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星之一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

「你也在等車嗎?」
一個粗曠的聲音將我叫醒,我眨了眨眼,有些暈眩,或許是睡得太久的緣故,我過好一會才緩過神來看著眼前的男子。
他看上去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蒼老,穿著體面的西裝,將銀色的長髮束成馬尾,手中握著一根銀頭黑木製的拐杖,如果再年輕個二、三十歲肯定是相當英俊挺拔的男士。
我環視了空蕩的車站,又仰頭看了看上方的跑馬燈,緩慢的吸入一口冰冷的空氣,讓肺部內的渦輪嘎嘎作響。

「早安。」
我親切的透過嘴唇說道,他向我示意,並在一旁坐了下來。
「你在旅行嗎?」他問。
「喔,不能說是,因為我並沒有目的,你呢?」
「我剛結束完一場喪禮。」

他的話平靜而清澈的透過電波傳入我的腦中,那分外的令人感到悲傷。
「你肯定很愛對方。」

我沒有對他表示節哀順變,那對他來說肯定不是那麼輕鬆寫意的事情。
「你是說夏綠蒂嗎?不,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他伸出了左手,將一個種滿鮮花的星球投影在我的眼前,簇擁在花叢中間的是相當樸素的房子。
「原來是你居住的星球啊。」
「是啊,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星球。」
他愉快地笑著,不難想像,在這些漫長的日子裡,對他來說有多少難忘的回憶。
「能夠親眼看過星球的逝去也是很難得的事情。」
「確實是這樣,但又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他將話語放慢,彷彿壓抑那不安的悲傷,又或是想從這之中整理出一個較好的說詞。

許久,像宇宙裡可以下一場大雨般,他起身眺望遠方。
「夏綠蒂不是原始的星球,她是被創造出來的,就像是我們一樣,需要被修理,老舊的零件會腐朽,既是冰冷的卻又有著生命。在我的愛人死去的時候我沒想過這些,是她教會我的。」
「很難想像呢。」
「是吧,一直以來我以為自己只是一個機械,儘管日積月累懂得思考,能夠理解一些複雜的情感,但我從來都沒有去思考過其中的深意,直到近日,我開始做起夢來,在夢裡穿著白色連身裙,看上去約莫12歲的她總是會愉快的在星球上嬉戲。夏綠蒂,我如此稱呼她,那是對我來說既熟悉卻又相對陌生的名子,我總認為她會在夢中告訴我更多,可到最後,我仍然不明白。」
男子回到我的身邊坐下,從西裝的口袋中拿出一個小小的鐵盒,裡面有許多的七彩像是玻璃,也像是星球的糖果,他給了我一顆,自己也吃了一個。
我不太喜歡吃糖,又該說我不太喜歡這吃起來感覺是糖,其實可能是某種機械,或石頭的玩意。可相對有趣的總是在舌間觸動這些糖球,大腦至全身開始猜測分析這到底是什麼的時候,那總會讓人像著魔似的。
我半瞇著眼睛,男子時而說出,時而停頓的話語變得飄渺。
我能想像夏綠蒂在我們身邊嬉戲的姿態,但我並不會作夢,也不會去思考男子話語中我所不明白的部分。
隨著時間的流逝,男子的話語不在透過電波傳入我的腦中,一切又變得安靜,我緩慢的吸著冰冷的空氣,感受著訊號在體內穿梭的過程。

「先生。」
又有一個聲音將我喚醒,這次是一個站務員,他正仔細觀察我身邊的男子。
「你認識他嗎?」他問。我搖了搖頭。
「那你要座車嗎?」他指了指身後的列車。這次我點了點頭。
「12-B-8靠窗。」
他說完後便扛起那名男子,二話不說的就朝著列車的令一個方向走去。
「那個……」
我想要叫的並不是他,而是他肩上的那名男子,可是又有什麼好問的呢。
「12-B-8靠窗!」
站務員大聲的說道,他或許認為我是個只有三秒記憶的傢伙。
「今天天氣真好。」
我向他示意,雖然就是個劣質的笑話,且果真受到對方的白眼,我識相的在他給與我警告前溜進了列車內。

夏綠蒂嗎?
我試著在我忘記這件事情前回憶起那名男子說的話,一邊在空盪的列車內緩慢行走。他應該已經死了,在失去意識的瞬間,便只是冰冷的機械,所以站務員才會將他帶走。
可在他生命最終,是為替自己告別才跟我說那些話,還是為回憶夏綠蒂的死亡呢?
我嘗試將這些訊息輸入腦中,卻沒有得到任何答案。
我嗅著列車內混著的空氣,將自己深陷入柔軟的座墊內,剛才思考的內容在腦海裡形成大量的雜訊,令人難以入睡。
「那真是差勁的笑話,我想你是要這個吧。」
一個鐵盒丟在我的身邊,是那個站務員。
我皺了眉頭,他似乎把我當成不懷好意的騙子或流浪漢了。
「你認識那個人嗎?」我問。
「可能吧。」他聳了聳肩,並接著問道:「你要去哪裡。」
「哪裡都好。」
「你確定嗎?」
「嗯,除了廢鐵回收廠以外的地方。」
「那祝你不會睡過站。」
我有些不悅,這算是對我說了差勁笑話的報復嗎?
「你知道夏綠蒂嗎?」
「不知道,那是什麼?」
「大概是一個星球的名子。」
「嗯?」
「也可能是姓名。」
「喔。」
「不然你以為是什麼。」
「我希望那是一隻貓,不過看來那只是無家可歸男人的妄想。」
他笑到,刺耳的笑聲令人感到暈眩。
無限的想像
穿越在每一段對話中
透露著故事的巧思

問好
跳舞鯨魚
營造出cyberpunk的氣氛
人非人
星非星
都是創造出來之物
記憶無法維持
期待更清晰的世界觀

ocoh說
閱讀本作總有一種星空浩瀚之感,給人許多的想像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