仍然笑咪咪对李咏咏:“那个王总啊,个子高高的,长得很气派很威严,他经常向我校捐款捐物,我校的许多活动,正是依赖王总的大力支持才得以顺利进行,比如去年的学生艺术节。”
李咏咏一点也不以为然,她心不在焉地听着。
胖老头问:“你看怎么样?”
李咏咏对胖老头说:“封校长啊,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去改卷子去了。”
封校长摆了摆:“改卷子不急。我们谈的事才是重要的事情。那个王总啊,想问问你对他的印象如何,愿不愿意呢,与他交个朋友。”
李咏咏对封校长说:“封校长啊,王总那个人我不敢高攀啊。我要去改卷子了。”

十二

傍晚,大街上霓虹闪耀,车水马龙。
在一家豪华大酒店的包厢里,一群人正在喝酒,席间大家觥筹交错,气氛热烈。封校长也在这一群人里面。他正在聚精会神地对付一只螃蟹。这时候,有人喊了起来:“我们大家再一次举杯,祝王总生日快乐!”一群人纷纷站了起来,封校长也笑容满面站了起来。大家一起向一个穿花衬衫的大胖子敬酒。
大胖子和封校长碰了一下杯:“封校长啊,我委托你办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啦?”
封校长有些惶恐不安:“对不起啊,王总,不太顺利啊。”
王总不耐烦地挥挥手:“那就不麻烦封校长啦,我自己来办。”

十三

雨后天晴,花显得分外艳,草显得分外绿。
李咏咏坐在别墅客厅的大沙发上,雕花的白色茶几上面放着一本书。
王慧兰则躺在李咏咏对面的大沙发上。
李咏咏问:“王姐,你怎么从来不上班啊,天天在家多没有劲啊。”
王慧兰笑笑:“我在上海有二十几套房子出租,数钱数得手发酸,那有力气上班?况且,不是有你天天陪我说几句话吗。”
王慧兰又笑笑:“李咏咏啊,我怎么觉得你最近会有倒霉事啊,你明天最好请假不上班哦。”
李咏咏不以为然:“王姐,你怎么知道我会有倒霉事呢。我一直很好啊。”
王慧兰一副认真的样子:“李咏咏啊,我有第六感,猜未来猜得特别准,你明天最好请假不要去上班哦。”
李咏咏不以为然:“王姐,就算你说得对,无病无灾我也请不了假啊。再说了,就算我请假成功,拉下的课程我还是得利用休息时间补上。行不通行不通。”
王慧兰似乎来了兴趣;“怎么样,我替你上课吧,保证没有人能够发现。”
李咏咏一惊:“不行,王姐,你不懂化学,而且你也没有当过老师呀。”
王慧兰笑着说:“不懂化学?我上中学时可是当过化学课代表哦。而且,我还是一所名牌大学数学系的高材生哦。”
李咏咏又一惊:“王姐还是名牌大学数学系的高材生?”

十四
教室。
王慧兰在上化学课。涂着红色的指甲油的手非常醒目。
黑板上写着:氯化钠的结构和性质。NaCl,立方结晶或细小结晶粉末,无色味咸。溶于水、甘油。不溶于盐酸。微溶于乙醇、液氨。在空气中有潮解性。可用于制造氯气、氢气、漂白粉、金属钠等工业原料。
王慧兰笑着讲课:“作为食盐的主要成分,氯化钠对于同学们来说绝对不陌生。为了提高大家对氯化钠的兴趣,我变个小魔术让大家看看。”
王慧兰掏出三个红色小纸包,王慧兰告诉同学们:“这三个红色纸包里面是盐,我在超市买的,可以上来三个同学看看。”
上来三个同学,看了看小纸包,三个同学都点了点头。
王慧兰告诉同学们:“我现在把这三个红纸包固定在黑板上。”
王慧兰用几个图钉把三个红纸包固定在黑板上。
王慧兰掏出打火机,告诉同学们:“我现在点燃左边这个红纸包。”

火焰燃起,竟然吞没整个黑板,一只小白兔从火焰中跳出来,东张西望,又用爪子作洗脸状,十分可爱。
火焰熄灭,白兔消失,黑板依旧,只是黑板左边红纸包消失了。
同学们热烈鼓掌。
王慧兰又掏出打火机,告诉同学们:“我现在点燃中间这个红纸包。”

十五

下课铃响了。
王慧兰被同学们围在中间。
一个男生说:“李老师,我一直喜欢听您的课,但是今天这节课啊,我将会终身不忘哎!”
一个女生说:“李老师,您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手美极了。”
另一个女生说:“李老师,最近您练字了吧?字好像比以前更漂亮一些了。”

