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土的獵人與獵物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苦姆萊星球,一個終年被大雪與動土覆蓋的世界,很少人會到這裡來,即便是擁有上千年旅行經驗的旅行者,都不一定會想要來這個地方體驗被急速冷凍的經驗。

  老練的獵人恰吉斯,他只有一隻眼睛,這不光是外表上看起來如此,而是年輕時在打獵的途中,深陷冰縫中,為了求生他用一隻眼睛盯著冰縫上方尋求可能的救援,因此在百年的歲月裡冰凍深入他的右眼,導致大腦裡的程式都損壞,就算換全新的右眼,也無法像左眼般那麼自在,他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他是這個星球上極少數的人之一,他熱愛這個星球,除了很少有人會到這裡來打擾外,在凍土與冰的大地上狩獵,總能讓他熱血沸騰。

  不過這一年並不是一個好年,外出的動物太少,也太稀缺了,他們不是在某一個高聳的峭壁中,就是躲在幾百尺深的冰縫裡。雖然除動物外,向礦物這種基本的食物基本上是不缺的,那就在恰吉斯所住的山洞裡,甚至洞土往下挖隨處可見。

  不過恰吉斯可是獵人,並不是礦工,拿鐵撬才不是他這雙手要做的事情。

  他用左眼仔細打量著剛磨好的箭矢,並用手指觸摸好讓大腦的程式可以計算整根箭矢的重量是否有達到標準。

  有一些是拿來狩獵雪兔的,重量要輕,箭身要短且有彈性,箭頭則要耐撞,因為這根箭永遠不是朝著雪兔射去的,而是利用彈射,通常會快速擊發數隻,第一隻射出去只是為了欺騙雪兔的動向,往後幾隻才是關鍵,就只有這種沒有方向箭矢才有辦法趕在雪兔之前。

  其他還有狩獵熊類與鹿專用的箭矢,但簡單一體型來說可分為大中小三種,恰吉斯喜歡先準備好一些,另外一些則是拆來使用,這樣便可以依照不同的動物、場地來狩獵。

  今天就算是一個好日子,至少現在外面還沒有颳起暴風雪,能見度很高,是這些動物有可能外出的時段。

  恰吉斯批上他特製的大衣,最外層是熊皮、中間有雪兔的嫩皮、還有鹿皮與多種皮製成,每一成都要上一層蠟,在下一層則是油,依此類推,為了是要防止外面的雪不會沾黏到恰吉斯的身上,或因為溫差的變化導致水滲進恰吉斯的關節中。

  那樣就麻煩了,比被雪熊從後面猛撲上來還要糟糕。

  離開恰吉斯所居住的地方,他必須先徒手攀過一段峭壁,再順著獵道與被冰凍的巨石前往較近的水源地,運氣好在那裏會有一些較小型的動物。他一邊哼著如風一般的曲調,一邊快速地疾行著。

  很快他就來到水源地,他躲在岩石後面,凝視著水源地周邊的情況,除了目視外還要靠其他感知,在大腦裡面構成放大後的畫面,很快他就找到雪兔的足跡。

  恰吉斯拿起自己的弓箭,設定弓箭的緊繃程度,且確認弓自身有記錄著之前狩獵的經驗,以及可以接收接下來狩獵的訊息,這樣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狩獵雪兔有一個竅門,五箭以內,一箭四次彈跳,否則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恰吉斯活動自己的手指,他的眼睛注視著雪兔周圍可以彈射的點,以及最後要彈射大腦的位子,其他地方可不行,因為雪兔在逃跑的過程裡,就算擊中身體或四肢,牠依然會往冰縫或其他地方鑽去,那樣可就麻煩的多。

  恰吉斯做好準備,他將弓拉滿,等待一陣風過去,第一箭撕裂冰冷的空氣快速朝著雪兔的眼睛而去,緊接著他又射了兩隻,不能再多,不然互相碰撞反而效果有差。

  雪兔見第一箭而來起身快速的跳躍,就像一團靈活的雪球,牠也躲過第二箭的彈跳,轉身要躲離地三箭時,正好再次回彈的第二箭刺入牠的腦部。短短的幾秒鐘都在恰吉斯的預料之內。

