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黑 第五部【第六章:另一個朱老闆】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圖檔

《那片黑》第五部
第六章:另一個朱老闆
ocoh說:「小說創作大概有兩面,一是讓人面對現實,一是帶人進入無限的幻想。《那片黑》接近尾聲,兩位主角所觸碰的到底是現實抑或幻想呢?」

  沒多久,我們的確來到了朱老闆的辦公室。透過玻璃外牆,看到一個跟他的外表完全相同的中年男人。那人有著矮胖的身材,衣著也很隨意。還有的是,他正專注地盯著電腦熒幕,看樣子,很有可能在玩網絡遊戲。大門顯然是打開的,這情況不太合理,我們得以輕鬆進入辦公室範圍,如同一個等待多時的陷阱入口,但眼前的選擇似乎不多,舉步向前是唯一可行的決定。
  我們站在大門附近的位置,刻意跟男人保持距離。在弄清狀況之前,我們得作出適當的防範。最使我們目瞪口呆的事情跟疑似朱老闆的人物關係不大,而是在那張三座位真皮沙發上躺著的兩個人物:分別是一個突然消失的女人,以及一個乘飛機返回外國的男人。他們奇怪地睡在黑色大廈的二十七樓,我們必須向眼前的男人問個清楚明白。即使竭力壓抑內心的震撼,我依然驚訝得像個啞巴,奧治的情況也差不多,我們表情困惑的望向對方,找到一絲共鳴。
  估計時間經過了五分鐘,男人依然無視我們的存在,我的情緒平服下來,奧治亦然。對於沙發上的兩個人,他跟小君是臉書上的朋友,對她的容貌早有概念。至於阿堅,就算奧治不認識他,但藉著觀察我的表情,他也能猜出大概。
  奧治故意小聲說:「在沙發上的兩個人,我知道一個是小君,另一個會是你的朋友阿堅嗎?」我用力點頭作回應。
  他續說:「季賢,怎麼站住不動?難道你不打算先弄醒他們嗎?」奧治似乎有些急躁不安。
  我苦著臉說:「作者奧治,當回原來的你,千萬不要衝動。仔細看一下他們,你會發現肢體擺放的位置相當不協調,我認為他們不像屍體,說是木偶會更貼切。」我們兩個人像交換了平日所扮演的角色,我冷靜得有些陌生,大概是由於我們進入了另一個神秘的冒險關卡,而今次的帶頭人是倪季賢。
  冷靜下來的奧治說:「給你這樣一說,我才發覺他們的身體有點怪異。兩個人同樣臉色蒼白,死氣沉沉,手腳擺放得亂七八糟,一個人的睡姿怎樣難看也不會如此離譜。由此可見,他們不像在熟睡,而是被人放置在沙發上。」這位冒險伙伴相當可怕,在短短一瞬間,他竟比我看得更清楚、更仔細了。
  說畢,我們交換了一個眼色,不必言明,馬上採用行動,把目光轉移至盯著熒幕的男人身上。說時遲,那時快,我們已然站到辦公桌前,男人僅僅花去半秒鐘,偷偷的向我們瞄過一眼,這一眼的注視得來不易,我們的出現終於不是毫無意義。
  奧治搶先開口:「你好,請問先生是誰?這裡又是什麼地方?」語氣謹慎而客氣,在弄清楚形勢前,不宜盛氣凌人。
  男人的眼神凌厲得有點嚇人,向我們說著莫名其妙的話:「慢著,給我安靜三十分鐘,待我完成一項遊戲任務。」我的估計果然正確,男人酷似朱老闆,也像他一般沉迷網絡遊戲。
  「我們兩個不速之客似乎打擾了先生的興致,我為此感到抱歉。不過,我認為先生大可一邊和我們對話,解釋清楚狀況,一邊進行遊戲任務。按照我的電玩遊戲經驗,這似乎是個可行的方法。」不愧是奧治,說得非常漂亮,我暗暗叫好。
  我按捺不住的作出附和:「對了,我也不希望在這個房間呆等三十分鐘。」這當然是用上開玩笑的語氣說著。
  男人駁回我們的提議:「我拒絕,完成遊戲任務是我的堅持,這也許是在這裡玩到的最後一個網絡遊戲了,可一不可再呢。」他使用的理由真的有夠特別。
  奧治驚疑:「最後一個?」
  男人的語氣一下子變得溫和,哀求似的說:「對啦,你們兩位寬容一點,先給我一些時間嘛。」這態度上的轉變也未免太過突然。
  我微笑說:「哈哈……假如我表示拒絕呢?」所謂笑裡藏刀,就是這一種。
  男人滿有信心地道:「這不是你所能控制的……」話未說完,男人該為自己的強硬態度感到後悔,我作了一個細微的動作,足夠讓他的遊戲時間暫時停止。
  這個舉動會徹底壞掉我們的事情嗎?
