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如果說到黴,妳會想到什麼呢?

一切都是從丈夫的這句話開始的,林子不經這麼想著。

時間是半夜的兩點,四十八歲的林子接到來至警察局的通知,自己已經失蹤兩天五十二歲的丈夫廣田,被發現在火車站附近的巷弄裡,警察請她立刻到醫院去看望廣田,並準備好相關的手續。

電話來的很突然,警員也說得很簡短的另林子感到訝異,或許是電話裡說不通,也可能是林子忘了自己該問些什麼。

我的丈夫會這麼容易死嗎?林子開始思考這個很傻的問題,那一個壯碩如山,不管什麼事都能解決,與他相處三十多年,從來都未曾哭過,即便是兩個孩子已經離家,或是公司裡的大小事情,他都只是對林子抱怨,但從未對自己的人生有所不滿。

如此堅強的男人,如今彷彿就像是要將死去一般,林子邊忙著在屋內尋找起自己的印章與證件,她覺得現在做這些事情都好陌生,因為不論什麼事情丈夫總能打點好,他雖然在不少事情上很笨拙,但並不會出錯,廣田總能照著自己的步伐穩穩地走著。

失蹤兩天,這不是廣田第一次晚歸,但前幾次他都只是很晚回來,這次已經長達一個多禮拜,失蹤兩天也是從林子報案開始算的,因為她對警察說謊,她沒有澄清自己的丈夫在那之前已經失蹤好幾天的事實,那也是她不願意相信自己的丈夫會這麼久都不回家。

林子把櫃子一個個倒出,自己的印章到哪裡去了,她一點也想不起來,不過好像沒有印章也沒關係吧,她下意識的對著空盪的屋子喊起廣田,一次又一次,然後她才意識到,屋內只有她一個人。

林子皺起眉頭,她發現到在平常未打掃的角落裡積滿厚重的塵埃,木製的櫃子與書架旁也已經被黴菌扎根,薄薄的菌絲附蓋在上面,那使林子想起幾個月前,廣田在早餐時,盯著一片發黴麵包看的景象。

或許一切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廣田凝視著那片麵包,像是小學時期做實驗課般的觀察,雖然林子後來把那片麵包與其她的麵包都一起丟了,但沒過多久,廣田又把一片吐司刻意的使它發黴,並放在透明的塑膠袋內,仔細的培養與觀察。

妳不覺得人就像黴菌一樣嗎?

廣田曾若有所思的問道,但他並非尋求林子的意見,而是對於那片發黴麵包的自言自語。

廣田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晚歸的,開始林子是覺得廣田只是忙於加班,但在與自己朋友偶然的閒聊下,才知道廣田的公司早在一年多前就倒了,也就是說在這一年內,廣田只是每天重複著上班的行為,但林子卻不知道他去哪,為什麼不願意告訴她公司已經倒閉的消息。

不,就算廣田對她說了,她也無法說出什麼鼓勵的話,也無法從已經生紋的臉上,擠出能令廣田放心的笑容,林子與廣田並不相同,她並沒有丈夫那麼偉大與堅強,她很愛哭,不論是遇到什麼事情都一樣,也許就是如此,丈夫才不願意對她透露吧。

將該準備的證件能找的都找齊後,林子又翻了翻廣田放衣服的櫃子,裡面也有厚重的黴味,因為廣田很久沒有穿這些衣服,平常上班會穿的西裝也是掛在外面,林子這時才想起來,他們已經很久沒有一起去旅行了。

為什麼沒有像廣田提起旅行的事,可能是自己上了年齡,不願意從鏡子裡直視自己的緣故,也可能對於外面的世界不再感興趣所致,林子半瞇著眼睛,她猜測著自己的化妝品也可能壞了,長滿黴菌或變硬得無法使用。

從家裡面騎著單車往醫院的路上飄著細雨,許久未用的雨衣也散發著一股令人嫌惡的味道。或許世界都發黴了,林子也覺得自己身上覆蓋著菌絲,那些菌絲已經牢牢的在她的肌膚上扎根,奪走她的年輕與幸福。

但這也是林子的妄想,因為她認為黴菌是無法再滋生另一種黴菌的,在醫院見到臉頰乾瘦的廣田時,她突然意識到這一點,瘦弱的廣田身上插著營養液,就彷彿在替乾癟的麵包補充水分般。

原來我也是廣田身上的黴,林子邊與警察溝通,邊忍不住這麼想著。曾經兩個孩子也是廣田身上的黴菌,他們必須依賴廣田努力的工作與付出才得已長大,而如今他們像脫離廣田,也依附在他人身上。

可是林子並不同,她沒有辦法離開廣田,也難以想像少了廣田後會是怎樣的日子,說不定那樣就跟死了沒有區別。

林子含糊的帶過警察的提問,對於警察說起廣田這幾天的行蹤,林子也是有一句沒一句的聽著,因為她並不那麼在意,就算警察因此皺著眉,並不理解林子與廣田之間的事情,但她也覺得無所謂。

或許廣田也想讓自己發黴也說不定,在好不容易送走警察後,林子忍不住著麼想著,她削著自己帶來蘋果,一邊凝視著廣田的臉頰,他們之間沒有說什麼話,曾經也是如此,真要說起來林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與廣田相處這麼久的。

但也不需要特別找一個理由,就像是放在塑膠袋裡的麵包,就算不刻意讓它發黴,遲早有天也會長出黴菌,只要長出一點點菌絲,很快就會覆蓋整個麵包,就算想阻止也難。

那麼我對於廣田會是怎樣的黴菌呢?

林子想到這個問題時忍不住笑著,她覺得自己時在是太幼稚了。

「我想出去旅行,最好是永遠都不用回家的那一種。」

林子將削好與切好的蘋果遞到廣田嘴邊,並說出自己的想法,廣田看著她似乎有些訝異,他似乎發覺林子察覺到什麼,卻仍然不想坦白,所以只是點了點頭。

以後就讓廣田成為孩子的黴吧,林子自己也是,她將蘋果放入自己的口中,品嘗著那爽脆與酸甜的滋味。
生活中的壓力都像是黴菌般滋生
什麼時候開始著
在什麼樣的人身上
或許
只是因為觀看者一直看著那黴
所以成就了黴那種東西
富有意義的譬喻

問好
跳舞鯨魚
作者所用的文字:流暢、易於理解。

「如果說到黴,妳會想到什麼呢?」
第一句便能牽動讀者的思緒和好奇心,
一下子把「黴」跟人生連結在一起。

試著去像林子一樣,
想象一下自己是否別人身上的黴;
或者,我們身上是否又依附著太多沉重的黴?

這文章起到了發人思考的作用,感謝!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