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第106章 愛聽八卦的大獨裁者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sianlight

[/siz

對於一個精蟲上腦的傢伙,最好的對待方法就是淋他一頭冷水。所以當吉井原重明像拎小雞一樣抓著佐野光一去洗手間沖水時,所有人對吉井原重明豎起大拇指表達支持。至於邊努力掙扎邊咒罵個不停的佐野光一嘛,根本就沒人管他的感受。

「找佐野這種人去台灣……細川,你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吉井原重明和佐野光一的身影消失後,和田嘉樹立即一臉不快地提出質疑。他對出生地台灣的感情很深,實在是無法忍受細川龍馬想把佐野光一這種禍害弄去台灣。

細川龍馬很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淡淡說:「佐野是個有才能的人,而且,他的男女關係雖亂,但似乎也沒聽過他對女人用過什麼卑劣手段吧?」

和田嘉樹無言以對,細川龍馬說的沒錯,雖然佐野光一老是搞婚外情,但他確實從沒對女人使用卑劣手段,那些和佐野光一糾纏不清的女人還都知道他有老婆小孩。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也不知佐野光一的老婆腦袋裡裝的是什麼,那女人好像只關心老公有沒有拿錢回家,對老公不間斷的緋聞卻似乎根本無動於衷。

有點道德潔癖的和田嘉樹不講話了,其他幾個人對此根本不怎麼在乎,他們現在關心的是細川龍馬擁有什麼樣的必勝密笈。

「有幾個情報,你們參考一下……」細川龍馬調整了一下坐姿讓自己舒服一點,才又說道:「第一,過幾個月台灣政府會禁止進口汽車,但最多一年,就會開放設立新汽車製造廠。第二……」

「等等!」和田嘉樹打斷細川龍馬的話,訝異問道:「你怎麼知道?」

「有人作夢夢到的!」細川龍馬講了實話,但他的實話立即招來一堆白眼,所以他隨即又說:「你們以為我每年都去台灣是幹嘛的……我有可靠的情報來源,你們不信可以問田島!」

「八嘎!又把問題丟給我……」田島京心裡大罵,但他能把謝子言供出來嗎?既然不能,也就只能咬牙切齒地點頭算是附和損友的話。

和田嘉樹幾人都看出田島京和細川龍馬之間有貓膩,卻也看出細川龍馬似乎不願意在這問題上深談。這讓他們很不滿,只是大家認識這麼多年,都知道細川龍馬不會害朋友的,也就暫時忍下來,等細川龍馬把話都講完再說。

「第二個情報,我在香港投資的公司買了不少英國利蘭汽車的股票,事實上,我已經擁有利蘭汽車了……」

「等一下!」森岡理人打斷細川龍馬的炫耀,一臉懷疑地說:「細川,你不是在說笑吧?」

細川龍馬用一個白眼回覆了森岡理人的質疑,但接著和田嘉樹的話就讓他有種想吐血的感覺了。

「喂!是哪個白癡建議你買利蘭的?」

「呃……」細川龍馬噎了一下,但他立即意識到和田嘉樹的話中有話,趕緊問:「怎樣,難道利蘭有問題嗎?可是我的歐洲合夥人說利蘭的技術很好也很賺錢啊!」

「你這個自以為是的笨蛋!」和田嘉樹簡直是氣壞了,怒氣沖沖大聲說:「利蘭的卡車和巴士是很優秀,前兩年購併的羅孚生產的越野車也是頂尖的,可是你不知道利蘭的工會動不動就罷工怠工嗎?利蘭的利潤大多被延遲交車產生的損失吃掉了!而且,現在英國執政的是和工會一體兩面的工黨,聽說工黨政府已經宣稱要將英國的汽車飛機船舶製造業國有化。也就是說,利蘭的罷工怠工只會越來越嚴重。如果你是利蘭的潛在客戶,你還敢繼續買利蘭的車嗎?」

被和田嘉樹這麼一說,細川龍馬覺得自己好像真的跳進一個大錢坑了。他皺著眉頭轉頭看向田島京,見他也是一臉訝異,顯然是也不知道利蘭的真實狀況。他暗暗苦笑,伸手揉了揉有點發痛的太陽穴,想了想之後說:「看來是惹了大麻煩了,果然還是得多徵詢專業人士的意見啊……等我把所有情報都說完後,你們幫我看看有沒有補救的辦法吧!」