  不過他並沒有因此而歡呼或直接往獵物的方向而去,一方面是他會習慣再等一些時間,好吸引更多危險的動物前來,不過這次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四周有許多的人,起先是一位穿著華麗動物皮的女性走了出來,她凝視恰吉斯獵捕到的雪兔,四處張望著。

  隨後又有許多人跟了出來,在他們身上都有著非常小的標誌,代表一個或是數個星系的國家,這對恰吉斯來說顯然不是一件好消息。

  他小心翼翼的將弓背回背上,快速且蹲低身姿的準備離開現場,但對方並不想要給他這個機會。

  在他眼前的凍土出現一塊鋒利的冰錐,並劃過他的臉頰,這是要她不要逃跑的警告,緊接著又有許多冰錐出現在恰吉斯四周,他一動很可能就會像雪兔一樣,最終被冰錐的箭矢所穿透。

  恰吉斯調整自己的呼吸,他並不是第一次見到類似的東西,至少在這個星球上也有其他人會使用,就像他也有著能與野獸溝通的能力般,只是沒有自我思考能力的冰,要產生連結變得像弓或箭使那樣使用自如並不容易,但也絕非難事。

  恰吉斯的腦中快速地思考著數百種冰錐彈道的可能,幸好冰錐並不會彈射,只要不正種臉部,打在特製的外套上到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這裡也不是洞窟,冰錐只會從下方或側面射來,還有很多逃跑的空間。

  逃跑的路線已經確定,恰吉斯在大腿上續力,他要做好就算被射穿,也要逃離現場的準備。

  跑!

  就在恰吉斯如箭脫離弓箭一般,四周的冰錐也都朝向他衝來,但這都只是一個陷阱,當恰吉斯快速地奔馳,以至於他無法改變方向或停止腳步,這使得他才沒跑多久就撞上一面巨大的冰牆,他瞬間翻倒在地。

  「你看,凱勒拉叔叔,我就說用魔法比射箭容易,我剛才用不用弓箭瞄準,用冰錐早就獵捕到雪兔了。」

  「霜,妳不能依賴冰的魔法,那只有在這種特別的凍土才有用,宇宙裡還有很多不同的星球,上面不見得都有冰。」

  霜並不滿意凱勒拉所說的話,她撇了撇嘴,凝視著躺在地板上的恰吉斯。

  「這是這個星球才有的雪熊嗎?」
  「不,這是只是一個老獵人,他是恰吉斯。」

  「嗯?有這麼一個人嗎。」
  「以剛才那樣的箭技,八成沒有錯了。」

  「喔,那就把他買下來吧,這樣我們就不缺會用弓箭的人。」
  「霜,妳這樣的想法是不對的。」

  凱特拉將恰吉斯從扶起,並把他剛才獵到的雪兔還給他。
  「走吧,我們並無惡意。」
  「唉,凱特拉叔叔,你怎麼可以這樣,他可是我的獵物。」

  「不,霜,他是屬於這個星球的。好了,接著我還要教你其他狩獵的技巧呢。」
  「真不好玩。」
  霜攤了攤手,小碎步的跟上凱勒拉的身影。

  她的想法與年紀還不夠成熟,但終有一天會變得跟她使用冰的能力一樣純熟。

  恰吉斯用鼻子哼了一口長氣,把肺部的風扇用的嘎嘎作響,希望不會再遇到她或是任何與國家有關的東西。

  他轉身快速地疾馳離去,今天雖然有捕到獵物,卻也體驗獵物被捕的滋味,沒有比這更糟的,他忍不住咋舌。
冰天雪地
就像置身於那個星球中
體會著捕獵以及成為獵物的感覺
故事似是有著前因後果
雖未有表明出來
卻讓人渴望窺探過去的秘密
很喜歡作者營造出來那淒冷冷的環境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