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日前傳>第三十九回 突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sianlight

  霍顛舉劍站在牆頭,俯視底下蜂擁的人群。

  「看來破門是遲早的事。」

  一個聲音說道,霍顛回頭,見子迢不知何時站在一旁。

  「對付慕容顏,本就不應留招,何況虎牙也在。」

  「爺連那陰柔男人都能留招了,還有誰不能留?」

  霍顛一笑,「那我就不明白了,不知你這話究竟是在讚揚秦逍的仁慈呢,還是在歌頌他的婆媽?」

  子迢也是一笑,並不在意他諷刺,「你若自詡比咱爺還少些婆媽,眼下怎不快下去料理了他們?這些人多半在迷宮裡受了傷,但憑你的功夫,就是自背後一人補上一劍,也足夠為這見鬼的迷宮多添幾隻孤魂了。」

  「我從不暗算人。」

  「但這並非霍爺不出手的主因。」子迢微笑,「如非劍還未造成,恐怕將軍早已躍入敵陣和虎牙一拚了吧?」

  「他確實是個難得的敵手,」霍顛扯開嘴角,「但過招和送命可是兩碼子事。」

  他們瞧的自然是被困在霧谷迷宮十餘日的慕容家一行人。或許當初任何人都始料未及的是,秦逍其實毋須做什麼,僅僅斷糧的危機就足以放倒一大半人馬,而這也或許更是因為,入谷前他們絕沒想到,這迷宮竟能將他們困住多時。

  霧谷迷宮的地由一塊塊米色石板鋪成,牆是藤蔓纏繞的巨石,每到早晨、黃昏霧正濃時,迷宮牆便會移形換位。當日一行人受普覺和尚阻攔,尾隨子迢闖入迷宮時,正是日落時分,慕容顏等人才踏上迷宮的石板路,高聳的牆竟然緩緩移動,連著地面也「轟隆隆」震動起來。慕容顏、陰興、姚重二走得近,牆停下時,幾人還聚在一塊,慕容望、虎牙、彭齊飛一行人卻因迷宮變換而與慕容顏走散。眾人正自詫異,地面石板縫隙裡已彈出一排排尖刃,許多人一時不察,腳板、小腿當場被刺穿。

  慕容顏見了機關,一時怒火中燒,朗聲叫道:「秦逍你枉稱一代盜俠,今日面對咱們各大派夾著尾巴逃走不說,竟還使機關暗算人,想來個甕中捉鱉麼?」

  登時慕容顏的回音繚繞谷中,足見內力渾厚,誰知等了半天,也未聽見一個人回應。姚重二破口大罵起來,像是知道秦逍暫時不會回應了,索性罵好罵滿他祖宗十八代。罵過之後,如何突破迷宮,這難題卻仍是橫在他們眼前。

  「我就不信了,秦逍能遮天蓋地不成?」姚重二一躍而起,逕往迷宮牆頭登去。他巨闕門雖非名聞遐邇的大門派,本門絕學「鳳鳴登巒」卻堪稱武林眾多輕功心法之佼佼,除了曉雅山莊的「飛燕驚虹」,當屬該功夫為最,若持續不輟練到第五重功力,登萬嶽高山也如履平地,何況眼前區區二丈高的宮牆。

  誰知姚重二這一躍上去,手才觸碰到牆頭,卻忽然「啊」的一聲,自牆頭墜了下來。慕容顏見矛頭不對,飛身而起,躍到姚重二身旁時,一掌向他脅下拍出。姚重二原本頭下腳上,這時讓慕容顏一推,登時倒轉過來,落地時一個踉蹌,終仍站穩了身子。