細川龍馬的話又招來一堆白眼,但他的臉皮厚,只是有點尷尬地笑了笑,就又繼續講下去。

「還有兩件事,第一件是我手上有幾張汽車、摩托車的設計圖,我在台灣時找過幾個歐美人看過,他們的評價都很高……」細川龍馬一邊說著,一邊示意田島京把謝子言畫的十幾張汽車設計圖發下去。

細川龍馬不浪費時間,在田島京把設計圖發給眾人時,他繼續說道:「大家都知道中東的局勢不太穩定吧,我有可靠的情報,OPEC已經決定向各大石油公司施壓提高原油售價,若各大石油公司不同意,中東各產油國會用各種手段減少原油生產。還有,一旦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再發生戰爭,若歐美國家再支持以色列,OPEC極可能會採取激進手段,用禁止原油出口摧毀各工業國家的經濟……」

「砰!砰!砰!」

「細川,你是開玩笑的吧?」

「細川,你從哪裡得到的情報,可靠嗎?」

「細川……」

除了事先知情的田島京和宮本明外,會議室裡所有人都被細川龍馬的話嚇得跳起來,七嘴八舌地問起詳情來。

也難怪他們會如此驚駭,因為如果石油輸出國家真的禁止原油出口,那所有工業國家的經濟都會重創。而能源幾乎全依賴進口的日本更慘,只要沒有原油,基本上就是被打回到幕府時代了。

細川龍馬當然知道這個情報的震撼力有多大,好整以暇地等幾人安靜下來後,才肅容說:「 其實還有個相關的情報,那就是根據中東的情勢,最多再五六年,以阿勢必會再發生一次大規模的軍事衝突……你們別瞪我,這不是我個人的判斷,但我不能告訴你們情報來源。不過,我堂兄細川國彥認為這個判斷的準確度極高,所以下個月他就會去中東,試著在這幾年儲存夠多的原油。」

說到這裡,他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和田嘉樹,繼續說道:「下一次的中東戰爭,只要產油國真的用原油當武器,那現在歐美的汽車工業就會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創。只要到時候我們能生產低耗油的汽車,我們就能搶佔歐美的汽車市場。各位,台灣的市場確實很小,可是如果我們掌控了巨量的原油,又能提供市場最需要的低耗油汽車,那我們就能把汽車賣到世界各地去。怎樣,你們要不要一起來實現這個征服世界汽車市場的夢想?」

細川龍馬才說完,就聽宮本健一大聲說:「好!我幹了!」

其他幾人卻是比較謹慎,幾人互望一眼後,和田嘉樹斟酌著說道:「細川,前幾天我聽到一個消息,據說政府準備興建幾個大型油氣儲存基地……」

「和田,你的情報不夠精確,事實上在神戶市郊的第一個油氣庫已經開始徵地了……」田島京接過話題回答,旋即又補充說:「接下來在日本各地還會有至少十一個類似的工程會立即展開,這是我們和政府合作進行的工程,目標是在五年內儲存足夠日本全國一年所需的石油天燃氣。所有的經費都是由我們負擔的,交換條件是同意我們成立一家石油公司,進入日本油氣市場。」

「天啊!這得花多少錢呀,你們哪來這麼多錢?」金田直政忍不住問道,但見到細川龍馬和田島京都是微笑不語後,他也只能翻個白眼搖搖頭作罷。

和田嘉樹知道如果他們不入夥,那細川龍馬和田島京大概就不會回答這問題了。他想了一想,先看了一眼已經面露雀躍之色的金田直政和森岡理人,然後才問一直盯著手上的汽車設計圖的日野雄一:「怎樣,日野,這些設計可行嗎?」

日野雄一不是混血兒,卻有著一張類似混血兒般的俊臉。只是他那濃眉下的大眼總是散發出或深思或憂鬱的眼神,加上他不喜歡笑又極沉默
寡言,使得今年只有三十二歲的他看來就像個中年大叔。

然而,這個中年大叔可不簡單,在灣生兼孤兒的先天劣勢下,他能爭取到去美國讀書的機會,取得麻省理工學院機械工程學士學位後,又進入三菱汽車工作,在最短時間內就成為一個傑出的汽車設計師。不過,他的反敗為勝之路也差不多走到底了,因為他遇見了後來成為他老婆的望月愛夏。

