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倫斯女士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

如果只是醒來,這麼輕而易舉的事情每個人都能做到的吧。

睜開眼,去除雜訊,透過窗,把宇宙的影像編寫在腦中影像的程式裡形成可見的畫面,那就是最普通一天的開始。

喬倫斯她緩慢的走到窗前,自己的先生賽伯特就被安葬在前方可見的地方,那裡本來有個花園,可她已經沒有心思去照顧那些嬌貴的植物。她用雙眼與他打聲招呼,並非刻意,就只一種習慣,而習慣本身不會被那已經快記不住東西的記憶體給忘卻。

可能吧,喬倫斯已經忘記不少事物了,在每次休眠後記憶體重整總是會遺失許多,導致現在每一天都快要像新的一樣。

她會在窗前矗立,直到電流溫順的在她的身體裡流淌,等到她大腦裡的程序完整的起動,她才會開始進行灌洗與打扮。

她不會去任何地方,也不太會有人來到這裡。

當然送貨員艾薩是個例外,不過他總是不能待的太久,畢竟他可是非常忙碌的,一天要跑好幾百個跟這裡一樣小的星球,替許多人送上包裹。

這算是她記得最清楚的人了,比自己的親人更加清晰,甚至是從一開始他青年的時候,或是結婚欣喜若狂之時,還有許多。

賽伯特總是會用很嚴厲的話與批評他,但那並非他真的討厭艾薩,僅只是個性使然。儘管透過程式能學會許多東西,唯獨個性是難以被改寫的。

喬倫斯一次都沒有習慣那樣的個性,即便是這麼多年後的現在也是一樣。

她總能再想起賽伯特的同時,想起他離別時的那一個早晨,在他將燉煮柔軟的金屬肉排切開分給她的那一瞬間,以及他那聒噪不安刺耳的電波聲。

喬倫斯會帶著回憶或是扮著早餐一起下肚,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多大不了,或是多麼傷感的事情。這就好比她手中正在喝的牛奶,「牛奶」本身只是程式讀取出來的名詞,還有那些隨之而來的感受都是。

如果沒有大腦中的程式,還有那些更加複雜的演算過程,或許她與喬倫斯或艾薩與其它人並沒有什麼不同。

喬倫斯一邊喃喃自語,一邊開始擦試、整理著屋內的環境,她並不愛清潔,但她總是會期待客人的到來。

除了清潔外,一天中有大部分的時間裡,她會緩慢而小心的打開包裹,並把一本本金屬製成的書籍從包裝中取出,放在書架上。

她已經無法在從那些書中的代碼透過大腦的程式轉換為文字或詞語,更別提變成有意思或具有故事性的影像,那對她來說太吃力,也無法將那些被翻閱的摸不出編碼的書籍重新編修。儘管艾薩經常推薦她一些可以直接轉化成影像的書籍,但她總覺得那樣一點意思也沒有。

她會將指間輕撫在金屬頁面上微微突出的代碼,感覺著從手指傳達到大腦微刺的電流。回憶或遐想著遠方宇宙正發生的故事。
在讀取的世界裡
更依賴想像
整理出故事的資訊
科幻般的短篇
蘊含寓意

問好
也祝福您
新年快樂

跳舞鯨魚
故事背後的構思
引發出更多的想像
不斷往外延伸
留下一片思想的空間
科幻作品的浪漫 也在其中

ocoh說
從描述中所得知的設定讓人聯想到很多,似乎可以走到一個很遠很龐大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