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晴雨,你又在看雨啊?」

說話的是一名將頭髮染成咖啡色的短髮少女,而此時,她正看著坐在窗沿邊的另一名少女。

【是啊,下雨時的景色最美了呢。淺藍灰的天空,藍色的細線條,還有,水滴落的聲音。】晴雨心想,但並沒有回應,只是自顧自的看著窗外的景色。

「你真的是不怎麼喜歡說話,這樣的性格可是相當不可愛哦!」
短髮少女顯然是和她熟識,面對這種冷漠的應對也是習以為常,帶著笑容說著。

「有什麼事嗎,毓欣?」
興許是不耐煩或者其他原因,晴雨總算是有了反應,她轉身看像毓欣,伴隨她的動作,身後的烏黑長髮也隨之擺動,絕美的面容也顯現在毓欣的臉中,窗外、窗內的雨,兩者結合形成一道美景,一同灑落在毓欣的眼中,讓毓欣的眼神逐漸迷離。

「嗯?」由於毓欣沒反應,晴雨疑惑的微微皺眉、歪頭,還用她漆黑深邃的雙眸盯著毓欣。

「啊,那個,教授找你。」
毓欣回過神來,神情有些尷尬,她低下頭,臉頰染上了一抹緋紅。

「要不要一起去呀?」
毓欣偷低著頭偷瞄了晴雨一眼,見她沒有異樣,在心裡深緩一口氣,臉上又恢復正常的模樣,她重新掛起笑容,對晴雨問。

「摁,走吧。」
晴雨站起身,從窗沿邊站回地面,走到毓欣面前對她說著。

「教授找我做什麼?」
「我也不清楚,可能又是班級上的事物吧。」
「嗯…」
一路上,她們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沉默,這對毓欣已經是習以為常,所以也不顯尷尬,甚至說,她還有些享受這樣獨處的靜謐氣氛。

「到了。」晴雨停下腳步,抬起頭看著辦公室上的門牌。
「那我就在外面等你吧?」
毓欣也抬頭跟著看一眼,然後轉頭看著晴雨的側臉說。
「好。」晴雨點頭,伸出手敲了敲門。

「請進。」
門內傳來成熟的男性聲線,晴雨聽到聲響後便推開門進入。

映入眼簾的是一排排的櫃子,物品嚴謹有序的擺放著,辦公室內兩張桌子,其中一張桌上擺放著水藍色的花瓶,花瓶上有著一朵朵的雲彩,另一桌則是辦公桌。

「先坐下吧。」
說話的,是一名戴眼鏡、外貌看起來約莫三十歲的男子,此時他正專注於將茶壺內的茶水倒入杯中,頭也不抬的說,晴雨依照他的話,在他對面拉開椅子坐下,她低著頭,雙手放在大腿上,無意識地撩撥著自己纖嫩細長的手指。

「知道我找你做什麼嗎?」

晴雨抬頭,只見他將倒好茶水的茶杯遞到她身前的桌面上,再從身旁茶几上拿起另一個茶杯,替自己倒好一杯茶水,待這些事都做完後,他將手中的茶壺放置到一旁,雙手十指交扣,靠在自己的下巴,雙眼平視晴雨的眼睛,並對她露出一個溫和的微笑。

教授的身形高瘦,平時喜歡穿著他身上那件白色襯衫,有著端正的五官,笑起來時溫文儒雅,再加上隨和好相處的個性,使他一直是校內擁有高人氣的教師,仰慕他的女學生自然也是不在少數,同時,他也是晴雨所在班級的導師。

「不清楚。」
晴雨搖頭,平靜的眼神和語氣透露著她的不在乎。

「這樣啊…先喝杯茶吧?」
教授的口氣中聽不出有什麼異樣,他將茶杯拿在手中對著晴語微微抬起,示意晴雨喝下,晴雨也拿起身前的茶杯,一飲而盡。

【有點甜。】晴雨皺眉,不知教授是否事先有加糖,這茶水的味道偏甜,那是種糖水、藥粉的甜味。

「在我學生時期…」

在教授眼裡滿是回憶,彷彿時光倒流,一切都回到了過去。
一頭亂髮、背上厚重的包包、雙手緊抱胸前的書本與鼻樑上厚重的眼鏡,這些幾乎已成他的標誌,背後的嘲弄、當面的譏諷,這些事情他也已經習慣了。

「喂,怪人。」
怪人只是他眾多稱號的其中一項,但喊這稱號的清麗聲線卻是獨特的。

他回過頭,眼前的是留著長髮的少女,她的臉蛋絕對稱得上漂亮,但臉色冰冷,也沒帶有多少笑意,帶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彷彿對所有事情都不屑一顧,她是他少數的朋友,或者說,少數不會去嘲諷他的人,而且,對他而言,少女是他的同類,同樣的孤身一人,他享受著這種「同伴」關係,就算只是偶爾的閒聊,他也相當珍惜與她的交流。