他們結婚時望月愛夏還只是一個十六歲的高中生,但這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望月愛夏是山口組旗下某會會長的私生女。於是,當日野雄一那些嫉妒他迎娶未成年小嫩妻的同事們,在他的婚禮上被那些來參加婚禮的流氓嚇得不輕後,日野雄一的出身就又被提出來。最後,憤懣的日野雄一只能黯然離開三菱,在神戶開了家汽車修理廠。

日野雄一的汽車修理廠生意很好,因為整個神戶的黑道幾乎都找他修車,也從不拖欠該給的費用。然而,這些流氓之所以找上日野雄一,可不是看在他老婆的情面,而是日野雄一的修車廠技術高超,能把汽車的性能提高至少百分之三十,保證輕鬆甩掉警車。當然,這使神戶警方恨死了日野雄一,一直在設法找理由把他關進牢裡去。

不過,細川龍馬和田島京會找上日野雄一,卻是因為他的修車廠裡有幾十個技術不錯的技工,其中還有不少是灣生或孤兒。如果日野雄一去了台灣,這些技工中應該有不少人會跟去台灣。

日野雄一的專業能力確實很強,所以他一拿到這些設計圖時立即意識到其價值。這時他聽和田嘉樹發問,眼睛盯著一張標明車型為Golf的設計圖頭也不抬地回說:「就外型和上面的資料來看,這是個非常好的設計,很符合歐洲人的審美觀,有濃厚的德國風格……還有,金田手上那兩份定名為Civic和Accord的也很棒,可是怎麼看都有大和血統……真奇怪,細川你們是從哪裡弄來這些設計圖的?」

田野雄一的眼睛很毒,一眼就看出這些設計圖的來歷很可疑。被他這麼一提醒,之前也在三菱汽車工作的宮本健一咦了一聲,看著手上的設計圖狐疑說:「我這邊的幾份皮卡和載貨卡車設計圖,有的像是美國車,有的卻像是日本車……」

幾個人都望向細川龍馬,想要從他那裡得到答案。但細川龍馬能說這是一個三歲小孩作夢夢到的嗎?他要讓這些人看這些設計圖,只是想藉這些朋友的專業能力來確認這些設計圖的價值。然而如果他把謝子言供出來,恐怕這幾個朋友都要大受打擊而意志消沉了。所以他只是笑了笑,轉移話題問道:「怎樣,我們可以來談怎麼合作了吧?」

和田嘉樹看了看日野雄一,後者想了想點點頭。於是和田嘉樹把手上那一疊資料丟給細川龍馬,不滿地說:「記得以後要讓我知道全部的情報,不然我跟你翻臉……好了,先說說你們的想法吧!」

細川龍馬笑笑,打個手勢示意田島京讓他來講。後者不滿地翻了個白眼,但還是招呼正推著滿頭濕髮的佐野光一進來的吉井原重明坐下,這才把先前擬定的計畫大概說了一遍。

其實在細川龍馬和田島京最早的計畫中,並未規劃在台發展汽車與摩托車製造業。那時他們想的是利用台港近海大量的二戰沉船辦煉鋼廠和造船廠,這也是何以木村由伸與若林俊彌趁香港左派暴動經濟崩潰進行大購併時,會把曾經的東亞最大造船廠黃埔船塢列為首波收購對象。基於類似的理由,史東大律師和駐美加經理人約翰.庫珀在英法美收購了幾座中小型造船廠,加上透過細川國彥的關係,從他老婆珍妮.凱澤的娘家購進一批最新的大型造船設備,最快明年年底就會出現一間在基隆高雄都擁有大型船塢的大造船公司了。

不過,畢竟田島京以前沒從事過造船業,當木村由伸併購黃埔船塢後立即發現原料來源有問題──香港的煉鋼廠規模都太小且沉船終有用盡之時。如此一來,在香港或台灣興建大煉鋼廠以及尋找穩定的鐵礦石來源,就成了必要之務。

透過讓.保羅.馬吉梅爾那個法國老花花公子,木村由伸很輕易地就購併了一座位於澳大利亞的優質鐵礦山;而若是細川國彥真能依照謝子言的記憶找到巴西那座藏量達到七十二億噸的大鐵礦,那鐵礦石的來源已是不虞匱乏。相對於此,興建大煉鋼廠倒是一個比較麻煩的問題。

