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為人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這篇故事是我某天午睡夢到的,因為實在太特別留下很深的印象,決定寫下來。


  「有時候覺得,身為人類活下去好難。」如同夢囈般輕柔的話從身側傳來。
  察覺氣氛不太對,我發現好友表情轉為沉思與哀愁,趕緊拉開笑容,帶著好奇疑惑的語氣反問:「為何這麼說?因為太宰治的《人間失格》嗎?」
  沉默不語。
  我心中嘆口氣,抬頭看著藍天白雲與左前方的綠樹,陽光斜斜撒落進火車後站的座椅,溫暖的讓我有點想睡。
  正當我想起身確認校車的蹤跡時,回應的話出現:「你看過《人間失格》?」
  ……重點是這個嗎?
  「有,因為《文豪野犬》這部動畫,裡面的太宰治很白癡,所以我之後去查真正的歷史。」邊回答邊跑出遮陽棚查看,一股冷風颳來,我縮了縮脖子躲回椅子上避風繼續曬太陽。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好友重述《人間失格》中最廣為人知的語句:「我感到不管怎麼做,好像都對不起社會、對不起家人、對不起師長、對不起任何人,這些情況不會好轉……所以,為何我生而為人?」
  緊張混雜著恐懼油然而生,腦中閃過近年自殺的各大新聞,壓下恐懼我故作鎮定的說:「當人不好嗎?有小說可看、有美食可吃,雖然有壓力,但如同太陽會升起,黑夜會離去,壞到極致好事就會來啊~」
  好友暖褐的雙眸凝視著我,眨也不眨,我勾著笑回望,但氣氛凝結到令我呼吸困難。
  那些吃力的、恐怖的事件蜂擁而上,好不容易處理完卻又有更多延伸的麻煩事,我不知道怎麼幫助他,只能盡力陪在他身邊,讓他感到自己不是一人。
  叩叩!叩叩!叩叩!莒光號呼嘯而過。
  「跳下去不知感覺如何?」他的表情異常認真執著,我脖子上汗毛全豎。
  「會變肉末,一點都不好。」我決定賭一把:「你這樣會害我不敢再吃魯肉飯。」
  「那上吊?」他再度提問,空氣開始緩緩流動。 
  「你想和七爺一樣臉白蒼蒼舌頭長長?」我再度反問,說的同時腦海浮現城隍廟中七爺的神像。
  「為何我生而為人?」許久,他將話題繞回最一開始,我發現他的眼神流漏一絲痛苦。
  「如果你不生而為人,我就遇不到你了。」我伸手按住他的肩,一字一句說:「你就不能成為我的好朋友,陪我每天一起瘋狂歡笑,我會很孤單。」
  他的嘴唇微微蠕動,呼吸聲逐漸加大,我堅定的直視他雙眸,直到那暖褐的眼溢滿淚水,順著臉頰滑落。
  我鬆了口氣,同時更堅決把他拖去學輔中心聊聊的計畫,這次我拉回來,下次呢?
  叭叭!校車的喇叭聲傳來,我拉起坐在椅子上的他,奔向校車。
  坐定位後,我轉過頭問身旁的他:「回學校後,我們去學輔中心聊聊吧。」
  他淺淺一笑,點頭同意,我放下懸著的心回想剛才的對話。
  人窮極一生都在追求意義,存在的意義、活著的意義,許許多多的為什麼也時常填滿我的大腦。
  哲學老師說過:「歷代哲學家花一輩子追求真理,而他們能知道的一件事就是:沒有真理的存在。」
  隨著搖擺的校車,我的大腦逐漸渾沌,如果沒有真理,那人追求為什麼不是很自虐嗎……
  意識逐漸飄移,我緩緩陷入淺眠,而旁邊的好友,身影逐漸變淡,徒留空盪的座位。
尋找生命意義是人一生的課題
社會加到人們身上的擔子也太重了
要活得自在
從來不見得輕易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