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281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Azuresianlight

(281)-

智利的首府聖地牙哥之氣候相當乾燥,街道上的飲料攤販生意特別好。我因長途飛機的旅途顛簸,加上無法適應高地的氣壓,頭痛欲裂,不得不叫杯「馬黛茶」來紓解壓力。我用英語和小販交涉,結果西西諾諾半天無法溝通。

這時費南度爺爺路過小攤,見我們比手畫腳,語言不通。他用英語向我問明原委之後,就由他出面幫我買得那杯馬黛茶。費爺爺好心帶我去他家,全家人只有兒子媳婦和兩個孫子。一家五口,居住在偌大的莊園內,寬廣人少,所以,他邀我暫住在他的莊園裡。

晚餐時他自我介紹,這時我才知道他是首都銀行的總裁。他對我說:「由於目前新生代還無法承擔風險,所以,我天天還須去辦公室去坐鎮。」其實,世界各地的老人都怕退休,因此,他的說法我當然是見怪不怪。

第二天是國定假日,他們一家人準備到自家牧場度假。我因兩天後要去阿根廷,時間倉卒,來去匆匆,故爾選擇在莊園裡休息。費爺爺交代懂英文的佛朗明哥先生,陪著我到附近風景區走逛。

這位佛兄人挺風趣,但他那部黑茸茸的絡腮鬍我不喜歡!他本想帶我去看鬥牛,但我討厭血腥而予婉拒。之後,我問他這附近有沒有公園或博物館可供參觀?雖然拂了他的熱興,但他還是告訴我說,附近有座國家動物園,內容豐富聞名拉丁美洲。於是我要求他帶我去,主隨客便,管他嘴嘟得老高我才懶得理他咧。

二人來到國家動物園,他問我想看甚麼?我打趣的說看你呀。「看我?」他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懷疑的問我,我笑笑的比了一個白鶴亮翅的姿勢。「啊Falmingo?」這下他終於明白我想看的動物了。

「佛朗明哥」是紅鶴的原名,殊有「最優雅鳥類」之譽,也有人稱牠為「花仙子」,行動優雅動作像個昂首闊步的淑女。我們走步到紅鶴專區,看見一群約百來隻,正值花樣年華的紅鶴聚在一起。

公鶴長得俊挺瀟灑,母鶴花俏生姿。鮮橘紅的羽毛,顏色讓人眼睛吞火。動作優雅不說,就是牠們的鶴唳也清亮悅耳。群鶴聚首聒噪亂耳,你啄我一口我咬你一下,忙得不亦樂乎。

就在眼前不遠地方,有數對鶴仔展開求偶之舞。果然很像常見的佛朗明哥舞蹈,動作細膩入微,雌雄糾纏難捨難分。欄架旁邊人聲鼎沸,鎂光燈閃爍不息,牠們全都無動於衷,反更賣力的舞著。

一位管理員經過眼前,我請他權充導遊介紹說明。她用西班牙語說明,佛兄從旁用英語翻譯。我才曉得佛朗明哥舞,就是蛻衍自紅鶴的求偶舞蹈。她故作神祕的告訴我,別看牠們跳得激情如火,真正演出天雷勾動地火的機會並不太多。

即使配對成功,「空包蛋」的機率蠻高,因此,牠們的生產數量一直不易提升。紅鶴愛美,縱使鶴齡垂垂老矣,牠們仍不時的在清理自己的羽毛。因是之故,在一群紅鶴之中,不容易分出哪隻是老鶴哪隻是幼鶴?

牠們常常金雞獨立,鶴腳運動量又高,所以每隻老鶴容易罹患膝關節腫痛的病變。此外,圈養在動物園因食物高蛋白,牠也容易罹患痛風的毛病。兩年前,園內卅歲高齡的紅鶴爺爺與奶奶生日,園方刻意播放佛朗明哥音樂給牠們賀壽。

平日播放此樂鶴必起舞,這會兒鶴爺爺與奶奶,僅在音樂啟動之初鶴羽拍拍兩下,之後便退至花架下納涼去啦。園方的管理員,終於確定牠們老矣!有隻高腳鷸,牠與紅鶴爺爺鶴奶奶相處甚好。

雖然牠的個頭很小,可是牠會在二老前面耍寶,久而久之二老將牠視如家人。這小傢伙善於察言觀色,沒事就在二老跟前跳躍鳴叫討歡心。進食懂得敬老尊賢,如有生人靠近二老鶴,牠就露出凶狠眼光瞪視來者,其動作讓人覺得好笑又莫名其妙。

