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BOOK - 53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Azuresianlight

  看葉芷萌態度放軟後,張經理搖了搖頭後,轉向雨勤和雅琪,對她們說:「還有妳們兩個,明天給我寫份報告過來,事情怎麼發生的?為什麼會發生?給我寫清楚,不要我問的時候還支支唔唔的答不出來,聽到沒有?」

  「聽到了…」雨勤和雅琪兩個人小聲的回答著。

  「張經理,我不用寫嗎?」葉芷萌疑惑的問著,怎麼她們兩個要寫,她就不用寫?難道張經理還是對自己爸媽有忌諱?

  「妳就算是寫,我也知道妳會寫什麼,那妳還需要寫嗎?」張經理直接了當的說著,以免她誤會他對她父母有忌諱。

  「哦…」葉芷萌無趣的小聲應答著。

  「來吧!我背妳,先帶妳去看醫生。」張經理將背部轉向林麗娟。「上來。」

  雨勤和雅琪對看了一眼後,心有靈犀的將林組長往張經理背上放。

  林麗娟還來不及反應,手很是本能的就抓著張經理的肩膀。「等…」

  還沒讓林麗娟有時間反應,張經理便連忙對徐景咸用抱歉似的口吻說:「徐先生,不好意思,雨勤就麻煩你了。」

  「哪裡。」徐景咸客氣的回應著,但他的目光卻狠狠的掃了張經理一旁的女生。

  葉芷萌被他這麼一看,心像是漏跳了一樣,害怕了起來。

  「雅琪,將林組長的包包拿著,妳跟我走。」張經理對著雅琪說完後,又看了下葉芷萌。「還有妳,快點給我回家去。」

  雅琪點了點頭,拿了林組長掉在地上的包包後,便跟在林組長的旁邊,跟著張經理走了。

  而葉芷萌雖然心中怨氣不吐不快,但此時的情況己不是能讓她可以在繼續任意妄為了,所以她很是識相的離開了。

  看著該走的人都走了,徐景咸拉起雨勤受傷的左手,看了下手肘的部份,紅了一片,看來瘀青應該也不小,也有撞到骨頭,那是很痛的,但雨勤居然沒有哭。

  徐景咸才剛這樣想而己,隨即便聽到哭泣的聲音。

  雨勤默默的抽泣著,默默的擦著淚,她按住心中痛到想要飆罵的祖宗十八代,硬是撐到現在才哭。

  「我還以為,妳什麼時候變女漢子了,居然沒有哭。」徐景咸幽默似的化解雨勤的眼淚。

  雨勤果然破涕為笑。「剛才那種情況怎麼能哭,在怎樣都要忍著。」

  「也是,哭了就輸了,只怕那個氣勢凌人的女生會更加囂張跋扈。」徐景咸邊說邊扶著雨勤走著。「還可以吧!有沒有哪裡痛的?要先去醫院檢查一下嗎?」

  雨勤搖了搖頭的說:「不用了,都只是皮外傷而己,擦擦藥就好了,反正我決定明天請假。」

  「嗯,也好。」徐景咸溫柔的扶著雨勤,慢慢的走著。「我載妳回去吧!妳這樣子也不好騎車吧!」

  雨勤聽到這句後看了下徐景咸,心跳不自主的加快,但她很快的在自己的心裡潑了桶冷水,讓自己冷靜下來。

  雨勤想,現在自己這個樣子,如果在推辭徐景咸的好意,那不就太做作了嗎?何必呢!乾脆大方點,就算知道自己家住哪又怎樣?反正徐景咸住哪她也是知道的,這樣算扯平吧!

  雨勤突然換上一個笑臉,開心的說:「那…就麻煩你了。」

  「哪裡。」徐景咸雖然對這笑容感到疑惑,但卻沒放在心上。

  「對了?」雨勤突然叫了一聲。「我現在才想到,診所現在都關了吧!那林組長…」

  「相信妳那位經理朋友應該會照顧她才是。」徐景咸語帶保留的說著。

  雨勤一頭霧水的問:「什麼意思?」

  「嗯?嗯…沒聽出言外之意就算了。」徐景咸不打算多做解釋。

  聽到這裡,雨勤翻了他一個白眼。「呿~~就你最愛搞神秘。」

  徐景咸笑了笑,沒多說什麼。

  路上,雨勤坐在副駕駛座上,她總有一點不切實際的感覺,雖然他們有在聊天,但話題停止後,就是一陣安靜,這時她就會偷瞄正在開車的徐景咸,她不得不說,徐景咸開車的樣子真的很帥。

  也許是看的太久了、看太多次了,看到徐景咸起疑了,終於忍不住的問:「妳老往我的方向看做什麼?我臉上有東西?」

  「呃…沒有,嘿…」雨勤笑的有點僵硬。

  徐景咸倒是沒有理會,眼睛還是注視著前方路況。

  「那個…就…我只是覺得,跟你好像認識很久的樣子,但其實…我們認識並沒有很久。」雨勤覺得車內太尷尬了,硬是扯一個話題出來。

  「是啊!」徐景咸說。「正所謂一見如故。」

  「嗯。」雨勤點了點頭。「一見如故的感覺真好。」

  「不好,我討厭這種感覺。」

  「為什麼?」

  「不為什麼。」

  雨勤被徐景咸的話搞糊塗了,不過她也沒有多問,因為她家也到了。

  雨勤下車前,徐景咸還不忘提醒:「記得擦藥,早點睡。」

  「嗯。」雨勤點了點頭,笑著說:「你也是,晚安。」

  車外,雨勤覺得自己好像表現的太明顯了,她恨不得今天沒讓徐景咸送回家。

  車內,徐景咸覺得自己聊的很放鬆,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還好他今天送她回家。

  而後,雨勤轉過身,發現徐景咸正在開著他,她嚇到連忙揮手再見,然後馬上跑進去。

  徐景咸看到雨勤的舉動,笑了一下,隨即開車回家。

  回到家後的徐景咸,打理完自己後,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沉思著。

  徐景咸回想剛才他們兩個的互動,他將雨勤的一顰一笑盡收心裡,她的任何一個舉動,他都沒有錯過,即使他在開車,餘光仍看到雨勤那時而臉紅,時而不知所措的神情,要不是在開車,他很怕自己會忍不住想親她的衝動。

  只是一想到兩個人更進一步時,徐景咸又皺起眉頭,深深的嘆了口氣。

  於是,翻身。

  睡覺。

   今夜,有些感覺,慢慢在滋長…

  「慢點。」張經理扶著林麗娟,開了客廳的燈,將她帶到沙潑處坐下。

  「謝謝。」林麗娟看著這間豪宅,她還真的是有點坐立難安。

  林麗娟回想剛才片段,本來是要去診所,但張經理卻說直接去醫院,說診所現在己經關門了,她想也是,再後來擦完藥後,醫生說沒傷到骨頭,但有傷到筋,所以會比較慢好,這段時間最好有人照顧著,少走動為妙,但礙於她是一個人住的關係,要少走動這是不可能的事,她己經習慣什麼事都自己來了,所以對於醫生的話,她也只是敷洐而己,但沒想到張經理送雅琪回家後,就硬是把她帶到他家裡來了,說這樣他比較好照顧。
故事越來越有愛情故事的氛圍,那些製造亂子的人物無疑會讓劇情更加精采。
令我意外的是
小說並不單單圍繞著兩位主角
作者對其他角色的著墨也不少
「真愛」似乎彌漫在空氣之中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