  我不認為,這純粹是個無傷大雅的惡作劇,對方是男人的話,會感到憤怒,然後破口大罵,但情況不會變得太糟糕,形勢不可能急轉直下。
  奧治咧嘴笑說:「嘿,你真是個好傢伙。」他懂我的幽默。
  男人慌亂起來,發出一陣驚叫:「天啊!我的遊戲任務真的完蛋了……唉,你究竟幹了什麼好事……」他的反應比我預期的來得誇張,似乎這個網絡遊戲在他的生命裡佔據著非常重要的位置。
  奧治急著替我解釋:「先生,不用這麼緊張,我的朋友的確做出了不禮貌行為,但沒有對你的遊戲造成破壞,我願意對此作出保證。」他的處事作風果真比我謹慎和理智得多。
  男人一臉惱怒,深深不忿的指著我們說:「架著眼鏡的楊先生,你不用急著替他說好話了,我要倪先生親自作出解釋和道歉。」語出驚人,他竟然知道我們兩個人的姓氏,其目的顯而易見,是藉此唬嚇我們。
  聽罷,我發瘋似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哈,這個神秘男人似乎都知道我們的名字,事情變得很有趣、很有趣了。」原來我們一直被別人蒙蔽,謎團接二連三的來襲,我不安,所以我瘋狂。
  男人立即把矛頭指向我:「你,快給我解釋和道歉。否則,我不會說太多,不會透露太多。」我們找對了地方,找對了人,這個酷似朱老闆的男人很有可能帶領我們進入一些真相裡頭。
  眼見勢頭不對,我只好低聲下氣:「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沒有傷害你的電腦主機,沒有破壞你的遊戲任務,我只是暗中拔掉熒幕的數據線,僅此而已,絕無隱瞞。」為了方便套話,我必須善用自己僅有的低劣演技。
  男人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嘆息說:「唉,這玩笑未免開得太大了,我幾乎給你嚇死……」他反應激動,再次反映出那個遊戲的重要性,我免不了的感到詫異。
  男人向我說:「不過,倪先生,你真的碰上了好運氣,遇上我這個難得的好人,只要你願意多作一個鞠躬禮,我便不再追究,這樣可以吧?」
  這個人竟然我要向他鞠躬?
  聽罷,奧治偷瞄我一眼,他在揣測我的意向,不確定我會否向眼前的中年男人鞠躬。我呆滯片刻,拼命回想,才想起鞠躬禮背後的意義,大概是以彎腰的動作向別人表示尊敬的行為。我忘了,是由於進行鞠躬的機會根本不多,城市人早就把禮儀忘得一乾二淨。我迅速作出決定,認為向他鞠躬的問題不大。這個人的年紀比我大,長得跟朱老闆差不多,我大可視他為真正的老闆,向他表示尊敬,沒什麼大不了。
  男人一臉狡滑的催促:「倪先生,還需要猶豫嗎?」
  給他這樣一說,我立即作出一個態度認真嚴謹的鞠躬來回應,把這裡當作朱老闆的辦公室,我在他領導的公司效力多年,一直心存感激,感謝他對我的信任和支持。即使加薪的機會不多,我仍然樂意留在公司打拼,待城市經濟再次起飛,把握發展機會,成就自己一番事業。
  似乎成功嚇壞他了。
  男人表情尷尬的說:「足夠了,足夠了,幾分鐘還不夠嗎?這個鞠躬禮實在很誇張、很尊重呢。」
  奧治即附和:「嗯,我也認為是非一般的誇張。」
  我緩緩抬頭,然後站直身子,保持笑容說:「反正是需要彎腰,倒不如認真一點,降低惹到麻煩的機會。」
  男人露出滿意的笑容說:「很好,很好!倪先生,請你先把剛才拔掉的數據線重新接上,讓我看一下自己的遊戲角色到底死去多少遍。我最在意那個戰士角色了,它受到傷害的話,我會痛入心脾的。另外,楊先生,請移步至沙發那邊,把那兩件模具放到地上,騰出座位給你們兩個人休息,我們需要花些時間耐心的談一談。」他提出的吩咐難度不高,但為我們帶來了極大震撼。
  「模具?」我和奧治異口同聲,幾乎在同一瞬間吐出疑問,夾雜著驚訝、懷疑、錯愕幾種稍有差異的情緒。