  陰興皺起眉,走上前提起他手臂一瞧,見他掌心血淋淋,朝門下弟子使了眼色,那弟子趕緊取出一條布巾替姚重二包紮。

  「看樣子,秦逍不用這個這個迷宮困死咱們是不罷休了。」

  慕容顏冷哼一聲,「雕蟲小技。」

  「但莊主不能不承認,秦逍這一招儘管不光明磊落,卻是奏效。」

  慕容顏不語,忽然拔出佩劍,陡然飛起。只見他那一手家傳輕功「明月當空」姿態好不美妙,猶如一株百年巨樹破地而出。迎上牆頭他凌空一砍,那排尖戟紋絲不動,卻冒出幾顆火星。慕容顏回身聚氣,劍再度當頭劈落。這一劍較方才又多用上了三成真力,挾他三十載功力,勢如破竹。要知道他手裡寶劍「墨竹」素與「幽蘭」成對,為鑄劍名匠薛笑人的得意之作,採與霜紗王后麾下武裝劍士手中寶劍相同材質鑄成,經薛笑人之手,鋒度、韌度都更上一層樓。

  卻聽「鏘」一聲,慕容顏冷哼一聲輕輕落下。眼前區區尖戟都削不斷,慕容顏難免面上無光,眾人知慕容一家面子不好惹,紛紛轉過身去狀若無事,各尋出路。他們卻不知道,這迷宮雖非秦逍設計,牆頭機關卻是按他的心思佈下。

  「但想到那些傢伙臉上的大便會有多臭,我是做夢也會笑。」說起那迷宮牆上地下的各式機關,子迢也不禁替主子得意。

  「不如一把火燒了這迷宮。」姚重二一轉頭咬牙道。

  他們很快發現這方法絕不可行。眾人在裡頭度過幾個日夜後,迷宮變換了好幾回,不僅走不出去,要想再回到入口也已是極難。而谷中多霧,陰陰涼涼,幾乎點不著火,就是點著了,這火一旦放下去,被困在裡頭的他們勢必難逃。上有尖戟、下有尖刺,左右宮牆變化莫測——慕容顏心下嘿嘿冷笑,終不得不承認,在他的地盤上和他動手,自己是有些輕敵了,也終於知道為何「討賊」出師後,秦逍總是從容不迫了。

  慕容顏並非無把握破這迷宮。經過幾日折騰,傷兵雖愈漸增多,卻也換來許多珍貴情報。他們在牆上做記號,牆雖會移動,卻絕無可能毫無規律;他暗忖眼下只待明日清晨,迷宮再度變換──

  正想間,天空一只飛鳥飛到,落在牆頭尖戟卻一聲長鳴,負傷而去。慕容顏一躍而起,用劍挑了那飛鳥落下的信筒,又復落在地面。讀過信後,他吩咐底下弟子:「取筆墨來。」

  另一頭邱景藍正和一眾師姊妹簇擁著靜元師太,緩緩前行。初入迷宮那晚,討賊大隊人馬近八成都中了迷宮機關;靜元雖有一身內力數十載,但年事已高,亦不能倖免,後又遭遇地支十二畜偷襲,受傷不輕。自李河荻掌握派中事務,靜元半居簾後,早有退下掌門位之心,如非這回照火、秦逍等人造劍一事牽連甚廣,她幾無可能再踏出秋風派大門一步,眼下李河荻不在,一切事務只好又由她來拿主意,邱景藍代執。

  走不多時,一隻飛鳥盤桓長鳴,眾人仰頭一望,忽然邱景藍吹一聲長哨,那鳥遂飛落林間。

  她走上前去解下了鳥爪上的信筒,靜元問道:「什麼事?」

  「師父,是慕容莊主發來的,信上說,霍顛狗賊還好端端活在紅樓莊──」邱景藍一面讀一面道:「他還說,眼下他們雖困在迷宮裡不得脫,但他早已在秦逍身邊埋下了『種子』,且種子已發了芽──」

  說著將信呈給靜元,靜元細細讀過之後,竟不禁微笑,當下命她收起信來。

  「慕容顏雖私下和朝廷沆瀣一氣,倒也是個胸襟開闊的大丈夫,在這種時候,還願意送這封信來。」

  「他向來工於心計,這回不過拉上咱秋風派的手,給霍顛一窩賊來個前後夾擊,如此秦逍他們的劍自然造不成,慕容家還倒賺咱們一個人情,」邱景藍一笑,道:「可惜雲中不在此處,否則她聽了還不著急?她一急了,保不齊還能替咱們找一條出路來,咱們眼下的困境也解了──」