「我過一陣子要出國了,和我的男朋友。」
他臉上的笑容還沒展開,就被這句話給愣住了,他才發現,少女身旁有一名身材高挑健壯的俊朗男子,他臉上俊俏的面容帶給他一股自卑感,心中不斷的刺痛。

「等一下,為、為什麼之前沒聽你說過?」
回過神來,少女已經轉身準備離去,他連忙叫住。

「為什麼我要和你說呢?這次不過是剛好遇到順便說說罷了。」
少女回過頭,臉上滿是困惑。

「這…」
他再次愣住了,是啊,他有什麼資格,少女也不予理會,轉頭離去。

他看著少女和她男友的背影,呆立在原地,彷彿像是被拋棄的小狗一樣無助,他的心中充斥著冤屈、憤怒。

【為什麼你要拋棄我呢…?】

在那之後,他剪去一頭亂髮,也換掉笨拙的眼鏡,只為等少女回國後,正式展開追求,一開始他是沒自信的,但在形象轉變後,周遭人們態度的改變,讓他逐漸的有了自信,他開始期待少女的歸來,期待她後悔的樣子,卻遲遲等不到。

直到有一天,他在電視上看到不斷報導的因暴雨而失事的航機,而那航班正是少女所搭乘的,他再次感受到了背叛,這次,那名少女永遠不會回頭了。

一陣沉默後,他才淡淡地開口。
「活該,誰叫你要離我而去呢。」
電視螢幕的藍光照映在他扭曲的笑臉上,使他的臉色明暗不定。


「你知道嗎?當我在班上看見你的時候,我是多麼的震驚、興奮。」
教授的故事進入尾聲,眼中的追憶眼消逝,他望向晴雨,眼裡帶著複雜的感情。

「因為你和她,太相像了。」
狂熱的語氣、激動的情緒使他加重喘息。
「不,何止相像,簡直一模一樣。」
他逐漸扭曲瘋狂的雙眼,開始喪失了焦距。
「那一份冷漠,那份高傲,那對我的不屑一顧!」
明明近在眼前,卻像是在和遙遠的人說話一般。
「為什麼不看我呢?你在害怕嗎?不用擔心,你很快就不用害怕了。」
激動的語氣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溫和的笑容與安撫的語氣,但教授冰冷的眼神,讓晴雨彷彿回到了從前,父親正在和她最後一次對話的時候。

她從睡夢中甦醒,窗外正下著雷雨,在耳邊傳來的盡是謾罵、尖叫、玻璃碎裂、物品掉落等嘈雜聲響。

黑暗中,纖細的雙腳踩在木質地板上,她邁出步伐,想要前往發出聲響的來處。

走到半路時,伴隨一道慘烈的尖叫,所有的雜音戛然而止,她不禁加快了步伐。

她走到L形走廊底端的轉角,轉角的房間灑出一片亮光,她轉身進入亮光中,習慣黑暗的雙眼一時間無法睜開眼,她眨了眨眼,在眼睛習慣這片亮光後,看到的景象使她呆立在原地。

「父親?」
她只覺喉嚨乾的說不出話來,微弱震顫的聲音中充斥著不解、迷茫,雙腿也隨著她的聲音顫抖。

她的父親轉頭,口中還在劇烈的喘息,眼中同樣帶著震驚,他怔怔的望著女孩,這一刻,時間彷彿靜止,他瞳孔中的小女孩,與他的妻子的身影漸漸重疊,他下了決定,並露出一抹殘忍的微笑。

「你在害怕嗎?不用擔心,你很快就不用害怕了。」
父親笑著說,手裡拿著還沾著血的菜刀,一步步的向她走來,在父親的身後,平時總是溫柔對她露出笑容的母親,躺倒在一片血泊之中,無神的雙眼望向她所在的方向,晴雨的鼻腔充斥著血腥味,恐懼和震驚充斥著她的大腦,令她窒息、無法思考。
「不要…」
眼淚從眼角滑落,她只是無意識的不斷後退,想要遠離她的噩夢,雙腿卻無力的跌坐在地上,淚水從眼角落下,滑過她的臉頰,最後滴落在地板上。

彷彿做了一個夢,晴雨回過神來,站起身子,內心的驚懼使她想要奪門而出,但雙腿卻傳給她一陣無力感,她跌坐在地上,並且翻倒一旁的椅子,椅子倒在地板上,發出一道巨大的聲響,她抬起頭,廖教授臉上的微笑和她父親的臉慢慢的重疊起來,眼淚在這一刻徹底潰堤,一滴滴淚珠不斷從她臉頰滑落。


