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顆星、兩個人、兩個世界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在安德洛星球中宮殿最頂端有一個非常美麗的溫室,那裡有非常罕見的植物,特別控制的溫度,以及一個擺放薩米亞女皇肉身的水晶棺材。過去擺放棺材的地方是一張柔軟的小床,四周還會擺放各式各樣的玩具,如今玩具也不在了,堆滿宇宙地圖與各種書籍。

  達瑞德矗立在棺材旁,安靜凝視著薩米亞女皇的肉身,與穿在上面用銀線縫製的婚紗,只要她出征達瑞德總會在這個地方祈禱,而今,他都快要忘記最初身為發明家與研究者的那一份狂熱。

  「你在想什麼呢。」

  薩米亞從他的身後出現,沒有聲音,也沒有以往的戲弄,她在星系間的戰鬥中改變了,不再是那一個懵懂的少女,亦不是那個每天都哭鬧吵著要回地球的女童。

  「我……」達瑞德想說,卻又不敢直接說出口。

  「不需要去想那些不必要的事情,很快這附近的星系就再也沒有我們的敵人,人民又可以回到以往和平的日子,到那個時候你也可以再次把武器與魔法的研究轉回時空的研究,這不是當初就說好的嗎?」

  她的口吻冰冷而有力,她的眼神目指著遙遠的宇宙,她的腳步絕對不會只於此。

  達瑞德有些後悔,但卻又迫於無奈,在戰爭開始的數千年前,薩米亞還擁有肉身的最後一天,她當時也站在這個溫室之中,用堅定的語氣要求達瑞德給她一個機械的身體,並能上戰場替她的子民戰鬥。

  達瑞德成功地完成薩米亞的要求,她不但變得跟她子民一樣的機械身體,且擁有強大的能力,她舉起劍馳騁過的戰場,那些因戰鬥而倒下的人會再次湧起希望,她的怒吼可以顫動大地……

  但,對於達瑞德來說,他還依然活在最初的那一天。

  那是一個宇宙多層面斷層移動的日子,根據諾維德的秘密研究日記中,宇宙就像是地殼一樣會不斷移動,且在移動的同時,在特別的地點,便能開啟一個非常短暫的門,通過那門就可以橫跨數個星系。

  他渴望著肉身,渴望著那個日記中寫道的地球,這裡的一切對他而言並非真實。

  他也多次在宇宙斷層移動的日子裡像紙片般被捏得粉碎,或是扭曲變形,但他依然活了下來,甚至成功的找到肉身,也就是薩米亞,甚至替她創造了一個特別的世界。

  達瑞德有時候也會想,那時候穿越門的是他,而非薩米亞該有多好,這樣他就可以到達地球,一窺那一個星球上各種的生物。

  「我只是有些累了。」

  達瑞德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他不敢正眼直視她的雙眼,他害怕著,恐懼著,就像那些敗退的敵人一樣。

  「是嗎,是這樣嗎,我知道了,達瑞德。」

  薩米亞走過達瑞德的身邊,她一拳打穿水晶棺材的蓋子,一手捏住自己肉身的右耳並將其割下。

  「妳為什麼這麼做……」

  達瑞德的眼眶泛淚,全身顫抖。

  「我沒有什麼好給你的達瑞德,拿著這個離開吧,你已經不再屬於這個國家,也不用效忠於我,走吧。」

  薩米亞用手指指著大門的方向,達瑞德有些迷惘,他看著捧在雙手裡的右耳,又看了看薩米亞。

  下一瞬間,他像發了瘋似的邊叫邊衝了出去。

  「再見了達瑞德,我敬愛的……父親。」

  薩米亞望著他離去的方向,此時她還穿著戰袍,批著戰勝後子民擁戴的花冠,但她卻像是經歷一場敗仗般。

  據說從那一天起,沒有人再見到達瑞德,也沒有人在看過薩米亞笑過了。

  但人們永遠都記得她在戰場上的英姿,歌頌她劍鋒所及的戰史,以及她可能來至於一個神祕星球的傳說。
時間是怎樣一回事?
薩米亞的目光停留在現在和未來
而達瑞德依然活在最初的那一天裡
不管怎樣
人仍然是帶著遺憾、默默的活下去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