  靜元輕斥道:「雲中和盜賊山莊淵源雖深,到底也是你師妹,說話客氣些。」

  「是,師父,」邱景藍停了停,道:「但咱們向來知道,若無幾分把握,慕容莊主絕不會貿然行動。如此說來,那狗賊還活著一事,竟是不假──」

  靜元微笑,「我倒想見見了,他種下的果實,如何收割。」

  行了一陣,天色尚早,眾人在一樹下布置了休息處,一名弟子來報,說道慕容顏就在左近,有意和秋風派打聲招呼。靜元才剛讀過他的信,眼下彼此碰了頭,倒樂得承他的情,片刻一行人遂魚貫而來。眾人寒暄幾句,都知當日分道揚鑣,眼下在此處碰頭,顯然俱走不脫,面子實在過不去,彼此都有意避開這尷尬話題。

  「師太安好?」這時陰興走上前去察看她傷勢,較底下尖刺所穿更為嚴重,回頭張望片刻,卻問:「怎不見蕭家堡弟子?」

  「蕭師哥帶一眾師兄弟另尋出路去了,咱們說好明日午後若仍未尋到出口,便以煙花為訊,」邱景藍道:「不想才和蕭師哥分手,那十二隻畜生卻一聲不響,不知自何處撲了上來。」

  姚重二道:「來人是誰?若非虎牙,諒他們一時也奈何不了師太。」

  「來的是羊臉的漢子、牛丑以及那女人,但他們手上——」

  「景藍,」靜元忽然截斷她,轉頭微笑:「不勞陰掌門費心,貧道雖是老了,那幾個賊頭想取老道性命,卻還早。」她對陰興說,眼卻盯著慕容顏。

  「師太是慈悲之人,老天自然眷顧師太,令師太長命百歲。」陰興不以為意,走了走,卻見一旁一個秋風派弟子躺在弟上,也是奄奄一息,忍不住問道:「令徒這是怎麼了?」

  邱景藍道:「回陰掌門人,師妹遭那群鼠輩暗算,傷勢沉重──」

  慕容顏走上前來,只見那女弟子腹部滿滿的血跡,雖已用布將傷處紮了,卻並不樂觀。眾人都瞧得出,這女子是回天乏術了,血不斷滲出,溽濕了背後一片。

  才瞧得兩眼,忽然慕容顏「鏘」一聲拔出腰間佩劍,「簌」一聲斬落。這一劍有如晴空下的驚雷,邱景藍等弟子雖就在慕容顏身旁,卻也萬萬抵擋不得這突如其來的一招。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那劍還未斬到,一道白絲卻陡然自一旁突進。慕容顏眼神一凜,劍拔勢而起,逕斬白絲,不料白絲卻在空中繞了個彎,纏上了劍身。慕容顏掌裡一個用勁,原想甩開拂塵絲,不想劍反差點脫手而去,一時僵持。眾弟子在危急之際護不得師姐妹性命,一個回頭方知終是靜元出手擋下了這一斬,當下紛紛拔劍,護在靜元周身。

  「慕容莊主,貧道這徒兒受秦逍那廝的機關暗算,確實是活不長了,」只聽靜元緩緩道:「莊主可憐她,就是打算給她個痛快,也該先知會貧道一聲,如此貧道只會感激莊主大義,豈有不遵之理?」

  「師太慈悲,自然疼惜徒弟,說起來,在下原不應插手貴派私事,」慕容顏冷冷一笑,道:「只是在秦逍的地盤上,師太若一味慈悲,恐怕對賊人只是有益無弊。」

  話才說完,慕容顏竟不容靜元答上一句,劍身一轉,逕刺那女弟子胸口。靜元原先還顧忌著他的身份,眼見他連下二招殺手,也顧不上那麼多了,手裡的拂塵「咻」一聲掃去。慕容顏回身閃避,一招「風雨突擊」長刺而出。