辦公室門外,毓欣背靠著門邊的牆壁,抬起頭看向天花板,耳邊傳來淅哩的雨聲,她想起和晴雨的相遇,漸漸的,陷入回憶的漩渦。

「為什麼沒有去上班?你這樣怎麼幫我賺錢呢?」
母親塗滿妝彩的容顏令她作嘔,她低下頭,不想讓母親看見她厭惡的眼神。
「我再問一次,錢、呢?不要忘記你的學費、伙食費是誰幫你付的。」
母親用做作的斷句,帶給她些許壓力,她持續沉默著。
「為什麼不回答我?說話啊!」
母親憤怒地睜大雙眼,死死盯著她看。
「我今天不想做,而且,我工作賺來的錢已經夠付那些東西了。」
最初,她盡量壓低心中的不滿,盡量用平靜的語氣回答。
「什麼叫做你今天不想做?你這樣我如何跟人家交代啊?真是的,枉費我養你,快去上班。」
母親用嫌惡的神情望著她,揮了揮手,像在趕蒼蠅一般。
「開什麼玩笑?你養我?把女兒丟進酒店裡讓她陪酒,這樣叫養?」
終於,她忍無可忍的對著母親叫罵。
「你這樣和媽媽講話的?滾出去,今天不要給我回來了!」
母親憤怒的指著她,她在母親的手指上彷彿嗅到了銅臭味。
「出去就出去。」
她轉身離開這個充斥著銅臭味的家中,離開前還用力的甩門。

身後傳來母親的叫罵聲,她走在街上,這是一個下雨的夜晚,雨點打在她的身上,連同她的心一起澆涼了,孤寂的走在路上,她抬頭望天,烏雲彷彿照映了她的心情,她彷彿喪失了人生的意義,迷茫著。

「你沒事吧?」
一把淺藍色的傘擋住了她的視線,也幫她擋住了大雨的侵襲,耳際傳來清冷的聲音,她疑惑地轉頭,見到了晴雨。
「我在咖啡廳二樓,看到你。」
晴雨用簡潔、敘事的方式說著,語氣冰冷,不善言辭,卻帶給她溫暖,她呆愣在原地。
「上來避雨吧?」
見她沒什麼反應,晴雨皺眉提出了一個提議,然後拉起她的手,不容她質疑的,強硬地拉她走進咖啡廳中。

【好像找到了。】
她望著晴雨緊握住她手腕的手,臉上泛起溫暖的微笑。

「蹦!」
門內傳來巨大的聲響,毓欣被打斷了回想,她皺眉。

「…」
門內沒有任何反應和聲響,毓欣猶豫了一下,把門開出一道隙縫,眼睛朝內探看。

映入眼簾的,是令人無法置信的一幕,晴雨被教授按在沙發上,眼神渙散,身上的衣物凌亂不堪,甚至被脫去了上衣,露出粉色的內衣,晴雨雙手緩慢而無力的擺動著,顯然不是正常的狀態,教授興奮的吻著晴雨的身體,眼裡盡是瘋狂。

毓欣腦海一片空白,喪失了思考能力,她推門進到辦公室內,此時教授還忘我的親吻著晴雨的頸脖,完全沒注意到周遭的環境,連有人進到辦公室內都沒發現,她便隨手拿起一旁的藍色花瓶從背後朝教授的頭上砸去。

一下、兩下、三下,毓欣眼睛充滿血色,手上的青筋一條條冒出,教授早就昏厥過去,但頭部還是一次次地受到重擊,在他身下的晴雨感受到他的呼吸逐漸微弱,終於,停止了呼吸。

「嘩啦啦…」
毓欣用力過猛,花瓶自手中滑出,飛到她身旁的牆上,碎裂的玻璃在她身上劃出一道道血線,但她彷彿沒有痛覺一般,只是望著晴雨。

「你沒事吧?我會保護你的。」
毓欣面帶笑容,但笑臉上的血痕令她看起來多了些陰森恐怖,晴雨的雙眼開始沉重起來,她努力睜開眼睛,在失去意識前,只看到毓欣將教授的身體從晴雨身上丟開到一旁的地上,她抱起晴雨的頭,深情望著晴雨的雙眼。

「我愛你。」
一層一層的故事開展在主線內
造就故事走向
繁複在眾多思緒後
彷彿主角各自的故事
都融入彼此間
成為單一主體的意識

問好
跳舞鯨魚
頗喜歡此文的敘事方式
各人背後各有各的歷史
增加了小說的實在感
結局脫離了物理的現實
直接走向了主角的感情
實屬適當的安排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