先前木村由伸他們在香港購併的幾間煉鋼廠規模都很小,設備也老舊,生產效率都很差。經過細川國彥從老婆娘家找來的美籍專家評估後,認為讓這些工廠繼續煉製鋼材是非常不合算的,最好都轉型為鋼鐵製品加工廠;至於這些工廠所需的鋼材,最好另建生產效率高的新煉鋼廠。只是,以香港的經濟規模與產業特性,這座煉鋼廠的年產量不宜超過四十萬噸。

而同樣也是由這一批專家提出的,他們評估台灣的人口規模、未來二十年經濟發展及產業特性預期,還有目前台灣最大的煉鋼廠唐榮鐵工廠的生產營運能力,又針對兩蔣的思想行為習性與整個東亞東南亞的政經情勢加以詳細分析,最後這些專家認為可以在台灣興建一座年產量一百二十萬噸的大煉鋼廠。依照他們的說法,有了這個大煉鋼廠與細川國彥正著手進行的油氣儲存計畫,就會有與台灣及東南亞國家平等交易的籌碼,甚至能逼迫這些獨裁政府讓出某些壟斷的經濟特權。

這些美籍專家看的很準,因為這時還夢想反攻大陸的兩蔣確實急著發展自有的國防工業,卻因人才與物資的欠缺而一直在原地踱步。這也是何以當兩蔣見到大煉鋼廠與油氣純存基地計畫後,在確認了細川家與謝家有相應的財力以及傾向支持兩蔣統治後,會用令所有人都意外的友善態度對細川龍馬提出的所有計畫大開綠燈。

諷刺的是,兩蔣在發展國防工業上的困境有一大部份是他們自己造成的。為了鞏固權力,兩蔣與其爪牙血腥迫害所有不肯積極表態支持其獨裁的社會菁英,無論是台籍還是外省籍菁英,或死或關或流亡海外。沒有這些或精於研發或精於管理的菁英,要發展國防工業談何容易。就算是與國防工業關係密切的重工業,也在戰後台灣最大的鋼鐵廠唐榮鐵工廠被收歸公有後,就幾乎是完全萎縮了。

由台灣企業家唐榮在一九四〇年創立的唐榮鐵工廠,因為在戰後收購了日人留下的一百多家工廠,又有大量的二戰沉船做煉鋼原料,得以迅速成擁有從上游到下游完整產業鍊的台灣最大民營企業,其企業觸角已跨出鋼鐵業,進入拆船業以及水泥廠、油漆廠、磚廠等建築材料業。到一九五九、一九
六〇年,唐榮進一步試圖與美日鋼鐵公司合作擴大煉鋼廠,與福特汽車合作開設汽車製造廠,但這幾個投資計畫都被經濟部長尹仲容否決。經濟部反對的理由是避免外資控制戰略產業。但全台灣的人都知道,真正的原因是唐榮和其子唐傳宗捲入兩蔣與陳誠的權力鬥爭中。唐家父子站錯了邊,隨著一九六〇年蔣介石再度連任總統,兩蔣開始進一步剪除陳誠的羽翼。唐榮鐵工廠在擴張過程中曾大量向台銀貸款,兼任台銀董事長的尹仲容下令凍結繼續撥給貸款,外貿會也終止唐榮鐵工廠廢鐵與煉鋼用電極棒進口。於是,爆發財務危機煉鋼廠又幾近停擺的唐榮鐵工廠,終於在一九六二年被收歸公有。

兩蔣其實是知道唐榮鐵工廠收歸公有就等於是廢了,所以前幾年蔣經國就鼓勵時在馬來西亞管理煉鋼廠的趙耀東來台興辦煉鋼廠。只是由於籌資困難,趙耀東籌辦的煉鋼廠至今連影子都沒有。在此情況下,接受細川龍馬提出的大煉鋼廠投資計畫似乎是兩蔣唯一的選擇。更何況,在細川國彥的規劃下,這座預計初期年產量達到一百二十萬公噸的煉鋼廠是自備鐵礦石原料與能源的,不但在海外有自己的鐵礦與穩定廉價的油氣來源,也會興建一座專用的電廠。如果這個建廠計畫真的實現,國民黨政府一直憂心的國防工業與重工業所需鋼鐵來源問題,就能獲得解決了。

