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75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75)-

早年男孩子當兵入伍是盛事,家屬雖然心中不寧,但這是男孩子應盡的義務,不去不行,而且還要以逃避兵役之罪受罰的。嗣後,家長見多了,慢慢的大家也就習慣啦。

當時社會氛圍也很妙,沒當過兵的人想找工作,或娶妻子都不容易。沒想到現在的少年郎,對於服兵役卻是這般的畏懼與排斥。看在我們眼裡,總覺得他們實在有點孬!

我的服役期間,幸運的在金馬各待三個多月時間。之後,我跟美軍顧問團當翻譯官,只要有使用美軍裝備的地方,我幾乎都跟著美軍跑遍。我的小組由賀恩少校領隊,搭配布朗與羅倫斯兩位黑人軍曹。

我的軍階最低,處處都要受到他們的節制。本人覺得很悶,旁人卻羨慕得不得了。美國人的工作精神值得學習,該工作的時候一絲不苟,該玩樂的時候玩得翻天。他們對於我軍之裝備,以及戰備的檢查非常嚴格仔細。

檢查表一份百來道問題,他們都會不厭其煩的,一題一題的核對下去。他們絕不唬嚨打馬虎眼,對錯是非分得清清楚楚。因此,跟了他們之後,我的做人處事態度改變很多。羅倫斯來自美南農業大郡,畢業於路易斯安那大學生態學系。因為所學專長之關係,他人無論走到哪裡,對那裡的生物生態特別留意。

他的行囊裡有許多筆記簿,內涵填滿了越南、高棉、韓國、琉球與日本的生物生態紀錄。若能系統整理一下,相信它就是本難得之生態寶鑑。他的那些心血結晶內容豐富,篇篇頁頁都附有彩色照片,就是百科全書的內容也沒它豐富。

他知道我的副修是「植物病蟲害」,與他的生態學是姊妹淘,所以,對我如同好而格外的照顧。每有休假或空閑時間,他都會主動的找我。我們一起相互討論生物,切磋一些生態學上的理論與觀點。兩人逐漸由生疏而熟稔,直到現在仍有書信往返。

某日,我們一起搭乘藍天鵝號水上飛機,飛到南竿之總支部報到。預定兩星期時間,逗留在這裡檢查所有離島之武器裝備。因為隊部計畫在此渡過十月的慶典,所以,我們會有多日的外島休假時間。

馬祖列島四鄉五島,包括南北竿、東引、與莒光。其中的莒光又分東西莒二島,各地都有燕鷗築巢繁殖。十月天暖地和,燕鷗到處築巢佔地為王,目的只為在此生育繁殖。

羅倫斯得知有燕鷗非常興奮,當即和我預定休假期間,務必帶他到處走走。我想一盡地主之誼,順便也參觀他如何做生態研究?所以,二話不說的接下他的預約。為能讓他獲得盡興,我還特地找些與燕鷗相關之資訊,以備應付一些不時之需。

這些工作在當時進行艱辛,但透過堂姊夫之幫忙,很快便取得了我所需樣之資料。根據資料所述:馬祖的鷗族,以鳳頭燕鷗與黑尾燕鷗居多。東引島上的兄弟告知,在此經年可以看到黑尾燕鷗。因此,黑尾燕鷗就成了東引島的代表。

七、八月間,在安東坑道的廢棄碉堡射口處,可以觀賞到成千上萬的黑尾燕鷗在懸崖上築巢,場面壯觀令人感動。放假當天早上六點左右,部隊的起床號已吹過甚久。我與團隊進入碉堡餐廳早餐,中美軍人兩排對坐。

老美吃的是火腿三明治與牛奶,我的面前卻是稀飯與豆腐乳,還有兩個大饅頭。這種待遇早已司空見慣,所以我安之若素,一點也不羨慕也不嫉妒。不過羅倫斯懂人情,他總會悄悄的挾顆荷包蛋給我。

老美的長官賀恩少校,每天早餐都有兩個荷包蛋。少校見我身材瘦排,很像營養不良似的。因此,每次他也會主動分一顆荷包蛋給我。這一來我有兩顆荷包蛋,立即轉送一個給我的助理。老美長官體面無私,但待人處事皆面冷心熱,有事找他大都會幫你解決。

一般為了官面文章,他們只好裝個酷臉給我們看。還記得那些年去美讀書之時,因為分配不到宿舍,我曾去打擾賀恩少校他家,全家人所給我的溫情至今難忘。是日放假,我與羅倫斯草草用過早餐。

