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春(22)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Azure

《原創小說》賣春

22、

陳若詩嚶地一聲,睜開雙眼,看著身旁的杜彥凝與前方的齊海。二男都在期待她的第一句話,結果若詩揉著眼睛,疑惑地說:「跟蹤狂⋯⋯」由於杜彥凝常看顧青草妹,所以青草妹都叫他跟蹤狂。

「我怎麼會在這裡?這個人是誰?」

二男默契地看了一眼,齊海微微一笑,退回去東廂房,杜彥凝將她扶起,問著:「青草妹,妳身體有沒有怎樣?」此刻的陳若詩依舊是蘇筱靖。

青草妹動了動身體,笑著說:「脖子有點酸,應該沒怎樣。對了,我那天看到承湮在叫我,才一出門就什麼也忘了,醒來就在這兒,發生什麼事嗎?」

「這⋯⋯很難說明,總之妳沒事就好。妳先休息一下,晚點我帶妳回家。」

青草妹放空了一下,隔了一會,突然拍著大腿說:「不行!我要去高美館。」

「美術館?」

「對啊。」

杜彥凝有點不解:「怎會突然想去?」

青草妹搖著頭說:「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一定得去。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人在等我⋯⋯」青草妹迷糊著雙眼,嘟著嘴說,「醒來前有幾個字一直在腦海裡,跟蹤狂你聽看看有沒有印象。」

「說吧。」

「黑寡婦咬一口,一生一世。」

杜彥凝張大了嘴:「蛤⋯⋯好吧,我無法。」這時齊海回到身後,杜彥凝起身說著,「阿海,我帶青草妹去一趟高美館,你先回去山寨,等他的消息。」

「好。」齊海靠近杜彥凝耳邊,輕聲說,「儀式有進行過的痕跡,秦天豫也找不到人,你此行多加注意。」

「我明白。對了,遇見臭杜仔的話,跟他說這幾個字⋯⋯」

「這是?」

杜彥凝笑看著青草妹,說:「就說是青草妹給他的謎語。」

青草妹跳下床,拉著杜彥凝說:「承湮呢?」

看著外面初露陽光的天空,杜彥凝說著:「他應該忙著,晚點就會來找妳了。」

-

齊海回到山寨後,得知青草妹要看一個特展,但時間還沒到,杜彥凝打算在高美館附近落腳,如今就等臭杜仔的訊息。

又過了一日,晨昕的休更狀態越拉越長,幾乎整天昏睡。谷彤身上的傷已痊癒,靜靜陪在晨昕身旁,不時問起杜承湮的消息,得到的答案都是失望。

這一晚,提早關門的山寨酒吧,谷彤與小淇玩起飛鏢遊戲,齊海在旁聽著爵士樂,手持鼓棒,心中卻隱隱不安。

齊海問著:「小淇,今天酒商進貨的時候,那個業務是陌生臉孔?」

「也不算,之前有來過,只是很久沒見到他。」小淇邊說邊盯著標靶。

「嗯,多留意一點,還是我們先休息一陣子,妳覺得如何?」

小淇怔了一下,飛鏢射歪,回身說著:「好,就聽你的,反正你得付我營業額。」

「哈,謝啦。」

齊海話一說完,庫房突然傳來一聲爆裂輕響,隨即白煙竄出,齊海趕緊大喊:「小淇,帶她們從後面離開!」

小淇上前抓緊齊海,說:「一起走!」

「不。」一聲不,前門鐵捲暴衝一震,齊海雙棒在手,推開小淇說,「她們需要妳,相信我,我還要帶妳去日本。」

整個屋子一陣搖晃,催淚瓦斯漸漸擴散開來,小淇強忍著淚,看著谷彤抱起昏睡的晨昕,疾喊一聲:「快跟我來!」

三人衝進密室,密室有暗門可以出去外頭,開啟瞬間,聽到鐵門已被撞開,齊海喊著:「不用管我⋯⋯」

小淇帶著谷晨逃出山寨,正準備前往另一個避難所,谷彤突然將晨昕交給她,微笑說:「我不會丟下夥伴,晨昕就麻煩妳了。」

小淇一聽,二行眼淚滑了下來,接過晨昕,點頭說:「謝謝妳,你們都不能有事,警方很快會過來。」

谷彤看著她們離去,同時前方腳步逼近,她手按M2,深呼吸一口:「今晚刺激了。」

對方都是武藝不凡又身帶科技的高手,前次對陣過,谷彤不敢怠慢。三個人影躍出,伴隨數道電擊閃光,其勢之快,讓她抽不出開槍時機,只得往地上翻滾,狼狽閃開電擊手裡劍。

三人合攻之勢,天衣無縫,頻發暗器,針對谷彤去路發招,谷彤別說開槍,甚至被逼到牆角,已無閃躲空間。

危急時刻,谷彤左手按住腰帶,長喝一聲:「愁韻綿長、詠嘆無心。」一輪白光在空氣中點點綻放,欺身的手裡劍,全被谷彤左手甩出的腰帶擊落。空間一拉開,谷彤無差別開槍,三人腳上同時中槍倒地。

谷彤披散著頭髮,不管三人,直奔山寨大門。

-

愁韻綿長,詠嘆無心。
幽幽如朝去憂,涔涔若水伏尘。
斷不盡相思曲,揮手離人噙。
以現代都市為背景
迷宮起武俠組織
讓故事更添魔幻特色

問好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