當然,以兩蔣的個性,不可能完全不介入這家暫時定名為新世紀鋼鐵的煉鋼公司;而站在細川龍馬這一方的立場,卻是要盡力降低國民黨的干預。雙方談判後暫時達成的協議,是台灣政府與國民黨擁有這家公司百分之十五股權的認股權,也可以派任相應於擁有股權比例的董事與監察人,但不得直接干預公司運作;公司日常業務運作採總經理制,總經理人選依照蔣經國意願優先由趙耀東出任,但第一大、第二大股東的謝家、細川家將擁有董事長、副董事長與兩名副總經理的指定權;公司每年生產的鋼鐵,需有四十萬公噸以成本加百分之三的價格賣給政府。此外,由細川家與謝家出資成立擁有澳大利亞礦山的世紀金屬公司,必須與經濟部簽訂一紙二十年合約,以生產成本加百分之五的離岸價格,每年賣給台灣政府五十萬公噸優質鐵礦砂。

當然,以細川國彥與田島京的精明,是絕對不可能單方面吃這麼大虧的。在田島京最重視的油氣儲存基地與進入台灣油品市場上,兩蔣是不見兔子不撒鷹,沒見到細川國彥帶回穩定可靠的油氣供應合約或油氣井所有權證明,他們是不會讓步的,但其他幾項兩蔣就大開綠燈了,這其中就有同意開設台日合資的摩托車製造廠與汽車零件製造廠、修車廠。至於汽車製造廠嘛,基於保護江浙幫裕隆嚴家的利益,兩蔣仍不鬆口。

其實,最早時細川龍馬與田島京都沒打算進入汽機車製造業。但一來為了確保煉鋼廠的產品有銷路,二來台灣與東南亞的汽機車市場確實在迅速成長中,三來如果一九七三年真發生石油危機,將是搶佔世界汽車摩托車市場的最好機會,四來灣生同伴中有不少這方面的人才,這就有了插足汽機車工業的計畫。尤其是摩托車製造業,更是田島京認為大有可為的產業。

田島京的底氣,來自於他的秘密武器──謝子言。小妖蛾前世有個學摩托車修理的姪子,為了幫那個老是不著調的姪子,他花了不少時間研究摩托車。他是那種會追根究底做系統性研究的學者,結果他的姪子做了一年學徒沒學成什麼本事,他倒是將一九七〇年代起主流的摩托車車型與構造弄得一清二楚,就連各部零件構造也全明白了。於是他一聽田島京說可能要開摩托車製造廠,立即就「作夢」繪製了幾十種摩托車的設計圖。這些摩托車設計圖和他畫的那些汽車設計圖不同,是從車型外觀到細部構造都有的完整設計圖,連尺寸材質都標註清楚了,照著做就對了。

除車輛設計圖外,謝子言還提了不少建議,如購併技術好財務能力卻差的摩托車廠;和台灣的高職高工進行建教合作;多數盈餘做為員工分紅及實施資深和有貢獻員工配股;建立員工在職進修與技術能力認證,以之做為敘薪與升遷重要依據;提供低利借貸與創業輔導讓有精湛修車技術者創業成立車行,並委託這些車行代銷和進行初級維修;實施三年分期購車和軍公教、職場新鮮人購車優惠制度……

有了小妖蛾給的大補帖,屬狐狸的田島京自然立即就能弄出一套完整的發展計畫。他預計投入五百萬美元即兩億新台幣在這家公司,這個資本額已經超過現在台灣所有摩托車製造商資本的總和了。而首先要做的是組織公司的管理與技術團隊,設立機動車研發中心、機動車維修技師訓練所、機動車品質檢測所這三個核心組織……

「田島,等一下!」佐野光一打斷田島京的話,一臉不悅地說:「照你的計畫,摩托車公司還得承當汽車研發、人才訓練和品質檢測哦?」

「唉,又來了……」田島京心裡嘆息著,對著也是一臉黑線的細川龍馬搖了搖頭,這才耐著性子對佐野光一說:「依照台灣那邊的情況,最快明年才能成立汽車製造廠,現在我們只能爭取到設立汽車維修廠和零件製造廠。但我們得為未來作準備,先儲備人才與技術。等汽車製造廠成立後,這幾個單位就會拆解,各歸各的。」

佐野光一用力搖搖頭,撇著嘴角說:「我不管你怎麼做,我就是不想和虛偽的大阪人一起做事!」

「八嘎!千葉的鄉巴佬你說什麼!」森岡理人怒吼著跳起來,握緊拳頭就要衝上去揍嘴賤的佐野光一。

「森岡!」日野雄一怒喝一聲鎮住森岡理人,又冷冷地瞪了一眼已經被吉井原重明拉住的佐野光一,不悅地對大家說:「老是為這種事吵架,你們煩不煩啊?都給我乖乖照細川和田島的話去做,不然現在就滾回去!」