那管理員介紹到此,看看手錶交班時間已到,因此,就結束她的導遊任務。佛兄愣立當場久久尚未返魂,等我走到駱馬欄前,不知他還在沉思啥麼?我連叫他的名字數聲,他都沒回應我的呼喚。

經常四處進行拓銷商旅活動,走遍天涯嚐盡的美味,能夠在我腦海中留下深刻印象,以及深入記憶者並不多見。1985年,我人在智利一條名稱「索那斯河」岸邊的小村莊,停歩歇腿逗留了數日之久。早年這條名不見於經傳的小河裏,有著很多當地人稱叫「水豚」或「水老鼠」的動物。

因為牠們沒有天敵,除非牠自己淹死水中,或者不小心被巨大之河魚吞噬,因此,牠們隻隻成長肥碩多肉,每天在河李陸地上過著愜意的兩棲生活。各位可別小看牠體態臃腫,一旦遇上人類要捕捉牠時,牠立刻靈敏的竄入水中,或者撒腿撤退隱藏河岸之叢林內,從未留下被人活逮的機會。

這日,我陪著利馬的商友前去當地訪友。正巧受訪者之家人在河流岸旁,利用陷阱捕獲一隻巨大肥碩的水老鼠。那隻水老鼠約十五、六公斤重量,雙眼咕嚕溜轉左顧右盼,好像是在尋找逃生方法一般。牠逗像非常有趣,讓人見了都會覺得十分好笑。

由於當地人大肆補水老鼠,導致生態失衡鼠跡數量逐漸減少。長年累月之誘捕,水老鼠之生存空間被強力的擠壓越來越小。如今想要捕捉一隻水老鼠,幸運之外還得依靠機會呢。

客戶家中好不容易捉到一隻,我們卻正好抵達訪視,這不是幸運又是甚麼呢?當地人食用水老鼠不是燒烤便是水煮,今天客戶家中是以燒烤料理。但見他的長子用木棍擊斃老鼠,然後拿去河邊處理後續動作。

當他們在河邊處裏水老鼠之時,掏出來的內臟丟棄河內,立即引來大批的河魚爭食。他們在水裏虎視眈眈望著人類,一見丟棄立即游過去你爭我奪。其中一種魚類似鯽似鯉,魚口佈滿銳利牙齒。它見人類丟棄廢物,魚身似箭射出快速游近目標,然後一個大迴旋驅走其他魚類,獨自享用人類丟棄之雜物。

或許它的掠食已成習慣,據說水中之魚見到它都會快速躲開它的視線。客戶家人很快便將那水老鼠處理完畢,剝皮後的水老鼠肉潔白耀眼。那人之長子利用粗鐵條將它撐開,就像烤乳豬一樣迴轉就火燒烤起來。邊烤邊翻邊塗抹烤肉醬上去,此時週遭溫度提高烤物之香氣四處飄逸。

香氣鑽入鼻子內,竟然聽到有人吞口水的聲音。未幾烤架上之鼠肉熟透金黃,抽走鐵條之後放於砧坂上剁成小塊。家中長老負責分肉,一人兩塊不多不少。長老分給的燒烤水老鼠肉,分到的肉多肉少或是骨多骨少,絕對不會有人去計較。

友人問我敢不敢吃老鼠肉?我點點頭表示敢吃。於是他上前端一盤給我,並在盤內裝入一些白飯。我接過之後先嚐鼠肉,但覺燒烤過後的水老鼠肉,入口清甜毫不油膩,咀嚼再三越嚼越香。

我的盤內有三大塊鼠肉,因為我是客人,所以長老特別多給我一塊。由於滋味不錯實在好吃,三塊鼠肉瞬間便已被我吃光。友人問我還要不要?出門在外禮節至上,心中實在非常想要多吃點,可是還有人未吃,不好意思再去多要,因此只好擺擺手表示已夠。

當晚我們回到利馬市區,街燈已經閃爍明亮正是晚餐時間。友人問我晚餐想吃些啥麼料理?我開玩笑的說想再吃水老鼠肉。友人二話不說,帶著我穿街過巷尋找野味。結果跑遍全城,竟無一家餐廳可以提供。失望之餘,我們只好叫隻廣東燒鴨瓜代過癮啦。 [待續]。
我以前看過類似這種感覺的小說,書名叫作冰潔,是有點年代的書,場景所描述的時代就跟先生的作品很相近。我相當欽佩你可以寫到281篇,寫到這種字數都幾十萬字了,必須要持之以恆才能做到,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