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星的研究者 第一章、異變 01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

關於靈魂[1]我決定不再去做任何研究,就算我真的能得知靈魂中運算的方程式以及原理,那也不能做出任何改變。運作後的可變性時在太大,妄想可從這之中控制、引導、修正幾乎是不可能的。
說實在的,我非常失望,失望透頂,再也沒有什麼比這更糟糕的。
今後的研究將著手在宇宙的探索上,希望在那之前我還能保持著人性,不會變成一塊笨重的廢鐵。


01

莉娜順著樓梯來到房子三樓走廊的盡頭,她先是輕輕敲門,在幾秒後才呼喚到。

「早安[2],諾維德老師。」

聽到莉娜的聲音[3]後,諾維德將手中的筆記放下,伸懶腰,將視線停止在一旁窗外的宇宙上。
已經很久沒有睡眠,早就忘記過了幾天。雖然這對宇宙來說只是為不足道的小事,但諾維德還是皺著眉頭,認為自己不應該忘記記錄下經過的時間。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自己正下著重大的決定,多花點時間也不是件壞事,諾維德的嘴角上揚,是笑非笑的模樣看起來相當慎人。

他動了動自己的手趾、腳趾、手臂、腳臂……奇怪的動作看起來就像是在妖怪的舞蹈,確認全身都舒展開來後,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大量的氣體將肺裡的風扇弄得嘎嘎作響,一切就又都冷卻下來。

真是暢快!

諾維德小心翼翼的將筆記上鎖,並放入左側腰內,這才拄著書桌旁的拐杖來到門前。

「早安,莉娜。」
聲音在他剛說出口前門就已經打開,莉娜向他簡單的行禮,並從掌中投影出最新幾則新聞。
「死亡的人數正在增加。」
「是嗎?」諾維德快速將新聞掃入腦中後咋舌了一聲,顯得有些不悅。
「您是要用早餐,還是要去實驗室呢?」
「都不需要,我要出一趟遠門。」
「您要出門嗎?」莉娜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彷彿在她的記憶中從來沒有看他出門過。
「妳沒聽錯,我要出門,在我離開的時間禁止外人進來,就算是我的學生也是一樣。」
「我知道了。」

諾維德先是確定莉娜收到指示後,才揮動起自己的拐杖,拐杖在地面看似輕觸三下,什麼聲音也沒發出,但樓下馬上就傳來一陣躁動,一個全身纏著電線,手裡還拿著開顱器的羅特慌張地出現在兩人眼前。

「老師您怎麼了?我才正要開始研究下一個人的靈魂,就快要有結果了。」
羅特有些緊張,他知道如果真的有事,諾維德老師也會用聲音呼喚他,敲擊拐杖則代表他不耐煩的程度,上次被諾維德敲擊三次的人,不是被驅逐出門,就是被拆了的,羅特可沒有忘記。

「實驗結束了。」
諾維德的聲音就像是世界末日的到來般,嚇得羅特想也沒想就跪了下來。
「實驗會成功的,再給我一些時間,只要能解答出靈魂內核心的密碼,接下來就簡單得多。」
「你是在考驗我的耐心嗎?」
「怎敢。」
「那麼就把實驗室關了,拿上一些基本的工具,跟我一起出門。」
「工具?出門?」
羅特懷疑抬頭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在他身後的莉娜,一點也不明白。
「也能說是旅行吧,你難道不喜歡旅行嗎?」
「喜歡、喜歡、喜歡。」
羅特連點三次頭,彷彿只要能待在諾維德的身邊,要他做什麼他都願意。
「那麼你還有一分鐘。」
諾維德的聲音剛落,羅特便已消失在他的視線之內。
「別忘了我剛才說的話。」
在動身下樓前諾維德又再次提醒到,這次莉娜並沒有回應,只是望著他的背影。

[1] 靈魂-指機械中的大腦,包含複雜的運算系統、金屬、電子線路等,其中又能產生學習能力、記憶力、情感、思考等因素。
[2] 早安-泛指開始的意味,主要是靈魂從休眠中醒來時的開始稱早,結束則反之。
[3] 聲音-指大腦中接受到的訊號,通常是指電波,也會使用唇型或瞳孔等。
故事中的實驗結束了
小說主角的實驗彷彿才開始
透過作者的描述
遠星
會成為什麼樣的小說
令人期待

問好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