或許是和山口組的人廝混多了,日野雄一的氣場很強大。這時他溢發著令人膽寒的威壓,儼然就是個一舉手便可掀起江湖腥風血雨的黑道梟雄。梟雄是不多話的,所以他鎮住幾個不著調的傢伙後,也不多話,只是打了個手勢示意田島京繼續講下去。

田島京、細川龍馬和宮本明三人互看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笑意。從事機動車製造維修的人,不乏血氣過盛桀驁不馴者;而未來將在台灣設立的摩托車與汽車公司,必然是員工來自多個國家多個地區的準跨國公司,如果公司領導者沒有超卓的專業能力和王者般的領導才能,還真是無法帶領這些刺頭。現在看來,吉井原重明和日野雄一應該是能勝任的了。

吉井原重明和日野雄一之所以被日本警方視為頭痛人物,就是因為這兩人的工廠裡都有一大批警方眼中的刺頭。吉井原重明的修車廠裡用的員工都是飛車黨和有鬧事前科的小流氓,還經常收容那些無家可歸的更生人;日野雄一的員工大多是灣生和孤兒,其中不少人都是神戶警方檔案上的疑似犯罪者,此外他還有十幾個有山口組背景的員工。在千葉與神戶警方看來,雖然這些刺頭進了吉井原重明和日野雄一的修車廠後都未曾再鬧事,但警方總覺得這兩人不是大善人而是大魔頭,因為所有的蛛絲馬跡都指出,這兩人絕對與千葉神戶兩地許多犯罪事件有關!

然而,無論警方怎麼努力,卻總是找不到兩人直接涉入犯罪活動的證據。更可恨的是,因為兩人確實能有效約束旗下那些員工讓他們不再惹事,竟能博取到許多市民的好感,還有許多家長希望把愛惹是生非的孩子送去他們那裡工作。明明是毒瘤,卻成了社區稱道的好公民,這怎不會讓警方氣結。這也是何以這次吉井原重明帶著飛車黨去衝撞機場工地,竟然搞到由警視廳公安部出面抓人的重要原因。

不過,細川龍馬和田島京才不在乎日本警方怎麼想呢。事實上,他們甚至認為,如果田野雄一與吉井原重明答應去台灣,日本警方還得發感謝狀給他們。所以田島京也不耽擱,趕緊把整個計畫說完。

等田島京好不容易說完後,細川龍馬低頭看了下手錶,歉聲對大家說:「抱歉了,我和宮本與智利大使約好了,時間快到了,我們得先走了。對了,晚上都留在東京吃飯吧,我在新宿的餐廳幫你們訂了位置,田島知道位置,就讓他招待你們吧!」

和田嘉樹不以為意,揮揮手示意細川龍馬和宮本明快走。而他卻是把椅子拉到日野雄一和吉井原重明身前,三人嘀嘀咕咕商量起來。

宮本健一見哥哥走了,趕緊笑嘻嘻地問田島京:「田島,既然是細川這個大財主出錢,我們乾脆換個好玩的地方吃飯好嗎?」

田島京笑了笑還沒講話,就聽和田嘉樹揚聲不耐煩地說:「宮本,今天有要事要談,你想玩女人自己去,別妨礙我們談正事!」

說完他也不看一臉憤懣的宮本健一,皺著眉頭問田島京:「田島,有一件事得先弄清楚。以台灣那個政府的性格,我不相信他們會讓我們正常發展。再說,台灣會讓吉井和日野入境嗎?」

這確實是個問題,田島京習慣性地伸出右手食指敲了敲桌子,斟酌著說:「我知道你們想把所有事都弄清楚,但這件事涉及到台灣的謝桑,為了謝家的安全,有些事真的不能對你們說。我只能告訴你們,我們和國民黨做了些交易,還有,蔣介石的長孫現在在細川國彥身邊接受教育……吉井和日野一定可以入境台灣的,台灣政府向我們保證過,只要沒有危害國民黨統治的前科,入境都沒問題。不過……」他苦笑一下,有點無奈地說:「那裡畢竟還不是民主國家,國民黨一定會監控我們,你們去了那裡之後講話和行動都得收斂一點,別莫名其妙地就惹了大麻煩。」