  男人平心靜氣的說:「沒錯,是模具,不是陽具,請楊先生快點動手移走它們。」這個辦公室的溫度有夠寒冷了,我可沒有心情去理解他的冷笑話。
  「那邊的不是人類嗎?即使我想不明白模具的意思,單是聽起來,也知道不可能是好東西。」我不解問道。
  男人裝作咳嗽,聲音沙啞地說:「咳咳……嚴格來說,你們兩個人的身體也是模具,你們眼前形象化的我也是模具,所以把沙發上的它們說成模具是合情合理的。怎樣也好,楊先生,請先移走它們,我們才可以好好的談。道理很簡單,我討厭別人站著向我說話,會為我帶來一種不舒服的壓迫感。」他身材矮胖,面對個子比自己高大的人,便容易感到不安。
  為了大局著想,我們擱下內心的困惑,依照男人的意思去辦。我先接妥熒幕的數據線,讓他查看遊戲角色的死亡次數,然後我們合力移走兩個模具,即小君和阿堅。在雙手抱起小君的瞬間,我的內心沒有湧現一絲感動或激動,而是出奇的冷靜,她的體溫很低,不像人類該有的溫度;皮膚失去彈性,硬繃繃的,倒是有一種塑膠的質感。如男人所言,我無法具體地、準確地表達何謂模具,但小君的確像模具多於人類,抱著她的感覺比以往輕鬆,她輕了,而且重量減少了接近一半,這讓人匪夷所思,無法以三言兩語解釋清楚。
  我和奧治交換了一個眼色,他抱著阿堅的情況也差不多。他嘗試放空左手,僅用右手用抱著阿堅,這沒什麼難度,奧治狀甚輕鬆,掛起稍為輕浮的微笑。即使情況詭異,兩具曾經熟悉的身體變得有點陌生,我們仍小心翼翼的把兩個模具安置妥當,放置到地毯上最乾淨的一處,然後我們回到沙發那邊坐下,等待男人辦妥跟網絡遊戲有關的事項,我們將會好好的談一談。至於談論的主題,我們顯然是處於被動的位置,待那人擔當主持人的角色好了。
  男人語帶幽默地說:「好了,先給你們一個慣常的開場白……嘿嘿,歡迎來到神秘的The Dark,我是這裡的管理員,名字是何為常,叫我何經理便可以。相信你們的內心充滿疑惑,接下來,我會儘量把事情的始末說得清清楚楚。」他的開場白無法使我放鬆,心情驟然緊張起來。
  我提出第一個問題:「首先,The Dark這個名字是指這座大廈抑或我們身處的辦公室呢?」這個簡單的名字既然跟黑暗有關,不可能是好東西。
  「我不繞圈子,The Dark是這個世界的名字,它有別於真實世界,是個仿真程度非常之高的虛構世界。」何經理爽快利落,跟朱老闆大有不同。
  奧治插話:「喔,事情果然變得很有趣,我立即往兩個方向聯想。一是我們兩個人都是人工智能,一直活在虛構世界裡,甚至天真的以為自己就是人類;二是我們的確是活生生的人類,但由於一些特別原因,意識從真實世界進入了The Dark,和人工智能一起混日子。」他再次展現自己的特質,沉默等同思考,他的聯想也令事情變得更有趣、更吸引。
  何經理對奧治加以讚賞:「楊先生,不錯,你算是個聰明的傢伙。答案是二,你們的意識被導入The Dark了。」主持人表現不錯,我們三個人好像一下子進入了主題,是我們夢寐以求的一個真相。
  我開始著急:「快點說,我需要弄個明白,把我們進入虛構世界的原因說清楚。」
  何經理從容不迫地應對:「倪先生,不用急,我身為The Dark的管理員,定當給你們一個滿意的解釋。首先,要說非常重要的一點,在進入The Dark前的當初,你們是了解詳情和一切風險的。不過,在進入The Dark後,系統做了一些手腳,替你們遮蔽了部分記憶,所以才會產生一連串疑惑。在說出真相之前,我需要倪先生先作一個深呼吸,儘量消除緊張的情緒,因為跟The Dark關係最為密切的人便是你。」他加重語氣,刻意強調最後所說的「你」字,沒有帶來任何壓迫感,倒是多了幾分關懷和憐憫。
  我按照提醒,作了一個徹底的深呼吸,故作輕鬆的說:「哈哈,聽到如此溫馨的提示,我不期然緊張起來呢。」
  奧治在旁,冷笑一聲:「嘿,我果然是個陪襯的角色。」他的自嘲起了緩和氣氛的效果。