向主管報備行蹤過後,兩人坐上吉普先去山隴買底片。然後,在福沃港搭LVT到東引觀鷗。當天風不大但浪頭高,羅倫斯人高馬大卻擋不住暈船,趴伏在小艇船舷邊嘔吐,吐得膽汁都吐出來了。

我一路平安沒事,還將他的賞鷗器材揹到東引。抵達目的地,羅倫斯忙著觀察與紀錄拍照,我在一旁當助手和翻譯。他一下要三腳架一會要望遠鏡,偶而還得幫他穩住手肩,以防相機之鏡頭晃動。

當晚夜宿東莒島,碉堡兄弟炒一大盤佛手貝請客。這種稀少的美味「佛手貝」又被稱為「龜爪」,蓋因其形狀像似龜爪而得名。羅倫斯眼瞪著它不敢下筷,我告訴他說:「此貝味美絕對無毒,它是台灣離島才有的貝類。」

這下他才敢動手嘗試滋味。他吃完一顆之後食髓知味,一大盤全是他一人在光顧。次日風平浪靜,晌午時分回到福沃。他陪我彎道去別處看一位朋友,回到隊部天已斷黑。匆匆吃過晚餐,羅倫斯與我仍忙到深夜才上床就寢。

民國53年9月,我剛自軍中解甲還鄉。南部同期退伍的黃兄,力邀我去新園他家小住。奈何歸心似箭,只好拂逆人家的好意,連夜搭乘快車北返。回到家中,看到家裏的生活未見改善,遂於次日立即展開求職找工作的行動。

當時的求職環境中,人浮於事供過於求。當時的年輕人,每個求職都很勤快。不論工作多麼苦,離家的路途多麼遙遠。他們都不願意放棄,而且還會放下身段前去應徵。盡管大家如何認真尋找工作,天天賦閒在家待業者,依然是大有人在。

這天我在報紙上的人事欄,發現一家外資公司要招考幹部。學歷與外語皆無問題,只是經歷方面剛當完兵一片空白。我抱著死馬當作活馬醫的心態,打好自傳貼上相片就寄出去了。

一星期後我接到一封回信,它是來自泰山某玩具工廠之面試通知書。信一到手上,我立即撕開封口取信越讀。內容說我已經通過初步篩選,希望接信後五天之內,必須前去公司人事室進行複試,否則便以棄權做論。

我今天剛自某公司應徵回來,看樣子好像很有希望,因此,我決定三天後才去面試。因為依照當時慣例,三天後没接到那家公司之通知,所以,我知道那家公司没希望了,於是決定去這家外資公司應徵。

翌日我起身很早,吃過早餐牽出老爺摩托車,順脚踹發朝著泰山揚長而去。到了那家公司門口停好車,走進考場一看,早已有許多人在排隊等候面試。於是我趕忙去人事室報到,領取應試號碼牌,然後就走到陰涼處等候唱名。

這家公司專門生產芭比娃娃,聞名遠近薪資豐厚加上福利不錯,所以應徵者多如過江之鯽。我已很早過來報到,但是比我早到的人更多。約模半個小時之後,一行五人組成的面試團出現在會場。其中兩個人是老外,他們大馬喇喇的坐在中間。

左側坐的是一位女性翻譯,另外兩人則坐在翻譯的旁邊。每位進入面試室的人都戰戰兢兢的,面色凝重好像天要塌下來似的。有位應考者悻悻開口說,只不過考個小幹部還需考英語會話,有那麼嚴重嗎?

我在心中卻是暗爽,心想考英語會話十拿九穩。因此輪到我的時候,我心情輕鬆泰然以對。老外手示要我坐下,我用英語說聲謝謝便坐在對面。他用英語要我自我介紹一下,我簡單說了兩分鐘左右。那老外點點頭樣似滿意,我自己也認為這是一場不錯的Interview。

主考官相當年輕,文質彬彬且禮貌周到。許多面試者雖然答話不太理想,但他總是溫語要對方放輕鬆作答。我的前段面試大概還可以,當我正有點得意之時,主考官突然問我:「如果你有機會帶著我們產品芭比娃娃去北極,請問,您將如何向客戶推銷她?」 [待續]。
閱讀您的文章
就像是精彩豐富的台灣百科全書
感謝分享

問好
跳舞鯨魚
[quote="跳舞鯨魚"]閱讀您的文章
就像是精彩豐富的台灣百科全書
感謝分享

問好
跳舞鯨魚[/quote]



RE:好友晚安吉祥~
謝謝光臨閱覽~
週三順心愉快!~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