……………

田島京說的沒錯,國民黨確實一直監控著謝家和細川龍馬一行人。而且,負責這件事的還是大特務頭子調查局局長沈之岳。只是誰都沒想到的是,無論是下令的蔣經國,還是負責此事的沈之岳,似乎都把此事當成娛樂消遣──以謝家為中心的這群人可是經常搞出一些讓人哭笑不得的事。

一九六八年二月二十八日這天傍晚四點多,沈之岳接到國防部部長辦公室來電,要他立即去蔣經國辦公室報到。沈之岳以為蔣經國又想聽謝家的八卦了,帶著一個公事包用最快速度到了蔣經國的辦公室。蔣經國的秘書告訴他,部長交代說等他到了就立即進去。秘書還小聲告訴他:總政治作戰部副主任王昇也在裡面。

聽到王昇也在部長辦公室,沈之岳楞了一下後立即敲門。他很清楚,既然王昇也在裡面,那蔣經國要他來恐怕不是為了聽謝家的八卦。

沈之岳進到蔣經國的辦公室,立即發現氣氛有點僵──王昇臉色鐵青直挺挺地站在那裡,蔣經國卻是自顧自地在批閱公文。而蔣經國見到沈之岳進來,也不廢話,只是沉著臉指著桌前一個公文夾說:「之岳,你看看這份資料的可信度有多少?」

沈之岳上前拿起公文夾,才看了幾行就心裡大驚,忍不住用眼角瞥了一下王昇,就又立即看下去。

公文夾裡面是一封信,正確的說法,是一封信裡面的部分段落。總共五張信紙的影印本,第一頁的前幾行和最後一頁的末幾行都被塗黑了,顯然蔣經國不想讓他看到這封信的其他部分。不過沈之岳對蔣經國此舉毫無怨言,他很清楚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會有什麼後果。更何況,現在他看到的東西絕對是屬於高度機密。

這幾張信紙上說的只有一件事:原共軍三十三軍團副政委陳麗宗,在古寧頭戰役時受傷,他見共軍敗勢已定,就穿上戰死國軍的軍服偽裝成國軍,順勢潛入台灣;之後他因在古寧頭戰役的「戰功」被保送進政工幹校,受時任政工幹校校長的王永樹欣賞提攜,成為王永樹的左右手,今年二月王永樹調任憲兵總司令後,仍持續重用陳麗宗……

沈之岳越看越心驚,因為如果這是真的,那不僅是王永樹的失職,更是政工系統的大醜聞,也難怪蔣經國和王昇的臉色會這麼難看了。可如果這是一份無的放矢的黑函,那就意味著情治系統將會有一番大亂鬥。

沈之岳不認為蔣經國會讓他看一份涉及軍方內部惡鬥的黑函,而且他對這封信的來源已有臆測。如果他沒猜錯,這或許就是來自蔣經國那不為人知的情報管道,否則蔣經國也不會將信的前後段落塗黑了。沈之岳知道,蔣經國叫他來之前一定已經調查過陳麗宗這個人,蔣經國應該是已有定見,之所以還找他來,只是要借重他以前潛伏在毛澤東身邊的經驗,做再次的確認。

沈之岳想的沒錯,蔣經國給他看的是鬼谷子最新來信的一部份。這封信是由謝子言寫完草稿後由鶴田遙帶回日本,再由漢學底子好能寫漂亮毛筆字的宮本明謄錄。之後,鶴田遙讓毫不知情的弟弟鶴田真吾把信帶到夏威夷寄出。這封信是二月二十六日早上寄到台北的,派駐郵政總局的警總人員在確認裡面沒危險物品後,就立即把信送到蔣經國官邸。

蔣經國看到這封信時的第一感覺是煩躁不安。先前寄來的信都是鶴田遙謄寫的,字跡一看就是女子手筆,但這物卻是漂亮的董其昌體,而且寄信地點也由琉球換成了夏威夷。這意味著這個自稱鬼谷子的組織至少有兩個成員,而且其據點可能至少有琉球和夏威夷兩地。雖然能獲得更多鬼谷子相關的訊息,蔣經國卻一點都不高興,因為這根本無助於解開鬼谷子這個組織的詳情。而且,他先前派了一組國安局特工去琉球調查鬼谷子,至今毫無成果,鬼谷子寄信地點卻換了。這讓蔣經國猜疑身邊或國安局高層中有人與鬼谷子暗通消息,這是他如此煩躁不安的原因。

