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3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3)-

我家古老的祖厝背後,有著一道不算短的斷璧懸崖。房屋憑崖建築,居高臨下視覺悚然。打開橫門窗戶往下瞧望,險象歷歷眼前,令人望之腳底生癢。膽子小的人靠近它,無不被這險象奇景所震懾。

某日,大姨家之小表弟來我家玩耍。我帶他到橫門依窗處,打開窗戶讓他欣賞對岸之山光水色。誰知小表弟膽子超小,看見崖高斷壁房屋沒有依靠,竟然嚇得渾身發抖小臉蒼白,就連小便也被嚇出來了。

因為他不期然的一聲驚呼,大人以為發生意外。紛紛趕過來一看,大夥才知道他尿褲子了。長大之後每於相聚之時,我經常會拿此事來糗他,害得他每次見到我,就如見到瘟神一般,神色表情極不自然,好像是有點怕怕的意味。

在我稍微懂事之年紀,母親經常暗地裡偷偷對我說,每次當她遭遇姑姑呵責之時,時常一人躲在屋後的崩崗旁暗自啜泣。頻頻擦拭淚眼,引目眺望著對岸之故鄉,滿腹辛酸大量的對著故鄉隔空傾述。

苦水倒完心情稍寬,馬上又回到工作崗位繼續忙碌。母親想用忙碌忘記一切,可惜的是姑姑之刁難有增無減。越是想要避開,越是無法躲避。夜晚睡覺前向枕邊人透露,非但沒有得到溫言安慰,反而警告母親要她做好媳婦的本分。

母親有過如此痛苦之經驗,往後遭受到任何的苦楚,只有往肚裡吞,再也不會在任何人面前訴苦啦。此事悶積母親腹內,直到我懂人事之後才告訴我,並還殷殷敦勸要我記住,千萬不可將此苦水洩漏給外人知道。

祖厝瀕臨之後龍溪是故鄉的母河,它的來源出處在哪裡全然不知。及長自大人口中敘述裡,這才約略的知道它發源於大湖之南湖深山處。上游涓涓細流匯聚成河,一路蜿蜒而下。沿途再收集大小支流之水,終於聚成浩大之溪流直奔下游。

它的流域水路經過洗水坑、汶水坑、水尾坪、然後流經打鹿坑與出礦坑等等聚落。原來的涓涓細流,至此已然變成滔滔之長河大溪。接下來的溪水流速逐漸加快,匆匆自出礦坑滔滔望下奔流,再蜿蜒流經鶴岡至後龍出海。

後龍溪沿途之流水切割力道不小,它那強力轟轟之水流,流至阿彌陀斷崖腳下,挖掘出一個深深的阿彌陀潭。溪水流入阿彌陀潭,形成一個大圓鏡面,幽靜無嘩水波不興。之後,這股流水穿潭而過往下奔流,滾浪弄白嘩啦不休!

溪水川流途中遇上溪石阻路,激起陣陣飛濡白沫,景緻入目,視覺爽然。溪水滔滔,水質清清,沿途尚可見到水獵好手,名叫「釣魚翁」之鳥類。但見它飛上竄下,努力的在溪水中獵取它們的餐食。

宏大的溪水繼續順流而下,遇到的就是潭深寬闊的線籮潭。因為夏天後龍溪泛洪之時,村人在此搭設線籮工具,接送出山過河之山村人們,因此才有「線籮潭」之名稱。而流出線籮潭之溪水,抵達鶴仔崗後水面更加寬廣,待水流至後龍地界已經是出海口。後龍溪流水至此流速緩慢,悠悠流水注入海面毫無聲息。

祖厝背後的下方屬於後龍溪的中段,西邊的溪岸懸崖峭壁連綿直到水尾坪而止。東岸則是一系列,連綿不斷的高低山嶺。兩岸形勢險峻腹地狹窄,房舍多半是依崖建築。房舍兩邊成列,自福基國小山腳下,一路直上至上福基之天然水井前。

後龍溪中段之水域最為美麗,水勢平直長驅而下,一路衝激聲勢浩壯。春來溶溶流水充沛,一路水聲嘩啦盈耳不歇。正是因為有著這股衝力,它才能夠挖切出許多面積廣闊之深潭。

假如您有機會,在春天搭乘直升機升空鳥瞰後龍溪。沿著山谷瀏覽後龍溪上、中游之景緻。您會發現流水沖激溪石,飛白珠玉激起老高。即便是人機高高在上,俯瞰沿途溪流曲折蜿蜒,天氣雖然陰晦,亦可將其美景看得清清楚楚。

