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 之一、特別的人、夢想、宛若少女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小鎮裡在非鬧區的街道旁有著一間不起眼的餐廳,餐廳不起眼之處並非在於它昏暗的格調或是裝潢不引人注意,畢竟這間餐廳怎麼看上去都相當的高級與現代,但那也是要站在這間餐廳前,從落地窗眺望店內的擺設與客人還有服務人員後才能察覺這是間餐廳。

大部分熟知這裡的人都以「那間餐廳」為店名,餐廳不接受訂位,提供早餐、午餐、晚餐三個時段,每個時段裡都有限制客人的人數,超過就只能明天再來,即使如此仍會有許多客人喜歡到那裡用餐,尤其是習慣那間餐廳服務方式的客人們。

初次用餐的客人,可能會被剛開始複雜的介紹,與小額付費的試吃給嚇到,甚至不會有客人認為在一餐三百至四百元的套餐中,能夠享受到如此誇張的服務,那卻也是老闆個人的堅持。

雖然每天提供的套餐不論早中晚都各自只有一種可選,卻也少有客人會因此找餐廳的麻煩,從同一套餐點中每個客人吃起來都像是不同滋味,宛若被施展魔法般,也是那間餐廳不可思議之處。


之一、特別的人、夢想、宛若少女


「涼!你看我做了什麼。」

惠子一臉興奮地拿出超過她身高的超大海報,上面貼滿客人的照片、名子與介紹。

涼顯得沒有什麼興致的看了一眼後,便感到無趣地繼續抽著他的菸,翻閱手上的雜誌。

兩人便是那間餐廳的老闆與老闆娘,惠子負責打理外場服務客人的工作,涼則是負責餐廳內場料理烹調的廚師。兩人交往已經長達八年,這間餐廳也已經快要邁入第五年,對涼而言必非像惠子一樣,因為這間餐廳而越加動人與閃耀,他總覺得從這間餐廳開始營業之後,就有什麼東西停止了。

兩人是在一場日本留學的座談會上相互認識,隨後又在另一個工作上遇到彼此,兩人都相當嚮往到日本的生活,甚至都喜歡以日本常見的名子相互稱呼,以此為契機剛認識的涼與惠子兩人都認為自己遇見了對的人,為了正式的移民與籌錢,更是計畫先用青年貸款來開店,之後賺夠錢再到日本去。

不過涼現在看著惠子一手計畫的餐廳,用她想要的方式開店、經營、規劃、甚至連客人都拜倒在她制定出來的規則中,還相當滿意。涼產生了一種莫名被欺騙的感覺,畢竟現在兩人並沒有結婚,要償還貸款方是涼,整間餐廳的所有權卻是在惠子手上,涼總覺得自己在未來的某天會被惠子一腳踢開,雖然他並不認為惠子會這麼做,但他就是感到害怕,那怕是那百分之一或千分之一的可能性,他只要一想到,就會發覺他一無所有,不論是移民到日本、或是這段感情、甚至是自己的未來。

最近惠子對於餐廳的熱情也更勝以往,常會在九點餐廳打烊收拾完畢後立刻開始討論要改進的地方,與新的想法,但是對涼來說他早已經失去了這樣的熱情,尤其是每當工作期間只要一閒下來,看著餐廳裡的客人滿足地吃著他的餐點,惠子在餐廳裡愉快地替客人服務,他覺得自己像是逐漸溺死在水中的人,越是掙扎卻越是無力、越感到窒息。涼甚至因此被油鍋燙到,或是切到手,有時還覺得自己在廚房裡寸步難行。

「啊,涼,你有沒有在聽,這個表是紀錄經常到這裡客人的總名單,最近餐廳賺的錢也快要超過我們所訂的目標,到了日本後我想我肯定會捨不得這些人的,所以我想至少在這間餐廳結束的時候,畫上完美的句點,然後在迎向新的挑戰。」

惠子說起這些的時候,涼其實已經握緊拳頭,他很想要反抗,很想要逃離這裡,很想要大喊,但他卻也只能故作樣子的抽著菸,暗暗的祈禱著趕快結束,趕快逃到棉被與夢境之中。

「對了,對了,涼,我們出去兜風好不好,我今天想吃河堤旁的那間小攤販賣的油豆腐。」

「嗯,都好。」

涼隨口說到,本想要起身去拿摩托車的鑰匙,但惠子卻堅持要騎那台很久沒用的破腳踏車。

滿月、舒適的晚風、令人沉醉的河岸風景,但若加入了一台沒氣騎起來顛簸的腳踏車,與一個在前座瘋狂踩踏的女性,與坐在後面想要反抗卻又只能緊緊抱住,甚至為此大叫的青年,從旁人的眼裡看起來相當滑稽與有趣。

「惠子,停下來,妳到底想做什麼。」

涼在後方大喊著,腳踏車的顛簸都快要使得他的屁股產生分裂的錯覺,疼痛感更是使得他沒有辦法在思考更多的事情。

「涼,你認為現在的自己可以看到什麼?」

「什麼?我現在除了惠子以外什麼都看不到啊!」

涼就算想扭頭看惠子以外的東西,也十分困難,他只能緊緊抓住惠子,在他的視線裡便除了惠子背景外的都看不見。

「我也是!除了涼以外的東西我什麼也看不見。」

「笨蛋,妳看得到眼前的道路,天空,還有更加遼闊的事物不是嗎。」

「是啊!所以我肯定做不了涼內心中像日本端莊嫻淑的好妻子,不過除了你以外的事物對我來說都不是重要的。」

「啥?我聽不到!」

「我說-我們結婚吧!」

就好像回到了最初涼與惠子告白的那一個夜晚,也是同樣的場景,雖然那時候沒有現在那麼誇張,涼也是緩慢地騎行在這個河道上,而惠子便輕柔的抱在後方,只是如今立場就像是都顛倒過來,涼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女人,他在明白這件事情後無奈地大笑起來,笑裡帶著淚水。

「那如果我拒絕,如果我在未來會後悔呢。」

涼問了當初惠子也問過的問題,雖然當時涼打包票保證惠子絕對不會後悔,但他如今也擔憂地問出了相同的問題。

「那我只能把自己的雙眼閉上。」

「啥?我不明白。」

隨著腳踏車開始劇烈搖晃,彷彿失去了方向,涼才明白惠子這句話的用意,當他想要大叫的讓惠子睜開眼的時候,兩人已經在河堤旁的草坡上翻滾,腳踏車更是經過剛才一番慘烈的遭遇後解體,零件在空中四處飛散。

兩人最終狼狽地躺在草地上,相互大笑、大哭、再大笑、再大哭……

為此好奇圍觀上來的群眾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誇張的事情,隨即兩人便又像沒事般馬上站起並大喊。

「我們要結婚了!」

然後,兩人便飛快地逃離現場,留下還在狀況之外的群眾。
很清新的文風,閱讀起來很舒服,感覺像是帶有文藝色彩的動畫。
希望兩個人真的能夠擁抱這個新生的勇氣
無以憑藉卻又真切的衝動
繼續被對方引領向前或代替對方看見從未觸及的風景

loveven 問安