十六

王慧兰走出了校门口。
这时候,一辆面包车冲了过来,车上下来了十几个穿黑衣服的大汉,走在最前面的家伙身材高大,满脸横肉,脸上还有两道长长的伤疤,十分醒目,显得此人特别凶狠。两道长长的伤疤一步一步来到王慧兰的面前,对王慧兰说:“李咏咏,我们王总要请你上车聊聊。”
王慧兰义正词严:“滚,我不认识你们。”
两道长长的伤疤一挥手:“敬酒不吃吃罚酒,拉她上车。”马上有两个黑衣大汉揪住王慧兰,往面包车所在的方向拉。
王慧兰大喊:“抢人啦!光天化日之下抢人啦!”
街上有几个小伙子冲了过来。
黑衣大汉们齐刷刷亮出了匕首。两道长长的伤疤狂叫:“识相的都他妈的退回去。不然的话,老子让你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几个小伙子停下来了。有个穿白色西服的小伙子掏出手机,拨了110。
穿白色西服的小伙子报警后,又用手机开始拍摄现场视频。
这时候,一辆奥迪冲了过来,在王慧兰旁边停下,田丰收下车,用脚踢倒几个黑衣大汉,可是,黑衣大汉们拿着匕首围攻田丰收,田丰收寡不敌众,终于倒在血泊中。
黑衣大汉们显然也有几人受伤,走路踉踉跄跄。
穿白色西服的小伙子用手机拨了120.。
王慧兰被黑衣大汉们塞进一辆停在面包车后面的奔驰车,一会儿,面包车和奔驰车就绝尘而去。
穿白色西服的小伙子一边大叫:“英雄,英雄。”一边奔向田丰收。

十七
奔驰车在街上飞驰。
奔驰车里,王慧兰被用胶带捆住手脚。大胖子王总在抚摸王慧兰的头发。“美丽的李咏咏啊,上课挺累的吧?这么年轻就有白头发啦。”
王慧兰冷冷地看着大胖子:“你们用刀捅了人,也不打个120?”
大胖子王总狂笑起来:“打120,?你开玩笑吧?告诉你,那个人就是死了,我也掉不了一根汗毛。”
王慧兰笑容怪怪的,似乎有无法言说的意味: “你就是王总吧?你今天想要把我怎么样?”
王总狂笑起来:“怎么样?送你进洞房啊,我们两人的洞房。哈哈哈哈!”
王慧兰笑容依然怪怪的,: “你是个流氓。”
王总把手伸进王慧兰的裙子:“我这个流氓还会写诗,天生流氓必有用,千精散尽还复来。哈哈哈哈!”
这时候,王总的手机响了,手机里面在叫:“王总,警车追过来了!”
王总命令,“拦住警车!”
王总又命令,“小李,马上打个电话给林局长,让他想想办法!”

十八

面包车在马路上横着停了下来。奔驰车走远了。
奔驰车上,王慧兰笑容变得恐怖起来: “王总,你今天会有血光之灾,你知道吗?”
王总正要说话,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原来,王总看见了一具骷髅,骷髅的长长腿骨伸过去,脚已经踩了刹车,而且伸出了三个巨大手掌按住了奔驰车里面三个男人的脸,三个男人躯体挣扎了一会,就一动不动了。
王慧兰又变成了李咏咏的样子: “几个混蛋,现在你们是暂时昏迷,等一会儿,你们就真正一命呜呼了。哈哈!”
王慧兰坐到驾驶员的位置上,开动了奔驰车,她把奔驰车开上了人行道继续行驶,然后奔驰车就驶出人行道,一头栽进河中。
王慧兰在水中打开车门,钻出水面,大声呼救。

十九

几辆警车在街上飞驰。每辆警车上都坐着几名警察。一名身材很矮但是很结实的警察包里的手机响了。身材很矮但是很结实的警察拿起手机接听: “哦哦,林局长啊,什么事啊,去局里面参加一个重要案件的分析会?马上?大家都要去?好好好。”
身材很矮但是很结实的警察关闭了手机。
“他妈的,谁不知道你林局长是那个流氓王总的后台!开会?开个屁会!继续追。”
身材很矮但是很结实的警察的旁边坐着一位唇红齿白的年轻警察。这时,唇红齿白的年轻警察说话了:“张队长,流氓王总的手下有刀,路子野,下手狠,我们事发突然又没有领到枪,这一去恐怕凶多吉少啊。”
张队长笑了笑:“小柳兄弟,我们既然当了警察就是要对得起这身警服,对不对?否则,老百姓会戳我们脊梁骨啊。”小柳点了点头。
张队长又笑了笑:“小柳兄弟啊,我这里有枪,还有三颗子弹。”张队长说完,掏出一把手枪来。
二十

