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素的虎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吃素的虎





乌霞寺在深山里。住持是一鸣大师。
一鸣大师在猎人下的夹中曾经救下一只斑斓虎。为虎养伤期间,一鸣大师与虎心生交流,听懂了虎的语言。
此虎感恩戴德,从此为乌霞寺守门。一鸣大师为虎取名“忠心”, 忠心开始吃素,善男信女们常常施舍一些斋饭喂它。
“忠心”毕竟兽性难泯,一日,在山野扑到一只野兔大快朵颐,一鸣大师正好看见,口颂阿弥陀佛,满面热泪涌流。
“忠心”用利爪刨一个坑,把野兔的残骸埋起来。“忠心”从此绝了荤腥。

一九五九年,遍地饿殍。
乌霞寺也无人施舍一些斋饭。一鸣大师和“忠心”也开始四处觅食物。

南岭村有一户人家小孩死了。三岁的小腊狗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喊饿,上半夜小腊狗发起了高烧,下半夜小腊狗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小腊狗究竟是病死的呢还是饿死的呢?这个问题没人讨论过。饿得眼冒金星的大人讨论着处理尸体的事情。
大人开始想把小孩埋了,但是谁也不想动,谁也没有力气。
后来大人们决定吃了小孩,活命要紧。
小孩的爷爷小声问:谁去剁肉呢。大人们都不吱声。后来,小孩的爸爸李大脚一咬牙一跺脚,拿起一把斧一把剪,抱着小孩来到院子。
他拿刀对准小孩脖子,然后闭上眼睛把小孩的头剁了下来。他的手哆哆嗦嗦脱下小孩的衣服,再用剪刀哆哆嗦嗦对着小孩的肚皮。突然,小孩的爸爸泪流满面,把剪刀一扔,捂着脸跑了。
忠心来到小孩的身体边,它因为吃素和挨饿而变得体型很瘦行动很缓慢。忠心用鼻子嗅了嗅,久违的肉香使他兴奋,它低低吼了一声。忠心并没有去咬小孩,忠心把头仰了仰,然后叼住无头的小孩,走出了院子。
看见小孩的躯干不见,只剩小孩的头在院子里,除了李大脚的爸爸因为腿脚不便留在家里外,一家人都追了出来。看见前面有老虎叼住小孩的尸体,老虎慢慢走,一家人慢慢追,走几步歇一下。
忠心把小孩叼到山上,然后慢腾腾地用利爪刨一个坑,把小孩埋了起来。等到小孩被土完全掩埋后,忠心趴在地上喘着粗气。一家人上来围着老虎转了一圈,觉得老虎也不可怕,一哄而上把忠心摁住了。杀不杀忠心,一家人犯了难,因为李大脚的爸爸曾经去过乌霞寺,认识这只瘸腿的吃素的虎。“吃素的虎也是畜生,吃它总比吃人要好吧?”

