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狗(七)完結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七)

  父親或母親不明白的是,亞瑟對他而言並非如他們所想的那樣,只是一隻寵物,一條阿富汗獵犬,或者任何金錢可以取代的東西。

  亞瑟對他而言,更確切的是自己靈魂無法分割的部份。

  惠斯勒或許是最早看出這點的人,所以當惠斯勒拜訪他家,提出讓他去他那兒住一陣子好渡過這段時期的時候,他想也沒想就答應了。於是惠斯勒替他和他的父母達成協議,讓他每週固定向家裡打電話好讓兩人放心,直到他認為自己可以面對這件事情以後,再回來這裡。

  隨著惠斯勒回到住處,惠斯勒讓他看了那幅幾個月前以他和亞瑟為模特兒的油畫,並將那些繪有亞瑟速寫的草稿和那幅畫都送給他。從他的神色上,他看得出來惠斯勒也曾經歷過與自己相似的傷痛,也許是失去某個人,也許是經歷過某種無法挽回的事情。
  總而言之,他並不排斥這種近似投射或移情的關懷。

  跟隨惠斯勒的這段期間,他試圖不讓自己有任何餘裕去想亞瑟或者有關那夜的事情,惠斯勒似乎也明白這點,總是派發一些枯燥瑣碎的事情給他,作為他的日常功課。夏爾丹偶爾也會來惠斯勒的畫室看他,但他更多的時候都在完成惠斯勒交代給他的事情,使得他在惠斯勒這邊的生活枯燥卻充實的就像一種修行。

  直到他能確實的掌握那些惠斯勒交給他的東西以後,他開始作為惠斯勒的助手幫著他處理許多工作方面的事情,包括從瑣碎、散亂的資料中整理出頭緒,或者替他撥接一些重要的電話。

  他變得沒有餘裕再去思考亞瑟的事情,即便想起來,也不再覺得世界崩塌的無以附加或者存在著某種被撕裂的痛苦,也不會在睡著時,被那夜的記憶所驚醒。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好轉,但他曉得自己內心的深處仍然對亞瑟的死耿耿於懷,以致於成年以後,仍舊會在少數時候夢見那夜的事情。

  森冷的路燈、暗影、亞瑟,以及汨流不止的血蓄積而成的小水窪,都像存在於他腦海的鬼魂一般陰魂不散。

  「亞瑟。」

  「……倫,格倫。」

  汗止不住的沿著他的額頭滑下,他猛地睜開眼睛,將手指掐入沙發椅背,怔忡的看著前方,直到視線逐漸聚焦,呼吸漸緩,才放鬆了身體重新將頭枕在沙發的扶手上,望著天花板看了好一陣子,重新闔上眼睛,乾啞著嗓子說道:「現在幾點了?麥哲倫。」

  「下午三點。」

  「好狗狗,我可有什麼事情沒做嗎?」

  「我想,」麥哲倫頓了一頓。「應該是……沒有吧。等等。」

  他聽到麥哲倫起身往某個方向走去,似乎是書桌,隱約傳來物品鬆動、碰撞的聲音。然後不花幾分鐘的時間,麥哲倫又重新折了回來,朝著他說道:「惠斯勒先生幾個小時前撥過來,我跟他說你在睡覺,他希望你醒了之後親自回撥給他。」

  格倫抬了抬眼皮,將手伸到自己正上方看了一會兒,最後將手放下,說道:「不打。」

  「他說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如果你不打……」

  格倫轉頭將視線落在他身上。

  「親愛的麥哲倫,你還記得好狗狗的準則是怎麼一回事嗎?」

  「閉嘴、聽主人的話……噢,還有我沒講完的是,惠斯勒先生說如果你不打算回他電話,他會親自過來找你。」麥哲倫雙手環胸,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說道:「我猜再過三十秒,門口的電鈴就會響。」

  「嗶──」

  「然後,他還說,他會帶梅林過來。」

  「誰?」

  「那隻老巴吉度。」

  「該死,你到底是誰養的狗,麥哲倫。」格倫利索的從沙發上翻下來,摸著下巴來回的在客廳踱步,最後走到房間門口,回頭瞪了麥哲倫一眼說道:「跟他說我不在。」

  「我建議你還是老實的見惠斯勒先生比較好。」

  「為什麼?」他停止了動作。

  「假設你想從房間的窗戶爬出去的話,我想惠斯勒先生也應該早就料到了才對。當然,如果你改變主意要躲進房間的衣櫥,梅林──你最討厭的那隻老巴吉度不用多少功夫就會知道你在哪裡。」麥哲倫聳了聳眉毛。「然後在我們說話的這個空檔,惠斯勒先生應該已經上來了。」

  格倫怔忡的看著他,又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門把,頓了一、兩秒鐘,頹下肩重新走回沙發旁邊,自暴自棄的躺回原先的位置上,用抱枕蒙住自己的頭。不用幾分鐘的時間,他就聽到門鎖被扭開的聲音。

  「走開,你這個討厭的老傢伙。」他伸手推開巴吉度的臉,翻身將臉面向沙發椅背。

  「你明明就很喜歡他,幹嘛老是一副嫌棄的樣子。」

  「你就不該把牠取名梅林。」

  他聽到惠斯勒在他身後發出低沈的笑聲。

  「不然你覺得牠應該叫什麼?」

  「麥哲倫。」他翻過身,抓著抱枕縮在沙發的一角,空出位置好讓惠斯勒坐下。「反正他們長的是一個樣子……惠斯勒,你在看什麼?」

  「畫。」

  他順著他的目光看到那幅掛在牆上未裱框的油畫,怔忡的看了一會兒,最後動了動唇,安靜了下來。
從傷痛中抽離
並逐漸理解這跟自己不太協調的世界
思想和行為慢慢的改變
重大打擊往往是成長的轉機

坦白說,結局兩篇的手法和氣氛
始終無法讓我投入到故事的世界
因此我也不確定自己讀得明白這故事
以及理解何為故事的重心

ocoh說
ocoh 寫:從傷痛中抽離
並逐漸理解這跟自己不太協調的世界
思想和行為慢慢的改變
重大打擊往往是成長的轉機

坦白說,結局兩篇的手法和氣氛
始終無法讓我投入到故事的世界
因此我也不確定自己讀得明白這故事
以及理解何為故事的重心

ocoh說
謝謝你還是花耐心和時間將它看完
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將這篇視為主線故事的補充
所以很多看似伏筆的地方並沒有一次在這篇故事就解釋完
而將很多部分都預留到之後的故事
若要說這篇故事存在的目的
最單純的目的只是為了說明「亞瑟成為了格倫的心結」這回事
另外就是這篇出場的角色會影響未來故事的發展
也算是寫長篇小說的練習吧。
雖然現在在寫其他故事,但假設你對之後的故事還有興趣的話
希望也能讀讀之後同系列的故事
阿墨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