前面堵车了。
张队长带领警察下了车,穿越车的长队往前面跑,看见面包车在马路上横着停,周围站着十几个黑衣大汉。
黑衣大汉发现了警察,一起拔出了匕首。张队长握着手枪大声命令:“狗日的,放下凶器,否则老子格杀勿论。”
黑衣大汉似乎没有听见,步步紧逼。
张队长果断开枪,枪一响,一个黑衣大汉捂着伤口倒地翻滚,其余黑衣大汉作鸟兽散,一个一个被警察们打翻铐了起来。

二十一

张队长带着几个警察上了面包车,去追赶奔驰车。小柳问张队长:“张队长,你的手中怎么会有枪啊?”张队长哈哈一笑:“这是军事秘密。”这时候。大家听到了王慧兰的呼救声。

二十二

太平间。里面有覆盖着白布的几十具尸体。
十几个黑衣大汉簇拥着一个长发男人走进了太平间,其中一个黑衣大汉掀开了盖在一具尸体上面的白布。死者面目狰狞。是王总的脸。
长发男人用手捂着脸,轻声哭泣起来:“哥,我来迟了,我来迟了,我来迟了!”
长发男人的哭声越来越大,后来变成了咆哮:“我要报仇。哥,与你的死有关的人全部得死!全部得死!全部得死!”

二十三

李咏咏坐在别墅客厅的大沙发上,雕花的白色茶几上面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李咏咏点着鼠标玩着游戏。
王慧兰则躺在李咏咏对面的大沙发上。
王慧兰对李咏咏说:“李咏咏啊,我这次说你有倒霉事,你果然就有倒霉事。我下班的时候啊,那个什么狗屁王总,带上一帮人要抢你去做他的老婆呢。那些混蛋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我拉上了车。不过,这车到半路上啊,被警察追,慌慌张张这车就栽进到河里面了。我大难不死,被警察救上来了。”
李咏咏大惊失色,鼠标掉到地上。李咏咏问:“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那车上的其他人怎么样啦。”
王慧兰不屑一顾:“你是问那几个混蛋啊,有什么好说的啊,死了呗。统统死啦。”
李咏咏又一次大惊失色:“死——了?”
王慧兰:“还有一件事,今天啊,有个小伙子拼命救我,这小伙子长得特别帅,动作也很灵活,却是个下不了狠手的人,寡不敌众,最后被那几个混蛋捅了好几刀。唉,这小伙子啊!听救我的警察说,这小伙子啊,是我们,哦,是你们学校食堂的员工,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呢,你看,你要不要去看望看望他一次啊?”

二十四

外科住院部。
一间病房里,几位前来看望田丰收的男女青年将田丰收的床位围着,说说笑笑。田丰收的床位周围摆满鲜花和各种礼品。
田丰收忽然大呼一声:“我的偶像来看我了!这几刀啊,挨得太值了!”
李咏咏进了病房,玉树临风,亭亭玉立。
男女青年们发出一阵惊呼。
“漂亮!” “好漂亮啊!”“真美!”“怎么不去演电影啊!可惜了!”“田哥哥啊,你应该投资拍一部言情电视剧啊,女主角男主角就在这儿呀。”

二十五

一名身材高大的警察正在向张队长汇报:“我们发现,奔驰车在人行道上面行驶了大约200米才落入河中,因此,不像一次交通事故,而似乎是有人故意让奔驰车落入河中。”
张队长稍微想了一下:“嗯,看来有必要问问这次事故的唯一生还者——李咏咏。”

二十六

病房里面只有田丰收和李咏咏两个人。李咏咏第一次仔细观察田丰收。帅哥田丰收肩膀很宽,气质如艺术家,脸为国字脸。李咏咏去过青藏高原,李咏咏发现,田丰收的一双眼睛比纳木错湖水还要清澈。李咏咏有些动心了。
田丰收和李咏咏四目相对,李咏咏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你,你这房间太乱了,我帮你收拾收拾吧。”
田丰收摇手制止:“我是你的粉丝啊,怎么能够让我的偶像干杂活呢!我请了护工呢,他马上就过来收拾。”
李咏咏没有听田丰收的,继续收拾。李咏咏对田丰收说:“别偶像偶像的,正经点好不好,叫我咏咏吧,别让人看笑话。”

