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BOOK - 55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徐景咸尷尬的頓了一下,看著梁志軒那笑的賊兮兮的臉,馬上又換上冰冷的表情,冷冷的說:「不讓你住了。」

  「哪招啊!別說不過我就這樣出爛招啊!」梁志軒搶過徐景咸手中的鑰匙,連忙開門去。「反正我住定了。」

  徐景咸笑著,沒多說什麼。

  梁志軒很熟練的去到了客房,然後打開衣櫥,選了件休閒的衣褲後,便去洗澡了。

  徐景咸則是在客廳開了冰箱拿了罐飲料後開喝,接著打開電視機,坐在沙潑上,無聊的打發時間。

  待梁志軒洗完澡後,徐景咸毫不客氣的說:「原因,理由,多久?」

  雖然簡短,但不防礙梁志軒理解。

  一、他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二、住他家的理由?

  三、要住多久?

  「親了,被反擊了,大概一個禮拜。」

  徐景咸睜大了眼,問:「大庭廣眾之下?」

  「怎麼可能,當然是拉到暗處啊!」梁志軒回答的理所當然。

  傻著眼,徐景咸好氣的說:「你可以在無恥一點。」

  「什麼無恥~~」梁志軒解釋著:「我要是真的無恥就不分地點直接親了,她也就上報了,省得我麻煩。」

  「你們還真的是…剪不斷理還亂。」說完,徐景咸將手中的冷飲一飲而盡。

  「彼此彼此。」梁志軒不以為意的說著。「對了,你有沒有酸痛貼布啊!」

  「房間書桌的抽屜有。」徐景咸仍一動也不動的坐在沙潑上,意思是,要的話,自己去拿。

  梁志軒聳了聳肩後,到徐景咸的房間裡尋找貼布去了。

  只是當梁志軒打開抽屜後,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東西。

  梁志軒拿出安眠藥一看,帶著點怒氣走到客廳問:「你到現在還失眠到需要吃安眠藥嗎?」

  徐景咸看了一下安眠藥,他突然間苦笑了起來。

  多久了,他居然沒在碰過這安眠藥?

  他的失眠,居然就這樣不知不覺中治好了?

  話說回來,他有多久沒去看醫生了?

  好像…從那本經書出現之後。

  「上面的日期什麼時候?」徐景咸不回答反問著。

  「日期?」梁志軒狐疑的轉了轉瓶身,還真的有貼紙,貼紙上有手寫的日期。「8/9這是購買當天的日期嗎?」

  「買這麼久了啊…」徐景咸攤在沙潑上,什麼也沒有說。

  梁志軒聽完後並沒有在說什麼,他看著手上的瓶身,這時才注意到滿滿瓶身的藥,好像還沒吃過幾顆的樣子,如果這是去年8/9買的,那麼現在都己經三月中旬了,也就是說從8/9後的八個月裡,徐景咸都沒有在吃過安眠藥,看來江雨勤的影響力不小啊…

  「把…安眠藥丟了如何?」梁志軒小聲的問著。

  徐景咸一愣,淡淡的說:「留著吧!我還是會失眠。」

  「可我看這瓶子的藥還滿滿的,可見得你沒吃多少不是嗎?」

  「反正就留著吧!搞不好哪一天失眠到不行時,就能吃了。」

  「有江雨勤在…你就算失眠也應該不至於吃安眠藥。」

  「你…」

  「行行行,留著就留著,但只是先留著哦!」

  梁志軒見瞄頭不對,馬上停止話題,消失在他眼前,天曉得徐景咸冷起來的時候有多狠。

  徐景咸攤在沙潑上,回想那瓶安眠藥,他都忘了這藥的存在了,現在想起來好像也沒什麼,為什麼…這中間他也有失眠過,怎麼就不曾想要去吃安眠藥呢?

  只是這答案無解,任憑徐景咸想破了頭也沒有答案,就像今夜一樣,他依舊失眠,但也沒有想過要去吃安眠藥一樣,為什麼?安眠藥不是在嗎?怎麼連去吃個一、兩顆讓自己好睡點也不想?

  徐景咸想著想著,本來不想吃安眠藥的他,因為一直想著安眠藥的關係,現在他居然有種衝動想要去塞個兩、三顆。

  於是,他起身準備去拿安眠藥來吃時,手機畫面亮起。

  是LINE的訊息。

  雨勤傳的。

  徐景咸點開了訊息,只有短短兩個字:「晚安。」

  不由得,臉上出現了一陣微笑,心像是安了一樣,徐景咸關了電視,回房睡覺去。

*            *            *

  接連下來的幾個禮拜,葉芷萌安份多了,雨勤和雅琪兩個人也清靜多了,但安份歸安份,小動作還是持續有,但雨勤和雅琪還應付得來,這樣對她們來說就夠了。

  午餐的時候,雨勤靜靜的看著手機上的LINE,那一段她發出去的一句:晚安。

  結果居然是「己讀不回。」

  想到這雨勤就嘆了口氣,她再怎麼神經大條、再怎麼記性不好,也是會回想過去、記得片段的,雖然她戀愛經驗為零吧!但她覺得徐景咸是對她是有心思的,只是他們兩個都好像把對方的付出,當成是很自然的朋友互動接受了。

  她承認,一開始她沒有特別的在意,真的是當成朋友的,而且…她好像太信任這個朋友了,居然忘了他到底還是個男的?!

  而且,而且她還…

  跟蹤他回家過。

  哭給他看過,還不止一次呢!

  讓他抱過,不對不對,正確來說,是她抱人家的。

  也讓他牽過手呢!雖然那定義跟一般情侶牽手不太一樣。

  還在他辦公室的沙潑上睡覺過。

  更重要的是跟他睡在同一張床過。

  雨勤越想越想大聲的喊一句:媽啊~~~

  不過話說回來,徐景咸好像每次都很有耐心的哄著自己,必要的話也會解釋給她聽,就算她聽不懂,而且也會佩合她,凡事拿捏都有個度。

  要不是那天開車送她回來,他們在車內很自然的談天說地的,讓她忽然警覺到他們兩個的關係好像不平常,好像…是友情以上,戀人未滿?!

  後來她回憶著,徐景咸身邊好像也沒有什麼女性朋友出現,再加上櫃台人員這樣的壓著,感覺都好像不讓任何女生來打擾他不是嗎?但她怎麼現在進出徐景咸的辦公室像是在逛自家廚房啊!而且她還有他的私人電話號碼,這正常嗎?!

  所以一來二往的思考過後,她才鼓起很大的勇氣,打上這少的可憐的兩個字「晚安」給的他,但他卻己讀不回。
「晚安」緊扣著本文的情節鋪排與文字氛圍
本篇文字描述平靜下來的時光
兩個字「晚安」
似乎又將掀起情緒的波濤
期待後續

問好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