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時逆旅修訂版》第1卷第6章 老宅男的侏羅紀歷險記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宋時逆旅修訂版》第1卷第6章 老宅男的侏羅紀歷險記

空難後第六日。

這一晚的月色很美,似乎習慣在晚上練琴的尚美雪,還是一身優雅白色裙裝猶如女神般站在簧火旁專注地演奏。據李映雪說,這是德布西的《月光曲》。琴聲很動人,但三人的心情卻很沉重。

救援遲遲未出現,更糟的是這個小島似乎是遠離國際航線,這幾日來不要說是飛機,就連船也看不到。加上連衛星電話都無法使用,讓三人覺得似乎被世界遺忘了。他們幾次討論這種情況,都覺得應該是當時飛機已經偏離航道了,此地又有不明電磁波干擾,這才讓救援隊伍至今找不到他們。問題是,這種情況要持續多久呢?

一日復一日的失望,已經讓人開始煩躁。在三人中性情最沉穩的尚美雪,這兩日也顯得有些不安。至於人形暴龍李映雪,更是動不動就拿謝屏森當出氣的沙包。謝屏森相信,等他被救出時,應該就能練成金鐘罩鐵布衫了。與美女一起流落荒島該是件令人遐思的美事,但現在謝屏森所面對的不只是尚美雪這個美女,還有李映雪這隻人形暴龍,於是老宅男覺得自己根本是生活在侏羅紀世界。

誠所謂的一物剋一物,尚美雪的琴聲似乎總能讓暴躁的人形暴龍安靜下來。於是黃昏時尚美雪為罹難者演奏及晚上練琴的這兩段時間,也成了謝屏森的避難時間。

不過,今晚的情況似乎有點詭異,因為在尚美雪練琴結束後不久,自願去小丘頂守護篝火以躲避李映雪的謝屏森,卻聽到下面隱約傳來兩個女人的爭吵聲。他怕李映雪傷了尚美雪,只得冒險下去勸架。

爭吵的起因頗令人哭笑不得──三人行李箱中的衛生紙面紙都已用完,李映雪想要打開罹難者的行李箱搜找衛生紙,尚美雪卻不同意。

在這件事上,謝屏森看出兩個女人觀念上的根本差異。尚美雪深受歐美社會影響,對個人的財產權隱私權很重視。對她而言,未經他人同意就打開他們的行李箱是犯罪的行為。而李映雪或許是受在泉州生活的經驗影響,自我中心意識強的不像話。按她的說法,「罹難者若知道他們死後還能有所貢獻會很高興的。」

謝屏森不知道罹難者是否會很高興,他只知道,他若支持李映雪就會讓尚美雪不悅,但若不支持李映雪他鐵定死得很難看。是要博美人一笑,還是生存優先,這實在是個艱難的抉擇呀!

再艱難也得做出個抉擇,不然會死的更難看。老宅男迅速開動腦筋,這才想出個似乎可稱之為折衷的方法:「現在看來,救援出現的時間會比我們想像的晚的多,或許我們可以定個時間表。我建議我們可以打開其他的行李箱,但只限於取用生存必要物資,且我們必須登記從那個行李箱中取了什麼東西,這樣子我們才能對死者的家屬有個清楚的交代。另外,半個月後若救援隊伍還未出現,為了生存,我認為我們可以繼續使用行李箱中一切的物資。」

謝屏森說到這裡,見李映雪猛點頭尚美雪卻沉吟不語,就又苦笑著說:「坦白說我並不認為我們打開其他行李箱是對的,但如果非得這樣做才有助於我們的生存,我還是願意這樣做。還有,既然不知道救援何時會來,我們得設法找其他食物。這片果林可不大,再讓我們吃下去可就沒果子了。明天開始,我們得好好探勘這個小島才行。」

尚美雪聞言又沉默了許久,這才勉為其難地點頭同意。李映雪見尚美雪同意了,歡呼一聲後就開始去開行李箱。這時候謝屏森尚美雪才發現原來李映雪還會開鎖,那些數字鎖被她稍一擺弄就開了,至於那些鑰匙鎖,也被她用一支髮夾就搞定了。

「莫非這女人還兼職當小偷呀……。」謝屏森心裡嘀咕著,拉了拉正看的目瞪口呆的尚美雪,趕緊去翻找與登記收穫。

收穫確實不少,除了找出一堆衛生紙面紙衛生棉外,竟還有不少的巧克力和糖果。此外,謝屏森還將所有的衛浴盥洗用品及藥品都收集起來。對習慣現代生活的三人而言,前者是必要的;而雖然至今三人都沒生病,卻也需要這些藥品以防萬一。

找到巧克力這件事讓兩個女人都很高興,李映雪「慷慨」地將其中一包拿給謝屏森。然後她又宣布:「我覺得你這人不算太壞,以後你可以叫我雪兒。」

老宅男看看手上那一包巧克力,再看看兩個女人身邊那一堆巧克力及糖果,真的真的很想哭。他暗暗發誓,等離開這小島後,他一定要寫本叫《侏羅紀歷險記》的回憶錄,敘述一個老宅男被一隻人形暴龍欺壓的可怕經歷……。

第二天,在李映雪的帶領下,三人開始輪班去探勘小島。這小島其實不大,南北長約十公里,東西寬也就七八公里左右,島上最高的地方就是那高約五六十公尺的小丘,站在丘頂就可俯瞰全島。這島的南北和西面都是沙灘,東面卻是岩岸,但水看來不是很深,魚倒是不少。擅於野外求生的李映雪很快就釣到了幾條魚,尚美雪也找到幾種香料,好吃也懂得烹調的謝屏森則負責處理。再用飛機上找到的茶包煮了一壺茶,三人的飲食狀況頓時大為改善。