  何經理續道:「Moments International Enterprise,一般被稱作Moments,我在這個集團擔當項目經理,負責為客人製作和運行心目中的虛構世界。此項計劃正處於後期的除錯階段,尚未正式投入服務,我們為此招募了一些參加者,嘗試體驗虛構世界,希望從中獲得一些有效數據,找出忽略了的漏洞,進一步改善系統的不足。我們從眾多應徵者之中抽出了五位,倪先生是其中一位幸運兒,得以搶先體驗虛構世界,享受幾可亂真的另一段人生。」我絕對相信這番說話是預先安排的講稿,公式化得過了頭。
  奧治好奇一問:「那麼我的角色是個怎樣的安排?」他不可能是個可無可無的人物,只會是僅次於我的最佳男配角。
  何經理作詳盡解說:「這個世界叫作The Dark,名字由楊先生定下的,至於背後的原因,這屬於楊先生自身的想法,我無法加以說明。我先解釋The Dark的基本原則,由於這是內部測試版的關係,為免資料庫過於龐大,世界的面積被限制為一個城市之內。世界觀以真實世界為藍本,再配合兩位的記憶、經歷、想象三部分而構成。由於倪先生是第一參加者,所以The Dark和你的關係最為密切。不過,楊先生也是不可或缺的,有賴你的參與,增強了虛構世界的全面性和完整性,彌補了倪先生的不足。一如在這裡的關係,兩位在真實世界同樣是關係要好的朋友,同時有著作者與讀者的關係。如剛才所說,倪先生是自願的應徵者,被我們選中後,楊先生受到你的邀請,一同進行虛構世界的體驗。」我有點佩服他的能耐,長篇大論一口氣說這麼多話,依然面不改容。何經理不會是朱老闆,說話條理分明,切中要點。
  我大膽假定:「換句話說,在這裡發生的一切都是虛假的?」
  「不一定,何經理不是說過這裡的世界觀是以真實世界為藍本嗎?」奧治不太認同我的說法,他另有意見。
  何經理向奧治輕輕點頭說:「嗯,楊先生的推理很正確,The Dark的大部分是基於真實的,小部分是基於你們的記憶、經歷和想象的。我試舉例子,誰也覺得苛刻和不合理的六天工作周、表現近乎完美的智能駕駛系統、教人夢寐以求的家居機器人,以上幾種事物的出現有賴於楊先生的豐富想象力,為這個仿真程度極高的世界帶來了一絲迷幻的味道,這真的是楊先生的功勞,我對此感到意外。」由此可見,奧治除了創作小說,也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編寫出我們身處的虛構世界。
  奧治頓時喜笑顏開,連聲說:「謝謝你,謝謝你,多謝你的誇獎。難怪我不太抗拒每周工作六天的嚴苛規定,我可是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呢。」
  何經理緩緩把目光移到我的臉上,收起笑容說:「至於倪先生的人際關係和社交狀況,是基於你的個人要求,與楊先生關係不大。」
  經過一段時間的交談,我差不多放下了戒心,希望何經理為我們引路,逐步進入黑色大廈、小君消失、虛構世界等事情的真相。
  我哀求:「何經理,最近的我活得很迷失,我覺得自己缺乏安全感,討厭陷入不明不白的狀況。我衷心希望你可以把這部分交代得完完整整、清清楚楚、巨細無遺。」
  何經理語氣滿是關切的問道:「倪先生,不用擔心,你希望由誰說起?只管給我一個先後次序,我樂意為你逐一詳細說明。」這個建議非常實際,他將根據我的需要,解開我的困惑。
  唯一的難題在於順序,特別是曾經突然消失的林文君,該安排在最初抑或最後的位置?
意識被導入一個系統之中,感覺就像是現實的網路遊戲,不同之處是用系統跟人類的記憶去虛構出了真實無比的仿真記憶,讓人以為自己正處於真實之中,其實我認為這種科技的應用未來確實有可能會出現,這是一個非常精彩的伏筆,很有潛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