生产队长查“瞒产私分”时,发现了李大脚家私藏的忠心,最后决定:杀。

本来 南岭村有两座山,是饿不死人的,可是最近一段时间有一批外地的地主啊富农啊逃到了山上,他们把山上的东西吃得差不多了。 南岭村的粮食本来就不够吃,又要交比去年多得多的公粮,山上的东西又没有了。 南岭村也开始饿死人了。 南岭村的老王,他父亲饿死了,他吃了它父亲的肉,生产队开老王的批斗会,会场上许多人流了泪,老王在开完批斗会后就自杀了。
大家正准备杀虎。一鸣大师来了,想劝大家不要杀虎,可是劝不了心意已决的生产队长。只好最后与这忠心谈谈。一谈,发现忠心知道一个地方有人喜欢吃的东西。
大家用绳子捆了老虎的脖子,几个人拽着绳子。老虎在前面走,大家带着农具在老虎后面跟着走。
在一棵古树前面,忠心不走了,它发出一阵复杂的叫声。 一鸣大师说:“这附近有个洞。”
大家一找,果然发现一个洞,洞口太小,别说大人,连小孩也进不去。一鸣大师让大家用柴烧洞口的石头,然后泼上冷水,石头开裂,很容易就可以弄下来。洞口越来越大,有人进去了,摔倒了,摔倒在一种柔软的沙石上,这人抓了一把带出来,原来是松子。
这是个比十几个篮球场还要大的洞,地面上铺着差不多一米厚的松子。不知道这是松鼠的仓库呢还是猴子的仓库呢还是某个人的仓库呢。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知道这里有松子。许多陌生人来这里抢松子。
二个月后,松子吃完了,南岭村的许多人又重新处于饥饿状态。
三个月后,南岭村又有许多人饿死了。 李大脚一家偷偷收藏了很多松子,节省着吃,可是松子越来越少了,终于。一家人带着最后一小包松子,去了乌霞寺。
乌霞寺只有一鸣大师这一个和尚了。一鸣大师皮包骨头,忠心也是皮包骨头。一鸣大师说,忠心恐怕已经不行了。

这时忠心呜呜地对着一鸣大师叫了一阵。一鸣大师说我们上路吧。忠心走到一瀑布边,跳了下去,然后钻进了瀑布下的一个洞里。几个人用粗麻绳绑在树上,然后拉着麻绳下到了洞里。洞的面积大概有十几个平方米,里面有十几个麻袋。李大脚打开麻袋一看,里面是黄橙橙的小米。一家人欢呼起来。一鸣大师看见有许多粮食:“有许多人在挨饿呢,我去喊他们。”李大脚一家人跪了下来。李大脚:“这饥荒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头。我们要是把其他人叫来,怕是几天就吃完了,吃完了大家只有一起等死啊。”
一鸣大师犹豫了一下之后,表情凝重:“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乡亲们饿死啊。那样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鸣大师迈步走向洞口。李大脚抱住一鸣大师的脚一拉,一鸣大师摔倒了,李大脚一家人一拥而上把一鸣大师捆了起来,然后又把发出愤怒低鸣的忠心也捆了起来。
李大脚一家人煮小米粥吃。李大脚一家人喝粥前总是先盛两大碗,放在一鸣大师和忠心的面前,然后派两个人拿着勺去喂一鸣大师和忠心。
一鸣大师闭着眼睛,不吃。忠心也闭着眼睛,不吃。
过了几天,一鸣大师死了,李大脚一家人流着眼泪偷偷把他埋了。
又过了十几天,忠心也死了。李大脚一家人沉默了。
李大脚的女儿小声说:“我好久没有吃过肉了。”李大脚的爸爸(读过几年私塾,算是村里最有文化的人)说话了:“孩子们啊,我们能够活到今天,多亏了一鸣大师和忠心啊。吃了忠心,我们活着会比死更难受。我们要把忠心埋在一鸣大师的身边。”
在偷偷埋忠心的时候,李大脚的女儿偷偷回家看了看,发现村里面已经空空如也,许多人家只有尸体没有活人。李大脚一家人埋了乡亲们,从山上搬回村里住。过了一段时间,来了几个干部模样的人,要搞包产到户。 许多逃荒要饭的外地人落户在 南岭村,大家一起种粮食种菜。 南岭村又热闹起来。
1990年,李大脚的外孙王龙出国留学。后来,王龙经商成为亿万富豪。李大脚一家人在王龙的带领下,全部移民加拿大。1998年,李大脚在多伦多去世。2000年,遵循李大脚的遗愿,王龙向乌霞寺捐款一千万元人民币。 乌霞寺香火旺盛。据说有关部门已经打算把乌霞寺作为一个旅游景点收门票。
老百姓在瞎传,说乌霞寺有许多和尚其实是假和尚。
幻真幻假的故事
每一個決定都帶來難以估計的影響
若然李大腳一家決定吃虎
後來會否存活下來也成疑問
更不要說是他們後代的命運
人生中 容許犯錯的空間是有限的

ocoh說
谢评读。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