或許是飲食改善了,李映雪的脾氣也好多了。不過這時謝屏森又發現,這女人有強烈的佔有欲和命名惡癖。這才幾日的時間,她先是將小丘命名為雪丘,小島命名為雙雪島,又宣稱這小島必然是尚未被人發現的無人島,所以她身為發現者當然擁有這小島的主權。至於同為難友的謝屏森,根據李映雪的說法,魯賓遜的狗是沒有權利說話的……。

這女人擺明是胡鬧,可是尚美雪卻都只是笑著任她胡鬧。謝屏森知道尚美雪是擔心李映雪的精神狀態,這才不阻止她亂來。但這可苦了謝屏森,因為李映雪似乎很享受拿謝屏森當人形沙包的感覺,而只要她出手有分寸,尚美雪也不阻止。問題是,李映雪可是有練過的高手,她的有分寸在謝屏森而言絕對是凌虐的酷刑。有時候謝屏森會想,若不是李映雪還算欣賞他的廚藝,恐怕早把他宰了烤來吃。

當然,侏羅紀的世界也不是都那麼可怕。小島上實在是太無聊,三人只能閒聊來打發時間。三人除了談各自的過往外,也說了不少自己研究的東西。李映雪是個偏科嚴重的天才,據她自稱沒有機器是她做不出來的,且她在醫學上的造詣頗深,連中醫都懂一些。當然,依照李映雪的性格,要說沒有誇大之處,謝屏森是死都不會相信。

不過,謝屏森倒是相信尚美雪真的很厲害,因為不論李映雪說什麼,尚美雪都能輕鬆與她對話。而且不僅是與李映雪對話,謝屏森發現,尚美雪在社會科學各領域的知識絕對是專家級的。她這種近乎全面通才的表現,讓謝屏森很驚訝,想多瞭解一些她的成長過程。只是尚美雪卻不怎麼談自己的事,這麼多天下來,謝屏森還是從李映雪的口中,才知道尚美雪很擅於投資,是個腰纏數億美金的富婆。當然,謝屏森在知道這些訊息後,只能暗自垂淚道:「原來我不僅是最弱智的那一個,還是最窮的那一個……。」

很快地,半個月過去了,救援依然沒出現。這時三人都很沮喪,但還是決定依照先前的約定進一步檢視罹難者的行李箱,也決定嘗試將飛機殘骸中所有有用的東西都弄出來。這是個龐大的工程,三人整整花了六天的時間才完成。

東西很多,拋開衣物不論,單單電子數位產品就可以開一家中等規模的專賣店了。依照尚美雪的建議,他們並沒有打算啟用這些東西,而只是將之保管起來。畢竟不管是手機相機還是電腦,裡面的資料都涉及個人隱私。

除電子數位產品外,最大的收穫或許是瑞士刀、機械五金工具和書籍紙筆了。有了瑞士刀與一些工具後,李映雪又開始回飛機殘骸上去拆解她想要的東西,大有不將飛機殘骸拆完不肯罷休的趨勢。紙筆則解了謝屏森的燃眉之急,他那每天日記的習慣可是要耗不少紙的。至於那從旅客遺物中找到的十來本書,就算是尚美雪和謝屏森的精神食糧了。

讓三人意外的是,在那兩個帶槍的外交官的行李箱中發現夾層,裡面放著一把長槍和一把獵弓。台灣是個禁止私人持有槍械的國家,謝屏森也沒當過兵,雖喜歡研究戰史,卻對武器毫無興趣,所以他看到長槍與獵弓時雖嚇了一跳,卻也沒意識到這意味著什麼。但尚美雪和李映雪卻是意識到情況太不正常,神色都立即變得很凝重。

只聽李映雪喃喃自語道:「以色列加利爾軍用狙擊步槍,可以獵殺野豬的十字獵弓,加上先前找到的兩把PM手槍……,這兩個人究竟是想做什麼呀?」

尚美雪接著也說:「正常的外交官是不會帶這些東西的,只有特工,而且是執行特別任務的特工,才會帶這些東西。」

這時謝屏森總算是聽出問題在哪裡了,他驚訝地又看了一眼步槍與獵弓,吶吶說道:「等、等一下,妳們是說這兩人是執行刺殺任務的特工?」

李映雪沒好氣地回道:「不然你以為他們帶這些東西是去打獵嗎?」

謝屏森噎了一下,卻知道李映雪說的是對的。問題是,他們要刺殺的是誰?

尚美雪橫了他一眼,搖搖頭說:「誰知道呀!不過從他們還帶著這些東西來看,他們還沒執行任務,否則早把這些東西丟了。」

謝屏森忽然覺得,雖然這個小島是個可怕的侏羅紀世界,可是外面的世界好像更可怕。於是他不禁在心裡哀嚎:「老天爺呀!我都已經被你整成這樣了,你就饒了我吧!拜託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沒有槍枝的和平世界呀!」

幾天以後,謝屏森就會為他現在的祈禱後悔不已。因為那時他發現,他所面臨的世界雖然不算是和平,卻絕對是沒有槍枝。
荒島上的經歷饒富趣味
三人的點點滴滴鋪設出小說未來之路
儘管雙雪皆是美女
但卻絕非泛泛之輩
若像謝屏森一樣的處境
確須步步為營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