二十七

李咏咏在办公室备课。
张队长带着小柳走了进来:“李咏咏,我们向你了解一下情况。我们有些疑问,你可以和我们再次说一下当天车祸的详细情况吗?”
李咏咏笑了笑:“可以,你问吧。”

二十八

夜晚。寂静的病房。田丰收正在熟睡。
李咏咏在一张椅子上面坐着,读着一本书,书名是《黑客与画家》。
突然,李咏咏听见有人喊:“失火啦!”
李咏咏去开门。门一开,一阵浓烟涌了进来。
李咏咏连忙摇醒田丰收,大声喊:“丰收。快醒醒,失火啦,我们要赶快跑。”
李咏咏扶起田丰收,踉踉跄跄向病房门口走,
也许是身体过于虚弱,田丰收没有走两步,就软绵绵倒了下去。
在烟雾中,李咏咏拼命扶起田丰收,李咏咏的声音沙哑哽咽:“丰收,我们要坚持,跑出去才能活下去。”
这时候,浓烟盖住了李咏咏和田丰收,李咏咏和田丰收一起倒了下去。


二十九

病房门口。李咏咏和田丰收躺在一起。
这时候,一个蒙面黑衣人来到病房门口,她伸出一只右手,五个指头变成五根细长的绳子,一下子把李咏咏和田丰收抓了起来,左手同时打开了窗户。右手的手臂变成了又粗又长的绳子,把李咏咏和田丰收从病房窗户放了下去。

三十

消防车呼啸而至。场面一片混乱。混乱中有人大喊:“这里有两个人!”
李咏咏和田丰收被抬上了担架。

三十一

蒙面黑衣人飘进一个树林,她脱去黑衣,把头发撩起来,她的黑头发里有一束白发。蒙面黑衣人原来是王慧兰。王慧兰从烟盒里面取出一只雪茄抽了起来。

三十二

李咏咏正在厨房忙碌。客厅那边传来王慧兰的声音:“李咏咏啊,在厨房忙什么哪?叮叮当当的。”
李咏咏大声回答:“王姐啊,我正在学着做冰肉呢。”
王慧兰问:“冰肉?冰肉是一种什么东西啊?”
李咏咏拿着一盘已经切成丁的肥肉笑嘻嘻走进了客厅,一边走一边回答:“把猪的肥肉啊,加上糖,再加上度数高的白酒,腌一段时间啊,这肥肉啊就变得晶莹透明,如冰似雪,就成了冰肉。”
王慧兰看了看那盘肥肉:“这算什么冰肉啊,不就是肥肉吗?”
李咏咏笑:“刚刚腌起来。过几天啊,白糖烧酒肥肉混在一起据说会发生化学反应,肉中油腻因此大大减少,肥肉变得比冰还要像冰,到那时候,就可以把这肥肉改称为冰肉了。这冰肉啊,入口肥而不腻、爽脆可口。我打算用这冰肉啊,做几个鸡仔饼。”
王慧兰问:“鸡仔饼?听起来像是——是不是广东食品?”
李咏咏笑:“的确,是广东食品啊。”
王慧兰问:“你是江苏人啊,怎么会做鸡仔饼?”
李咏咏笑:“田丰收的妈妈是广东人,田丰收教我的,好让我将来在他妈妈哪儿露一手。我刚学,还是不太会做。”
王慧兰问:“你这小丫头,关系发展得还挺快吗。”

李咏咏眼中有一丝忧郁:“我确定他爱现在的我。可是,我不知道他是否会在任何时间任何情况下爱我。”
王慧兰笑:“你要是信得过我,我帮你考验一下他如何?”
李咏咏问:“用什么办法考验?”
王慧兰笑:“你别管什么办法,只需要听我的吩咐即可。”
王慧兰问:“你没有跟田丰收提起过我吧?。”
李咏咏问:“还没有。”
王慧兰笑:“那好,一定要保密,不要让田丰收知道有我这个人。否则我就没有办法考验他了。”

三十三

王慧兰对李咏咏说:“你跟田丰收说,你在星金路3803弄202租了一套房子,请田丰收明天晚上六点去吃晚餐。”
李咏咏笑:“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好吗?”
王慧兰问:“一起去不行,我一个人代替你考验他就是了。不过你要把你的手机借我一用。”