  這廂牆頭上子迢垂首俯視,「他們動上手了──慕容奸賊好滑頭,總算也就他發覺了。」

  霍顛輕哼。

  「那尖刺、尖戟底下全埋了管線集血,虧得他發覺得早,照老爺子的大缸子已半滿了,將來將軍一劍在手,倒要先上慕容山莊拜謝莊主今日智慧。」

  霍顛微微冷笑,「就為著不以殺人造劍,取血取到這般迂迴,論智慧,有誰強得過你那神通廣大的主子?」

  「如非他神通廣大,將軍的劍怎麼出世?無論如何,爺目的也是達到了。」

  「你既要耍嘴皮子,咱們這就來玩玩。」

  「哦?」

  「上回在樹林較量,因著遇上衛家的丫頭,咱們還未分出高下吧?」

  子迢愣了片刻,方知他說的是初遇地支十二畜前,二人比試誰最快把綠野七十眾和黑山虎擺平了,此刻卻只搖搖頭:「衛姑娘生死不明,哪好興致?」

  「秦逍既已醒了,莫說你還沒興致,」霍顛一掠而出,「何況眼下你即便沒興致,也由不得你了。」

  他的話隨身影遠去,子迢還未回應,身子也已然掠出,只因他們聽見了迷宮北面鄰近出口的道上,刀槍爭鳴,顯是也動上了手。慕容顏一行、慕容望一行、秋風派、李河荻和衛雲中一行,除了衛雲中由宋翎兒帶路出宮,自討賊大會師以來,從無人如此接近出口。子迢心中猜測不知何人的同時,也彷彿隱隱約約見到了,血劍出世那一刻,此人必將參與盛會。
迷宮的設計頗具心思
場面竟使我聯想到《魔戒》的一些冒險情節
慕容顏的冷酷、高傲、狠心
教人難忘

血劍出世的一刻
確實使我有所期待

也希望作為讀者的我能儘快投入到故事的氣氛之中

ocoh說
板主提到魔戒,令我擦邊的受寵若驚XD
看了許多改編為電影或連續劇而紅遍全球的劇本或小說(例如您提到的魔戒),都深深覺得一部成功的作品從無僥倖
對我來說文字創作不只是創意,還需要涵養及時間的熏陶
所以您說的不錯(原諒我一起回應在這裡吧),在創作武俠長篇的過程裡,我時常感覺力不從心,因為自己的年輕,無法寫出更多樣更深入而複雜的人性。不過我並不著急,能持續用真實誠懇的姿態寫作,就是眼下最珍貴的禮物

謝謝您給的寶貴意見,我為自己的忙碌而對筆下的人物們感到慚愧,畢竟有時我已聽見他們的聲音在腦中響起,卻竟然沒有時間或沒有力氣坐下來好好寫完(疲倦持續爆發中
讀過了「關於<刺日>本傳」
更了解你的創作史
放棄原來的作品A
並以其精神延伸往作品B
這也是我的曾經
這是發生在當初幼嫩的自己身上
原因是:技巧不足、思想不夠幼細清晰、
駕馭不了當初甚有個性的龐然大物
畢竟這是一個成長過程
若繼續在生活的各方面投入下去
自我滿足之作、讓讀者認同之作
終有一日會得以完成

武俠類一大特色就是複雜的人性
在我的印象裡
武俠中的正反派都擁有非常鮮明的性格
甚至是小角色也必定是極具特色
讓讀者留下極深的印象
關於這方面的提升
一方面是作者自身與社會的糾纏
另一方面是現實生活中不斷細碎的觀察
再一方面是吸收各種戲劇小說作品的精華
某程度而言,創作就是技巧性的抄襲

欣賞你勇於踏入武俠世界
就是人們常謂的「江湖」
縱然每部作品的歷史及背景都有差異
但江湖如同生命體般存在於各小說之中
俠義精神、對武功極致的追求、形形色色的武俠浪漫
也一一呈現在不同作者筆下的江湖
我早早就有了創作武俠小說的意欲
時間卻定於遠遠的將來
甚至沒能實現也不奇怪
既然你能夠設計出《刺日》
也寫到了《刺日前傳》的地步
繼續在這方面努力鑽研下去
那麼你心目中美好作品的姿態也終必呈現

ocoh說
ocoh 寫:讀過了「關於<刺日>本傳」
更了解你的創作史
放棄原來的作品A
並以其精神延伸往作品B
這也是我的曾經
這是發生在當初幼嫩的自己身上
原因是:技巧不足、思想不夠幼細清晰、
駕馭不了當初甚有個性的龐然大物
畢竟這是一個成長過程
若繼續在生活的各方面投入下去
自我滿足之作、讓讀者認同之作
終有一日會得以完成