老祖父生前曾經留下詩句說:「氣勢磅礡急流水,飛白涑玉四飄飛。水鳥竄飛俯衝下,溪魚已然叼上嘴。」此詩之描述,儘可將溪流之美景形容透徹,並將溪岸之景緻變化一網打盡。

搭乘直升機翱翔於半空中,心曠神怡舒暢無比。透過機艙之玻璃窗往下望過去,後龍溪之流水,活像一條甫剛出山窩之巨蛇。沿途個個水潭,就像是被牠吞下肚子裡的巨蛋。

突出的一囊囊,凹入的一坨坨。囊囊坨坨凹凸有緻,觀賞入眼非常壯觀。此情此景出自大人口中,深深烙印於我的記憶裡,每於午夜夢迴,意境浮顯永難忘懷。

夏天裡的後龍溪畔更加活潑,放暑假的孩子們,成天聚於潭畔喧嘩嬉鬧十分熱鬧。這干小子們,鎮日在潭畔水中裡嬉水游泳絕不喊累,哪怕太陽當頭曬熱溪中成列之石跳,他們玩皮的跳躍點踩著石跳過溪,這就是他們消暑的最愛方式之一。

石跳表面被陽光曬熱燙腳,但是他們一點都沒在怕。腳底踩踏過於燙熱,過水浸泡一下,依舊繼續向前躍進。他們囂張的笑鬧聲音,直飆天穹穿透雲霄。嬉哈叫囂,嘿吼亂跳,將那寂寥的水岸潭畔,吵得聲音迴盪熱鬧滾滾。

孩子們脫光衣服下水游泳,個個生龍活虎神似浪裡白條。游泳技術各有淵源各自千秋,蝶式、仰式、自由式、或者是狗爬式、賣力的演出活潑利落無可比擬。但見個個游得痛快淋漓,時間拖得再久也不會覺得疲倦。

狹長的跳水台上熱鬧非凡,群群孩子輪流縱身跳下深潭。他們的跳水姿勢與花樣各自展現,有人像飛鳥投林浪花不驚,有人則如炸彈開花浪頭噴白。潛水、划水、或打水戰、各有各秘招,各有各所長。

他們在水中玩起捉迷藏,或是官兵捉強盜,或者一邊一國互相攻守,這些水中的玩意兒名目繁多,在在都是水涯潭畔不可或缺的節目。他們嘻嘻哈哈吵鬧不休,直到家長拿著棍子追打,他們才會有所收斂。

大人追打自家小孩,追追打打像是在演出連續劇。戲碼內涵永遠不變,但也永遠無人會主動喊卡。被追到的孩子剛吃過棍子,大人一走他們立刻又死灰復燃。吵嚷依舊,迴應山崗。你歌我唱,童音嚷嚷。聲音撞及崖壁,迴授餘波盪漾不歇。

玩累了回家去,大人再度賞以鞭罰,或是高吼亂罵,左耳進去右耳出去,孩子們根本就不懂甚麼叫做害怕。打過啦罵過啦,三餐白飯依舊落肚舒服極了。翌日起床吃過早餐,昨日戲碼照常上演,樂此不疲,家長也都拿著他們沒有辦法。

後龍溪之中游石棚連片,淺水處魚蝦螃蟹到處橫行悠遊。深水地方有紅貓、溪哥、苦花、在清澈的水中竄游清楚可見。這些石棚子水灘上,正是山村大人小孩們打水獵的好所在。

在石棚水灘斷水捉魚,山村大人小孩各有一套。運氣好時抓個滿桶滿簍,運氣差些也能抓到一盤充個場面。我曾聽人家說,斷掌的人很會抓魚。此話我不相信,因為我無斷掌,每次打水獵照樣是滿載而歸。

大人小孩路過見到我的收獲,無不誇讚我的抓魚技術高超。親眼見到堂哥與表弟,對我的收獲投過來的羨慕眼光,讓我跩個二五八萬,就連走路都會晃起七星步哩。老祖母很不喜歡我走路晃肩搖步的姿勢,每每遇見我在晃肩走路,老人家嘴裡就會冒出「溜尾子」的罵語。

「溜尾子」是客家話,它是罵人沒出息的意思,它與外婆常脫口而出說「畜牲仔」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其實她們的語氣雖然難聽,但它卻也是老人家的另種關懷之溫情咧。 [待續]
我覺得看完這篇小說有回到時光隧道的感覺,直接回歸純樸的五十年前,當時的同年與童趣都立體地呈現在我雙眼之前,那塊綠地市個藍天白雲好山好水的善良年代。
[quote="sianlight"]我覺得看完這篇小說有回到時光隧道的感覺,直接回歸純樸的五十年前,當時的同年與童趣都立體地呈現在我雙眼之前,那塊綠地市個藍天白雲好山好水的善良年代。[/quote]



RE:這部是40年代至目前之長河小說~
可說是老人家過往記憶之反芻~
謝謝耐心閱覽~
晚安愉快~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