三十四

王慧兰在一栋旧楼的厨房里面烧饭。
田丰收来到楼下,按了一下门铃。
王慧兰开了楼道的门,然后对楼下喊:“我在厨房忙,你上来吧,门是开着的。”
田丰收上楼,推开门走进屋。他听见厨房里在煮着什么。
忽然,一阵浓烟从厨房里面涌出,随着一声尖叫,王慧兰身上带着火,一边拍打一边冲出来。王慧兰一边拍打一边把红色手机丢向田丰收:“快打119,厨房失火了!”
田丰收打完报警电话一抬头,看见了非常可怕的景象。
王慧兰的头部笼罩在火焰中,她的手一抓,焦黑色的脸上连皮带肉血淋淋抓了下来,露出白骨,非常恐怖。
田丰收眼珠发红,哀嚎一声:“咏咏!”
田丰收破门而逃,无影无踪。
厨房里面的火仍然在燃烧。
听见消防车的呼啸,王慧兰恢复原状,走出门外。

三十五

医院烧伤科病房外。王慧兰和李咏咏坐在长椅上。
王慧兰对李咏咏说:“你给田丰收发条短信,就说你的脸被烧伤,住在宝钢医院烧伤科病房37床。如果田丰收来了,那就说明任何情况下田丰收都是爱你的。”
王慧兰和李咏咏坐在长椅上等。
窗外的景色渐渐改变,由艳阳高照到华灯初上再到万家灯火。
田丰收没有来。

三十六

李咏咏在办公室。
刘老师来到李咏咏身边,告诉李咏咏:“今天食堂卖菜的窗口里面不见了田丰收,那些少女们好失望哎,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李咏咏有些伤心:“我也不知道他到什么地方去了。”

三十七

苏州。一独栋别墅的门前。
田丰收拎着一瓶酒,歪歪倒倒走了过来,他一边大口灌着酒一边按门铃。门开了,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花白头发的女人站在门口。田丰收喊了一声:“妈。”就腿一软倒下了。


三十八

深夜,一个电话打到田丰收母亲的房间。电话里面一个女人说:“快去看看你儿子!他要自杀!”田丰收母亲问:“你说什么,你在偷窥我儿子? ”忽然,田丰收母亲意识到了什么,她扔掉电话,一边冲下楼,一边大叫:“儿子!儿子!”。
楼下的一个房间,田丰收的床头柜上有个药瓶,田丰收正在抓着一大把药往嘴里送,田丰收母亲旋风一般冲过来,一巴掌打掉田丰收手上的药。

三十九

王慧兰和李咏咏坐在别墅客厅的大沙发上。王慧兰对李咏咏说:“虽然田丰收没有来看你,但他是爱你的,他愿意为你死。”
李咏咏问:“你怎么知道田丰收愿意为我死?”

四十

田丰收看着照片在发呆。照片里的田丰收和李咏咏紧紧依偎,笑容甜美而灿烂。田丰收突然流下了热泪。田丰收拿起了手机。

四十一

李咏咏坐在体育公园的长椅上,她的脸上缠满了绷带。不断有路人向她投来惊异的目光。
田丰收坚定地走了过来。
李咏咏缓缓转了一下头。
田丰收拉住了李咏咏的手。“原谅我曾经丢下了你。今天我是来娶你的。”
李咏咏身体抖了一下,头低了下去:“娶我,真的吗?我的模样你不害怕吗?”
田丰收咬了一下嘴唇:“害怕。但我真的爱你。”
李咏咏一圈一圈除下绷带。
李咏咏含笑的脸美若天仙。
田丰收抱着李咏咏喜极而泣:“咏咏,现在的医疗技术这么发达啊,我,真的不敢相信。”

四十二

李咏咏在办公室备课。
一张纸从空中慢慢飘了下来,落在李咏咏的笔记本旁,李咏咏拿起这张纸,发现是王慧兰的笔迹,上面写着:你一定想不到,我是个幽灵,不过我从来不害好人。王慧兰是我在户口本上面的名字,那套别墅产权是我的,你可以住,我不收你的房租了,不过其他人不能住,田丰收也不行。我要去别的地方了,再见!
李咏咏看着窗外,看见前面的一幢楼有些异样,原来,这幢楼正在一点一点变成白发飘飘的王慧兰的模样,不过像是用灰尘堆成的王慧兰,王慧兰正在弯下腰来。李咏咏笑着看王慧兰。王慧兰的脸很快盖满了窗,王慧兰的嘴在动,李咏咏听见王慧兰说的是:“空气中充满了爱的气息。”
現代聊齋般的故事
令人驚奇

問好
跳舞鯨魚
谢版主评读。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