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四)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四)

  莫洵南小聲的應了一聲,抬起步伐緩慢的跟上,不再將目光投向那個與他無關的世界。他與棉花穿過走道,與曾經見過幾面的警察擦身,誰也沒有看見他。最後,他隨著棉花穿過一道深黑色的大門,門後的世界和他大學時期在外頭租的套房很像,床旁的位置還放著一個圓圈狀的貓窩。

  「阿南。」棉花拱了拱他的腳,將嘴上那面蝕刻有水仙花和彼岸花的鏡子放在他的腳邊,說道:「你拿起來看看。」

  莫洵南伸手揉過棉花的頭,拿起了那面看起來很古老的鏡子,鏡子像是錫製的,有一些氧化的痕跡。翻過雕花的那面,打磨的那面上映著他模糊的影子。但不一會兒,就像石頭落入水中一樣,漾起了漣漪,最後竟清晰的映出一個與他身形和外貌都極其相似的人影,只是那個人與他相比,在貼近鴨舌帽底下的額角多了一道不太明顯的疤痕。

  「我沒有殺人。」莫洵南撫過鏡面。「卻敵不過現實。」

  聞言,棉花輕柔的蹭過他的腳,但莫洵南只是看著鏡子中演繹的犯罪,沉默不語,彷彿藥石罔效,半點表情都沒有。鏡子裡面依然還在演著那齣默劇,鉅細靡遺的記載著「他」如何搭訕夜歸的女子,如何把人帶進暗巷,如何將針頭穿刺注射,如何用預先準備好的假髮、衣物將對方理想。

  「請問你對莫洵南有什麼看法?」

  「嗯……我早就覺得他是個奇怪的人了。」

  「可以再說的詳細一點嗎?」

  「他在班上又不合群,基本上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啊,對了,一年級的時候,他好像跟別系的系花告白,結果被打槍,被系花的男朋友當眾羞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才會發生這種事情。」

  鏡子上的畫面瞬間跳轉到一個陌生的臉孔上,莫洵南瞇著眼睛掃過那張侃侃而談的臉,最後將鏡子翻面擱在了床旁的櫃子上,雙手捂著臉彷彿在早晨的鏡子前用一汪清水洗去臉上蓄積的泡沫。棉花輕巧的跳上床,坐在床上看著莫洵南半晌,便伸出前腳撓了撓他的褲管。

  「阿南。」牠說。「別難過,你還有一次機會可以重頭來過,回到事情還沒有發生之前。」

  莫洵南沉默的立在原地許久,才將手放了下來,將疲憊從蒼白的嘴唇裡擠花。

  「不用了。」聲音像是下雨前的空氣。「沒有什麼是需要重來的。」

  棉花抬頭看著他,忽然又化成最初看見的那隻巨大的緬因貓撲向他,聲音悠遠的彷彿在海裡吐泡般的說道:「你沒有選擇。」

  旋即,牠在空中一個折身,竟又跳回了床上。莫洵南卻只是向後撞入一扇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存在的門裡,門是青銅色的,上面遍佈著扭曲的人體,而其中一個正坐在門上沉思。他伸長著手想要勾住大門,最後卻只能看著已經縮小的棉花坐在床上,跌入一片濃墨之中。

  「叮、鈴鈴鈴鈴──叮、鈴鈴鈴鈴──」
看起來會重生讓一切重來,重新開始走過一次過往,在黑暗中找回真像翻轉原先的噩運
sianlight 寫:看起來會重生讓一切重來,重新開始走過一次過往,在黑暗中找回真像翻轉原先的噩運

感謝 sianlight 的留言
阿墨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