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家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sianlight

這對我來說只是一個相當平凡的早晨,就好比你今天醒來發覺你是鬼。

啊!原來如此,我死了啊,那樣的感覺。

在這樣的早晨,年邁的小說家平靜而安詳的躺臥在床上,他與我告別,與這一個世界告別。

沒有悲憤,沒有留戀,也沒有懷疑。

儘管他在生前是一個脾氣相當古怪的人。

他會海扁自己的徒弟,把徒弟寫的小說摔在地板上,撕個粉碎,或沖進馬桶裡,等徒弟氣走後,又趁人不注意的時候仔細小心的找回。
儘管多數的時候都把自己搞得很狼狽,但他還是把那些作品潤的好一些,在他意識到死亡將近之前,做好了給予徒弟們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
這些作品不光是會出版,也極有可能流傳後世。

他不愛自己的妻子,從一個女性的角度來說確實如此,他換過的妻子可能比他寫的小說還要的多,只有一個例外,她對他相當執著,儘管大多數的日子裡他都沉浸在小說的世界裡,她依然做好妻子該做的事情,沒有背棄他而去。
那是一個相當漫長,實際來說卻又顯得短暫的七年,最後她因病而死去,往後三年他不在提筆寫字,也不再看書說話,每天只是研究著她的過去,在她去過的地方旅行。
後一年,他寫出人生第五部大作,闡述自己鬼魅般的經歷,與用女性的角度精闢的摹寫出對於愛情的狂熱。

他討厭編劇、小說家,還有那些會對他露出虛假微笑的人,他討厭的人可能比他捏死的螞蟻還要多,他憤恨他們,他們卻活在他的小說裡,比主角還要有趣,比配角來得活躍,比100頁的劇情還要吸引人。所以他總是會狠狠的直接在對方臉上擊出一個重拳,就像那小說裡跑出來的黑馬一般。

他偶爾能看到我,尤其是在他顯得年邁,不願意有人在與他結婚之後。
他有得時候很怕我,在他越來越能猜到我是誰的時候。
我特別喜歡他最後的幾部大作,描寫到自己年邁時荒誕的人生,以及對於平凡人生的渴望,還有那一部有關女鬼的故事。

現在想想也十分有趣,不經讓我潸然淚下,不過會為他哭的人也只有我了。

再過幾天,蛆蟲會鑽進他腐朽的肉中,蠹蟲會啃食他的小說,就像那些即將來參加他喪禮的人一樣,一邊臉上哭著,一邊心裡盤算如何括分他的財產。
可他已不在世了,不然最後上演的武打戲,或是密室死亡,肯定又是一部巨作。
小說家的一生
精簡的敘述在短篇之中
我們不必知道他的名字
他走過的人生路
當中的起落與糾纏
也發生在每一個作者身上
甚或是每一個自覺平凡的人類身上
最終武打戲何其精彩
只因人們必會曉得最終的對方為誰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