只是,基於鬼谷子前信中情報的驚人準確性,讓他與父親都不得不重視這個神秘組織的來信。在先前的來信中,鬼谷子提到北韓將在一月十八日派特種部隊襲擊青瓦台。由於鬼谷子第一封信中預言台灣天災奇準無比,當時蔣介石抱著寧可信其有的心態,要蔣經國將此事通知南韓與美國。得到蔣經國通知後,南韓與駐韓美軍雖不盡信,還是派了部隊在情報指出的地區埋伏。結果竟然真的攔截到由地道潛入南韓的北韓特種部隊,不但完全殲滅這支戰力奇高的特種部隊,還發現了北韓的秘密地道。這件事讓兩蔣大有顏面,卻也讓他們更驚懼鬼谷子的能力。

正因如此,蔣經國不得不重視鬼谷子的信。而這次的信中,鬼谷子除了重述之前來信中提過的,關於駐越美軍將在今年春季遭遇嚴重挫敗、歐美反越戰風潮將大起而迫各國改變政策、兩年後中華民國將在聯合國席位保衛戰中遭遇關鍵性挫敗、今年四月浙江奉化蔣家祖墳將遭到嚴重破壞與同月蔣經國會發生迷途危機,還提到陳麗宗之事。信中又說毛澤東與蘇俄史達林派暗通款曲引起中共與蘇俄當權派衝突,蘇俄將在今年秋冬之交派人來台商議聯手進攻中國大陸,明年上半年蘇俄與中共將發生邊境軍事衝突,只是由於美國國內聯中共以制俄與謀求退出越戰呼聲大起,美國將強力阻止中華民國聯合蘇俄以反攻大陸的企圖。

這封信新揭露的訊息太驚人,蔣經國看完後立即攜信去了士林官邸。蔣介石下令用最快速度調閱陳麗宗資料,昨日父子倆研究了許久,發現陳麗宗此人確有許多可疑之處。為求慎重,蔣經國才召曾以江青秘書身份潛伏延安數年的沈之岳聽取其意見。只是,對兩蔣來說與其說是聽取沈之岳意見,無寧說是對沈之岳這個曾獲毛澤東信任重用的前中共黨員的忠誠考核。

而雖然沈之岳不知他看到的信件的來龍去脈,但剎那之間他已經想清楚蔣經國在想什麼,所以他合上公文夾將之放回桌上,然後肅容說:「經國先生,古寧頭戰役時我不在金門,不知道戰場上的具體情況。不過,我曾聽不少人說過那時的情況,都說那時我軍與匪軍絞殺在一起,彼此的屍體疊放在一起,可見當時戰場的混亂。雙方的軍隊組成都有點複雜,一場大戰下來許多部隊都打殘了,戰後甄別有漏洞也不足為奇……」

   沈之岳的意思很清楚,所以蔣經國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淡淡地對王昇說:「化行,去把這件事查清楚。這個人很狡猾,你要用心點,把他的上線下線都找出來……」說到這裡他難得地遲疑了一下,又說:「不要牽連到無辜者。」

「是!教育長,我明白了!」王昇大聲回覆,心裡已經確定整肅的範圍了。蔣經國的話很明白,要把與陳麗宗接觸的人都挖出來,但不能波及王永樹。

王昇既已接令,蔣經國就立刻叫王昇去辦事。等王昇出去後,蔣經國臉上終於出現表情,嘴角微不可見地向上揚了一下,仍是語聲仍是淡淡地對沈之岳說:「謝文堂那裡有什麼情況?」

沈之岳心裡暗暗苦笑,知道蔣經國心情不好,又想聽八卦解悶了。





e]
本作品可以學習到一些知識,這是一個很大的優點。

故事的情節有些地方會給人一種破壞閱讀體驗的感受,建議樓主如果要寫正式些的作品還是正經些,這竟這並不是什麼特別戲謔、搞笑或嘲諷的題材。你在上面有寫到〝八嘎!〞,日文不日文的,何不乾脆就直接寫中文〝笨蛋〞?既然寫作要寫大眾看,你應該要考慮到這一點,這樣才能夠吸引讀者有足夠的耐心將你的作品給看完,不然很容易讓讀者覺得這作品有些不倫不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