武俠類一大特色就是複雜的人性
在我的印象裡
武俠中的正反派都擁有非常鮮明的性格
甚至是小角色也必定是極具特色
讓讀者留下極深的印象
關於這方面的提升
一方面是作者自身與社會的糾纏
另一方面是現實生活中不斷細碎的觀察
再一方面是吸收各種戲劇小說作品的精華
某程度而言,創作就是技巧性的抄襲

欣賞你勇於踏入武俠世界
就是人們常謂的「江湖」
縱然每部作品的歷史及背景都有差異
但江湖如同生命體般存在於各小說之中
俠義精神、對武功極致的追求、形形色色的武俠浪漫
也一一呈現在不同作者筆下的江湖
我早早就有了創作武俠小說的意欲
時間卻定於遠遠的將來
甚至沒能實現也不奇怪
既然你能夠設計出《刺日》
也寫到了《刺日前傳》的地步
繼續在這方面努力鑽研下去
那麼你心目中美好作品的姿態也終必呈現

ocoh說
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的確就未必會去做了
所以創作這件事我很少想得太深
想寫什麼就寫什麼了
雖然我可能沒什麼立場說這話不過一樣是武俠愛好者我倒是非常期待看到ocoh的武俠作品
至於我以前的創作史………嗯 就不必提了
既然是自己喜歡的事,那不管重複做幾次都是開心的
您好

佚凡比較喜歡慕容顏與靜媛師太對決的那一幕

謝謝
關於貴大令尊寶此傑作
佚凡只是閱讀了這一小節
沒有像Ooch兄如此認真地爬梳本體全文,真是汗顏

於是,其實也不能說什麼
更羞愧的是,佚凡只觀賞電影《魔戒》
未有拜讀小說

所以無法提出更適合的比喻
只是依稀記得溫瑞安的方歌吟血河車系列
系乎有一幕是眾俠客被惡魔黨困於峽谷中

或許其中的調度情節可以參考
兒金庸《笑傲江湖》中
恆山派眾女尼被嵩山派的陰謀而追殺那一幕
也不知道能否可以幫上忙?

在佚凡的根據地中,其實也有小打小鬧
寫了些許不是武俠的武俠

還請指教,謝謝

佚凡
http://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 ... ategory/11
紀佚凡 寫:
週三 2月 27, 2019 10:11 am
您好

佚凡比較喜歡慕容顏與靜媛師太對決的那一幕

謝謝
關於貴大令尊寶此傑作
佚凡只是閱讀了這一小節
沒有像Ooch兄如此認真地爬梳本體全文,真是汗顏

於是,其實也不能說什麼
更羞愧的是,佚凡只觀賞電影《魔戒》
未有拜讀小說

所以無法提出更適合的比喻
只是依稀記得溫瑞安的方歌吟血河車系列
系乎有一幕是眾俠客被惡魔黨困於峽谷中

或許其中的調度情節可以參考
兒金庸《笑傲江湖》中
恆山派眾女尼被嵩山派的陰謀而追殺那一幕
也不知道能否可以幫上忙?

在佚凡的根據地中,其實也有小打小鬧
寫了些許不是武俠的武俠

還請指教,謝謝

佚凡
http://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 ... ategory/11
首先謝謝您的分享
指教不敢,更從沒想過用作品滿足每個人心目中武俠的模樣

這部作品寫了兩年有餘,起初只是意在磨練
原定2萬字的中短篇竟然演變成現在的大長篇,也是意料之外
近年生活瑣事愈來愈多、寫作步調愈趨緩慢
能追到如今的進度的讀者們都是我的老師,畢竟寫作於我算是一種與自己獨處的類修行,閱讀習慣卻往往隨心所欲

用文字勾勒世界的模樣是創作最有意思的事,也是最難能可貴的呈現真實的方式之一
如同開頭所說 不敢指教
只希望將文字的力量與您分享 並期待您在創作的過程中自在 平靜 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